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两界真武

作者:茗夜
两界真武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五章 陈勇平请客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酒店吃饭吧。”
“陈少,好久不见了!”
陈勇平心中赞叹了一句,不由地看了姜娜好几眼,从上到下,真的是找不到什么瑕疵。
陈勇平就到了,远远地就看到步行街上两个风景线很是吸引人。
姜真武独自一人吊打所有对手,那不可思议的实力,让陈勇平只需要一想到就会很是崇拜。
陈佳松了口气!
杜天峰跟在比较远的地方,不注意看还看不到,为的就是不想干扰姜真武三人逛街的兴致,当一个隐形的保镖。
一个身穿休闲装的年轻人上前和陈勇平拥抱了一下,正是周书扬,这家酒店的小老板之一。
一个陈佳,他从小就见过不少次,现在高中毕业了,已经出落的青春靓丽,放在那里都绝对是顶尖的大美女,短发更显得俏丽,皮肤不是那么白皙,有一些小麦黄,增添了一些健康运动风范!
当然,机场除外,而且这也不能算是缺点,只能说人家足够土豪,随身带着机场。
“哼,同不同意不是谁准许的,是要靠他的实力去争取的。”
这家伙,现在主动提起来了?
陈朝阳冷哼一声说道:“反正,你尽量和他拉拢关系就可以了,至于佳佳和他的事情,咱们就不要插手,一切随缘,你叔叔那边也不管了!”
陈勇平苦笑:“我现在哪敢惹他。”
“咳咳,周书扬,少废话,给我安排个最好的位置,把你们酒店最好的饭菜来一桌,等我带朋友过去吃饭。”
姜真武对此无所谓,点头答应道:“可以,我让杜天峰开车过来接我们。”
周书扬点点头,不以为意。
姜真武则是自顾自地走向一边的单独区域坐了下来,姜楠,陈佳,杜天峰都跟着一起!
她还是有点怕见大伯的,陈朝阳的威严在陈家上下可是沉淀已久的,没人不怕的。
其实,杜天峰以为,这是姜真武在迁就陈佳。
陈勇平多看了几眼杜天峰,他已经知道杜天峰的身份,就是杜家的和_图_书少爷,而现在这位杜家少爷,竟然来给姜真武当司机开车,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
没一会儿!
陈勇平平时和这些土豪朋友联系很少,毕竟他是体制内的,最近这几年纪律方面是高压政策,谁都是小心翼翼的。
“好,那我懂了,我这就安排,那陈少你的话带到。”
陈佳和姜楠都看向姜真武,只要姜真武说不去了,他们马上转身就走。
他恨不得拜师姜真武,学习到姜真武的本事,有朝一日也能这么强大!
陈勇平开心地答应下来。
陈勇平拍了拍周书扬的肩膀,尴尬地笑了笑:“好了,老周,安排的怎么样?”
大厅里已经坐着五个人,三男两女,都是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和陈勇平周书扬差不多大,都是省城的二代们。
陈佳简单的回答道。
陈勇平问道。
陈勇平急忙又叮嘱了一句。
“也可以,那你看着安排吧,中午我带人去酒店。提前说好,我堂妹和她同学都是刚参加完高考的,都还小,你们都低调一点,别胡说八道。还有,这里面有我都需要巴结的存在,你们态度别太嚣张。”
放下电话,陈勇平就开始精心准备这次邀请陈佳和姜楠,姜真武一起吃饭的事情了,先是打电话给一个省城相熟的土豪朋友,家里是开酒店的,省城几个高级酒店都有他们家的股份,算是省城有名的土豪,虽然排不到前十,但是也绝对在前十五以内。
“在哪儿逛街?我来找你们。”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松的调侃之声。
姜楠可是将近一米八的身高,而且身材比例很协调,不说绝美不输陈佳的容颜了,就是那双大长腿,就让许多宅男挪不开眼睛!
陈勇平沉吟了一下。
陈勇平毫不客气地说道。
姜楠看了陈勇平一眼,没有说话,只是随意逛街东看西看。
陈勇平放下电话,又想了想,给陈佳去了一个电话:“佳佳,我安排中午在天极酒店吃饭,叫我朋和图书友安排了,你们在哪儿?”
