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凌霄之上

作者:观棋
凌霄之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卷 焚书坑儒

第五十章 嬴政

但,今日,却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不行,我若走了,那这些法家弟子怎么办?我如今是法家巨子,绝不会离开!”韩非子沉声道。
看到嬴政畏缩,吕不韦更是开心:“哈哈哈哈哈,恭喜大王!”
“这里有我儿看着,没事,走!”魏王假沉声道。
韩非子看着眼前的师弟,李斯。
就在一众儒家弟子要答应的时候。
魏王的声音,顿时传向五大君王之地。
韩非成为法家巨子之后,开始为法家进言,被称为韩非子,或许韩非子是荀子的学生,在秦国之内,畅通无阻,法家之言上达天厅。
“李斯,我和你说的,你都与老师说过了?”韩非子看向李斯问道。
“什么叫着暂时离开秦国这是非之地?离开多久?”韩非子看向李斯。
秦之儒顿时脸色一变:“子不语怪力乱神,只是泥塑破雕像倒了,你们何必如此迂腐?”
“就是还没醒?”荀子皱眉道。
朝堂最前列,吕不韦并没有拜,而是摸着胡须,满意的看着宝座上的那个新秦王。
“是,师兄在秦国八年钻研,我也来跟随师兄五年了,前不久回去向老师禀报了!老师让我们暂时离开秦国这是非之地!”李斯苦笑道。
“因为,鬼谷子居所,本来就不在天地之间!”魏王假解释道。
五王全部看天。
秦国,咸阳!
魏王假双目一开。
“不干什么,我也是荀子弟子,公子扶苏对我也极为青睐,我一定能成为大秦丞相的!”李斯沉声道。
“不错,他闭关的也太久了!该醒醒了!”魏王假沉声道。
“大秦丞相,吕不韦!”秦之儒沉声道。
“魏王?”齐王惊讶道。
魏国,王宫之中。
就在此刻,不远处一间茅屋之中传来一个声音:“老师不喜参与纷争,诸位秦之儒,请回吧!”
大殿和*图*书外,龙阳君等候之中。
加上刚刚一个师祖亲口拒绝了,众儒家弟子同气连枝,自然一致对外。
“哈哈哈,师兄不走,我怎么可能走?这些年,跟着师兄学习,我也觉得法家思想适合这天下,不过,师兄你不肯掌权,却是有太多的不便,我不走,我也想护卫法家弟子!”李斯郑重道。
二人踏步,冲天而上,瞬间消失在了天边。
那一闪的戾气,让大殿群臣一愣,吕不韦也抬头看向嬴政。
“父亲,如何?”荀子好奇道。
如今,公子扶苏已经不怎么管事了,秦国大权都落在了吕不韦的手中,吕不韦昔日帮助秦异人登上王位。
“没人,没人碰,至圣先师的雕像自己倒的!”一个儒家弟子说道。
与此同时,秦国一个庄园之中。
“庄子?”燕王惊讶道。
顿时,一群儒家弟子前去查看孔子雕像,却看到,孔子雕像果然已经倒塌而下。
但,戾气一闪消失,下一刻,嬴政再度恢复先前的神态。这才让吕不韦放下心来。
“师兄放心,我已经向吕不韦投了拜帖,他愿意封我官职!”李斯郑重道。
“不好了,至圣先师的雕像倒了!”有人叫了起来。
“至圣先师的雕像,怎么会倒了?”一众儒家弟子顿时露出疑惑之色。
在天空之上,龙阳君好奇道:“大王,那鬼谷子这些年藏在何处?我的青衣卫,一直没能得到丝毫消息!”
