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凌霄之上

作者:观棋
凌霄之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卷 剑之天子

第五章 先这么多吧

墨门之主、尸门之主也被这一刻的画面惊到了,甚至站起身来不小心还将厅堂的火盆踢翻了。
却看到王雄体表鼓荡一阵气浪。
“还想用那一招,没用的,王雄,你只是大罗金仙第七重,你纵然有着秘法,可以挥出滔天之力,但,你的力量还是太小了!你以为,你的修为,还能如先前天眼一般,瞬间提升吗?”胜李耳露出一股狰狞。
无数水龙凭空而现,似乎将虚空都撞碎一般,向着王雄一行所在而来。
王雄露出一股满意之色,长长吁了口气。
“呲呲呲呲呲!”
“没有万一,这天下,诸子百家,还敢轻易冒头吗?”墨门之主沉声道。
“胜李耳发疯了!”
“大半年了,胜李耳,利用道德领域,困住那群人大半年了,还没有结果!你一点也不急吗?”一个声音低声道。
“恭喜陛下,救回太子!”一众臣子顿时祝贺道。
“不,不,不可能!”胜李耳焦急的吼着。
“王雄,你不识好歹,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大道之威,紫气东来三万里,天下大道我为尊!”胜李耳大喝道。
“他在点燃道德经碎片,胜李耳被逼急了?”尸门之主沉声道。
“轰!”
“轰~~~~~~~~~~~~~~~~~~~~~~~!”
此刻的王雄,力量有多恐怖?
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万里道德紫气,在快速消融。
“王雄,毁我道德领域,我要杀了你!”胜李耳陡然一声咆哮。
“不可能,世上怎么有人的大道领域,比得过阁主?”百家阁其它弟子惊叫道。
“也是,经历了墨家洗礼,法家洗礼,如今的天下,嘿!”尸门之主冷笑道。
“轰!”
“不学无术,你这紫气东来三万里,是对老子的侮辱!凭你?可笑!”王雄冷声道。
“儒家正气,净化世间!”王雄一声冷喝。
墨门之主拳头缓缓捏起。
但血灵珠内所和*图*书有力量耗尽的瞬间,王雄修为已然达到了大罗金仙第九重巅峰。
“我躲在幕后,不是我怕了,而是策略,至于如今的胜李耳,不仅仅是我当年的替身了,我已经将他记忆中,关于我的一切,全部抹去,他的记忆中,他就是真正的胜李耳,百家阁主!一个挑衅胜九天的南天境天下第一人!他内心深信,他就是胜李耳!”墨门之主沉声道。
“我现在,只是墨门之主,又不是百家阁主,倒是你,尸门之主,今天怎么来我这了?”墨门之主淡淡道。
巨阙化为巨阙剑落入王雄手中。
“先入蛋体吧,等涅槃重生,为父教你!”王雄心情大好道。
墨门之主沉吟了片刻:“再等等,情况没弄清楚呢,给我想想,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让那隐世不出的儒门,又跳出来一个儒家圣人!他们忘记当年大秦的焚书坑儒了吗?”
墨门之主深吸了口气,终究没有反驳。
王雄这一刻,连理会胜李耳的心思都没有,比大道,眼前胜李耳,就是垃圾!
就在此刻,遥远的道儒地洲,紫气东来三万里!滚滚紫气铺天盖地,隔着如此距离,二人都能看到遥远处的画面。
“不可能,怎么有如此多的浩然正气,我正气山,都从来不敢想啊!”正气山的一些儒修惊恐的叫着。
“轰!”
比大道领域,王雄会怕吗?
又是一声巨响,王雄体表再度鼓荡一股气流。
……
“紫气东来三万里!胜李耳是急了点,但,他对付的那些人,应该还无法抵挡!”墨门之主平静道。
一声冲撞,白虎将水龙都压制了一般。
唯一差的就是境界,一种让自己适应的境界。
“出事了,这次恐怕要有大祸!要过去吗?”尸门之主脸色难看道。
王雄修为,不在乎力量,不在乎功法,而在乎境界。
“胜李耳,是你的替身,你比我清楚www•hetushu•com!”尸门之主平静道。
“垃圾!”王雄口中憋了一句。
“嗡!”
