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乾坤剑神

作者:尘山
乾坤剑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8章 跪了

丢脸啊!
众多武者,亲眼看着,赵一峰这个赵家天才人物,蔡光林这个蔡家天才人物,因为景言的一句话,就不敢有任何动作,都纷纷倒吸一口气冷气。
可是,现在他的小命,就捏在景言手中。命要是没了,还谈什么资源?景言干掉他,一样可以拿走他的戒指,索闻的戒指不就被拿去了吗?
两人,装作不在乎景言的样子,都站直腰身,就要踏步而出。
“好了,你可以走了!”景言对蔡光林摆了摆手。
“等等,等等……”蔡光林,惊慌的连呼声。
两人,悄悄的对视了一眼。
丢人啊!
“好,既然你们不愿意磕头,那我就成全你们!”景言气息骤然爆发,赤色法器天火剑,再度拿了出来。
“景言,你不要太嚣张,要我们给你磕头?你不如杀了我!”赵一峰梗着脖子大声怒喝!
好霸道的威势!
“赵一峰,受死吧!”景言的目光,又看向赵一峰。
“嗯?你好像不情和_图_书愿啊!什么叫,既然蔡光林跪了,那你也跪?你不情愿是吧?既然不情愿,我可从来都不喜欢勉强别人的……”景言眯着眼睛,微微皱眉。
好强大的威势!
“光林,我们走!”随后,赵一峰又对蔡光林道。
“表现不错!”景言点点头,“你的须弥戒指,现在给我!”
“景言,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现在都没有在擂台上,你要是杀我们,那我们两个家族,就有理由对你景家开战。你自己,想一想吧!”赵一峰的态度,软了不少,看着景言说道。
就被景言这一句话,他们两人,真的被吓得不敢走了。景言连索闻都干掉了,就是再干掉他们,也不是下不去手啊。这景言,就是一个愣头青啊,若是他们被干掉,那就算他们的家族为他们报仇,也没用啊,他们人都死了,报仇他们也看不见。
赵一峰,噗通一声也跪了下来,他跪地的动作,甚至比蔡光林还要干脆利hetushu.com索,就好像演练了几百上千遍一样。
赵一峰两人,只感觉一股寒意上涌,都已经前倾的身体,硬生生的又止住。
他们,简直想在地面上,找条缝钻进去。
“景言,我们想走就走,你能管得了我们?哼,你杀了索闻兄,还是好好在家族内,等着迎接沧龙执事的怒火吧!”赵一峰身形侧转,硬着头皮大声道。
听到景言的话,赵一峰和蔡光林两人,身躯都微微一颤,脸色瞬间涨红。
“哦?看来还是蔡光林你,比较明智。跪吧,我说话算话,只要你按照我的条件做了,我今天就不杀你。”景言面带微笑对蔡光林说。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景言下跪磕头?他赵一峰,以后还有脸出来吗?
起初的时候,他们是怎样的恣意?
“咚咚咚咚……”他不止是磕了三个响头,至少连磕了五六个,才停下来。
活着,才最重要!
在这么多东临城武者面前,他们两个想和*图*书悄悄离开,却被景言给发现了,还当众呵斥了出来,所有武者目光,都看向他们两人。
赵一峰和蔡光林,心中都一寒。
“呵呵……”景言微笑。
戒指内,是他的全部家当。
几名蔡家的护卫,也是急速的跟着蔡光林的背影奔驰而去。
“我蔡光林,不该来这里摆下擂台,不该对景家不敬,不该对景言不敬。我现在,知道错了,请景家原谅,请景言原谅我!”蔡光林,低着头,身体伏在地上,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可也不算小。他也担心,声音要是太小,景言若装作没听见,再说他没有完成条件而杀了他,那就惨了。
“景言,你说话算话吗?”蔡光林,看着景言,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他流恋的东西,现在死了,他的地位他的实力他的一切,就都化为乌有了。
“是!是!”蔡光林,快速站起身,将自己的须弥戒指取了下来,递送给景言。
听到景言和*图*书的话,蔡光林快速一个转身,头也不回的飞奔而去,根本就没多看不远处的赵一峰一眼。现在景言答应放他,可万一景言反悔了怎么办?所以,还是最快速度离开为好。回到自己家族,才安全!
“对!景言,你可不要鲁莽啊。你杀我们,你自己也跑不掉,你景家也跑不掉。”蔡光林,也有些惊慌的说。
“噗通!”
“只要,你们跪下,跪在我面前,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对景家表示歉意,最后再将你们的须弥戒指交出来。这样的话,我就放你们一马,不要你们的狗命。”景言的声音,传入赵一峰两人耳中。
……
“咚咚咚!”他,额头点地,货真价实的,给景言磕了三个响头,脑门都有些破皮了。
现在他们唯一的筹码,就是利用这一点了。
“你们动一动试试,谁先动,我就先杀谁。赵一峰、蔡光林,你们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不相信你们就动动给我看。”景言眯眼笑着说道,声音不大,但和图书是却充满威慑力。
“你们两个废物!”景言眯着眼睛,“你们也不需要激将我,我连索闻都杀了,也不在乎多杀你们两个。呵呵,你们两人,此时虽然没在擂台上,但是这个擂台,就是你们摆下的。你们想战就战?想不战就不战?天下没这种好事。”
蔡光林,直接就跪了下去。
“等一下!”赵一峰手掌抬起,吐出一口气,脸色灰暗的说,“既然蔡光林都跪了,那我也跪吧!”
在景家门外,摆下擂台,仗着有索闻在,他们完全不顾及景家的感受,狂妄嚣张,竭尽所能的打压景家在东临城的威望。现在,他们的表现,无疑是非常尴尬的。
可是,相比自己的小命,选择暂时低头,对于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
“不不不!我情愿,我是情愿的!”赵一峰感觉到景言身上的杀意,连忙开头,说话时,已经开始磕头。
这里,有多少东临城的武者在围观?
“当然了,我也可以不杀你们。”景言接着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