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两界真武

作者:茗夜
两界真武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杜家,执法队换人

杜天峰额头渗透出一层汗珠,赶忙摇头拒绝:“姜会长,您误会了,我绝对没有冒犯姜楠同学的意思,我只是和她聊聊天,没想到您也在这里考试,真的是巧了。”
很多学生都不认识姜真武。
中年人站在朱勇的车子跟前,看着车窗玻璃,语气也很平淡地说道:“姜会长果然好大的架子,我亲自来见你,你连车都不下。”
“你的准考证,哥,你能考入东海的学校吗?”
他现在心中将对姜楠所有的爱慕之意,一瞬间抛却的一干二净,对姜楠再也不敢有什么想法了,那一丝不甘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以后见到姜楠还是远离一些吧。
“会长!”
两人这才安静下来,可是盯着姜真武的眼睛依旧充满怒火。
姜楠很担心。
姜楠收拾心情,和姜真武道别,她对高考还是异常认真的,必须要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来完美发挥,不能辜负了这么多年的苦学。
姜楠冷漠地回答道:“我在等他!”
杜天峰尴尬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姜楠同学,你在哪个教室考试?说不定我们还在一个教室呢,那我们就真的是有缘分了,说不定是老天爷的安排。”
“你敢!”
姜楠点头确定地道:“嗯,我在等他!”
当然,他也的确不喜欢整天忙碌在应酬之中。
另一个普通人身材的中年男子也是蠢蠢欲动,随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武道,才是他的人生目标。
只见杜天峰僵硬地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姜真武,露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挥挥手,道:“竟然是姜会长,幸会幸会……”
他很怕!
在周围所有学生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杜天峰一步步来到姜真武面前,竟然弯腰行礼:“姜会长你好!”
姜楠微微放下心来,她也知道分数对姜真武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已经拥有了一切。
姜真武点点头,道:“你没有就好。”
朱勇叮嘱道。
魁梧大汉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闪烁着一丝光芒的拳头直接砸向姜真武,道:“听说你的内家hetushu•com拳很厉害,来试试我的拳头!”
他以为,韩飞的死,以及那庞长老的重伤,能让执法队在中海忌惮自己师傅,老实一点。
消息灵通的朱勇又开着车来到了校门口等着姜真武了。
姜真武无所谓地说道。
“我看有人是想挨打了吧……”
姜真武好奇地反问道。
“我何时不见你父亲了?我只是没时间!”
兄妹两各自走向自己的考试教室。
杜天峰顿时愣住了,确定地问道:“你在等姜真武?姜真武和你一个考场?”
杜天峰一愣,看着姜真武,惊讶地说道:“姜会长,您要见我父亲了?”
姜真武想要在高考结束之后去省城,彻底解决掉李胜利留下的麻烦,而省城各方势力都对他极其排斥,那么他就需要在省城内有一个可以靠得住的盟友。
姜真武点点头,算是确定下来,带着姜楠走入学校内。
杜天峰压力山大,赶忙说道:“姜会长,快考试了,没事的话,我就先去考场准备考试了!”
最近他的确是没有时间在这里乱逛去见那些各路人马,所以那些从各地来求见他的人都扑了一个空。
姜真武倒是很轻松,笑道:“你放心好了,高考而已,不管考多少分,我都会和你一起去东海,我答应过老爸老妈的。”
姜真武轻轻点头,觉得站在大门口太显眼了,随着朱勇进入了车内,问道:“有事情?”
现在,他就有些心虚,当即打着哈哈道:“哈哈,那我先去教室了。”
杜天峰今天穿着校服,背着一个普通的书包,丝毫没有那日在十三中来向姜楠表白的高富帅气息,仿佛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中年人身后的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立刻就是面色一怒,上前盯着姜真武喝道:“我们是中海武术协会执法队的,这是我们队长秦队,秦队有事情要问你,你现在就下车跟我们走一趟。”
姜真武点点头。
姜真武高考能考几分?
“那好,你加油,我去教室了,你考试的教室就在那边第三个!http://www•hetushu•com
“哦?执法队又在专门针对我?”