“父亲,我那两个弟子恐怕不肯回来!”荀子苦笑道。
“哦?”荀子神色一动。
“不肯回来?算了,各人有各人的造化!他们,你也不必担心了!”魏王假摇了摇头。
“我已经锁定古食族三军统帅,即将出战古食族三军统帅!”魏王假沉声道。
“大王!”龙阳君恭敬道。
荀子皱眉的点了点头。
和-图-书“哼,又不是没了你们不行,除了儒家弟子,天下墨家、法家、道家弟子求着加入我们呢,你们不要这机会,我就将此机会给其他人!”为首的秦之儒瞪眼道。
……
“拜托了,诸位!”魏王假一声叹息。
“吕不韦?奇货可居的吕不韦?”众儒家弟子脸色一沉。
而宝座上的嬴政也战战兢兢,好似不敢看下面百官一般。
“什么?”五王惊讶道。
秦王嬴政,登上了王位宝座。
“嗡!”
“是!”荀子应声道。
“不知道!老师说,等他通知!”李斯苦笑道。
吕不韦看着这最新杰作嬴政,露出一丝得意。
“哦?为何?”
……
韩非子府邸之中。
……
忽然,白起瞳孔一缩:“我刚才感受到大王的气息了!大王快要醒了!”
“王翦,蒙恬,你们马上前往王宫,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必须保证此任大王的一切安危!”白起沉声道。
“你!”
“父亲准备动手了吗?”荀子盯着魏王假。
白起、王翦、蒙恬等人都被弃之不用,这些年一直在此很是难受。
古食族三军统帅?找到了?
魏王假点了点头:“鬼谷子?我在当年长平之战后没多久,就推算出他具体位置了!他布置了太多岁月,积累了太多的底蕴,我才一直没动他,这些年,我一直奔波之中,终于将一切做好了!我也做了布置,终于可以出手了!”
“师祖!”顿时,大量儒家弟子对着那茅屋拜去。
魏王抬头看了看天空。
“我不会走的,李斯,要不你先离开?”韩非子看向李斯。
“快醒了!”魏王假沉声道。
“师弟?”韩非子担心道。
“公审?”楚王顿时一瞪眼。
说话间,魏王假踏步走出了大殿。
“不,是师兄你看不透啊,你的学说是厉害,可和-图-书是,学说需要权利才能将其发扬光大,法家弟子要是在我手中,早就压倒一切了!”李斯沉声道。
“呵?丞相?你们是哪家丞相派来的?还想将我曲阜阙里的儒家弟子一网打尽不成?”一个曲阜阙里的儒家弟子冷笑道。
或许,古食族走狗们,还要保持着公子扶苏一开始的态度。
孔子是所有儒家弟子的信仰,谁敢诬蔑?如今,这群自称秦国儒家弟子,居然对孔子没有一点敬畏之心。
……
“谁动的?谁动的?”众儒家弟子发怒道。
“好了,师兄,你就看我还秦国一片朗朗乾坤吧!”
“李斯,你太沉迷权利了!”韩非子担心道。
“你们,你们……!”众秦之儒一阵郁闷。
“不在天地之间?那在……!”
“没错,没错,没人动!”其他人顿时一阵作证。
荀子悄然抵达,看向坐在一旁盯着一盘围棋的魏王假。
以至于,韩非子的学说,多次抨击朝堂权臣,却无人去奈何他。
与此同时,秦国。
“青衣卫当然找不到了!”
韩王、赵王尽皆脸色一沉。
“不成,想必诸位应该知道了,我秦国,丞相一言九鼎,如今,我儒家弟子在秦国,可以畅所欲言,就连法家弟子也被我们全部压着,各位,孔子、孟子未完成的天下大同愿望,可以在我们手中实现了,我们现在发展,局限于人数,诸位都是儒家弟子,当为我儒家发扬光大而努力!”秦之儒邀请道。
“什么?”众人惊讶道。
“你们是秦之儒?”一个曲阜阙里的儒家弟子沉声道。
这里是儒家弟子的圣地,儒家弟子,大多在此钻研学问不出,是个与世不争之地。
这群不速之客,也是儒家弟子,只是一个个脸上颇为高傲。
“拜见大王!”满朝百官顿时对着宝座上的嬴政一拜。
“李斯http://www•hetushu•com,你怎么可以投靠吕不韦?你这不是与虎谋皮?”韩非子瞪眼道。
“好!”齐王、燕王、赵王、韩王向天一声应喝!
