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凌霄之上

作者:观棋
凌霄之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以假乱真

第三十四章 我教你怎么吃

刑老鬼脸色一变。
……
“不要!”王雄陡然惊叫道。
“那又如何?你就甘心做蛛皇的马前卒?”刑老鬼不信道。
刑老鬼也睁开了眼睛,一众刑狱峰弟子也全部起身了,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了突破一般。
“不对,蛛皇挑起了四十七脉所有人啊,举宗反扑教主,教主就算实力强大也……!”
“刑老鬼,你以为我故意害你?你错了!是别人要害你,我只是恰逢其会罢了,今日没有我王雄揭发你的生生造化丹,明天,还有张雄、李雄、赵雄!”王雄叫道。
刑老鬼此刻也是郁闷的不行,原来,这里面还有如此大的阴谋?
刑老鬼状态癫狂的挟持了蓝离焰,一众刑狱峰弟子战战兢兢的挟持着王雄和巳心。巳心身上藏有剧毒之蛇,但,王雄让巳心暂时不要妄动。毕竟,对方实力太强了。
“他怎么知道我有生生造化丹?”刑老鬼盯着王雄道。
“你什么意思?”刑老鬼果然被王雄的话吸引了。
“你说什么?”刑老鬼瞪眼道。
在王雄的阴谋论中,自己出去,肯定两边不讨好啊!
“谢师尊!”一众刑狱峰弟子顿时大喜道。
王雄早就准备好了措辞,不怕刑老鬼问,就怕他不问。
一众弟子即将扑向王雄。
“师尊,师尊,弟子们也……!”一众刑狱峰弟子顿时急切的看向刑老鬼。
反正与另外四十七峰已经撕破脸皮了,凭什么别人能吃,我们不能吃?
“金极道花丹,还没有成熟,现在吃了有什么效果?我教你怎么吃!教你怎么吃,才能让你收获最大!”王雄郑重道。
“刑老鬼,你就不想学丹神子,渡过天仙的天劫,然后天眼的道种开花?你若是能在这里突破,出去以后,丹神子要是力挽狂澜,你实力强大,他也不会太为难你,若是,蛛皇杀了丹神子,他肯定也重创了,你再力挽狂澜,以绝对实力,镇压诸脉,成就教主,你就不想?”王雄盯着刑老鬼喝道。
“我是说,你就算吃了蓝离焰,然后出去又有和-图-书何用?蛛皇要是杀了丹神子,会放过你?或者,丹神子杀了蛛皇,丹神子会放过你?毕竟,是你帮丹神子惹了这么大的灾祸!”王雄盯着刑老鬼道。
“一定是他的小蜘蛛来偷窥发现的,妈的,蛛皇老东西,杀他儿子,又不是我故意的,是教主让我杀他儿子的,震慑一下他蛛皇峰,让他们不要太过放肆的!”刑老鬼顿时气愤道。
“嗯?”刑老鬼、刑狱峰弟子都露出惊诧之色。
过了好一会,王雄疼痛的腹部最先恢复了,瞪眼看着四周。
……
“师尊,我们要通知教主吗?”
这也是王雄刻意引导的。
刑老鬼和一众刑狱峰弟子不断炼化刚刚吃下去的人肉手臂,一个个体表气流鼓荡,一个个露出兴奋之色。
刑老鬼看了一众弟子:“他和王洪怎么可能一样?不过,你们想吃,也没关系。让他死的惨一点更好!”
“咳咳,刑老鬼,我王雄和你有没有仇怨?就算我爹的死,你也参与不多,我不去找其他脉主,为何偏偏找你,你不觉得奇怪吗?”王雄擦了擦嘴角鲜血道。
一个个看着蓝离焰,流着口水。蓝离焰的眼中露出一股惊恐之色。
“好宝贝,好丹!”刑老鬼兴奋的大吼道。
难怪王雄来的这么突兀,难怪蛛皇明知道自己有生生造化丹也不来抢夺,他要的是教主之位?
