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电影世界穿梭门

作者:龙升云霄
电影世界穿梭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妖魔乱舞

第640章 索命梵音

“不会的。”傅天仇抚摸着胡须,轻声道:“浙州的军方领袖是波澜候,他这个人野心不大,一直在明哲保身,既不得答应太子的招揽,也不与我们东林党走的太近,可以说是中立派,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至于浙州知州,他是自己人,官府方面你不用担心。”
“官府与军方不用担心,我担心的反倒是一个人。”傅天仇欲言又止,脸上写满了担忧。
抬着金辇的队伍走的非常快,每一步都是三五米,起初还只是远远看到个影子,很快双方便不期而遇。
“吼!”
普渡慈航一看巨怪,嘴角便露出些许笑容,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只山怪,长这么大,真是头好畜生!”
“普渡慈航!”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空气内隐隐有一种腥臭味,顺着味道的来源找过去,很快便让他在一棵大树上,找到了一把类似树脂的东西。
黑轿冲天而起,化为流光消失在夜色下。
看着眼前的山川树木,想着巨怪留下的脚印,燕十就觉得暗暗激动,终于又能斩m•hetushu•com妖除魔了。
三十里外……
而在金辇四周,则站着数十名身穿蓝色法衣,吹吹打打的妙龄少女,陪伴着藩僧一起诵经。
加入锦衣卫有两个月了,坏人收拾了不少,妖魔鬼怪反而没遇到几个。
嗖!!
普渡慈航满意的点点头,就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淡然道:“起驾……”
夜深人静,王旭与傅天仇坐在火堆面前,身前摆着一张大宁地图。
轰隆隆……
抬眼看去,一个足有三米多高,外形跟人类似的巨怪,抽打着树木冲了出来。
被称为普渡慈航的藩僧,脸上带着冷笑,开口道:“说法?荡岭候,想要吃羊肉就不能怕膻,你要是怕了,就哪里来再回哪里去吧,这些事我一个人就能办妥。”
而相隔不过几米的巨怪,听到经文的反应就更大了,只见它跟人一样抱着脑袋,喝醉酒一样摇摇欲坠。
“普渡慈航,你们的情报有误,傅天仇身边有高手相随,折损了我三位大将,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说法?”威严厚重的声音从轿子中传来,震得山谷微微颤抖。
和*图*书没等燕十考虑清楚,不远处的树林中,便传来一声怪异的吼叫。
破空声传来,一顶黑色轿子从天而降,稳稳落在金辇旁边。
嗖!!
呱呱……
提着双手斧,燕十继续向前追,可是找了好一会,也没有确定巨怪的踪迹。
“不会吧,这个藩僧什么来头,我藏的这么好,这么远,他都能发现我?”燕十心里一阵打鼓,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去,面见这个处处透露着诡异的藩僧。
燕十赶紧低头,他藏身的大树距离山路起码有上百米,对方是怎么发现他的。
金辇高一尺三,上面雕龙刻凤,用二十八人抬。
“这些是什么人,好大的架子啊?”燕十眉头微皱,大半夜,在深山老林里遇到这样的人马,要不是对方没有妖气与鬼气,他都要以为遇到精怪了。
入眼,一架二十八人抬的金辇正缓缓而来,金辇前后又各有二十名吹拉弹唱的妙龄少女,且歌且谣的撒着花瓣。
燕十一歪头从树上跌下来,只觉得两眼发黑,胸口发闷,郁闷的几欲呕血:“好,好厉害的梵音,我得赶紧回去禀报……”
相隔上百米和图书,燕十就不得不捂住耳朵,死命默念金刚金来抵挡。
一声轰鸣,巨怪在诵经声中轰然炸开,就像被刺破的气球一样。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燕十藏在树上,看着从旁边经过的队伍。
“不怕就好,你们两个去那边,你们两个去这边,发现线索就通知我,有我在,没问题的。”燕十指了指两旁,催促四人快去寻找。
听着耳边的蛙鸣声,燕十提着斧头疾走如飞。
吓……
四名锦衣卫两人一组,一组向北,一组向南,燕十则看了看身后的灯火,扛着斧头向东而去。
“什么声音?”燕十爬上一棵大树,站在树尖上往远处看去。
“法丈,怎么了?”金辇停下,有散着花瓣的侍女问道。
坐在金辇上的藩僧缓缓睁开双眼,诵经声哑然而止,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你一个人?”荡岭候坐在黑轿中,声音听不出喜怒:“好,我就看看你怎么办妥!”
伸手在类似树脂的东西上摸了摸,燕十又拿到鼻子旁嗅了嗅,低语道:“妖气!”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突然间,前方仿佛传来了淡淡的梵唱声m.hetushu.com
这只巨怪又高又大,水桶粗的大树在它手中就跟牙签一样,一挥手就被拦腰打断。
山怪好似能听懂人话,听到普渡慈航的话语,瞪着红色眼睛就冲了上去。
王旭眉头一挑,反问道:“谁?”
“这一次,荡岭候在我们手中折损了三位大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在有动作了。我们今天休整一夜,明天一早就出发,争取半个月之内,从福州赶到浙州,再从浙州北上至江州,然后再转到东山州,与京城遥遥相望。”
普渡慈航面带慈悲微笑,诵经声犹如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轰!”
跟在燕十身后,四名锦衣卫穿山入林,一个个狼狈的不行。
普渡慈航目光中带着冷意,淡淡的开口道:“起驾,正气山庄……”
看到巨怪重来,普渡慈航不怒反笑,低语道:“我佛慈悲,大慈大悲,你身上的戾气太重,就让贫僧度你去西天极乐吧。”
与正气山庄相隔三十里的一处山谷中,一名穿着白色僧衣的喇嘛僧,正坐在一架金辇上低头诵经。
吹打声再次响起,金辇渐行渐远。
燕十提着双斧,目光如炬的扫视着丛林,笑道:和-图-书“找什么,当然是找妖怪了,实话告诉你们,我发现正气山庄附近有妖怪徘徊,你们怕不怕?”
正气山庄……
穿行于山林间,燕十突然停下脚步,用鼻子嗅着周围的空气。
下一刻,让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队伍从他身边经过时,一直坐在金辇上的藩僧突然抬手,让队伍十分突兀的停了下来。
普渡慈航不知道燕十的想法,皱着眉头打量着四周,开口道:“出来吧,我发现你了。”
普渡慈航双手合十,对着巨怪不断念经。
“咦,什么味道?”
“百户,我们出来找什么啊?”
王旭轻轻点头,官府与军方都不插手,让他也能省去很多麻烦,起码不用被人假冒成山贼围攻了。
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在普通不过的经文,听在耳中居然犹如雷鸣。
手指停留在浙州位置,王旭缓缓开口:“浙州方向的知州与军候都是谁的人,我们从这里走会不会有麻烦?”
“吼!”
普渡慈航坐在金辇上,扫视着身边的树林,低语道:“我感觉到有人在窥视我们!”
四名锦衣卫面面相视,在自己长官面前怎么能说怕,不约而同的一阵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