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凌霄之上

作者:观棋
凌霄之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卷 庄杨争道

第二十二章 黑气两万里

……
金母元君坐在高台之上,大道之音通天,虽然戴着面纱,但,依旧口绽紫莲,道音倾心。
待那弟子离开,杨朱指头轻轻敲击椅子扶手。
顿时,无数惊喜的呼喊声响起。
庄周踏下山去。
黑气是庄周。
在一众冲虚谷弟子的出手下,南华山很快被开辟出了山路,并且大量建筑拔地而起。
“呀!”金母元君一声娇呼。
“我就知道,名家的惠施,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杨朱圣人感叹道。
“臣在!”那文臣恭敬道。
就好像当初老子,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思想,甚至紫气东来三万里了,但,直到函谷关,才正式写下《道德经》。
“你说什么事呢?当年你可不是这样的啊!”庄子一把将金母元君抱起,跨入了逍遥殿。
可,庄周大势已成,就算自己不插手,这逍遥学宫的名声也顺势而起。
古井先生此刻已经彻底相信,庄周已经不在乎昔日自己对他的无礼了,可古井先生依旧懊恼,昔日怎么就如此低俗呢?现在每日受惠于庄子,很是惭愧,同时,古井先生也成了庄子忠实信徒,无比崇拜。
“大王,十年了,那庄周依旧不肯与我们的人见面啊!”一个官员苦笑道。
书房有着一个珠帘隔开,珠帘外,一群官员恭立,珠帘内,谁也看不清秦王的态度。
“多谢庄子夫人!”无数人感激的对着金母元君一拜。
庄子看着四周无数期盼的目光,摇了摇头:“我的大道思想,虽然成形,但未成体,等我大道形体兼备,再说吧!”
庄子不愿讲《道德经》,因为有金母元君讲足够了,她的讲道,可是和老子相同的啊,庄子要讲,也只是讲hetushu•com自己的学说,可是,虽然心中有了酝酿,但,庄子还未开始提笔著书。
庄氏子弟,因为庄周,在南华山下的地位也极为超然,庄氏族人算是彻底翻身了,整个蒙地也因为庄周而兴盛了起来。
黑气滔天,蝴蝶纷飞,整个南华山上空,都聚集着庄周的大道气息。
……
“拜见庄子!”
金母元君的大道思想,可是老子的大道思想,属于道家最正宗的存在啊,岂能不让人沉迷?
“大王,末将愿领兵,将楚、魏、齐三国全灭!”一个大将郑重道。
一瞬间,所有听道人都醒了过来。
“庄子虽然没出面,可却让我宋国威势增加无数啊!”
“拜见庄子!”
虽然金母元君很少来,但,所有人都感受到金母元君讲道有多珍贵。无不感激无比,同时,对那庄子,更是向往无比。
这就是大势!庄周仅仅是在闭关,名声已然不胫而走。
南华山,逍遥宫,逍遥殿,庄周道场,很快就建立好了。
逍遥宫中,有着两团气,一团为紫,一团为黑!
只可惜,谁也没有听过庄子讲道,当然,也没人怀疑庄子讲道的能力。毕竟,庄子两万里大道海在那里,谁敢小觑?
在官府方面,宋国大加宣传,在授课方面,冲虚谷弟子为了感激庄周,无不用心教导,在学习方面,所有昔日古井私塾的学生,全部来了这里,并且,蒙地大量成人也来学习。
显然,庄子已经拒绝,却没人再敢逼迫。
秦国咸阳。
“今天的道德经,就讲到这里!”金母元君起身道。
加官吗?可那庄子,连看也不曾看一眼啊,漆园傲吏,一天上和图书任都没有,这要是加官了,天下其他官员如何想?
庄周从冲虚谷得来了近乎整个道家发展的典籍,无数典籍阅读,以庄周那恐怖的天赋,周身黑气一日胜过一日。
“大白天怎么办了?你是我夫人,我是你夫君,天为被,地为床,岂不快哉?哈哈哈!”庄子大笑。
而土地田野填整好后,不远处是最热闹的逍遥学宫了。
“是!”那弟子顿时应声道。
“是!”众人顿时应声道。
一时间,满殿官员露出茫然之色。
“走吧!”庄子拉着金母元君回逍遥宫了。
……
“宋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还想撤庄子的官职不成?漆园,庄子虽然没管,但,他庄氏家族打理的井井有条!”
……
逍遥学宫是庄周安排的,由冲虚谷一众弟子进行讲学。庄周并不插手。
杨朱学宫。
古井先生一开口,无数双眼睛都露出期待之色,一万里大道气息的庄子夫人都已经如此厉害了,那两万里大道气息的庄子,那该有多么厉害?他讲道?
“这么多人呢!”金母元君顿时不好意思的要挣开。
紫气笼罩的是金母元君,得了老子的思想拓本,金母元君吸收参悟、融汇管通之中,以至于周身紫气越来越大,渐渐的冲天而上,形成滚滚紫色云朵。
南华山下,设立了一个逍遥学宫。
十年下来,庄周从一个稚童模样,也长成了青年模样,越发的俊朗了起来。
金母元君起身,刚好看到庄周前来接自己,庄周露出一丝笑容,面纱内的金母元君眼中撇了一丝娇嗔的白眼。
