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浪迹在诸天

作者:巴下客
浪迹在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章 妥协

见到鸠摩智如此爽快,方青山先还愣了一下,不过随即便点头赞同了他的行为,识时务者为俊杰嘛,伸手将生死符遏制住了。
而作为密宗圣地的布达拉宫,就更是高手如云了,就算是巫行云,李秋水去,恐怕还真的不能敢保证全身而退,所以,方青山从来就没有想过,去密宗偷盗秘籍。
“怎么会?”见方青山妥协了,鸠摩智也松了一口气,继而高兴地说道,“只要公子将北冥神功传给我,我立马将龙象般若功传给公子,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西域之中,天山虽然比不上密宗,却也是唯一一个可以与之分庭抗礼的势力,对于对头的手段,如何不会研究透彻。
“好一个卑鄙无耻的小贼,你这是什么毒药。”鸠摩智此刻已经站立不稳,跌跌撞撞的跌坐在地上,身体战栗,面庞抽搐,虽然想要凭借大毅力克服,可惜却是没有丝毫效果。
“不敢,只是实言相告而已。”鸠摩智淡淡和_图_书一笑。
本来,他只是想要交换龙象般若功,若是鸠摩智不施展小手段也就罢了,既然敢对自己出手,那么就要承担好出手的后果,这一次自己不但要将龙象般若功弄到手,鸠摩智这身内力也不能浪费了,师傅正缺内力恢复,鸠摩智一身小无相功,同出一源,正是相得益彰。
密宗在西域,在塞外,在草原,那都是绝对霸主级别的存在,顶尖高手不知道有没有,但是一流高手却是绝对不在少数。
越是如此,鸠摩智越是乱了方寸,一门心思想要用内力祛毒,却哪里知道不懂窍门,不但无功,反而更加加剧了生死符的发作。
“大和尚,你确定要这么做?”方青山,轻笑一声。
如果是先前,鸠摩智是有些后悔冲动出手,现在就是万分后悔,如果时间能够倒退,他绝对不愿意耍花招。
“看来大师是知道的了。”方青山笑道,“这生死符一发作,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和_图_书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我常听闻,密宗有苦行僧,最善利用各种急难困苦修行,不知道我这生死符可否帮助大师修成正果!”
“你可知道北冥神功的特点?”方青山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对鸠摩智问道。
他没有想到,便是有北冥神功在手,也免不了散功这一步。
密宗虽然被少林压得在中原几乎没有立足之地,不能越雷池一步,但是这却是有可观因素的存在,并不是说密宗就比不了少林禅宗。
鸠摩智很是自信地笑道。
鸠摩智轻轻的皱了皱眉,不知道方青山什么意思,但是还是开口道,“愿闻其详!”
又细细的感应了一下,却是没有半点施毒的痕迹,鸠摩智不由得抬头望着方青山缓缓道,“方公子不会在危言耸听,故意恐吓和尚吧!”
对密宗来说,除了忌惮天山童姥的绝世神功,最m•hetushu•com忌惮的便是这生死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密宗暗自研究过,却是丝毫没有解决办法。
“什么?这是生死符?”
“方公子要如何才愿意帮和尚解去这生死符?”鸠摩智是个果断的人,既然知道反抗是没有效果的,当机立断就妥协了,如此还可以少受一些罪。
“不错!”虽然这样开罪了方青山,乃至逍遥派,但是他背靠密宗,也不怎么怕方青山,所以鸠摩智说得斩钉截铁。
“至于说这是什么毒?大师却错了。”方青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慢条斯理地说道,“不知大师可有听说过我师伯天山童姥的另外一门绝技生死符?”
“所以,大和尚吃定我了是吧!”方青山也不怒,淡淡的扫了鸠摩智一眼。
“既然如此,方公子还是将小无相功拿来,再提交换龙象般若功的事情吧!”
“方公子这是在耍我!”听到这里,鸠摩智当即一怒,双眼之中寒光一闪。
“我可没有功夫耍你和*图*书。”方青山摇了摇,好似丝毫没有感受到鸠摩智的威胁,指了指远方的段誉道,“那里还有一个修炼了北冥神功的人,要不将其救醒,你问问?”
方青山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鸠摩智,缓缓地摇了摇头,“就算我将北冥神功传给你,和尚也不会修炼的!”
听到这是生死符,如何不让鸠摩智花容失色。
“看来大师打算负隅顽抗到底了。”方青山也不怒,淡淡的提醒一句,“大师此刻可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啊?”
“我时间宝贵,可不会浪费在废话上!”方青山面不改色,稍稍提醒一句道,“大和尚感应一下腰间是不是隐隐有些瘙痒。”
“卑鄙无耻我就敬谢不敏了,若非是大师出尔反尔,青山如何会施展如此极端的手法?”看到鸠摩智痛苦的模样,方青山也没有丝毫同情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北冥神功除了海纳百川,吞天噬地的效果之外,还有就是不能兼容。”看着鸠摩智和-图-书疑惑的神色,方青山缓缓地解释道,“就是说想要修炼北冥神功,就需要先散去原来的功力。”
“恐怕令师伯也是有来无回的。”
“嗯?”鸠摩智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大变,以为方青山施毒,连忙暗自运转内力,发现并无异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要内力尚在,便是绝境也可逢生。
先前说过,密宗是研究过生死符的,但是就算是最厉害的苦行僧也没有熬过生死符九九八十一难,鸠摩智就算是再有信心,也知道自己绝对坚持不下去。
见方青山如此笃定,鸠摩智顿时沉默了,心中对方青山的话却是下意识的相信了。
“嗯?”鸠摩智起先还没有觉得,此刻被方青山一提醒,不知是感官还是心里作用,顿时便觉腰间阵阵麻痒,不由得大惊失色,知道自己中了方青山的暗算,连忙调动内力,想要祛毒,却哪里知道随着内力的运转,不但没有减轻效果,反而瘙痒加倍,更是感到针刺般的疼痛,直如万蚁咬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