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凌霄之上

作者:观棋
凌霄之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卷 孔老之争

第十四章 堵门

“快去!”向戌吩咐道。
“哦?”向戌脸色一沉。
……
好在如今宋王、向戌之子顶在前面,也终究好出一些。
……
孔丘的一众学生,拦在祖宅之外。不让任何人靠近。
“嗯?”向戌脸色一冷。
这是大周天下,如今礼乐崩坏,但,这个时代与王雄所在的未来不同,这个时代的家国制度不同。未来王雄所在时代,制度成熟,官员任免,是有考核的,只要国民,不管寒门、贵族,都有机会。
为了亓官赤?
“是啊,前几天,向戌大夫领百官给孔丘摆酒设宴,接风洗尘,今日,他们家的公子们,前来找孔丘麻烦?这是要闹哪样?”
“向亥?向家的嫡长子?”百姓惊讶道。
“在下……!”
“在下向亥,家父向戌!”又一个华贵公子叫道。
“谁撺掇少爷去孔府闹事的?”
前几日,以向戌为首的百官,对孔丘还极为尊重,今日,怎么被一群年轻人围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今,对于孔丘的去留,在宋国,以向戌为主导的,可是尽全力留下啊,这要闹出事来,可不是小事,稍有不对,坏了向戌的计划,向戌怪责,可是巨大的灾难啊。
“哼,我不需要他们神魂颠倒,我只要王……我,哼,他们天天让媒人来烦我,正好,以毒攻毒,让这群我讨厌的家伙,去对付孔丘那更讨厌的家伙!”亓官赤顿时得意道。
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让子路脸色一阵阴沉。
“这,这是百官家的公子m.hetushu.com们啊!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孔丘出来!”
“所有力量?”一众族内官员惊叫道。
“小姐,那是你美貌动人,他们为你神魂颠倒!”丫鬟顿时自豪道。
而如今,官员大多只在贵族。
“混账,孔丘、亓官赤的事情,是谁诱骗少爷的?”
“为什么?”
与此同时。
……
“滚出宋国!”
这群人一起来围堵孔丘,可不是好的信号。
……
“那是当然!”亓官正得意道。
这一刻,子路虽然不认识,但,其耳力惊人,从四周百姓惊叹目光中,也明白了,宋国商丘的官二代们,近乎都来了?
……
“老爷,要不要我再去一次……?”管家看向向戌。
“哈哈哈,小姐真聪明,他们想要讨好小姐,拼命表现自己,肯定不可能泄露是小姐请他们帮忙的啊!”丫鬟顿时笑道。
“继续给我查,动用家族所有力量!”向戌冷声道。
“这群贵公子?哼,自从爹将我的画像泄露出去,这群贵公子,天天派媒人来家里说媒,真是……!”亓官赤皱眉道。
……
“哼,色迷心窍的东西!”向戌顿时一阵恼怒。
这群官二代,可不仅仅二代这么简单。
“是啊,今天,各大城池都来报,不仅仅颗粒无收,连从鲁国买来的麦苗都长不活啊!”一个族内官员苦笑道。
本来,跟随孔丘学习,子路还会做到以礼待人,不会随意以势压人。但,此刻一群华服青年,太过http://www.hetushu.com不守规矩,还要硬闯,子路不得不镇住众人。
商丘的所有贵公子堵孔丘的门,也瞬间传遍了商丘,也瞬间传入了各大家主、各大官员的耳中。
“我在书信中给他们强调了,不许泄露是我请他们对付孔丘的!”亓官正说道。
“小姐,这样说他们不太好吧,是小姐您,让人给这群贵公子送信,诉说孔丘之恶,请他们帮忙的,如今,他们终究帮了小姐,况且,还有公子佐呢!”丫鬟顿时苦笑道。
“孔丘,你一个外来户,有什么资格娶亓官赤?”
“仙人?”子路神色一动,惊讶道。
“放屁,你才弄错了!”
就在此刻,一个管家快速前来,禀报贵公子们围困孔府之事。
……
一个个华贵公子报出名号,这名号一报,顿时让四周无数远观之人瞪大眼睛。
孔府之外,一片喧闹。
“敢做不敢认?”
“哼,我们是何人?本公子宋佐,家父为当今宋王!”为首一个华贵公子说道。
“哼,一群色胚!”亓官赤看着那群贵公子,却是一脸鄙夷。
可纵是如此,各大家主也是一阵恼火。
子路昔日好歹也是一名宗门之主,实力强大,自然带着一股庞大的气息压迫而出。
“小姐,你不知道你有多漂亮,你给这群贵公子的一封信,可是让他们发疯一样,拼命来表现了啊!若是让老爷知道,老爷……!”丫鬟顿时担心道。
