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浪迹在诸天

作者:巴下客
浪迹在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2章 端倪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要杀要剐,是英雄的,来个痛快。”
观音喃喃自语道。
不过,方青山却是嫌那么太过麻烦。
直接施展封印手段,暂时隔绝,此地与祖脉的联系。
可是,他左等右等,孙猴子半点踪迹都没有看到。
早知道是这样,他开始的时候,便直接化身白马得了。还会落一个好印象,哪像现在,差点被打出屎来。
可是,从鹰愁涧这件事上来看,观音隐隐的看出了一丝端倪,似乎这是来和自己抢生意的啊。
小白龙便成了孙猴子发泄的对象。
“小白龙还不受死!”
断人机缘,此仇不共戴天。
今日,本来慈眉善目的观音,一张老脸拉得比马脸还长,阴沉得好似要滴出水来。
“杀?杀了你谁给我师父当坐骑啊!”
“三太子……”
至于孙猴子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原因很简单,他不会。
他虽然不知西方祖脉,却也知此刻鹰愁涧就是一汪死水,没有了源动力。
“好胆,真以hetushu.com为小爷我是软柿子任意拿捏的吗?居然敢入鹰愁涧,今日也叫你尝尝爷爷的手段。”
而且,你就算不想活了,要报复天地,也要看看人家愿不愿意给你机会。
不过他并没有贸然行动,一来这件事可能只是一个意外,再有便是方青山背后可是站着老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授意的。
小白龙,一腔怨念,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
在知道小白龙是自家师尊的坐骑之后,孙猴子自然留了手,否则,一棒子下去,小白龙就要呜呼哀哉了。
要知道天地有四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别镇压天地四极。
“好好好!!!”
孙猴子如是想到。
观音眼中爆射一瀑寒光,整个南海似乎都打了一个哆嗦。
他自己还在这里傻傻的等,人家却是早就过了鹰愁涧。
自此鹰愁涧一劫算是过了,皆大欢喜。
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作为镇压四极的圣兽在各自的地和*图*书盘上都堪比圣人。
论修为,论经验,论法宝,论肉身,方方面面的都遭到碾压。
那可是大因果,大业力,圣人都有可能被打落圣位。
小白龙被孙猴子一棒敲碎了尾巴,正躲在鹰愁涧中舔伤口。
一旦抽干,动摇祖脉,本来就残破的祖脉要是崩溃了。
眼看着五行八卦图一入鹰愁涧。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要是让小白龙知道,不知道会不会一口老血喷出。
小白龙开始的时候,还很硬气,不过最后实在坚持不住了,咆哮道。
“哼,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胆敢断我机缘,不要说你,就算是玄都也不行。”
好在,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却说,从长安回来之后,观音便好整以暇,智珠在握的在南海等着。
南海,珞珈山,潮音洞。
孙猴子在菩提老祖那里学习的除了长生手段,便是护道之法,至于其他辅助手段,不说一点不会,但是想要封锁隔绝祖脉还是有些力有未逮。
和图书连忙掐指一算,才知道果然有了变数。
说着,孙猴子便一个跟头扎进了鹰愁涧之中。
观音心中一凸,知道可能出现了变故。
从鹰愁涧中打到天空,再从天空打到鹰愁涧中。
小白龙是真的痛不欲生。
惨叫连连,却不伤根本。
不要说孙猴子,便是如来佛恐怕也难以抽干这里的水。
至于菩提不行?
然后,他便悲剧了。
到时候,他们可不会管什么道祖的禁令,对他们来说,西方,佛门,便是禁脔,那个胆敢破坏,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哪怕为之违逆道祖,天道也在所不惜。
祖脉与之相比,除了没有灵智,力量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他的武功哪里是孙猴子的对手。
“还是妖怪好啊,经打!”
是的,痛不欲生。
不过,他掐算着日子,知道近日唐僧一行马上就要到了鹰愁涧,孙猴子必定来找他帮忙。
可惜,他们是高兴了,却有人很是不高兴。
知道唐僧便是西天取经之人,小白龙真hetushu•com的是一口老血憋在喉咙之中。
一旦有一星半点迹象,恐怕菩提老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将你抹杀。
五行山因为有方青山在,观音就没有怎么关注了。
一时间,但见得,小白龙好似好似面团一般,任凭孙猴子拿捏。
“方青山?”
而且即便能够,也不能干啊!
小白龙心中一喜,二话不说,抄起兵刃便迎了上去。
其他人,包括小白龙都没有感受到有什么不对,但是孙猴子通过火眼金睛,再加上他本身灵明石猴,天生识天时,知地利,立刻就发现了鹰愁涧与地脉隔绝了。
孙猴子发泄之后,比当年吃了金丹蟠桃,还要浑身舒坦,从头到脚,浑身毛孔,都舒展了。
嗡!
这个时候,方青山上前了,将一切说明。
看着孙猴子一行人远去的背影,方青山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又一笔功德气运到手了。
如此,他还不被虐出血啊!
前不久在五行山遇到方青山,观音还只是有些诧异,不知道多年不见,hetushu•com他又从哪里冒出来,还没有联想到西游,毕竟人教已经派遣了猪八戒出场。
之所以有这样的意外,矛头直指一个人,方青山。
却不想,孙猴子居然敢闯进来。
“坐骑?休想,哼,士可杀不可辱!”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小白龙还是化作了白马,委实是不化也不行,且不说是早就讲好的,没看到还有孙猴子在一旁虎视眈眈吗?小白龙可不想再尝一顿老拳。那滋味简直是刻骨铭心。
你说你是取经的僧人,你早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是你。
小白龙傲娇地说道。
孙猴子的办法便是找人当诱饵,将妖怪引出水中。
方青山为功德气运到手而高兴,观音自然就是因为失去功德气运而暗怒。
不是还有准提和接引嘛。
先不说想要抽干连通一方部洲祖脉的水只是痴人说梦。
没了源头支撑,区区一汪死水岂能困住他?
孙猴子见状不由得欢喜得又蹦又跳。
鹰愁涧被隔绝,没有了地利优势,孙猴子的实力没有得到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