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两界真武

作者:茗夜
两界真武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九章 姚家,堵门

汪文雪不悦地说道:“你哥的架子还蛮大。”
姜楠点头确定。
姜真武的车子停下的时候,大家都看了过来。
建桥学院?
“姜楠,我们住这里?”
道门一脉,也是以避世为主流!
汪文雪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看来你哥没什么上学的天赋,对了,你们这两辆车是哪来的?三姨和三姨夫的工资估计一辈子都买不起吧?”
姜楠点点头,也坐上宝马副驾驶的位置,带着他们去南湖酒店,也是中海唯一的五星级酒店。
看了一圈,他确定这里没有隐藏在不起眼地方的小旅馆。
“嗯,谢谢表哥,我记住了。”
姜真武目光淡然,对这些小事都不在意,如果不是有父母之命,他都懒得去机场,派两车过去就算是给面子了。
汪文龙,汪文雪,只是先以小辈的身份来探探路,试探一下口风的,这样即便是说崩了,也还有回转的余地。
不过,她迅速地压制下来,最近开始修炼之后,她不只是眼界大开,同时对自己的情绪的控制也强大了许多,这样一些冷嘲热讽,她可以迅速地无视,淡淡地说道:“我哥借来的。”
在尘世之中何尝也不是一种修行?
避开俗世,让自己道心不被尘世沾染。
汪文龙也对姜楠点点头,目送姜楠离开,然后对妹妹汪文雪说道:“小雪,你态度好点,我总觉得今天这事儿不简单!”
说着,姜楠把宝马5的车门打开,邀请两人上车。
此刻,武术协会的大门口已经被堵住了,十几个人影站在武术协会大门口,有和尚,有道士,有男,也有女,一股凝重的肃杀气息在其中酝酿。
好高……
如果能在尘世之中而紧守本心,不被任何俗事带走,那么距离得道也就不远了。
这两兄妹也是愣了一下,诧异地上下打量着这么大高个的美少女,这就是三姨家的姜楠?
姜楠很自然地说道:“我哥确定去东海建桥学院。”
这所高等院校在民办学校之中算是很不错的hetushu.com了,说不上数一数二,也是一流,可是和公办一流大学比起来就差一些。而且国内大部分人对民办学校本身就带有有色眼镜,觉得民办学校就低人一等,仿佛不算是正牌大学一般,从民办大学毕业的学生,在很多人看来就和技校毕业的没有区别,都不是国家正派公办大学培养。
汪文龙瞪了妹妹一眼,对姜楠说道:“楠楠,你随意看着办就好,我们客随主便!”
在东海混了三年大学的汪文龙对此自然熟悉,道:“那所民办学校?”
汪文雪也刚准备洗澡睡觉,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湘南的大学同学,关系比较好的那种,名叫杜姗姗。
车内尴尬的沉默了一下,汪文龙找话问道:“楠楠,我听三姨说,你和你哥都刚刚高考完?学校确定了吗?”
汪文雪打开自己的房间门,走进去就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说道:“我懒得管你们的事情,我只是来打酱油的。不过,姜楠的那个哥哥让我很不爽,竟然面都不露,这么大的架子,凭什么?”
汪文龙想起不曾露面的姜真武,也是面色有些不高兴,摇头说道:“不管了,反正他和我们没关系。”
……
“表哥,表姐,我和我哥还有点事情先走了,你们刚下飞机也需要休息,晚上我和我爸妈再来看你们!”
“无所谓,这些俗事以后会越来越多,你要紧守你的本心和初衷,不要被俗事干扰了你的心境和追求!”
大门口的地上已经躺着几个人影了。
汪文龙和汪文雪兄妹两对视一眼,都觉得自己了解到的信息可能是不够用了。
姜楠邀请汪文龙和汪文雪上车,说道:“我妈他们都在上班,你们先去酒店,晚上他们会过来邀请你们吃饭,我们给你们订好了酒店。”
姚家在浙省这些年发展下来,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商业世家,资产也在百亿左右,可是依旧每年要向西南南宫家族上缴三分之一的利润当做保护费http://www•hetushu.com,已经持续了五年之久,上缴的金钱超过十亿!
