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电影世界穿梭门

作者:龙升云霄
电影世界穿梭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妖魔乱舞

第621章 上船

下一秒,手上的折扇突然一抖,打开折扇一看,标记着福州城的位置上,正有一颗红点再闪烁。
船内一片寂静,在他的感知下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好似这里只是一艘死船。
可他走在走廊上,走了好一会也没有看到尽头,反而顺着走廊左拐右拐,很快就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
看到宁采臣的表情,王旭笑了笑,宁采臣有千般不好,有一点却是好的,单纯却不糊涂。
一边走,他还在一边想,这都晚上十一点了,红楼船坊怎么还不出现,难道又有变故?
王旭轻轻点头,古代不比现代,除非是特殊场所,不然很少有通宵营业的。
王旭目光扫视,冷声开口道。
“上门是客,连个招呼客人的都没有吗?”
站在门口,王旭耳朵微动,听着里面的动静。
站在红楼船坊上,王旭刚要进去便想到,宁采臣的好奇心足以比拟猫,还是交代他两句省得他送死吧:“书生,记住千万不要进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吃着花生,喝着小酒,王旭看着窗外,任由时间慢慢流逝。
“回去睡觉吧,年轻人不能想太多,至于爱情是个什么东西,只要看看你自己hetushu•com就知道了。”王旭开口劝宁采臣离去,一抬头,却发现宁采臣正瞪大着眼睛,眼也不眨的看着他背后。
不对,不是消失,而是声音受到了屏蔽,根本传不到宁采臣的耳朵中。
电影中,宁采臣可是娶了傅清风,最后青云直上的。
静,周围一片宁静,仿佛就是一片死地。
“书生,回去好好睡觉,我先走了!”
咚咚咚……
要是什么也没有的话,那些上船的人怎么消失,红船又怎么会在宁采臣的眼皮底下,从河水里钻出来。
毕竟在剧情中,宁采臣能跟傅清风相爱,是因为傅天仇被太子党诬陷,傅家已经垮台,傅清风在人生最无助的时候二人相遇了。
王旭正要说这是鬼船,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消失了。
傅清风与小倩太像了,相似到看到傅清风的第一眼,宁采臣就将对小倩的爱,转化到了她身上。
王旭赶忙回头,入眼,一艘悬挂着红灯笼,通体大红色的楼船,正从远处慢慢驶来。
“红船!”
“是呀,小倩投胎去了,她变成了傅家小姐,然后就不认识我了……”宁采臣哽咽着说道,说到后面王旭一听,宁采臣说和_图_书的哪是小倩,分明就是傅清风。
“老板,来一叠花生米,再来一壶……”
等了一会,也没看到有人出来,王旭顺手取出两张灵符,哼哼道:“哼,看你们搞什么鬼!”
这是王旭进去的第一感觉,楼船内部一片火红,红色的地板,红色的墙壁,红色的蜡烛,红色的屏风,到处都是红色。
“书生,你见到的那个人我知道,她是兵部尚书傅天仇之女傅清风,虽然长得跟小倩很相似,可她确实不是小倩。”王旭在兵部尚书这个名字上咬的很重,希望宁采臣能迷途知返,不要去自取其辱。
说来也奇怪,红船有32米长,船楼占据二分之一,最多不过十几米长。
红……
王旭止住脚步,打量着四周。
现在,傅家依然如日中天,傅清风好好的大小姐不当,能看上宁采臣这种穷书生才是有鬼了。
王旭有些莫名其妙,只见宁采臣举着手臂,哆哆嗦嗦地说道:“河里,我看到河里有一艘红船浮上水面了,从水底下浮上来的!”
傅清风那是什么人,兵部尚书之女,从小见惯了天南海北的年轻俊杰,二人门不当户不对,根本就不是一个交际和图书圈里的人。
“怎么了?”
现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场合,一如既往的相遇,宁采臣还能不能娶到傅清风,王旭深深的表示怀疑。
宁采臣念着这个名字,一时间有些痴了,好似在分清楚二者的区别一样。
王旭脚尖点地,老鹰一样的扑了出去,在水面上连点几下,跃上了红楼船坊。
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关系,宁采臣没有坐牢,而是来到了福州城,反而提前认识了傅清风。
“小倩,小倩……”
王旭拿着灵符,往眼睛上一擦,伴随着阵阵清凉,猛地睁开双眼。
拿出一两银子付了酒钱,王旭摇着折扇往外走。
王旭哈哈大笑,他等了三个小时,也没有等到红楼船坊。
擦眼睛的灵符来自叶知秋,俗称为开眼符,能让普通人看到脏东西。
“客官,不是我赶你走啊,而是现在太晚了,您看咱是不是把账结了,早点回去休息?”酒楼的掌柜睡眼朦胧,强撑着过来说道。
宁采臣只是出现一会,红船就自己出来了,这不是福星是什么。
比如诗仙李白,就有何当脱屣谢时去,壶中别有日月天这样的诗句,形容的便是这种看着小,实际上很大的不对等和_图_书空间。
外面夜色已深,喝醉的醉鬼,从花船上下来的风流书生,算是仅有的一点人气。
放到科技世界,这属于空间压缩技术,放到仙侠世界则叫内天地。
宁采臣一身酒气,王旭发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王旭,跌跌撞撞的走过来,道:“王哥,我下午看到小倩了,我叫她,她不理我……嗝!”
“为什么呀?”宁采臣趴在护栏上,不明所以的问道。
倩女幽魂2没有聂小倩,只有与小倩长得相似的傅清风,一朵相似的花而已。
王旭没有感知到动静,却不会认为这里真的是死船,什么也没有。
“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书生,你真是我的福星啊!”
“不会吧,小倩不是投胎去了吗?”王旭不怎么相信,只以为宁采臣相似过度,出现了幻觉。
王旭选了个位于河边的酒楼坐下,说到一半一时语塞,半晌后反问道:“你们这有什么好酒?”
王旭艺高人胆大,大步向里面走去。
但是这种爱,真的是爱吗,宁采臣自己也分不清。
老板乐呵呵的去了,很快端了竹叶青与花生米过来。
开了法眼之后,王旭再看向周围的景色,入眼是一和_图_书艘烧烂的破船,与一具具烧焦的尸体。
“因为……”
弹了弹空盘子,王旭扫了眼窗外。
“哼,装神弄鬼!”
“傅清风……”
“内天地吗?”
“算了,该死的活不了,该活的死不了。”试了两次不行,王旭也不再多言,掀开楼船入口的红帘,大马金刀的走了进去。
他喝的很慢,从晚上八点坐到十一点,一壶酒还剩一半,倒是花生米吃完了。
王旭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忘了她吧,小倩是小倩,傅清风是傅清风,她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小倩已经投胎去了,现在你该清醒点了。”
红船内的空间是有限的,里面看着比外面大很多,说明两边的空间不对等。
王旭正想着,迎面走来一个醉鬼,抬眼一瞧,不是宁采臣是谁。
宁采臣除了长得帅,心眼好,根本没有任何优点。
王旭没什么想喝的,他喝酒只是打发时间,随口道:“那就来竹叶青吧。”
“好嘞!”
“呦,好酒可就多了,经久不衰的女儿红,正宗的烧刀子,还有前天刚起窖的竹叶青。”酒楼不大,伙计只有两个人,老板也负责招呼客人。
“哎……”宁采臣一脸愁苦,心中只觉在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