“孔丘,哼,我看你这次怎么办!”亓官赤捏了捏拳和图书头,等待事态的发展。
“没错,孔丘,你不照照镜子,就你那样……!”
“小姐,这这,这,他们真的为了小姐来驱赶孔丘啊?”丫鬟不可思议道。
“啊?”管家露出茫然之色。
开什么玩笑,那日孔丘赴宴,子路可是在旁边的啊,孔丘可是明确拒绝亓官正了啊,并没有对亓官赤有丝毫念想。
这可是大事件啊!
得知自己儿子,去堵孔丘的们了,百官顿时脸色一变,可下一刻,听到,居然宋王、向戌的儿子,也去堵门了,这才好受一些。
“公子佐?”远处有百姓惊讶道。
“不错,亓官正为我宋国第一美女,要嫁,只会嫁在商丘,孔丘一个外人,岂敢有非分之想?”
站在阁楼之上,透着镂空窗户,亓官赤死死盯着孔府门口。
“滚出宋国!”
……
此刻,一辆辆马车将整条街都占满了,每辆马车都伴随着大量的仆人跟随,以至于,此刻,孔丘祖宅外的一条街上,被堵得水泄不通。
……
“大贤?我看是淫贼!千里来宋,只会使下作手段,可耻!”
……
……
“啪!”向戌将这些奏报放下,脸色一阵难看。
“大王、向大夫、诸位大人们,知道吗?”
“当我宋国无人吗?”
一众贵公子怒斥不止,恨不能踏破孔丘祖宅,将孔丘绑起来示众一般。
“少爷也去了,老奴拦不住,我……!”那管家顿时赔罪道。
这可是大王的嫡长子啊,怎么,怎么来这里了?
“唉,人心不能慌,如今只是饥m•hetushu.com荒之灾,一旦人心慌了,会动摇国本!为宋国,当竭尽全力!”向戌沉声道。
……
向戌正看着一卷卷的奏报。眉头深锁。一群族内官员禀报之中。
“是!”众人应声道。
……
向戌点了点头:“所有力量,吩咐各城池所有家族分支,通知下去,就说我说的,若是有人敢阳奉阴违,家法处置!”
可惜,子路气息一方出,这群贵人的护卫,也放出一阵阵气息。
孔府大门口,子路领着一群仙人看着一群年轻贵人。
“还有,此事尽量压下去,不得宣扬,有人宣扬,立刻拿下,关押!”向戌沉声道。
这一热闹,顿时吸引了街上无数百姓,翘首以待,一个个好奇的远远观望。消息更是从此街,快速扩散向整个商丘。各大家族,纷纷派遣下人前来打探消息。
宋国,商丘!孔丘祖宅之外。
以宋国为例,宋国是商朝皇室后裔,其各大家族,大都是子姓。也就是商朝帝王的后代,子姓,又因为分封,分出了宋氏、向氏、华氏、孔氏之类,但,他们都是子姓。都是一个祖宗。在宋国官员任免上,大多都是这些子姓官员。
……
这群官二代,可是未来宋国主政的官员啊。
一群身着华服之人走在最前面,对着孔府喝斥。弄的整条街都是好不热闹。
“诸位围我老师府上,是为何事?”子路沉声看向一众宋国贵公子们。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污我老师清白?”子路冷声道。
毕竟,孔丘入商丘之际,已经名动商丘http://m.hetushu.com了。
各大家族都是一片恼火。
向戌眼中一恼,但,紧接着好似想到什么,却是神色一动,缓和了下来。
向戌看了看孔府方向,摇了摇头:“不用,这或许未必是坏事!”
不说孔丘的大名,就向戌领百官亲自迎接孔丘,足见孔丘之风光。
……
向戌府上。书房之中。
“哼,你们是什么人?敢来打扰我的老师!”子路一声冷喝。
而在孔府不远处,一个阁楼之上。
“将少爷身边的贴身仆从,给我叫来。”
……
是宋国死皮赖脸的要将亓官正塞给老师,而不是老师想要娶的啊。
“老奴已经查清楚了,少爷的一个小仆被我拿下,一番整治,终于说出了口,是亓官正的女儿写信……!”管家说道。
……
“滚出宋国!”
惊愕之声从四方响起。消息不断传出,围向孔丘府上的人越来越多。
亓官赤一身红袍,站在高处,得意的看向远处孔府门前的喧闹。
“又是颗粒无收?”向戌皱眉道。
“是!”一众族内官员应声道。
“何事?我们要让那孔丘知道,亓官赤,不是他所能染指的!”一个贵公子喝道。
可,这才风光几天啊?孔丘就被人堵门了?
那群护卫并没有上前,只是护住各自的主子一般。
一众官员纷纷推出屋中。
“孔丘,你给我出来!你有什么资格,娶亓官赤?”
这群贵公子,他们疯了不成?
这些官二代,以后继承家主之位后,很明显也会继承官位,虽然官位会因为能力而变动,但,几乎都还是这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