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凌霄之上

作者:观棋
凌霄之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卷 九龙攀峰

第七章 在世扶苏

要知道,除非特殊情况,一般来说,前世今生的容貌不会有大变化的啊。
凌霄城的所有官员也瞬间听到了一众欢呼之声,纷纷惊喜的向着凌霄宝殿广场而来。
众官员也是一阵茫然。陛下在找谁?
“嗯!”叶赫赤赤这才红着脸从王雄身上跳下了。
此刻,在残破的昆仑秘境远处一座山峰之巅,玄女咬着嘴唇,眼中闪过一股怨恨之色。
……
“呜呜,哇,娘,娘,哇~~~~~~~!”小童顿时哭了起来。
“蛇藤族的大祭司?鸿钧的那个邪恶分身?”玄女瞳孔一缩。
“嗯!”
“龙族是龙族,不是真龙。嬴四海是祖龙,也并非是真龙!”大祭司摇了摇头。
“吕先生,你脸上的疤痕,为何一直不除?”王雄看向吕杨。
胜九天一无所获,姜尚偷鸡不成蚀把米!
“真龙大怨念!”大祭司眯眼道。
“怨念而已,又能如何?”
“什么人?”
玄女盯着大祭司看了一会,眼中不断变幻。
一张脸一张脸的看,从低阶官员到高阶官员,并没有扶苏的容貌啊。
更可恨的是那苏定方,凭什么对自己如此冷漠,凭什么,当年终究还夫妻一场,为什么?
不是叶赫赤赤,又是谁?
“没事,是爹回来了!”姬念念抱起小童笑道。
但,王雄一甩袖子,露出容貌,顿时,众要动手的侍卫脸色一变,继而露出狂喜之色。
玄女眼皮一阵跳动。
“家仇?你如今是东秦天庭的工部尚书,还不能报仇吗?”王雄盯着吕杨。
众官员不明所以,只有夏司命猜到了缘由,此刻看向吕杨,神情好一番古怪。
“住手,是陛下!”
“这样说吧,你知道何为‘真龙’吗?”大祭司笑道。
为什么孔鲤可以用生死簿精确定位,为什么扶苏当初不可以?
“陛下!”张濡、南宫浪、吕杨、韩非、夏司命纷纷迎了上来。
……
和图书“你想夺回属于你的一切吗?你想让那些践踏你的人,重新踩在你的脚下吗?”大祭司盯着玄女笑道。
叶赫赤赤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儿子。
因为孔鲤,是王雄用生死簿调动,转世回自己儿子的。
……
“你先抱着,回头我来看你们!”王雄无奈的将小儿子递给了叶赫赤赤。
“哈哈哈哈,那就走吧!”大祭司笑道。
“盘古就是真龙?”玄女神色一动。
吕杨脸上有着几道狰狞的疤痕,看起来极为凶狠,哪怕修为增进了无数,完全可以消除脸上疤痕的时候,吕杨都从来没有消除过,王雄曾问过他,他说是不想忘记曾经的仇恨。
“呼!”
“你还没说,这世上最大的秘密,是什么?”玄女沉声道。
“其中有九个真龙大怨念,被盘古收集,融入了盘古世界!”大祭司解释道。
神色一动,王雄想的了缘由,因为大哥说过,扶苏转世之身,刚好是遮掩天机那段时间出生,而孔鲤转世时,遮掩天机已经结束了,所以能精准定位。
“好!”王雄逗弄了一下这个小儿子。
当然,惊喜之余,还有些担心,不过看到如此多人都确定了王雄,顿时不再迟疑。
“陛下回来了!”
昆仑秘境破了,所谓的云顶天宫,也近乎废了。那曾经西天境第一大势力凤凰山,也彻底成了一个笑话。
“你先选吧!”大祭司并不解释。
吕杨微微一愣,陛下怎么今天关心起自己的容貌来了?
但,小童哪懂这些,顿时哭叫之中。
“夫君!”一个红色身影忽然扑到王雄面前,一把抱住王雄。
天宫界上凌霄城,凌霄城中凌霄宝殿!
“陛下回来了!”
王雄接过小童:“小鲤儿?到是和前世一模一样!”
