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乾坤剑神

作者:尘山
乾坤剑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章 击飞

景录成被一剑击飞出去,四周的景家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前一个瞬间,还看到景言和景录成旗鼓相当,杀得难分难解。虽然如此,但是这已经让很多人意外了。可是下一个瞬间,景录成就飞了。
“有点不要脸了吧?”斗武台四周,有人嗤笑说。
这一点,从此时四周武者的议论声就能看得出来。
景录成与景言,身影交错,重重剑芒和枪影,几乎将两个人的身影都遮盖住。
当然了,如果景录成的境界太高,那景言就算掌握了其使用的武学包含的漏洞,景言也没有任何办法。
“可惜了,六重天与七重天差距太大了。一个中级武者,一个高级武者,唉……”有人感慨说道。
这时候,景言的眸子,却闪了闪。
而且,景言还没有使用中品武学凝月三叠浪。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让景言死在景录成的手中。
景录成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连四周那些景家人的声音,似乎和_图_书都听不到了。他心中,无比的懊悔,为什么自己要挑衅景言?为什么!
他以为,他随便出手就能击败景言,可是现在他已经拼尽全力,景言却安然无恙。
当初的那个景言,又回来了!而且,似乎比以前还妖孽许多。这必须,让族长立刻知道。
在开始的时候,他是想狠狠羞辱景言的,在众多景家武者面前,将景言击败。现在看来,羞辱已经是不可能的,就算他能击败景言,别人也会觉得景言虽败犹荣。一个六重天武者,能够与一个七重天武者斗到这种程度,景言足以自傲。
“是啊,不过景言就算败,也没什么,没人会说他弱。”
“景录成败了?”
“景言,死!”景录成,面颊都有些扭曲。他断断续续听到四周的那些议论声,心中的怒气更盛。
从修复秋风落叶剑之后,景言还从未真正使用这种武学对敌,在黑石山脉与林虎交手,那一次不算。景录成,七重天www•hetushu•com修为,对景言来说显然是一个很好的磨砺对象。若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是浪费?
景天英和景明知,也收敛心神盯着对战,同时体内元气运转,随时准备出手干预这一场对战。
景录成,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创伤,从他身上看,也就是衣袍上,有一些裂痕,那是被剑芒扫出来的。但是,这些裂痕内,并没有多少鲜血流出来。
“四长老,看来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啊!景言这小子,还真是……厉害!”景明知,愣了片刻,呼出一口气,看向景天英说道。
在他们看来,景言不可能是景录成对手。差了境界,而且算是一个大境界。如果景言也是七重天,那景录成绝对不是景言对手。
看花眼了吗?
“差不多了!”
他没有下杀手,也是有原因的。第一个原因,就是他与景录成没有太大的恩怨,景录成只是想帮景玉琴羞辱自己。第二个原因就是,景家有族规,家族子弟比hetushu.com试可以,但是不能厮杀。更何况,还有两位长老在场。
比如说,景录成若是先天强者,那就算不用任何武技,景言都绝对不是对手。
“好!”景明知目光微微一闪,就知道景天英的意思,他当即点头重重的应道。
不!景录成,还宛如死狗一般,跌落在那里。
那一片枪影,顿时有开裂的迹象。
《游龙枪法》,隐藏的漏洞,绝对不少。
“六长老,你继续主持这次测验,我去见族长!”景天英语气一凝。
这一战,景录成的失败,是必然。
在斗武台四周的武者,很多境界比较低的,都仅能看到两人模糊的身影。不过,从那两人周围,形成的诸多蕴藏巨大威能的可怕气浪旋风,就可看出此时两人的对战激烈程度。
“这这……”
“砰砰砰!”
虽然,景言现在只是武道六重天修为,但是要知道,景言在一个月前,境界只有三重天。一个月时间,连提三个境界,这证明了曾经那个和_图_书东临城第一天才又回来了,甚至比以前还要妖孽许多。
虽然景言从未修炼过这种武学,但是在对战之中,景言就已经察觉到一些漏洞。这些漏洞,足以被景言利用,从而轻松击败景录成。
“景录成,之前我就说过,要为别人出头,得有足够的实力才行。不然,就会后悔。”看着精神萎靡面无表情的景录成,景言出声说道。
他使用下品武学与景录成对战,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磨砺自己的武学。
“咔!”
“他可是七重天境界啊?居然不是六重天的景言对手?”
景录成没有站起身的意思,他没有脸面对众多的景家武者。
“嗯,一个月前,三重天修为。现在,六重天修为。不仅如此,还改进了秋风落叶剑武技,甚至还击败了七重天修为的景录成。四长老,我是不是能说,我们景家的这个天才,又回来了?”景明知眼神发亮。
“就是,对战之前,说自己将境界控制在六重天,现在却不控制和_图_书了。呵呵,当着大家的面出尔反尔!”
他败了,而且败得很惨。他不知道景言为何会这么强,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就是景言的实力比他强大很多。景言要杀他的话,可能现在他已经是死人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景言没有下杀手。
“轰!”
“景录成动用全部力量,景言岂不是危险了?”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我虽然看出这小子隐藏了实力,但是却没想到,他真能击败景录成。”景天英深吸了口气说道。
“哧!”景录成的身体,被一道剑芒,扫飞而出。
可惜,景录成没有那么高的修为,他的境界虽然比景言高一点,可论元气浑厚程度,景言甚至不亚于他。
“我眼要瞎了!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发生?怎么可能发生?”
“败吧!”景言全身元气微微一震,速度陡然加快,手中的流光剑,闪耀起一片黑色剑芒。
剑芒,瞬间渗透了进去。
“啊!”景录成,也是发出一声惨叫,死狗一般摔落在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