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凌霄之上

作者:观棋
凌霄之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卷 东秦天庭

第四十章 胜李耳的杀局

众人站在紫气之外,没有靠近,但,王雄心中却是一阵焦急。
“是你!”那草木鸿钧惊叫道。
“呼隆隆!”
远处,众人的目力,已经能看到道德山所在了。
王雄没有前往,而是催动金身法相冲入紫气之中。
“杀死他们父亲的凶手,恐怕不是胜荀况,是胜李耳!”张濡说道。
“没错,胜李耳用道德神卷完善了他的道德轮盘,有些许影响情绪的能力,不过,意志力越强,越难影响。若在平时,周共工、姬祝融肯定不会中招,可今天,被胜荀况激怒,吸引到了这里,被影响了,影响虽然不大,可就这么的不大,却是致命的!胜李耳,好算计啊!”张濡惊叫道。
“找死的东西,给我破~~~~~~~~~~~!”
因为大祭司明白,自己就是舔着脸追上去,叶赫赤赤也不会用正眼看自己的。
“那胜李耳不会自己承认啊?”奢比尸皱眉道。
十八臂金身法相飞出,此刻,已经只剩下十四臂金身法相了,居然被碾碎了四臂?
可说完,牛魔王忽然明白了,周共工、姬祝融也是一样的想法。对胜姒盲目相信,却……!
岩浆之中,骤然爆炸而起。
“胜姒?”叶赫赤赤不解道。
“不是主动,那就是被动?也就是说,胜李耳操作下,胜姒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步一步按照胜李耳安排的路线去走?用胜荀况杀死共工、祝融之父的消息,引他们兄弟来寻仇,激化两兄弟的恨意,拼命跟着胜荀况,落入胜李耳的圈套和图书?”张濡神色一动道。
王雄带着一行人快速飞向百家阁总坛。一路上,王雄脸色不断变幻。
“没错!”王雄说道。
“吼,谁!”那草木鸿钧吼叫着。
王雄一行人瞬间对着周共工追了过去!
王雄看了眼牛魔王:“铁扇公主的话,你信吗?”
“可是,我们能想到,周共工、姬祝融未必想不到啊!胜姒的话,未必能信啊!”牛魔王皱眉道。
南秦、大周将士,纷纷冲向紫气之中。
“倾致神女,为何不在乎我?因为王雄强大,因为王雄更强,我若比王雄还要强大,倾致神女一定会对我青睐的,我要变强,我要……!”大祭司脸上慢慢狰狞了起来。
“什么?”王雄惊愕的催动金身法相出来。
“而且,我感觉,周共工、姬祝融情绪,好像有点……!”王雄微微皱眉。
“陛下!”张濡顿时叫道。
“轰咔!”
深陷泥潭的金身法相忽然间好似被什么东西重击。
“陛下的声音,他们听不到了,果然是胜李耳的阴谋!”牛魔王脸色一变。
“胜荀况,是故意激怒二人,为了将他们二人吸引入道德山的!”张濡解释道。
……
“道德轮盘那么厉害吗?”奢比尸不信道。
大祭司冲向一个草木鸿钧,趁着那草木鸿钧与对面强者僵持之际,猛地一拂尘打出。
“啊~~~~~~~~~~~~~~~~!”
“周共工,等一下!”王雄一声断吼。
正气山依旧一片混乱,周共工、姬祝融的臣子,m•hetushu.com正在与正气山的普通弟子战斗之中,水火不容,轰鸣四起。
胜荀况在前面飞奔,周共工、姬祝融紧随其后,追杀了过去。
王雄几次想要出手。
“好大的口气!”牛魔王顿时瞪眼道。
“他们不是帝王吗?胜荀况说的他们就信,而且,周共工为何肯定胜荀况杀了其父?以前怎么不怀疑?”牛魔王皱眉道。
王雄神色一阵复杂,回忆记忆中的胜姒。
“儒道轮盘,刚才不是被王雄一剑斩了?再斩一次,不就是了?”叶赫赤赤顿时不信道。
“吼~~~~~~~~~~~~~~!”
王雄一行停在了外面。
“陛下,你是说,胜姒故意骗了周共工?”张濡惊讶道。
“陛下的意思,胜姒是故意被救,只是一个骗局?为的就是吸引周共工、姬祝融入圈套?”牛魔王惊讶道。
若正气山,是被滚滚白色浩然正气笼罩,那道德山,就是被无数紫气笼罩。
毕竟,周共工、姬祝融,都算是周天音的父亲,都是念念的外公啊,虽然自己这段时间没有表态,但,此二人也差不多算自己老丈人啊。
“什么骗局?”牛魔王一脸懵。
“陛下!”后赶来的南秦将士顿时脸色一变。
巨大的冲击,瞬间将那草木鸿钧打入岩浆深处,大祭司瞬间也跟着钻入岩浆之中。
大祭司原本也想追着叶赫赤赤去的,但是,终究忍了下来。
忽然,紫气之中传来周共工的一声痛呼。
紫气笼罩的道德山,充满了无数不确定,m.hetushu.com王雄不似周共工与姬祝融,可不会那么不冷静。
狰狞之际,看向眼前的战场。
王雄点了点头。
周共工、姬祝融难道都是傻子?而且,刚才胜荀况都承认了。
