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电影世界穿梭门

作者:龙升云霄
电影世界穿梭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妖魔乱舞

第624章 杀死穿越者

王旭分心的刹那,林莺莺一把抓了过来。
当时他想,如果在自己没有成长起来之前,见到其他的穿越者,对方没有威胁的话,他会让对方说出是怎么穿越的,抢走对方的金手指,然后任其自生自灭。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但是,如果他与同行相遇时,自己没有成长起来,对方对他又有威胁性的话,王旭就要说声对不起了。
王旭用脚趾头想,林莺莺该是后者,一颦一笑都是戏的那种。
而且,除了这几样东西以外,林莺莺连兵器都没有,更别提法宝了。
王旭伸手一模,衣服没保住,不过凭这样的攻击,想要伤他缺还不够。
王旭从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以己度人,或许那个从未见面的穿越同行,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一刀扫出,刀刃上带着金光,明显加持了真气。
“看刀!”
一脚踢了隔空,抬头一看,林莺莺的腹部一阵模糊,就像一团云雾一样。
可是王旭却发现,林莺莺的速度比他还要快,目前表现出来的,就有隐身,瞬移,化虚三种能力。
第三,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咚……
“奴家林莺莺,身高一米六五,未婚,现在嘛,就像找和图书个老实人嫁了。嘻嘻,小哥哥,我看你就不错哦,要不你就从了我吧,以后咱俩双宿双飞,夫唱妇随,岂不美哉?”
林莺莺一张嘴,舌头就跟绳子一样,缠绕在了王旭的长刀上。
林莺莺抽身而退,用飘的方式躲过一刀,还不忘勾引他,“来嘛,来打我嘛,皮鞭,蜡烛,我都好喜欢的。”
当两位穿越者相遇,会发生什么事?
反过来,见到穿越同行的时候,要是他已经成长到了一定地步,而对方是刚穿越的萌新,他不但不会抢走对方的金手指,反而会顺手给点力所能及的帮助,然后以老前辈的口气,给萌新灌点心灵鸡汤。
刺啦……
谁能说,在他考虑对待同行的问题时,对方没有这么考虑。
林莺莺身体瞬间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楼梯前,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咱们都是一个地方来的,不是该互相帮助吗?”
现在,他总算知道史崔克将军,为什么要将死待的嘴巴缝起来了。
每一位穿越者,都是一座行走的宝库,彼此间的关系,就像两个公司一样。
这不是他冷漠,而是人心隔肚皮,不得不防。
王旭没有看出破绽,非要说www•hetushu•com有的话,那就是林莺莺表现得太好了。
“气运?”
为什么,因为每个正在腾飞的公司都是饥饿的,急需对方的养分来充实自己,你不去与它竞争,难保它不会想吞掉你,所以在实力相近的情况下,这是一场没有谈判的战争。
哈!
林莺莺不怒反笑,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头发,笑道:“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就没得玩了,本来看你气运惊人,还想跟你慢慢玩,一点一点将你气运吸干呢。”
王旭自从得到穿梭门后,就想过自己不是唯一的幸运儿,世界上还可能存在其他的穿越者,并以此为基础,思考过相遇后的对策。
一个公司强大,是规则的创造者,不惧任何挑战,它会选择帮助比自己弱小的公司,将它们发展成下线,或者是助手。
“嘻嘻。奴家不是习惯了嘛,谁让你们这群臭男人,只喜欢弱女子呢?”
林莺莺收回舌头,跃跃欲试的看着王旭,娇声道:“小哥哥,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林莺莺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的,按理说她八十年前才死,不应该有很高道行才对。
第一,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一起排坐坐,吃果果。
http://m•hetushu.com次听到这个词,王旭内心一动。
女人最会骗人了,王旭可不信这个造成上百人失踪,数十个家族分崩离析的罪魁祸首,会是个见到地球老乡,就哭喊着要抱抱的弱智女。
原来真有一种话唠,能让你想将他的嘴缝起来,一辈子也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嗖!
林莺莺一甩头,头发从王旭的胸前扫过,就像铁扫把一样,扫烂了他肩膀上的衣服。
林莺莺不知道是不是古代待得旧了,说话半文半白,偏偏还喜欢装萌,听的王旭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细想想,这怎么可能,林莺莺出身风尘之地,自小生活在勾心斗角中,她要是朵白莲花的话,恐怕坟头草都有三丈高了。
王旭向后一退,拽橡皮筋一样往后拽,并顺势一脚踢了出去。
如果是后者,他就要小心点了,林莺莺这种心机婊,未必一上来就会掀开全部底牌。
“不对,她还是有短板的,那就是攻击力不足!”
林莺莺倒飞着向后走,贴在红色的木柱上,气急败坏地问道:“为什么要出手?”
红船,或者说林莺莺,果然有影响气运的宝物,或者说金手指。
王旭心中一片恶寒,这么能装的女人还真是和_图_书第一次见。
既然不是真纯,那就是假纯,宅斗技能点满的绿茶婊。
“不用看,我根本就不相信,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女人,会像你表现出来的这样!”
自己一脚踢上去,直接从林莺莺身体上穿了过去,一点效果也没有。
所以,王旭先下手为强,在察觉到林莺莺这位红船之主,是跟自己一样的穿越者时,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靠,鬼我见的多了,这么骚的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叫林莺莺的穿越者,上辈子是干什么的,难道来自东莞某个不可诉说的组织?”王旭不是个喜怒于色的人,可是碰到如此骚气的女鬼,还是难免动了肝火。
林莺莺连续躲了几次,看到王旭心坚似铁,一直不为所动的样子,终于不再扮演白莲花,恶狠狠地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不过,王旭也不是徒有虚名,那么容易被偷袭到的,手中长刀上扬,伴随着一阵火花,很快挡住了林莺莺的指甲。
“好狠心的人,连我这样的大美女都下得去手,真是个王八蛋!”
“嘻嘻,你好强壮呀,奴家就喜欢你这么强壮的。”
这是个死后化为厉鬼,手上最少有百条人命的凶人,真以为她看着楚楚可怜,就以为是弱女子和图书了?
你说它是施舍也好,欣赏也好,这种例子笔笔皆是。
第二,一脸漠然,漠不关心。
开玩笑,红船之主是什么人,在场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她表现的,简直不像杀人如麻的红船之主,反而像言情小说里面的女主,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莲花味。
不过交手了这么久,王旭还真是越打越惊讶。
她的指甲又红又长,红的就像死人脸上涂抹的红粉,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
相反,如果两个正在创业路上,彼此性质相思的公司相遇,它们一定会拼个你死我活。
斗了十几个回合,王旭发现林莺莺一直在避免硬拼,只是利用速度优势牵制自己,不时再用指甲与头发攻击两下。
“呵呵!”王旭只是冷笑,手上的动作毫不停留。
再加上能自动变长,比钢针还锋利的头发,比利剑还坚硬的指甲,看上去连短板都没有。
“废话少说!”王旭根本不回答,抬手就是一刀,刀芒向着林莺莺而去。
要知道,就是树姥姥都有伴生的藤蔓作为武器,林莺莺居然比树妖还穷,也不知道是她才死了几十年,还没找到趁手的兵器,还是隐藏起来当做杀手锏没有使用。
一声闷响,王旭一刀砍在桌子上,将木桌劈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