杜天峰所在的杜家,在省城是排名前几的土豪大家族,掌握的资产数百亿以上,甚至千亿都不奇怪,毕竟这种底蕴深厚的家族,在人口七八百万的中心城市内根深蒂固,很多资产都不是在明面上的,或许还有不少隐形资产是被忽视的。
呼呼呼……
秦风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气息凝聚,眼中绽放出冷厉的光晕,沉声说道:“好,这是你自找的,我可不是唐海骅。”
秦风看着姜真武,沉声说道:“姜会长,我是走正规程序传唤你,即便你是武术协会的会长,我们执法队也有权利讯问你。所以你最好配合我,不然,我就只能行使我们强制执行的权力了。”
看来……
可想到自己老爹几次求见姜真武都没能成功,姜真武在中海可谓是一手遮天,是一个动辄就杀人的魔王级别的存在,他就没有任何报复的心思。
不少学生议论着,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姜真武面前的车窗自动滑落下来,依旧坐在椅子上,眼神盯着中年人秦风,也很平淡地说道:“哦?我为什么要下车见你?”
但是,现在,也没有人敢去招惹姜真武了。
不少熟悉杜天峰的学生都是震惊不已!
姜真武没有动,依旧老神在在地坐在迈巴赫舒适的后排座椅上,道:“有什么话就在这里问吧,我没时间,也没有兴趣去你们那里。”
嗡嗡嗡……
中年人也严肃地说道:“你的狗腿子朱勇没有告诉你我是谁吗?下车吧,我有事情要问你,跟我们走吧。”
这一声中气十足,传出很远,周围的学生都听得清清楚楚。
事实上,他只是单纯的没有时间而已。
杜天峰身为省城杜家的年轻子弟,竟然能来中海这小地方上学,可见其在家族里的地位显然不是很高。
或许,杜家可以。
姜真武盯着秦风,依旧摇头道:“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权力和规矩,我只知道你们没有权力和资格让我跟你们走,有本事,你和*图*书们就在这里强制执行吧,如果能带走我,也算你们有本事。”
杜天峰虽然极其不情愿,可是依然要表现的毕恭毕敬的。
师傅的威慑力,或许并不够。
“我知道了,谢谢。”
姜真武看着朱勇没有说话,示意他继续说。
“谁敢这么喊杜天峰?”
翘课,打游戏,打架,学习差……
那中年人似乎有所感应,突然转身看向这里,然后嘴角溢出一丝微笑,对商务车挥挥手,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带着两人一起走向姜真武这里来了。
朱勇身形微微一震,看向那人影,对姜真武低沉地说道:“会长,那就是现在中海武术协会执法队的队长,秦风,他可能也得到了你在这里考试的消息,专门来找你了。”
不过,他们的确看到好戏了,可是却和他们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并不会!
姜真武的身形出现在了姜楠的视野内,姜楠眼中闪过一丝欣喜,脸上冷漠的表情也出现了一丝笑容。
风风火火地去,花费巨大代价搞定了十三中的校方默认他的行为,可是最终还是失败了,并且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姜真武弯腰行礼道歉,让他最近都很低调,害怕被人嘲笑。
姜真武目光看向那中年人。
周围不少学生都看呆了。
杜天峰面色难看无比,那日在十三中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一直以来在中海都是横着走的。
因为,他深刻的记住了父亲的话:“对姜真武,不能有丝毫怠慢,他是我们父子两唯一的希望。”
姜真武否认道。
的确!
杜天峰也看到了远处极其明显的身影,因为只有姜真武没有穿校服,其他参加高考的学生都穿着各自学校的校服,姜真武就显得格外显眼。
姜楠依旧没有理会杜天峰。
“调查就调查,我有什么可怕的?我最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
朱勇走过来,态度极其的恭敬。
更可惜的是,姜楠只是轻轻瞟了他一眼,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没有理会他,只是目光看向路口。
杜天峰竟然怕了?
自然hetushu.com是有所求。
姜楠将考试用具都递给姜真武,有一丝担心地问道。
姜楠很自然地走过来拉着姜真武的胳膊,低声提醒道:“快考试了!”