而大哥还说,扶苏转世成了自己臣子?
凤凰山啊,自己忍辱负重,花尽了手段,才积累出来的力量,被人一和*图*书朝全部掏空了?
顿时走过去抱起,走到王雄面前:“看,我们的小鲤儿,又生出来了!”
“想象一下,得真龙大怨念,可以让你达至真龙之境,也就是盘古那个程度,对于什么胜九天、周天音、姜尚,你还会在乎吗?还不能将他们踩在脚底下吗?”大祭司蛊惑道。
“叫我大祭司就行,没那么长名字!”大祭司微微笑道。
王雄看到孔鲤,陡然眉头微皱。
“臣记得跟陛下说过,臣曾经是凤凰姜脉一个分支,脱离姜脉多年,多代,保存着姜脉大量法宝、典籍,却因为一人之贪婪,灭了我之一支脉所有族人,只有我这少主,毁容、废体,利用阵法才逃出生天,灭族之仇,不敢忘,却还无能为力!”吕杨捏紧了拳头。
“陛下,就算没有臣,那假冒陛下之人,也走不入凌霄城的,诸位大人也都能认出来的!我只是提前看到了罢了!”张濡笑道。
“好了,待会回去再抱!”王雄凑在叶赫赤赤耳边说道。
王雄落下云头之际,已然有大量官员抵达了。
……
“哈哈哈,那就走吧!”大祭司大笑道。
“呜呜,娘,娘!”不远处被姬念念抱起的小童顿时叫道。
“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后来的官员,顿时一阵惊喜的拜道。
变幻了好一会,玄女才沉声道:“你若帮我将那群人重新踩在脚下,我就帮你!做什么都行!”
“他是你爹,叫爹!”叶赫赤赤顿时叫道。
但,最难受的还是玄女了。
……
“真龙大怨念?”玄女呼吸也忽然急促了起来。
“这世上最大的秘密?什么?”玄女沉声道。
“你不知道,去年的时候,那该死的胜九天,找人冒充你,来凌霄城,我们当时差点就信了,不过,好在张濡归来,一眼就拆穿了那假冒你的人!”叶赫赤赤顿时气愤道。
“不错,这http://www.hetushu.com就是‘真龙大怨念’,为前十个类盘古般真龙留下的,他们死的极为不甘心,死的怨念浩大,直通宇宙法则本源!”大祭司解释道。
也就到了这一刻,吕杨才敢将自己的仇恨说出来。
玄女眼中忽然一阵癫狂:“不,不仅要将胜九天、周天音、姜尚踩在脚下,我还要将王雄、叶赫奉天踩在脚下,我还要让苏定方跪在我面前忏悔!”
“谁?大胆,敢闯天宫界!”
“出什么事了?刚才我看你迟疑了一下?”王雄疑惑的看向叶赫赤赤。
“是如今的姜脉之主,北秦仙帝,姜尚!夺我一族宝物、典籍,才成了如今姜脉的中兴之主,哈哈,中兴之主!”吕杨声音中透着一股悲恨。
“启禀陛下,家仇未报,不敢忘痛!”吕杨深吸口气郑重道。
下意识的接过手帕,玄女陡然一静,猛地跳开。
“真龙大怨念,凝聚了它们各纪元的全部气数,这股气数,可影响一个纪元时代的宇宙。可让得真龙大怨念者,以极快速度达至真龙之境,可影响宇宙的本源,可称霸当世,可创造种族,可硬抗古食族,可突破一切瓶颈,可至无敌,可随心所欲,可无所不能!”大祭司眼中闪过一股癫狂的期待。
“不对,你不是鸿钧,却有杨戬的气息?你是谁?”玄女死死盯着来人。
“难道不在天宫界,在其它城池?”王雄皱眉之中。
王雄却是眼睛一亮:“哈哈哈,姜尚,还真是你的宿命之敌啊!”
“真龙天子?已经相近了,不过,那都是一国之君的自我美化罢了,真龙、天子?国君最多是天之子,或者说,真龙之子!”大祭司解释道。
来人一身黑袍,却是鸿钧的模样。
昔日高高在上的凤凰老祖,一朝跌落凡尘的感觉!