“原来,原来我们只是一个阴谋的棋子?”一个刑狱峰弟子惊骇道。
“你说什么?”刑老鬼盯着王雄。
“为什么?我也好奇,为什么选我?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有生生造化丹,还处心积虑的想要陷害我?说!”刑老鬼瞪眼喝道。
王雄心中暗呼口气,讲了这么个故事,其实就是为了消除刑老鬼的戒心罢了,如今做到了。
下一步,再想护卫自己、巳心、蓝离焰的安全吧。
“脉主?你是说蛛皇峰的脉主?蛛皇?”刑老鬼双眼一眯。
就连巳心也露出茫然之色,大王在说什么?大王教刑老鬼怎么吃蓝离焰hetushu.com
“王雄,都怪你,都怪你,暴露了我的生生造化丹,你害的我这么惨,今日的报应,都是你自找的!”刑老鬼面露恨色道。
“杀父之仇,我报不了,但,蛛皇答应我,帮我杀了丹神子,用丹神子的人头祭奠我爹在天之灵。所以,我才同意帮蛛皇的!刑老鬼,你只是蛛皇成为教主过程中的一个环节,我的任务完成了,外面,蛛皇已经开始挑动诸脉怒火了吧,因为你帮了丹神子,他们都以为你是丹神子的人!”王雄面露狰狞道。
“谢谢师尊!”一众刑狱峰弟子顿时扑了上去。对那半个手臂一阵瓜分啃咬。
显然,王雄的说辞取信了刑老鬼,生生造化丹,若是最先暴露,肯定是在生丹圣山之内,而不是一个外人知晓。
蓝离焰陡然一声惨叫,却是刚刚被打碎的胳膊,瞬间被刑老鬼撕扯而下,鲜血四溅。
“等等!”刑老鬼一声断喝。顿时喝止了一众弟子。
“不愧是金极道花丹,能让天仙渡劫晋级,能让天眼的道种开花,好澎湃的能量!还没炼制成熟,还只是一个手臂,几块肉而已,就让我们突破了,要是全吃了!”刑老鬼看向蓝离焰,眼中顿时闪过一股贪婪之色。
显然,一些弟子对这些阴谋惊讶也就惊讶了,自身实力提高才是最重要的。
“教主那么厉害,肯定不惧怕蛛皇的,蛛皇哪里是教主的对手?”
说着,刑老鬼一口将蓝离焰的手臂咬在了口中,顿时,滚滚力量涌入全身。
王雄、巳心却瞬间被重击了腹部,二人痛苦的一阵蜷缩。显然,押解二人的刑狱峰弟子,也迫不及待的去瓜分那手臂了。
“等一下!”王雄捂着痛苦的腹部叫道。
“师尊,他是王洪的儿子,或许,吃了也有效果?”一个刑狱峰弟子说道。
一众刑狱峰弟子各个露出担心之色。
“有人指使你来的?谁!”刑老鬼眼睛一瞪。
“你想想,你得罪了谁?四十七脉脉主,谁最恨你,谁最想你死!”王雄盯着刑老鬼和-图-书追问道。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但,丹神子实力太强大了,我根本报不了仇,为了给我爹报仇,我才和蛛皇合作的!”王雄冷声道。
“蛛皇可不管你那么多理由,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没有我王雄,他还会找其他人!”王雄沉声道。
王雄顿时脑中念头一闪,这蛛皇,就是自己备案说辞的几个脉主之一,顿时,王雄将其资料在脑海过了一遍。
“和蛛皇合作,杀教主?你是傻,还是……!”刑老鬼冷笑到一半,忽然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丹神子害死蛛皇儿子,为什么?因为蛛皇挑衅到了他的权威。丹神子以为镇压了蛛皇?不,没有,反而挑起蛛皇更大的仇恨。杀子之仇,不共戴天,蛛皇借诸位脉主之力,先逼你,让你失去理智的杀了圣女,那你肯定是完蛋了。然后,蛛皇会挑动所有脉主的怒火,说你做的一切,都是丹神子授意的,为了不许有人吞蓝离焰威胁到丹神子地位。然后,挑起诸脉反抗丹神子,杀丹神子,最终,蛛皇再让一群相熟的脉主拥簇下,他成为生丹圣域的新教主!”王雄面露狰狞道。
众刑狱峰弟子各个露出惊恐之色。
“刑老鬼,你就不想成为这生丹圣域的教主吗?”王雄沉声道。
“刑老鬼,你抓我想干什么?我又没有招惹你!”蓝离焰被卡住脖子,恨声道。
刑老鬼更是面露狰狞之色:“还有你,你这个王雄?都是你害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现在落在我手中,我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挫骨扬灰,形神俱灭!”