“表哥,表姐……”
姜楠从车上走下来,对汪文龙和汪文雪挥挥手。
为何一些顶级高手要隐居?
汪文龙叹了口气,走出电梯,道:“这么重要的事情,大舅和妈让我们来说。”
汪文雪的语气依旧阴阳怪气地。
“你是姜楠?”
汪文雪有一米七的身高,加上注意健身,身材保持的很好,大长腿,小蛮腰,胸围也不小,平时就自诩是完美身材比例了。
汪文雪一下子来了精神,兴奋地说道。
杜姗姗也答应下来,约好了逛街的时间就挂了电话。
姜楠不置可否,带着两人走了进去,酒店的经理已经早就在等候了,把两间早就准备好的房间安排给了两人。
汪文雪坐在宝马车内,淡淡地说道:“我们一般出门住的最低的都是四星级套间。”
姜真武轻声说道,不只是对姜楠,也是对陈佳。
汪文龙摇摇头,语气略微严肃地说道:“不好说,我看姜楠不是那种随意任人摆布的小姑娘。而且,三姨当年能离家出走,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他们就这一个丫头,不太可能让家里来安排人生大事。”
汪文雪马上开始收拾打扮,她可是知道杜姗姗家里也不简单,乃是湘南省城几大商业大家族之一,底蕴比姚家还要深厚一些,她可不能在杜姗姗面前丢了份儿。
“你哥呢?”
所以,哪怕是再牛逼的得道高僧,都会选择静坐修禅,甚至有苦行僧专门行走在苦寒之地,或者是干脆在深山老林之中修枯禅。
俗世之中灵气能量几乎消失是一个重要原因,可是更重要的原因是在俗世之中生活,每天会见到接触大量的人,会听到很多话,会接收到很多信息,会多多少少的受到影响,影响修炼者的心境。
汪文雪不满地说道:“凭什么?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三姨这么多年在中海过清净日子,等爷爷去世了还分一分hetushu.com财产,还不想为家里出一份力?我可不同意,而且,人家那边马家配不上她?大舅看重的也不是马家本身,马家也就是有点钱,和我们差不多,大舅看重的是马家背后的天林陈家,一旦咱们和陈佳拉上关系,那就有靠山了,在浙省一代,就算是西南的南宫家也不敢轻易动我们了,我们也不用每年给他们上缴三分之一的集团利润当保护费了!”
说好的只是两个混吃等死的公务员呢?
姜楠指着四环车,说道:“我哥在车上!”
姜楠再次回到四环车上,坐在姜真武身边,低声说道:“我看他们可能是有什么目的!”
比一米七五的汪文龙还要高一点,比一米七的汪文雪更是高出大半个脑袋。
没想到,他们坐的不是四环,而是宝马。
姜楠坐在前排,从后视镜上看了看汪文雪,能看到其脸上的轻视和不屑,心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些恼火。
不是亲生的也这么大架子?
“随意,我先回去睡觉休息了,想想晚上怎么说。”
可是,这座南湖酒店,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消费的!
汪文雪因为对酒店比较满意,难得的露出了笑容,笑道:“好,表妹你和你哥去玩吧,我是要好好补个觉了。”
“姗姗,我在中海,对,就是你们湘南的中海!什么?你也刚到中海?那太好了,你马上来接我,我们去逛街……”
然后,车内又沉默下来。
姜楠很平静地说道。
汪文龙又东拉西扯地问了几个问题,姜楠也随意应付了一下。
汪文雪不屑道:“你想多了,可能刚好碰到,只能说明这酒店的服务态度很好。晚上三姨和三姨夫来了,你就和他们尽快把事情谈谈,虽然这酒店不错,可我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暑假还有这么久,我和闺蜜约好了去港岛购物。”
汪文龙又问道:“双星大学好呀,十大名校,没想到楠楠你还是一个学霸,你哥呢?”
说好的三姨家很穷呢?