“是啊,你不看看,逍遥学宫现在的名头,每日多少人慕名而来,前往逍遥学宫听道,甚http://m.hetushu.com至,因为逍遥学宫,我宋国也招募了好些个供奉!”
……
张仪郑重道:“是,臣定让惠施之合纵,功亏一篑!”
“通知下去,各路全力配合惠施,一鼓作气,攻入咸阳!就算不能灭秦,也要让秦国大乱!”杨朱沉声道。
高台之下,无数听道人,无不露出陶醉之色。
众官员顿时一番数落那宋大人。
武安君点了点头。
特别这些人还是道家弟子,听道老子思想之音,无不心神摇曳。
一份败报,送到了秦王的书房。
庄周还看到,人群中坐着古井先生,古井先生昔日虽然会背很多道书,但,却一直不得大道思想,因为教授古井先生之人,本身就没有多大的本领。
回到逍遥宫,金母元君看向庄周:“你到底参悟的什么啊?我这有老子的思想拓本,参悟的速度,居然还比不过你?”
“是,大王,那人是名家领袖,叫着惠施,筹备了十多年,合纵三大国,主持这场合纵抗秦!”先前那文臣恭敬道。
但,庄周的黑气,更是夸张,居然达到了两万里之巨,滚滚大道之海,惶惶犹如天威,让南华山下,无数之人,越发的震撼莫名。
“以后会知道的,老子大道,代表了一种极致,而我的大道,代表另一种极致!”庄子解释道。
珠帘内,秦王毛笔轻轻停下,淡淡道:“合纵齐国、魏国、楚国?是一个叫着惠施的人?”
而昔日的古井先生,也前来学习,甚至,宋国各地求学者,听说南华山下逍遥学宫有大道气息者讲道,也纷纷从四面八方而来。
但,庄子却是紧紧握住金母元君的手:“怕什么,你是我夫人!我握着你的手hetushu.com怎么了?今天讲的真不错!”
“我,我没说撤庄子的职啊,我也看出来,庄子的名声,帮了我们很多,我是说,要不要给他加官啊!”那宋大人再度说道。
……
杨朱圣人接过捷报,眼中精光连闪。
庄子,南华山逍遥宫主,他的出现,让来此听道者,无不露出兴奋之色。这可是南华山最神秘、最厉害的人啊。
十年了,除了庄周的亲人,近乎所有外来者,都敬称庄周为庄子。
“武安君,稍安勿躁,大王自有决断,一次小小的失利,算不了什么!”一个文臣郑重道。
“好了,不谈这些俗事了,该谈谈我们的事了!”庄子说道。
“报,启禀圣人,魏国惠施,合纵齐国、楚国、魏国和几个小国,一同出兵秦国,取得了惊人的战况,大捷!”一个杨朱学宫弟子顿时呈上捷报。
“我们的事?什么事啊?”金母元君好奇道。
宋国,商丘!
“啊,庄子!”一个红衣人顿时惊喜道。
蒙地,昔日的穷乡僻壤,短短时间,就兴盛了起来。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学的是纵横之术,是纵横家吗?此事交给你处理!”秦王淡淡道。
这一日,庄周读书思考后,休息片刻,踏步出了逍遥宫,因为今日,金母元君下山,前往逍遥学宫讲学。
“啊,不要,这还是大白天呢!”金母元君顿时脸色羞的通红,惊呼道。
这还是昔日穷乡僻壤的蒙地吗?不,此刻四周,早已成了一个繁华的街道,各种叫卖之声都有,还有各种客栈,都是庄氏族人的产业。
金母元君娇嗔的对庄子翻了翻眼睛,但,终究不再挣扎。
十年了,南华山下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宋国,www.hetushu.com蒙地!
“先生,可否,可否给我们讲讲道?”古井先生忽然开口道。
现在不同了,平时是冲虚谷弟子教导,偶尔金母元君也讲道,这十年下来,古井先生也终于开悟了,形成了大道思想。
庄子看了看四周无数激动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
一时间,朝堂陷入莫大的纠结。
典籍太多,参悟也需要时日,庄周这一坐,就是十年时间。
南华山的逍遥宫,主要还是庄周夫妇居住,庄父、庄母并未上山,而是在山下家中处理俗事,在一众冲虚谷弟子的帮助下,庄母的病痛已经没有了,如正常人一般生活了,并且众星捧月般被无数人恭维之中。
“匡!”
“张仪!”秦王平静道。
一万里紫气,天下可是难得的大思想者了!
紫气海滚滚,居然达至一万里方圆。显然金母元君吸收老子思想拓本,已经有了显著的成效。
……
上前,庄子牵住金母元君的手。
逍遥殿大门轰然关上,殿内传来一阵阵不可描述之声。
“是吗?”
庄子一把搂住金母元君的腰。
……
给庄子加官?
“不仅仅楚国啊,你们没发现,宋国这十年,边境的战争,少了很多吗?”
“合纵三大国,冲击秦国?呵,秦王,只要你还安心坐在龙椅上不出面,我就能将你秦国搅的天翻地覆,最少也能让我杨朱学宫,能够去秦国传道!”杨朱圣人嘴角露出一丝轻笑,似胜券在握一般。
而南华山上空的紫气、黑气也更是达到滔天之巨。
“对啊,楚国前段时间想要出兵我宋国的,可因为忌惮逍遥学宫,而推迟了出兵!”
……
这里本身很多都是庄氏族人的地,庄氏族人在这里开设商业,还真是没人敢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