“道德神卷,将他们心中的怒火,放大了!”张濡脸色一变。
“道德神卷?将情绪放大?”王雄看向张濡。
“没错,情绪,就算被胜荀况激怒了,可是到了这道德山附近,不该有所警觉吗?”王雄皱眉道。
“若是如此,那胜荀况对胜姒没死,并且在周共工身边的消息知之甚详,就说得通了!”奢比尸也回忆道。
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会,王雄终究摇了摇头。
“陛下,难道我们想错了?”张濡不解道。
金身法相跨入其中,顿时如陷泥潭。道德领域的思想攻击笼罩金身法相,使其一瞬间哑了一般。
“七十二草木鸿钧?嘿!鸿钧,他们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岂会不知道,七十二草木鸿钧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合一’!”大祭司眼中一冷。
大祭司第三只眼一开,一道红光笼罩那重伤的草木鸿钧。
“怎么可能?”奢比尸不信道。
十八臂金身法相,周身金光万丈,佛法之下,顿时,一阵阵佛音响起,如先前在儒道领域之中一般,好似佛家思想学说冲击而起。
“如此,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胜李耳发现了我们,担心我们会破坏他们的计划,于是安排胜荀况先对付我们?结果,引出了周共工、姬祝融,再按照他们事先的安排,被吸引入道德山附近?”张www.hetushu.com濡脸色一沉。
“陛下想要救周共工的心思,臣明白,但,这胜李耳,可不是常人,他的实力,在南天境,难有对手,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有道德神卷,道德神卷引动的道德轮盘,比先前的儒道轮盘,强大无数,陛下!”张濡极力劝阻。
“如此实力,还要算计周共工?”王雄脸色一沉。
“他有一千年没有出过手了,千年之前,他就曾经说过,南天境,没有人值得他出手!”张濡说道。
隐约间,听到内部一阵阵声响。
此二人入内,却……!
可惜,远处周共工、姬祝融已经踏入了紫气之中。
“轰~~~~~~~~~~~!”
可,飞入其中,就再也没了动静,也没有任何人能出来,好似全部被紫气吞食了一般。
“轰!”
“胜李耳可是百家阁主,南天境明面上公认实力第一人,周共工、姬祝融怎么可能这样光秃秃的去报仇?肯定领一国之力,才敢啊,南秦驮城入道儒地洲,就是这个原因。可现在,他们被胜荀况激的不分因果了!”张濡皱眉道。
若胜姒是胜李耳手中的棋子,那一切都太可怕了,从七胜道域,就开始布局对付周共工、姬祝融了吗?
“陛下,胜姒就是胜鸿钧吧,她没死?难道对付七胜道域,是陛下与周共工故意演的一场戏,将胜姒救走?”张濡神色移动惊讶道。
两个草木鸿钧,眉心第三只眼被张濡毁了,身受重伤,正在抵挡大周、南秦臣子的冲击,一时间颇为狼狈。
张濡苦笑道:“传说和图书,胜李耳手中的道德神卷,乃是当年老子《道德经》的碎片,威力之大,天下难寻啊!”
张濡的智慧,瞬间就将敬古军当初的一些不合理理顺了。
那紫气,重若千钧一般,任何大风也吹不动丝毫。
“呼!”
“百家阁,虽然是高仿的中古百家争鸣,但,先前的儒道轮盘,你们也看到了,威力不凡吧,但,比起这道德轮盘,可差远了,百家阁诸门之中,道门,一门压百门,你们应该想象得到他的威力!”张濡说道。
“信,不相信任何人,怎么能不相信我女人?”牛魔王顿时瞪眼道。
“不好,周共工、姬祝融他们中计了!他们怎么不停下,那是骗局!”张濡惊叫道。
“金身法相,去!”王雄一声断喝。
重击之下,金身法相瞬间出现了裂纹,上方的多个臂膀断裂而开。
“胜姒说的!”王雄脸色难看道。
“情绪?”
王雄沉默了一会,终究道:“朕也是如此猜测的。”
“嗯?”
紫气环绕,天地尽显一股滔天贵气。
“胜姒应该不会主动出卖周共工!”王雄皱眉道。
“轰!”
周共工、姬祝融的声音,从滚滚紫气中传来。王雄知道,他们终于掉落胜李耳的陷阱了。
胜鸿钧就是胜姒,没死?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无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是我,你我本一体,现在,将你的身体给我!”大祭司冷声道。
周共工虽然是个滚刀肉,但,对自己可是有过多次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