陈勇平对陈佳和姜楠点点头,对姜真武郑重地说道:“我叫陈勇平,多多指教!”
周书扬把走在后面的陈勇平拉住,低声道:“老陈,你堂妹的同学排场不小,什么来头?那前面的小子我看着有点眼熟。”
其他四人也都过来和陈勇平打招呼。
陈佳沉默了一下才回答道:“就在中心街区这里,你要来现在就来。”
周书扬得意地道:“都安排好了,最上面一层全部包场,咱们一起长大的几个朋友都来了……还有你不想见到的那位千金!”
这事儿,他做梦的时候不止梦到一次。
“姜会长,呵呵,又见面了。”
陈勇平摇头:“他不来,工作很忙,就让我来陪着你们,尽地主之谊。”
杜天峰在前面给姜真武带路,后面跟着陈佳和姜楠,这排场让周书扬都看的愣住了。
“那就好!”
嘶!
陈勇平惊讶地问道:“他真的是咱们湘南武术协会的会长?这么年轻,别人同意吗?”
周书扬惊讶地问道:“哟?陈少你都需要巴结?整个湘南也就一把手那位千金有这个资格吧?那位千金貌似已经上大学好几年了!”
今天,陈佳终于答应下来了。
真的是模特身材,就连胸都几乎是平的。
陈佳瞪了堂哥陈勇平一眼,低声道:“你这么不靠谱?”
陈勇平呼吸急促地等待着父亲的回答。
“你在他面前低调一些,少惹事,这可不是那些普通的纨绔子弟,是会死人的,懂吗?”
陈勇平呵呵笑道:“多谢老周你了,不过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堂妹和她同学从中海来省城玩,我请他们吃顿饭,你安排一下,我等会儿去接他们,直接去你家的那个天极酒店,如何?”
“我们在逛街。”
陈朝阳给陈勇平放了个大假。
周书扬一愣,说道:“不是你说的吗?趁这机会老朋友一起聚聚,那我就把几个老朋友都叫来了。”
“你们随意安排,和*图*书我就不去了,就当是你们年轻人的聚会,你带他们在省城随便转转。不过,你要注意,那个姜真武不是个善茬,不要招惹他,此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实力很强,对待任何敌人都心狠手辣!”
说完,陈佳就挂了电话。
两辆车一前一后来到了省城繁华区域的天极酒店,这座酒店在省城算不上数一数二,也排在前十。
陈勇平有些不满足地想到。
他想起了父亲的话,父亲让他交朋友一样和姜真武认识,不要太生分,也不要太刻意。
陈佳随手将手中提着的袋子递给陈勇平:“勇平哥,大伯来不来?”
中午时分!
这样的话,多叫几个朋友也可以。
陈勇平一边走一边说道:“不知道什么来头,中海的,都是我堂妹高中同学。不过,你别惹事,也别招惹。”
可是,站在陈佳身边的姜楠就更加吸引人了。
那一个个即便是电影特效里都不一定能做得出来的逆天画面,让他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怎么我就没有这本事呢?
周书扬也不是矫情的人,直接说道:“这绝对没问题。不过,老陈既然你要请客吃饭了,那不如咱叫几个兄弟一起?都是你没工作前一起玩的朋友,一两年没好好一起聚聚了。”
“可惜,穿的运动裤,如果穿着一般女孩子喜欢穿的牛仔短裤,那就真的是亮瞎眼了!”
杜天峰点头:“是,会长!”
周书扬过来笑着说道:“几位同学,是我考虑不周。不过呢,大家都是年轻人,一起玩玩,热闹点,今天我包场请客,最上面一层什么都有,里面请!”
姜真武和陈勇平轻轻地握了握手,平静地说道:“指教不敢当,你是佳佳的哥哥,叫我姜真武就可以了。”
陈勇平的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来,就有几个年轻人围拢过来。
陈勇平不想提起那位千金。
“不敢!”
接连经历了紧张生死时刻,他现在也尽可能的让自己放松。
“好,谢谢老爹!”
