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电影世界穿梭门

作者:龙升云霄
电影世界穿梭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妖魔乱舞

第580章 钱庄失银案

所以想了又想,王旭并不认为是道术所为,再结合外面的衙役没有听到打斗声,说明守门灵兽也没有出来对敌,很可能做下这件案子的不是玄门中人,甚至连妖魔鬼怪都不是。
“通顺钱庄来报,他们的银库被人偷了。”廖强双手抱拳,如此回答道。
王旭眉头微皱,扫了眼急急忙忙而来的廖强,问道:“出什么事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锦衣卫就是被放大的杀手组织,一些朝廷明面上不能干,不愿意干的事,都会交给他们去完成。
一声令下,双方同时间动了,一方宛如幼虎,一方形似老狼。
要知道,十万两白银可不是小数目,两千两装一箱,都能装满五十口箱子。
呜呜呜……
王旭从椅子上站起来,如果是监守自盗,十万两银子几个衙役可吃不下,后面绝对有大佬撑腰。
果然,看到山匪要冲阵,五位少年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同一时间开始了后退。
十三四岁,脸上幼气未脱的半大孩子,目光中带着无比冰冷的神色,在鲜血的映衬下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踩着整齐步伐,攻守有序,步步紧逼而来的五位少年,山匪舔了舔干裂的嘴和-图-书唇,知道不拼命是不行了。
下一秒,除了拿盾牌的人没有动,分散四周的少年纷纷举起兵器,对着站在战阵中心的山匪就是一顿乱砍。
刚才挨了一棍子,现在手臂还在隐隐作痛,使不上一点力气,要是再挨一下,弄不好是要被乱刀砍死的。
王旭不置可否,继续冷眼观察。
“好,非常好。”看到锦衣卫胜出,王旭笑着拍起了手。
咬着牙,大步冲上去,果然,负责防守的盾牌手又上来了。
山匪高举着大刀,心中万分着急,要是再次一刀劈在盾牌上,岂不是又要重复之前的局面。
没等王旭鼓励几句,廖强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锦衣卫作为一把快刀,刀子要是钝了,杀人就不利落了,而没用的东西往往会被淘汰。
山匪打家劫舍出身,学过几手烂大街的武功,一把大刀耍的虎虎生风,虽然在高数看来破败百出,但是对五名十三四的小锦衣卫来说,还是够唬人的。
杀人就像开车,这是熟练工,熟能生巧。
一声闷响传来,少年应声而飞,毕竟他的强壮是针对同龄人来说的,对上三十多岁孔武有力的和*图*书山匪,就是大人与孩子的区别。
一咬牙,山匪一缩肩膀,以后背硬抗了这一下。
普通世界中,门口的石狮子与门神画像只是摆设,而在拥有神秘力量的聊斋世界,便是镇守家门的不二法宝。
就是找码头上的工人去搬,十个人搬运五十口箱子,也能累个半死,没理由一点动静都没有吧。
如果带了,便是道法蒙尘,还得回去再次修炼,不然就不灵了。
说到这里,廖强看了眼左右,压低声音小声道:“怀疑凶手是会法术的,保不准,又是会五鬼搬运术的术士。”
嘭!
廖强苦笑一下,解答道:“大人,通顺钱庄被偷的银两,是这个季度,福州要送往京城的税银,因为与官府有关,知府衙门才让人来我们这的。而且,这次的偷窃案,看上去不像是常人所为,银库的锁根本没被人动过,在外巡逻的衙役们,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结果十万两白银不翼而飞,卑职怀疑……”
锦衣卫的职责是什么,监察文武百官啊,王旭乐呵呵的想着,今天不用无聊的看小孩子打架了。
为什么,因为不同的道法有不同的忌讳,穿墙术这门道法的和-图-书忌讳就是,穿墙而过,不能带不属于你的东西。
“喝!”看到同伴倒飞出去,剩下四名少年大喝一声,从左右两个方向一同扑出。
“千户!”
深知,这种战阵能攻善守,除非很快打开局面,打乱战阵的布局,不然自己早晚要死于围攻之下。
得到他的鼓励,五个少年露出腼腆的微笑,如果脸上没有鲜血的话,笑容就更加完美了。
一棍扫在肩膀上,哪怕对方是十三四的孩子,这一下打的也不轻。
客栈中,那个会五鬼搬运术的瞎子,给廖强留下了很深印象。
而这次,重兵把守的钱庄,却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十万两白银不翼而飞,除了法术谁能做到这一点。
可这个人不学无术,整天想着发大财,于是便打起了用穿墙术去偷东西的想法。
山匪一招用老,第二下根本来不及劈出,只能抽刀回挡。
“归阵!”
结果,他是穿进了衙门的银库,可是到了银库拿了银子之后,他却再也穿不出去了。
咚!
“开始!”
“杀!”山匪没跟锦衣卫交过手,却在失手被擒的时候,感受过六扇门的合击之术。
心中如此想着,山匪心中一和_图_书狠,不进反退,一头向战阵扎去,好像要凭借自身勇武,硬生生将战阵撞破。
大刀劈来的瞬间,扛着盾牌的强壮少年,咬牙迎了上去。
拿盾挡在前面的人,后退三步守住入口,分站左右的四个人,则各自后退两步,将1:2:2的阵型,变成了2:2:1阵营。
所以,每一位挂着锦衣卫腰牌的人,不管他是老是幼,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山匪一个猛冲,没有冲散战阵不说,反而落入了包围圈。
顾得了前面,顾不到后面,顷刻之间,山匪就被乱刀砍翻在地,飞溅的血水激了几人一脸。
一听这话,王旭就没了兴趣,摆手道:“钱庄被偷,找知府衙门,找六扇门啊,找我们锦衣卫做什么?”
厉害些的,守门灵还能自动出击,化为灵体状态吞鬼杀妖,被守门灵的灵体一冲,不管你是道法还是佛法,直接就会蒙尘,严重些连道基都会被打散。
要说是江洋大盗王旭还信,道士、和尚、术士,这种讲究因果的人,借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碰这些东西才对。
惨,真惨。
“术士!”王旭稍一琢磨,不太相信是术士所为。
这十万两白银,可是福州送往京城的和_图_书税银,谁要敢动,就相当于跟朝廷结下了因果。
更重要的是,聊斋世界是拥有神秘力量的世界,钱庄这种地方,都是有石狮子与门神庇护的。
不是道法,也不是妖魔鬼怪,究竟是衙役监守自盗,还是另有隐情,那就要过去看看才知道了。
大刀不是重武器,对盾牌的杀伤力有限,哪怕将对方劈飞出去,也难伤藏身盾牌后的少年。
一时间,山匪只觉得半个左臂都失去了直觉,一点力气都试不出来。
燕赤霞之前就说过,一般的法术,在这种地方直接就不灵了。
一阵烈风传来,山匪用长刀挡住了一斧,一剑,又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一枪,剩下的一棍却无论如何避不过去了。
王旭记得很清楚,在聊斋故事中,有一篇叫崂山穿墙术的短篇,讲一个叫王七的人,从崂山道士那里学到了穿墙术。
“这人死定了。”一看山匪的动作,冯钟便开口批判,并解释道:“五子连环阵,一人为守,两人为攻,两人负责牵制,山匪以静制动,寻找时机还有的打,贸然冲阵只有死路一条。”
一击得手,五只幼虎没有乘胜追击,而是重组战阵,再次恢复了盾牌手在前,四个人在后的进攻阵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