就看到那一剑斩出,天地为之刺亮无比,迎向胜李耳那犹如银河垂落的拂尘。
“轰!”
而此刻,道德山的大战,也吸引了四方无数人的注意。
“就算以后出了纰漏,也不关你事,也没人能查到你?”尸门之主意外道。
“糟了!”
“这威力,和姬念念当初一样,这可如何是好!”
一群人露出绝望之色,要知道半年多前,若不是姬念念自杀,这里所有人都要被姬念念斩杀啊,那可是大罗金仙十五重之威啊。
姬念念的灵魂。
“爹的大道,孩儿为之震撼!”姬念念的灵魂笑道。
墨门之主、尸门之主并没有前往,但,终究分出一个个投影激射而去。
力量,王雄眉心,那血灵珠中,可是存有剑灵门时刻一战,无数神佛、异族全部力量啊,王雄昔日修为提升,离彻底吸收,还差得远。
“当年,你才是胜李耳,安插在胜九天身边,上面有令,反胜九天。我还以为,你要带领百家阁对付胜九天呢,却想不到,你居然吓的躲到后面来了,还找了一个替身,让那个……呵呵,也不错,那替身实力也极强,让他顶在前面,让他去挑衅胜九天去!你安做幕后!”尸门之主平静道。
“轰!”
“如你所愿!”王雄踏前一步。
“轰~~~~~~~~~~~~~~!”
“你一个老子的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说我,有本事,将你的大道之海施展出来啊?上古老子能碾压你,今天,我也能碾压你,儒家?哈哈!”胜李耳露出一股不屑。
一时间,凤凰蛋绽放阵阵生机,到了这一刻,这凤凰蛋才是一个即将涅槃的生命。
王雄身后,一条白河冲天而上,却看到,滚滚浩然正气骤然凭空而来,王雄的儒道轮盘旋转,浩浩荡荡,一片浩然和-图-书正气大道之海平铺而开。
此刻,墨门总坛的一个阁楼之上,有着一个幽暗的厅堂,厅堂漆黑,内部隐隐冒出一丝丝的魔气和尸气。
胜李耳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却不知道,孔子当年,就算真正完整的道德经,甚至是老子操纵的道德领域,都不落下风,何况如今胜李耳操纵的一个粗糙的道德领域,甚至连道德经都只是一个小小碎片。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墨门之主冷笑道。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
“胜李耳,不至于那么蠢!”墨门之主沉声道。
而四周虚空,大量浩然正气凝聚的白虎,轰然冲击道德领域的水龙。
“轰!”
三万里的道德紫气,在快速的消融一般,犹如中古时期,孔子的浩然正气被老子的道德紫气消融,此刻只是反过来了。
“什么?你将他记忆中,关于中古秘辛,都抹去了?三万里,就是极致?”尸门之主惊讶道。
厅堂中陷入一阵死寂。
……
……
“十万里?不可能,不可能!”胜李耳惊叫道。
功法有《君临天下真龙图》,强悍至极的功法,王雄不缺。
墨法地洲,为百家阁掌控的十大地洲之一,内有墨门总坛,法门总坛。
可是,胜李耳如何催动道德领域,都于事无补。王雄的儒道领域太强大了。
刚刚,还在崇拜百家阁主三万里紫气有多厉害,这转眼之间,三十万里的浩然正气铺开,就将其淹没了?