“什么叫只是泥塑破雕像倒了?那是至圣先师,诸位请回吧!”一众儒家弟子顿时瞪眼道。
“是!”龙阳君应声道。
“师兄,你就是做学问太迂腐了,我凭什么不能投靠吕不韦?我只是借此为跳板,等我在秦国官场站稳了脚,再将吕不韦踩在脚底下,凭什么只能他当丞相,我为何不行?”李斯沉声道。
“齐王、燕王、楚王、赵王、韩王听令!”魏王冷声道。
“尊令!”王翦、蒙恬应声道。
“没错,奉丞相之命,来给诸位送上一场滔天富贵!”一个秦之儒笑道。
自己只想安静的等你们全死了,你还没完没了的支使我了?
“嬴政?是啊,嬴政登基!法家弟子恐怕越发艰难,老师让我们离开,莫非……?”李斯皱眉道。
亲手让一个秦王死去,吕不韦内心顿时膨胀了起来,如今扶植又一个秦王登上王位。一时间,吕不韦好似忘记了嬴四海的传说,只以为整个秦国都在自己掌控之内。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过,在对付鬼谷子之前,我先试着唤醒嬴四海!”魏王假沉声道。
但,总是心中有些担心,于是让秦异人暴毙了。
……
若不是因为秦国贵族太多,吕不韦恨不得自己登上王位。
“古食族三军统帅,与天地有着巨大的布置,我与之大战期间,或有惊天大乱,你等既然为天下五王,不得只盯着各自的权势。享受权利,也必须要承担义务!天下大乱期间,尔等必须捍卫好天地,保护好苍生,我现在将苍生安危交予尔等之手,待我收拾了古食族三军统帅归来,见若有人不尽心护民,我必深究,以天地苍生名义,对尔等公和-图-书审!”魏王假冷声道。
“听令?你当我是什么人?”楚王脸色一冷。
“唤醒嬴四海?”
“我问了老师缘由,老师什么也不说,老师好似在预谋着什么,可惜……!”李斯苦笑道。
吕不韦得意的大笑,却没发现,嬴政眉心,莫名多出一只蝴蝶。
“天外,太极星!”魏王假双眼一眯,看着星空深处那盘古世界的出入口。
但,钻入的瞬间就被挤压了出来。顿时被一股无形威压碾成碎末。
一瞬间,五王抬头望天。因为这声音,只有五大诸侯听得见。
“李斯,你想干什么?”韩非子担心道。
众儒家弟子相互看了看,显然各个眼中都有了一股心动。
曲阜阙里!孔子的故里!
韩非子得法家欢迎,在咸阳也有了自己的府邸。
“此次叫你来,目的只有一个,天下各国的长城,都已经建好了,并且检查了一遍,其中操纵各长城阵法的机关,就在这里,接下来,由你操纵长城!”魏王假沉声道。
“谁敢扰寡人闭关?”嬴政眼中戾气一闪。
蝴蝶轻轻煽动翅膀,就消失不见了。
魏国,王宫!
“轰!”
说话间,就看到魏王假指尖冒出一只蝴蝶。
“嬴四海闭关应该到了一个最关键的时刻,无法立刻醒来,但,我刚才对他的刺激,足够让他心神不断外放,让他慢慢感应外界一切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嬴四海就能醒了!”魏王假说道。
……
蝴蝶瞬间钻入嬴政眉心。
“嗡嗡嗡!”
“这些年,白起等将军被弃之不用,秦国衰落,被各国窥视,但,秦国的危险,更是来自内部。秦王新丧,吕不韦又从赵国迎回了公子政,明日就是公子政的登基大典了!吕不韦的权利越来越大了!”韩非叹息道。
“是!”荀子应声道。
缓缓起身,魏王假看向荀子:“这里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