陈勇平有些坚和_图_书持不住地说道,发现逛街一会儿比自己之前巡逻一整天还要累。
所以,他几乎每天都会给陈佳打电话,邀请陈佳和同学一起出来吃饭,主要目的就是想见见姜真武。
杜天峰下车给姜真武开车门,低声说道:“会长,其实如果你们想吃饭,我可以提前安排,一定比这里更好。”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上来就给了陈勇平一个熊抱,笑道:“哈哈哈,勇平,你锻炼看来没落下!”
五个人正坐在沙发上打牌,看到陈勇平和周书扬来了,一下子将纸牌丢在桌子上,齐声笑着走过来。
陈佳和姜楠都看向姜真武。
而另一个则是更加吸引陈勇平的目光,毕竟陈佳是他堂妹,从小就见,再漂亮看多了也没啥,而且是堂妹直系血亲,看了也是白看,他都不敢多想。
周书扬也不多问,知道有些事不该问的就不问,如果陈勇平让他知道,自然会说。
陈朝阳明显这几天调查了姜真武的信息,所以语气很是严肃地给儿子陈勇平叮嘱了一番:“我从你叔叔那里得到消息,他现在是咱们湘南武术协会的会长,官方承认的,以后他就是湘南武术界的盟主,就算是我,在他面前也要放低位置。”
陈朝阳害怕陈勇平会无意中招惹到姜真武,再次又严肃无比地叮嘱了一遍。
“哎哟,老陈,一万年没见到你了,你是要来封我的酒店了吗?”
“不是,我对那位千金没兴趣,别废话了,反正你那位千金还可怕的存在,你们都老实点。”
一行人上楼,来到最上面的一层娱乐场所。
陈勇平苦着脸说道:“怪我,没给他们说清楚。大家随便玩玩,这酒店设施还是很高档的,酒吧舞厅KTV都有,走吧!”
中海那小地方,他长这么大都没去过,能有什么人物是他需要忌惮的?
陈勇平身上已经挂了好几个袋子了,都是陈佳买的东西。
陈勇平没有犹豫,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迅速出门,开着家里的老爷车www.hetushu.com朝着陈佳所在的街区而去!
姜真武随意答应下来:“好。”
“嗯……”
“那就好,不过你也别刻意的在意他的身份和实力,他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你就和他当普通朋友吃个饭就可以了,这几天你就别来上班了,尽地主之谊!”
他以前刻意和陈勇平保持联系,为地就是能搭上陈佳的这条线,可随后发现陈勇平一直和自己保持距离,最多平时在路边吃个大排档什么的,从没在他家里的高档酒店吃过饭。
陈勇平接到陈佳肯定的答复之后,情绪有些激动,马上给老爹打电话:“爸,佳佳和他的同学说有时间和我们一起吃饭了,咱们怎么安排?”
姜真武看了杜天峰一眼,无奈地说道:“好吧,我们进去坐一会儿就走。”
不过,当他看到姜真武安静地站在两个美少女身边的时候,就立马将心中的一切杂念都驱逐的一干二净,急忙小跑着来到三人身边。
陈勇平无语,转头看向走过来的姜真武和陈佳,姜楠三人,说道:“佳佳,姜真武,姜楠,不好意思,几个朋友过来一起吃饭,可能人有点多。”
这几天,陈勇平都没心思上班吃饭了,睡觉都睡的不够安稳,闭上眼睛就看到的都是那天所经历的画面。
电话那头的周书扬一愣,没反应过来。
周书扬问道:“老陈,你这什么情况?开始放飞自我了?现在可查的严呢,是兄弟我才会提醒你注意一下。”
陈勇平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谁让你邀请这么多人的?我就是想请我堂妹和她同学吃个饭。”
姜真武拍了拍杜天峰的肩膀,道:“不一定事事都要安排的不一样。”
什么情况?
陈勇平虽然心中很想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点,可是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激动的情绪,差点就拜倒在地了,深呼吸几下才让自己显得平静一点:“中午一起吃个饭,我都安排好了。”
陈勇平兴奋地说道:“那就好,等他和佳佳在一起了,他还得叫我一声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