“哥哥,我怕!”小童有些畏惧忽然涌来的众人。
“那当然,现在还在生长阶段,我没有和*图*书点醒他的记忆呢,再过一段时间,让你来!”叶赫赤赤笑道。
“陛下为何问起此事?”吕杨皱眉不解道。
顿时,凌霄城一阵骚动。
王雄扭头,在一众官员脸上仔细看了起来。
和王雄想的不一样,凌霄城并没有外敌前来肆掠。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乱。
“嬴四海不是真龙?那什么是真龙?对了,真龙天子,一国之君自诩真龙天子,他们是真龙?”玄女再度好奇道。
“真龙,代表了天?”玄女神色一动。
“杨戬的容貌,已经成为过去了,不过,我有他记忆!”来人笑道。
“真龙大怨念?”
王雄在西天境没有待多久,告别了周天音,就踏步回东天境了。
“啊,你是!”一旁夏司命脸色一变惊叫道。
“玄女?好歹你我也相识过一场,何必如此紧张?”来人笑道。
就在此刻,陡然一个手帕伸到了玄女面前。
玄女眉头一挑。
就算自己刚才神情恍惚,也不至于被人靠近都发现不了啊。玄女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小童过来之时,姬念念马上上前,为其护航。
吕杨微微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以法术凝聚在脸上,看起来狰狞的疤痕慢慢消失,露出一个完美的脸。不过,吕杨只是凝聚了一小会,又恢复了狰狞的模样。
“鸿钧?”玄女陡然脸色一变。
“真龙大怨念?什么是真龙大怨念?”玄女盯着大祭司道。
顿时,凌霄城一片欢呼。
显然,看王雄太陌生了,还很害怕,拼命挣扎要回叶赫赤赤的怀里。
“我也是前些日子炼化了足够的草木鸿钧,才知道的,你知道众生的敌人古食族吗?”大祭司沉声道。
“放心,你这个仇,朕会助你讨回!拿回属于你的一切,没人能拿得走你东西,朕说的!”王雄拍了拍吕杨肩膀,郑重承诺道。
王雄陡然瞳孔一缩。
“父帝!”不远处,姬念念也走了过来。
“谁?和_图_书”玄女惊叫道。
“娘亲,娘亲,等等我!”一个两岁大的小童,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
疤痕?吕杨?
想到伤心之处,玄女更是眼睛湿润了起来。
……
“因为我发现了这世上最大的秘密,当年鸿钧留下七十二‘草木鸿钧’分身,就是为了那目的,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的。可惜,他无福消受!跟着我,我能帮你重回巅峰!”大祭司蛊惑道。
“想,就跟我走,我能帮你如愿!不想,就留在这里,继续做个怨妇吧!”大祭司平静道。
“哦?”
“不错,真龙就是这天,这天地,或者说,真龙就是盘古世界,真龙就是盘古,盘古就是真龙!”大祭司沉声道。
王雄如今的速度,横跨天下,要不了太长的时间。没多久,就到了东秦天庭朝都所在,天宫界。
毕竟,听周天音说,东天境已经乱成一团了。
王雄巡视一众官员。
叶赫赤赤接过儿子,顿时,小童就不哭了,趴在叶赫赤赤怀里,偷偷的好奇的打量王雄。
“当年,灭你一族者,是什么人?”王雄盯着吕杨问道。
“没错,不过,在盘古之前,有过十个宇宙纪元,曾经有过十个类似盘古的存在,也就是十条真龙,这十条真龙最终,都被古食族打败吃了!可,他们却留下了一股怨念!”大祭司解释道。
王雄踏步飞向凌霄宝殿口。
“怨念?”
近乎所有昆仑秘境的凤凰,都重新归入西王母麾下。入西秦仙庭,收拢西天境各方势力。
“真龙?你说的是龙族?嬴四海?”玄女皱眉道。
玄女脸色一阵阴沉:“你来找我干什么?”
“朕想看看,你完好时的模样!”王雄郑重道。
……
“开启周天星斗大阵!”
“你?我凭什么信你?”玄女冷冷的看向大祭司。
吕杨也一脸疑惑的看向王雄,不明白王雄话中意思。
陡然,王雄目光锁定了一人。东秦天庭,工部尚书,吕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