王雄盯着刑老鬼的神情,准备慢慢引导刑老鬼的思绪。
进入地宫,王雄脑袋就急剧运转,如今,刑老鬼发狂,这是和整个生丹圣域撕破脸皮了啊。
“哼,你骗我,蛛皇就算找人,也没必要找你!蛛皇可是也想吃你爹的,你会和他合谋?”刑老鬼死死盯着王雄。
那刑狱峰弟子一说,其它弟子顿时纷纷响应,毕竟,蓝离焰,众人分到的肯定不多,这王雄若是有效和_图_书果,师尊肯定赏给我们吃的啊。
“你天天吃着天材地宝,就算你还没炼成金极道花丹,也差不多了,浑身都是宝啊!哈哈哈!”刑老鬼面露狰狞道。
……
“为什么?其实,这一切都怪你,怪你得罪了人!”王雄冷声道。
地宫的打开方式,只有刑老鬼一人知晓。
王雄盯着刑老鬼,前些天花了重金让张濡买来刑狱峰、毒王峰的各种资料,也是为了今日的不时之需,毕竟,既然决定来生丹圣山,王雄必须要做到最坏的打算,如今,就是最坏的打算。
“你知道就好,当年,他儿子偷盗生丹教主一脉的重宝,还杀了几个生丹弟子,犯了大罪,最终关押在你刑狱峰,可是,你杀了他儿子。对不对,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王雄盯着刑老鬼喝声道。
王雄想过被刑老鬼囚禁,但,为了找到真丹,王雄不得不来,只是没想到会连累的蓝离焰。
“拿去!”刑老鬼将吃了一半的蓝离焰手臂扔了出去。
“轰隆隆!”
“师尊,别听他的,出去的时候,出去再说,我们先吃了这枚金极道花丹,别出去被别人捡了便宜!”一众刑狱峰弟子顿时露出狂热之色。
“抓你想干什么,你没看出来吗?蓝离焰,生丹圣域全宗在逼着我,那我也要他们没有好过,妈的,凭什么吃王洪的时候,没有我的份,吃你的时候,也没有我的份?他们谁也看不起我,没关系,我就把你吃了,让他们一个也没有吃,金极道花丹?哈哈哈哈,老子就吃了!”刑老鬼似乎发狠道。
王雄也担心这群人发疯,发疯立刻就将蓝离焰吃了,所以,必须言语激进。
“刑老鬼,你,你不得好死!”蓝离焰绝望的倒在地上。
“我怎么知道?若不是蛛皇跟我说,我一个外人怎么可能知道生丹圣山的事?”王雄瞪眼道。
王雄所要做的,就是先解除刑老鬼对自己的怨恨,将这股仇怨先转移到别人身上。
其实,王雄心中有着几个备案的脉主,但,王雄不能自己说出来,以防自己打探来www.hetushu•com的消息有误,所以,王雄需要刑老鬼自己确认谁,这样,才能顺势而为,让刑老鬼不会怀疑。
“啊~~~~~~~~!”
蓝离焰眼中闪过一股恐慌。
王雄说的信誓旦旦,惊天阴谋烘托下,刑老鬼已经彻底相信了。
刑狱峰下的地宫之中!
蓝离焰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王雄。
“嗯?”所有人都看向王雄。
“可是,蛛皇终究没有吃了我爹,我爹最终,是被生丹教主,丹神子吃了的!”王雄冷声道。
众刑狱峰弟子刚刚都得了大好处,此刻看蓝离焰,也是各个露出贪婪之色,显然,所有人都想立刻将蓝离焰吞吃了。
一个逻辑清晰的惊天阴谋从王雄口中吐出,这一刻,不仅刑老鬼惊呆了,众刑狱峰弟子心中都是打了一个寒颤,就连断臂痛苦中的蓝离焰也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不用看,王雄都能猜到,此刻刑狱峰上,肯定被无数仙人围起来了,多少仙人正着暴跳如雷,可也进入不了这地宫。
“蛛皇有十八个儿子,他不在乎的!”刑老鬼脸色一沉。显然,心里已经认可了王雄的说法。
“蓝离焰,你也不要怪我,外面的所有人,都想吃你,各脉脉主用各种天材地宝养你,为了什么?不就是和王洪一样,将你当成丹药?早吃晚吃,不都是吃,好,好大的药力!”刑老鬼顿时兴奋地叫道。
“哼,蛛皇找教主麻烦,他是自寻死路,不过,他既然舍得蓝离焰,那我就成全他,我吃了蓝离焰,再出去!”刑老鬼面露狰狞的看向断臂的蓝离焰。
“狗屁,再多儿子,那也不是外人,况且,蛛皇那么喜欢那个儿子,你杀了他儿子,他难道不找你报仇?刑老鬼,你活该!”王雄瞪眼道。
刑老鬼盯着王雄,此刻,对王雄的怨念已经基本消除了,不再是一开始那必须要将王雄挫骨扬灰的心态了,但,也不可能让王雄好过。
刑老鬼一按,蓝离焰的手臂就不在流血了,可那四溅的鲜血也没浪费,一众刑狱峰弟子发狂的快速出手接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