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电影世界穿梭门

作者:龙升云霄
电影世界穿梭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巫师世界

第697章 主角

卡门咽了口吐沫,一时间连伤口上的疼痛都忘了,沙哑地说道:“让我再看看下面。”
“讨厌。”
“嘶,轻点……”
“艾路克,卡门!”卡门不知道是想让王旭放下戒备,还是想让自己显得没有威胁性,居然在听到王旭的话之后,放下了手上的匕首。
因为他可以肯定,如果自己见过这东西,一定会印象深刻,可他努力回忆了好久,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卡门刚要举起匕首,一双有力的大手就按在了他的手腕上。
卡门拿着镜子,照着肩膀上的伤口,满不在乎的摆手道:“别担心,这种伤势有一两个月就好了。”
伯蒂脸色羞红,红的跟小苹果一样,手上的动作却不慢。
卡门歪着头想要看的更清楚,但是还没等他看清,站在门口的人就进来了。
用力抽了两下,这双手的主人可真有劲,任凭卡门如何努力,都无法将手抽回来。
“我们是朋友……”胡乱的将扣子系好,伯蒂低着头不敢去看王旭,小声哀求道:“您能帮我们保密吗?如果让我父亲知道,他一定会气疯的。”
咔!!
“伯蒂,谢谢你,其实我的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卡门和_图_书在伯蒂的搀扶下,坐在吧台前的高凳上,想要伸手去摸伯蒂的头发。
卡门自从认出他之后,就一直死死攥着匕首,处于随时都可以攻击的状态。
伯蒂长得这么漂亮,她的未来应该是坐马车,穿貂皮,出入上流社会。
咔嚓……
“别激动,年轻人。”
王旭满意的点点头,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条,推到卡门面前,轻声道:“见过上面的东西吗。”
伯蒂不说话,就这么敞着上衣,伸手去解自己的腰带。
“您,您怎么过来了?”
“呵呵!”王旭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将匕首指向自己的卡门:“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认为,一把匕首能起到多少作用。别紧张,年轻人,我不是来查岗的,只是对你有点兴趣。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伯蒂手忙脚乱的去找镜子,幸好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总是爱美的,镜子这种东西属于必备品。
伯蒂赶紧转过身去穿衣服,卡门则呼吸沉重,拿起了自己的匕首。
今天是星期日,也是民间的祈祷日,这一天,人们可以前往教堂忏悔自己的罪,以求心灵上的解脱。
和图书真理之门。”
卡门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就摇头将纸条推了回来。
“美吗?”拉开自己的衣服,伯蒂歪着头,对着卡门舔着嘴唇。
“别动。”
还有一句话卡门没说,那就是一个酒吧的侍者,是配不上伯蒂这样的女孩的。
王旭将爵士帽摘下来,放在自己的左手边,开口道:“你父亲离开前,让我帮他照看一下店铺,他总是认为你还小,将你一个人留在店铺里不安全,我想他是正确的。”
只可惜,他的力量对王旭来说太弱了,王旭只用一根手指压着他的手腕,就能让他动弹不得。
伤口流出来的鲜血,已经与衣服粘在了一起,脱衣服的时候,让卡门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旭看着他的眼睛,三秒之后,点点头站了起来,收起纸条头也不回的走了。
王旭说到这里,瞄了眼伯蒂的上衣,小声道:“你的扣子系错了。”
推门声很清脆,声音响起的瞬间,吓得这对小男女花容失色。
“有镜子吗?”脱掉上衣,卡门舒服了很多,肿胀的伤口不会再被衣服压迫了。
咔嚓……
卡门瞪大着眼睛,连眼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会错过年度大戏,和_图_书只有越发急促的喘息声,显示着他的不平静。
王旭耸了耸肩,没有回答伯蒂的话,而是转头看向卡门。
整理好衣服的伯蒂,有些慌张的躲在卡门身后,仿佛做错事被家长发现的小女孩。
卡门就这样看着他,一直等到王旭拉开房门,才高声道:“那是什么?”
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卡门很是莫名其妙,对自己的小女友嘀咕道:“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卡门不动声色的接过纸条,打开一看,这张纸条好似是从书页上撕下来的,上面画着一座布满花纹的石拱门,看上去充满了神秘与庄重。
伯蒂没说话,看着卡门肩膀上的伤口,目光中满是雾气。
伯蒂白了他一眼,一边温柔的帮卡门解开衣服上的扣子,一边忧愁地说道:“卡门,你这样是不行的,要不我去跟父亲说说,让你来酒吧上班吧。”
“不要脸……”
王旭脚步微顿,一手拉着房门,一手对卡门指了指:“你很快就会见到它的,相信我,你是最特别的一个……”
“你要干什么?”
听到卡门的痛呼声,伯蒂动作变得更加轻柔,忙乎了好一会,才将卡门的外衣脱掉。
“今天是祈祷http://m.hetushu.com日,我父亲不在家,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把你弄到哪里去。”伯蒂搀扶着卡门,用钥匙打开大门,扶着自己的心上人走了进去。
“上班?”卡门自嘲的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肩膀上的枪伤,小声道:“在你家上班,工资是30美分还是50美分,伯蒂,那点钱只能让我不会饿死,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伴随着关门声,一名穿着棕色西装,外面套着风衣,头上戴着爵士帽的人走了进来。
发现自己的小女朋友,随时都可能哭出来,卡门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挑逗道:“我想看你下面。”
看到卡门伤成这样了,还忍不往挑逗自己,伯蒂脸颊微红,目光中的雾气化为了羞意。
一时间的强光,让卡门情不自禁的眨了下眼睛,在他适应周围的灯光之后,来人已经坐在了他的身边。
首先,老比尔就不会允许,自己的侍者勾搭自己的女儿。
伯蒂的父亲比尔,是个很传统的信徒,他信奉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所以在每个星期日的下午,都会带着儿子去教堂祈祷。
“卡门,这是你的真实名字吗?”王旭看着卡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双手护在胸前,伯蒂和-图-书的动作很慢,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去解衣服,嘴角带着坏坏的微笑。
伯蒂脸色一红,赶紧转过头去整理衣服,她简直无法想象要是让她父亲知道这件事,卡门会不会被父亲请枪手干掉。
卡门笑得跟黄鼠狼一样,一边用牙齿撕咬自己的衣服制作绷带,一边鼓励道:“我的小天使,让我看看好么,我现在好疼,你那个能让我止疼。”
“是贯穿伤,伤口在肩膀上,子弹已经穿透出去了,万幸没有卡在骨头里。”
给小男朋友看自己的果体,是二人间的小秘密,不但能让卡门变得兴奋,也会让她乐在其中。
伯蒂的裤子还没等脱下去,二人耳边就传来了推门声。
“我有打扰到你们吗?”
还有就是,伯蒂总会长大的,双方身份上的差距,总有一天会成为压垮二人的稻草。
如果他真的答应下来,在酒吧里做侍者,短时间内或许不会有什么变化,时间越长他与伯蒂的关系肯定会疏远。
卡门虽然左肩膀受伤,右手还被王旭按住了,可他却没有任何畏惧,就好似一头初生的牛犊。
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来,很刺眼,让人看不清站在门口的是谁。
“不认识,我从没见过这东西,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