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电影世界穿梭门

作者:龙升云霄
电影世界穿梭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灌江口二郎显圣

第1044章 何以至此

“大王,东伯侯忤逆,南伯候纵恶,可有真凭实据?”闻仲面色凄苦的问道。
闻仲不说话,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左拥右抱的纣王。
说到这里,纣王不等闻仲再问,开口道:“东伯侯姜恒楚忤逆,南伯候鄂崇禹纵恶,俱已伏诛。至于西伯侯姬昌,他心有不臣,指使其子伯邑考行刺御前,伯邑考已经被寡人剁成肉酱,姬昌自知大难临头,如今尚在亡命天涯呢。”
张昭以泪洗面,哽咽道:“妲己娘娘得了心疾,有方士进谗言,说只有将比干皇叔的心肝下药,方能让娘娘痊愈。大王听信谣言,向比干皇叔借心。皇叔痛哭不止,怒斥道,心为一身之主,隐于肺内,坐六叶两耳之中,百恶无侵,一侵即死。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则手足不正,吾心有伤,岂有生路?老臣死不足惜,只是社稷丘墟,贤不能尽,大王听信方士之言,要摘吾心,臣只怕比干在,江山在,比干亡,社稷亡。”
一时间,闻仲心如刀绞,一把抓过一名侍卫,喝问道:“大王呢?”
正说着,面沉如水的闻仲,虎虎生风的从外走来。
他领兵在外不过数年,昔日允文允武,爱惜百姓的纣王,怎么就变成这样http://www.hetushu.com的昏君了。
闻仲按照侍卫给的位置,急奔酒池肉林而去。
看着眼前树冠,亭亭如盖的模样,百千颗果树的果仁拼凑在一起,恐怕才能拼起这样一颗大树来吧。
闻仲重重叹了口气,坐在搬来的椅子上,开口道:“大王,今日目睹圣颜,闻仲心有千言万语,不吐不快。不过在闻仲开口之前,还想问问大王,大王可有话对闻仲说?”
再看那林,树木由各种干果制成,闻仲随手掰下一根树枝,往嘴里一尝,居然是用杏仁打成的杏仁粉,又以蜂蜜包裹,熬制成的树干外形。
闻仲也顾不上回礼了,直奔议政殿而去。
说完这些话,比干皇叔以剑腹内,摘心而出,望下一掷,掩袍不语,面似淡金,径下鹿台去了。
纣王越发不耐,只是畏于闻仲的威望才不敢发作,推脱道:“这些人自取死路,非寡人之错也。”
杀人容易,可该如何善后,冒然杀之,这不是要天下大乱吗?
纣王正在林中欣赏歌舞,闻声后笑道:“太师归朝,当真是大喜,快将老太师请过来,寡人要与太师同饮。”
快走两步来到龙庭前,伸手一抚,龙庭上hetushu.com的灰尘足有半指厚,要知道,这可是上朝的议政殿啊,得多久无人打理,才能沦落到这个地步。
闻仲连退三步,以酒为池,以肉为林,这是何等的荒淫无道。
“大王,大王,老太师回来了。”
宫中御酒制作工艺更加繁琐,往往要十斤粮食才能出一斤酒,眼下五座酒池各宽三百米米,长八百米,深不见底,这得多少酒水才能填满,又得多少粮食,才能制作出这五座跟湖泊一样的酒池来。
往里看,酒池肉林占地十余里,如此树木不下万棵。
半晌之后,闻仲仰天长叹,叹息道:“亲小人,远贤臣,枉杀忠良,不分奸邪,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啊?”
要知道,普通酒水,三斤粮食能出一斤酒。
闻仲没有开口喝问,他想听纣王是怎么说的,这一切又是个什么意思。
可他偏偏什么也没有,脑袋一热就把人杀了,这些大诸侯哪里是那么好杀得。
杏仁树,核桃树,巴旦木树,松子树,腰果树,开心果树,无花果树。
纣王一时语塞,他有什么真凭实据,目光闪躲地说道:“应该有吧。”