王雄的大道之海,再度扩张,瞬间达到了十万里之大,将胜李耳的道德领域都包裹其中了。
“怎么?我有说错了?”尸门之主疑惑道。
而此刻道德领域中的胜李耳,看着道德领域不断被消融分解,整个人都露出骇然之色。
“不,不,我的道德领域,我的道德领域!”胜李耳面露一股恨色。
三者合一,瞬间让王雄修为直冲而上。
这只是天子之剑的第一式,可足够了和_图_书。此刻酝酿出来的力量,已然让四方所有人为之骇然。
“刷!”四周无数目光一起看向王雄。胜李耳看王雄时,眼中更是冒出一股颤栗之色。
“怎么可能,谁,谁,三十万里浩然正气?胜李耳惹到了谁?”墨门之主惊叫道。
大罗金仙第九重,可不是普通的第九重,而是君临天下真龙图功法啊。
三十万里还不是极致,好似还要变大一般。
以一股大压倒之势道德紫气碾碎消化之中。
王雄抬头看了看天空自己的三十万里浩然正气海,眉头微皱。
力量强大也就罢了,居然还挥出了天子之剑,蓄力爆发。
“巨阙!”王雄一声冷喝。
“时间仓促了点,先这么多吧!”王雄轻轻一叹。
两人死死盯着道儒地洲方向。
儒道轮盘旋转,虚空中,无穷无尽的浩然正气被吸引而来,让大道之海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壮大,转眼间,达到了三十万里。
王雄一剑竖起,这一刻,整个道德山四方的所有长剑,全部颤鸣而起,共拜这剑之君王。
“万一……!”
血灵珠的力量,君临天下真龙图功法,孔子的大道境界。
……
“出什么事?”墨门之主平静道。
此刻,胜李耳惊的浑身直颤,一脸的不可思议。
“什么?不可能,一定是我幻觉,我看错了?孔子的儒道领域,怎么可能达至三万里?那是老子才能有的!”胜李耳惊叫道。
“出了什么事,是谁?这是谁?”大祭司惊叫道。
王雄关注的是被儒道领域包裹中的一缕金光,那一缕金光被王雄抓到了手中。
可如今,王雄穿越了孔子,大道境界,已然让王雄成就非凡,将多少人甩在了后面,这样的境界还不够吗?
“胜李耳,实力的确不凡,有十五重之神威,更有百家阁气运傍身,却有大神威,可惜,可惜他的心性,终究差了一些!”尸门之主平静道。
滚滚而来的浩然正气hetushu.com海,瞬间达到了三万里之大,冲击的道德领域一阵摇晃。
遥远的墨法地洲,墨门之中。
咆哮中,胜李耳手中拂尘,向着王雄甩来。
而此刻,正气山的大祭司,眼皮也是一阵狂跳。
“你的想法的确不错,可惜,你高估了那胜李耳!”尸门之主沉声道。
“爹!”金光中传来姬念念的呼喊之声。
道儒地洲,道德领域之中。
墨门之主平静的点了点头。
胜李耳可没有老子的能耐,老子操纵道德领域,可是生生不息的,而胜李耳只会邯郸学步,只会粗浅的运用道德领域罢了。
“我感觉,胜李耳这样会出事!”尸门之主沉声道。
“再等等吧,他未必会出错!”墨门之主沉声道。
在厅堂中心,一口炭盆,烧着不知什么。隐约能看到里面坐着两个身影。
“念念,为父终究还是救到你了!”王雄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紫气东来三万里,在他记忆中,应该是老子的极致了!”墨门之主皱眉道。
南天境!墨法地洲!
胜李耳可是大罗金仙十五重的高手,威力强大,拂尘一甩,虚空撕碎,好似满天星河随着这一拂尘降落而下。
“大罗金仙第八重?”奢比尸惊愕道。
整个百家阁总坛,连同道德山一起,爆炸而开。
取出当初姬念念肉体飞灰湮灭涅槃而出的凤凰蛋,姬念念灵魂瞬间钻入其中。
“轰!”
道儒地洲的大战,已然超过了所有人的预计。
“当今天下,诸子百家要不被灭空了,要不隐世不出,我说三万里最大,就是三万里最大!”墨门之主说道。
“嗯!”姬念念灵魂也兴奋道。
“真能瞬间提升?”牛魔王也露出一股不可思议。
胜李耳陡然全身汗毛炸裂。
王雄露出满意之色。
天空,道德轮盘缓缓旋转,可此刻,旋转的却极为艰难,哪怕那道德经碎片在燃烧,也好似坠入泥潭一般,无法与眼前的儒道领域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