退出阅读

乾坤剑神

作者:尘山
乾坤剑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3章 吕琴的无奈

东临城城主府内。
“我欠景天老族长一条命,是还的时候了。”秦宇,看向景成野,嘴角带着笑容。
“哼,就算你是先天巅峰又如何?想调动城主府的卫队,不可能!”王兵压下心中的震惊,冷冷的盯着石宣。
“我就算是忠犬,也比你这头白眼狼好得多。城主大人对你那么优待,你却背叛他。王兵,你会后悔的,我敢肯定,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石宣怒骂道。
“夫人,这件事,先别着急!”
“陈兵,你不要太骄狂了,春阳现在虽然不在,可随时都可能回来。”吕琴压着怒气喝道。
“李家子弟,跟着我,杀光他们!”
“呵呵,我当然要来。我刚才听见你要石宣总管带甲胄卫队出去,这恐怕不妥吧?”陈兵冷笑着说。
“秦宇主管,你怎么来了?”景成野,有些意外的看着秦宇。
“刘家人,跟着我,杀!”
这时候,另一道声音传了进来。
城主府总管石宣,快步和*图*书奔向城主别院!
随着剑光涌动,数名赵家一方的武者,便是死在剑芒之下。一道人影,也是清晰起来。
吕琴,点了点头。
“石宣,带人去景家支援。”吕琴转目,又对石宣道。
站在石宣面前的,正是霍春阳的夫人吕琴。
“是!”石宣应声,便打算出去集结甲胄卫队,支援景家。
显然,秦宇今日,是带着必死决心来的。
“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在新任城主到来之前,城主府我负责,是名正言顺。至于夫人你,呵呵,你不过是霍春阳的妻子,城主府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陈兵嗤笑一声,越来越放肆。
他说,他欠景言的爷爷景天一条命。这件事,景家人倒是不知道。
她想帮景家,却有心无力。
“嗖!”
“是!”石宣恭敬的应声。
从整个战场看,景家这一方,处于绝对的劣势。人数,远远不及赵家那一方。
“你倒是可以试hetushu.com试看!”石宣身上的气势,也陡然,攀升起来。
“有何不妥?”吕琴反问道。
“站住!”王兵对石宣呼喝,“石宣,你不过是一个总管身份,也敢违抗我?”
“罢了,我也尽力了,景家的事,我管不了了。唉,景家也只能,依靠自己了!”吕琴摆了摆手,全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瘫坐在椅子上。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在城主府内,她确实没有什么官方的权力指挥甲胄卫队。那些甲胄卫队,大多数,恐怕都只会听从副城主陈兵的话。
这刚刚杀入场中的人,正是第一楼的主管秦宇。看其气息,也是先天巅峰境界,甚至已经接近道灵境!
景家宅院之外的战场,迅捷扩大,厮杀声此起彼伏,每时每刻,都有人倒下去,血液在地上,汇聚成红色的小河。
霍春阳在的时候,陈兵老老实实装孙子,一点都不敢逾越。这混蛋,倒也真的会隐忍,连霍春阳和*图*书都骗过去了。现在知道霍春阳不可能回来,他就原形毕露了,若不是确定霍春阳死了,他怎么有这个胆子这么对吕琴?
“当初,真应该让春阳将他给杀了!”
景家的长老,也都加入到厮杀之中。
而后,王兵走出房间。
“春阳不可能死的!”吕琴,嘴唇都咬破了。
“唰!”一道青色剑光,突然从天际杀入场中。
听到王兵的这番话,吕琴心头也的堵得慌。
这一段时间,因为霍春阳失踪的缘故,她的主要心思都放在寻找丈夫霍春阳之上。对东临城的局势虽然也有一定关注,但她无力控制东临城的局面。
“我只有一个主子,王兵,你让开。”石宣凝着眸子,恶狠狠的盯着王兵。
“夫人,你还是醒一醒吧。霍春阳,已经不可能回来了。告诉你也无妨,赵族长已经给我消息,霍春阳死在黑石山脉之中了。恐怕是,尸骨无存!”陈兵一脸的得意。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http://m.hetushu•com”石宣冷笑说道。
“马家男儿,跟我充!”
她虽然这么说,可她也知道,霍春阳恐怕是回不来了。如果王兵不是确定这一点,他怎么敢如此无礼?
“杀!”秦宇没有理睬赵当元的低喝,疯狂催动元气,施展武学,收割赵家武者的性命。
“杀起来了,赵当元和蔡云建,带着大量武者,杀到景家了。”
“陈兵副城主,你来做什么?”吕琴见到陈兵,脸色一寒喝问道。
刘家等三个家族的族长,都抽出自己的武器,带着自己家族的成员,冲了出去。
景家宅院之外。
“陈兵,你先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副城主,又不是城主。你有什么权力,指挥甲胄卫队?”吕琴气得娇躯颤抖。
先天对先天,后天对后天。
“先天巅峰?你什么时候成了先天巅峰武者?”王兵大吃一惊。
“石宣,你找死!”王兵气息一凝,就要动手。
“呵呵,吕琴,你倒是养了一条忠犬啊!”王兵目m•hetushu•com光从石宣身上,再看向吕琴。
“夫人,有一点,你可能还没有认识到。城主大人现在失踪了,不在东临城内。我身为副城主,自然有权力,完全掌控城主府的甲胄卫队。”陈兵笑着说道。
“秦宇!”
在他的认知中,石宣一直是先天后期境界的武者。可是现在,石宣身上攀升的气息表明,他已经是先天巅峰境界了。王兵,也是先天巅峰境界,尚未晋升道灵境。
“夫人!”
接着,副城主陈兵,面带笑容走了进来。
“石宣,你带二百甲胄卫队,去支援景家。”吕琴焦躁地说道。
“嗤嗤嗤嗤!”
战况,愈发激烈。
从他的神态可以看出,他对吕琴,并没有多少尊重的意思。
赵当元,愤怒的低喝一声。
“夫人,怎么办?王兵从中阻挠,我恐怕就算能调动一些甲胄卫队,也出不了城主府。王兵是副城主,有不少甲胄卫队,会听他的指挥!我如果强行带人冲出去,只怕会和王兵杀起来。”石宣表情凝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