到了林外往里面一看,白玉砌成的水渠绕林而过,里面流淌的不是泉水而是www.hetushu•com美酒。
菜贩回答道,人无心当然是死了。
一眼看去,龙书案何以生尘,议政殿何以凄凉至此。
闻仲话语一转,又道:“那丞相商蓉,亚相比干,上大夫梅伯,中府司马孙荣,太史令杜沅栖,这些人又是因何而死?”
“这,这……”
“应该?”
四大诸侯,纵使有万般不好,也是朝歌四方的镇守者。
张昭哭道:“大王面露不悦,只言皇叔精忠报国,为何连一片心肝都舍不得。妲己娘娘乃是国母,如今国母身体有恙,自是到了皇叔报国之时,岂能因祸福避之。
到了议政殿推门一看,殿内灰尘满地,楼阁庭轩之间居然结出了蛛网。
纣王要是为了集权,有准备,有预谋的对四大诸侯下手,闻仲也不会太紧张。
听闻比干身死,闻仲悲从心来。
走到半路,路边有妇人在卖空心菜,皇叔相问,菜无心可活,人无心如何?
“啊!”
哪怕殷商富有四海,又有多少家底禁得起这么折腾,只此一棵树,就是闻仲难以想象的奢华了,更别提树有万棵,树上还要悬挂美味佳肴,一天三换。
比干皇叔一听,面如金纸,连念两声罢了,话落气绝而亡。”
看着纣王轻描淡写,就和*图*书将四大诸侯中的三位杀的杀,贬的贬,犹如在形容三只猪狗,闻仲便心下一凉。
闻仲惊道:“何为酒池肉林,这是个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纣王被看的浑身不自在,赶紧将怀中的美人推开,开口道:“太师不在的日子,寡人甚是想念,来人,快给太师赐座。”
许久,方才压下心中的悲痛,问道:“比干皇叔是怎么死的?”
纣王无言以对,只能强加解释道:“宫中苦闷,寡人终日忧郁寡欢,只能以此为乐,太师总不能让寡人终日埋头政务,心情疲惫吧?”
侍卫回答道:“以酒为池,以肉为林,终日使男女赤裸全身,于园中嬉戏笑闹,此为酒池肉林。”
皇叔闻声不语,望太庙大拜八次,泣曰,成汤先王,大厦将倾,非臣之不忠,望先祖莫要怪罪。
看到闻仲面色难看,纣王心下一惊,问道:“老太师,今日归朝,怎么难见笑颜啊?”
这些可不是真的果树,而是用各种果仁,制作成的大树样子。
看着如避瘟疫,匆匆离去的纣王,闻仲许久没回过神来。
“大王在酒池肉林,准备给太师接风呢。”侍卫不敢不答,倒豆子一样地说道。
说完,闻仲唤来墨麒麟,舍了群臣直奔宫中http://www.hetushu.com而去,一分钟也不想耽搁了,只想在最短时间内见到纣王。
朝歌的国策,便是驾驭四大诸侯,统帅八百小诸侯。
纣王面带疑惑,一知半解地问道:“老太师,你想听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是在问东伯侯姜恒楚,南伯候鄂崇禹,还有西伯侯姬昌的事吧?”
入了宫,闻仲低着头往里闯,宫中禁卫见了,纷纷避让不敢相拦,恭声道:“老太师……”
酒渠分为五种,果酒,葡萄酒,清酒,素酒,烈酒,五种酒渠环环绕绕,又归于五座酒池之内。
听到此处,闻仲只觉两耳发鸣,犹如鼓响,眉目间,第三只眼睛更是吞吐神光,当真是怒到了极点。
闻仲心中更凉,只是面上不显,又问道:“大王,我听闻宫中有鹿台,摘星楼,酒池肉林,虎豹房,奇珍园五大景观,此为何意?”
闻仲还要再说,纣王便挥了挥手,打断道:“今天就这样了,寡人头痛难忍,先回宫歇息去了,老太师也早日回府,有事改天再说吧。”
闻仲到了酒池肉林,同来的侍卫,赶忙进去禀报。
闻仲听完怒极反笑,连道:“怎会如此,怎至如此,难道殷商江山,当真是气数已尽?”
“那……”
“然后呢?”闻仲紧握双鞭,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