姜楠点头道:“嗯,我和我哥都去东海和*图*书,我和我一个同学确定了双星大学。”
汪文雪提着小包包走入电梯,无所谓地说道:“我才懒得管呢,他们要打肿脸充胖子,那我就好好享受咯。”
汪文龙指着南湖酒店问道,眼睛左右看看,想确定周围是不是有个不起眼的小旅馆隐藏在暗处。
姜楠轻轻点头,微笑道:“我妈昨天就说,表哥和表姐要过来玩,让我来机场接机。所以,我和我哥一早就过来了,上车吧!”
汪文龙也看着姜楠眼睛发直,这表妹的那双大长腿是真的晃眼睛,再加上身体比例很好,容颜也是绝美,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以姜真武的成绩,其实进入这所一流民办学校都有些困难的,毕竟这所民办学校并不是太弱。不过,民办学校有一点好处就是,只要舍得砸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在姜真武砸了一百万之后,得到了录取通知书。
姜楠开始告辞。
汪文龙神色郑重,说道:“你刚才在机场不是还在问我们为什么来看三姨吗?这就是原因,这可能是我们姚家最重要的一次机会,脱离南宫家族的掌控。”
汪文雪笑道:“我可不想来,是你非要拉着我一起来的。他们想让我们来先探探口风呗,不然你以为,这事儿我们两能做什么决定?就是带个话而已。不过,我们这个表妹是真的漂亮,身材也是完美,这么大高个,如果谈成了,三姨这边不反对,马家那边肯定也会同意,我们可就立功了!”
汪文雪却是直接走了进去,笑道:“那我就要谢谢三姨和三姨夫了。”
“哦,你哥这点本事还是不错!”
这一次,姚清雪的二姐突然联系了他们,让两个儿女过来走亲戚,不是良心发现来看亲戚来了,而是为了利用姚清雪的女儿姜楠,来达到姚家的一些目的。
而五年之前,姚家没有上缴利润,是因为那时候的姚家规模还比较小,还不被南宫家族看在眼里,按照南宫家族的话来说,并不是每一个商业集团都有资格接受他们的庇护www.hetushu.com
车子一路来到了武术协会!
汪文雪好奇地问道。
汪文龙和汪文雪又是诧异地看了看两辆车,他们刚才看到姜楠是从四环A8上下来的,这车就算是最低配也得上百万,高配的两百万以上,这车明显看着就是顶配的,是顶级商务人士才会购买的座驾,是低调而奢华的代表作之一,和低调土豪大众辉腾一个平台。
汪文龙不冷不热地呵呵笑了笑,说道:“好吧,你哥如果怕生,无所谓了,那我们走吧,三姨呢?”
可是。
可是,看到姜楠的那双大长腿,汪文雪还是有些嫉妒。
以姜楠和陈佳现在的情况,她们还远远理解不到那种境界,不过她们也把姜真武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了下来,知道即便是现在自己不能理解,将来也必然对自己有很大的好处。
汪文龙忍不住又瞪了自己妹妹一眼,然后说道:“姜楠,我和你表姐都在东海上学,我在东海交大,你姐在华东师范,虽然比不上你报考的双星,不过都还算不错的学校,以后在东海上学,有什么事儿,对我和你姐就别客气,我们在东海有些朋友,能帮上你的忙。”
汪文龙皱眉说道:“难道你没注意,刚才那酒店经理不是大堂经理,而是这座酒店的总经理,他对我们的态度有些讨好了,好像很怕姜楠。”
两辆都算是豪车了。
汪文龙也是轻轻皱眉看了看四环车的隐私玻璃,看不透里面的人,可是他知道姜楠的哥应该在里面。
汪文雪笑道:“呵呵,谁说没关系?这么不给姐面子,等他和姜楠以后去了东海上学,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报应。”
汪文龙起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显然对汪文雪要收拾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弟这种小事情并不在意。
他们都从自己母亲那里知道,姜楠的哥哥是收养的,并不是亲生,今年和姜楠一起参加高考。
汪文雪和汪文龙看到这山清水秀的景色,以及那一看就极其高档的酒店大楼,都眼睛瞪了一下。
车子直接来到了南湖酒店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