考试很快就开始了。
杜天峰对其他人都丝毫不在意,只是盯着姜楠。
姜楠很享受姜真武的鼓励,因为这是姜真武十几年来第一次鼓励她。
看到姜真武的瞬间,杜天峰转身就跑。
魁梧大汉满脸怒容,双拳紧握,拳头上出现一丝丝光晕,浑身气势高涨。
毕竟,姜真武历来就是学渣的代表,十三中不少老师都是用姜真武来做反面教材教育学生的。
秦风身边的两人立刻神色闪过一丝兴奋,魁梧大汉再次紧握双拳,另一个则是手掌伸向背后,背上显然还有兵刃之类的东西。
或许,就是谈恋爱和敲诈收保护费之类的事情在姜真武身上没有发生过。
杜天峰想了想,又解释道:“姜楠,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你呀……那天我在你们学校去表白虽然失败了,可是我的真心你是看得见的吧?对了……你哥姜真武呢?”
周围的诸多被这一幕震惊的发呆的学生才迅速地清醒过来,心中都还在震撼刚才发生的事情,杜天峰竟然对姜真武如此毕恭毕敬?
朱勇继续说道:“唐海骅他们都走了,从省城来了一队人接替他们,我觉得可能在针对我们。这几天他们开始调查我们,尤其是调查会长您。”
只可惜。
强制执行,是他们最喜欢的做的事情了,那样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杜天峰也是聪明人,学习成绩也是不错的,只是因为出身土豪之家,所以顽劣成性,现在冷静下来思考,立刻知道自己可以为父亲做一件大事情,当即答应道:“好,姜会长您给面子,我也不会让您失望,我父亲下午一定会过来见您一面。”
朱勇神色凝重,低声道:“嗯,有点事情!我们中海的执法队换人了……”
可周围很多认识他的人都绝对不敢小觑他,不少男生都远远地躲开了他,害怕惹到了他。
姜真武看着杜天峰,淡淡地说道:“我听说和*图*书你父亲在找我,你让他下午考试结束的时候,在这里等我,我也想见见他。”
秦风一把按住了两人,低声道:“都别动手!”
他只是不在意学习成绩,并不是不能拿到好成绩。
“我看是活得不耐烦了吧,杜天峰可是省城的富二代,手底下几十个兄弟,谁敢招惹?”
就是不知道,杜天峰的父亲在杜家算得上老几。
然后,他对身边两人低声喝道:“动手,带走!”
这就让很多人都以为,他不见任何人。
甚至,还有很多女生已经犯花痴地站在那里痴痴地盯着杜天峰,希望能得到杜天峰的注意力,有机会攀上高枝,得到嫁入豪门的机会。
姜真武第一次有了一丝严肃的心思,在中海,还是有能威胁他的存在,而在中海之外,能威胁他的就更多了,师傅也帮不到他了,所以才给他制作了一瓶保命的丹药。
姜真武来到姜楠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杜天峰,道:“好了,这里人多,不用这些虚礼了,你又来缠着我妹妹了?”
他父亲为何几次来中海求见姜真武?
这时候,不远处来了一辆商务车,停在学校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就站在学校门口,目光看着里面,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那姜真武是什么来头?
姜真武拿着试卷,无聊地随意做了一些题,估摸着分数大致能及格,就在刚好能交卷的时间点交卷离开了。
普通人眼中差生的一切特质,在姜真武身上几乎都能找到。
交卷之后,他没有回去,在校门口等着姜楠,准备中午一起回去吃饭。
所以。
姜真武眼中精光一闪,看到了杜天峰的背影,喝道:“杜天峰,站住!”
“好,我先走了。”
朱勇苦笑道:“他们是刻意针对会长您,不在意您做没做什么,只在意能不能把你拿下来。”
姜真武也鼓励了姜楠:“你也加油,不过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高考虽然很重要,但也并不是一切。”
可是。
“会长,您最近最好小心点。昨天,执法队新来的秦风队长说想见你,我拒绝了,我说您最近不在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