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电影世界穿梭门

作者:龙升云霄
电影世界穿梭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笑傲江湖

第218章 最后的苦

“为自己而活?”许家珍念着这个词,拉着王旭的手,不自觉就松开了。
许家珍走了,抱着被王旭唤醒的秋霞,什么也没带就走了。
王旭没有说话,因为不论他说什么,都是在许家珍的伤口上撒盐。
一手一个,左手抱着许家珍,右手提着秋霞,王旭将她们娘俩放在了床上。
许家珍只觉得脑袋有些乱,扶着柜子才没有让自己倒下去,茫然道:“可我听人说,徐将军结婚了。”
一个小时之后,许家珍回来了,脸上带着泪痕,抱着一脸懵懂的秋霞。
许家珍轻轻点头,想不出这个人,与自己男人又什么关系。
王旭很难想象,许家珍这位坚强而倔强的女人,听到自己的男人已经娶妻生子,再也不会回来的消息时,她究竟能不能承受的住。
在她的想法中,徐福贵就是个唱皮影戏的纨绔子弟,好吃,好喝,还好赌,与抗日名将是擦不到边的。
气氛再次陷入沉默,只有呼吸声若隐若现。
“那他,他怎么不来找我啊?”许家珍目光茫然,整个人都和-图-书有些精神恍惚。
许家珍喜极而泣,抓住王旭的手,哀求道:“我等了他七年了,秋霞都八岁了,你还想让我等明天吗?”
许家珍微微摇头,耳边传来王旭的轻笑:“可以试试。”
徐福贵别的本事没有,纨绔少爷出身,吃喝玩乐泡女人是一绝。
“告诉我吧,求求你了。”许家珍看到王旭犹豫,说着就要往地上跪。
听到王旭的话,许家珍的眼睛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许家珍等了这么多年,是徐福贵一定会回来的信念在支撑着她。
一指点在秋霞的睡穴上,秋霞顿时软到下来,被王旭一把抓在了手中。
就这样,徐福贵先从少尉副官干起,一个月后下方部队任连长,三个月升营长,五个月升团长,转眼几年的功夫,就成了42军中将军长,长沙会战中的抗日英雄。
“我知道,明天买份报纸你也能知道,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王旭含糊其辞,目光中带着惋惜。
许家珍微微张嘴,好像磕巴了一样,断断续续和_图_书地说道:“不,不可能!”
王旭闪电般冲上去,将许家珍抱在怀中,一看才发现许家珍在大悲大喜之下晕倒了。
这个徐富贵,就是她的男人徐福贵,两个人其实是一个人。
王旭没有问答案,因为徐福贵始终不曾出现,答案是什么早就有了。
“妈妈,妈妈?”看到许家珍倒下去,秋霞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哭道:“你对我妈妈做了什么?”
王旭微微点头,道:“是的,娶的是薛岳将军的侄女,要不然他就是本事再大,也不能几年就升到中将军长。”
王旭走上前去,只见许家珍目光毫无聚焦,整个人就像失魂一样,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王旭一把将她搀扶住,叹息道:“今天进城的42军,中将军长徐福贵,你听说过吧?”
寻常百姓,不是官宦家庭或者富商,谁会花这个冤枉钱,那不是冤大头嘛。
王旭没有离开,只是坐在房间内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电影中,徐福贵只是个唱皮影戏的,被民党抓壮丁抓到了南方,在长沙混了和_图_书几年就回来了。
“没试过吗?”王旭回头问到。
作为42军的军长,也是天津的最高军事长官,徐福贵百分百会上报纸,许家珍到时候一看就明白了。
许家珍摇头,一份报纸几毛钱,都赶上一斤猪肉了。
“富贵啊!”许家珍一声叹息,闭着眼睛倒了下去。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王旭起身向着门口走去,念着许家珍听不懂的诗句。
薛岳的侄女薛孀,从重庆前往长沙游玩,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徐福贵。
王旭正是心烦的时候,哪有心思去哄孩子,直接一指就点了出去。
而在这里,前面的剧情没变,后面却拐了个弯。
王旭已经确定了,42军的军长徐福贵,就是许家珍的男人。
“你打算怎么办?”王旭坐在炕沿上,接着说道:“我这次回来只待几天,再次离开,什么时候回来就不好说了。”
“就是他。”王旭微微点头,低声道:“他就是徐福贵,唱皮影戏的徐福贵,天津人徐福贵。”
语气中带着慌乱,好像在自问,也m•hetushu•com好像再问王旭。
“我……”王旭不是想要隐瞒,而是他害怕秋霞承受不住。
“在报纸上,能找到我家富贵?”许家珍先是不信,随后目光直视着王旭,道:“你是不是知道富贵的下落?”
“就是他,我已经确定过了。”王旭这话一出,许家珍连连后退,反而没有了之前的喜悦。
看到许家珍的反应,王旭叹了口气,许家珍果然还是不信任他。
听了徐福贵几场皮影戏,聊着聊着,二人就滚了床单,来了个非君不嫁。
今天42军入城,这么大的事情,报纸上肯定会大肆宣扬。
快到门口的时候,许家珍拉住了他的手,低声道:“晚上留下吧。”
王旭脚步微顿,低语道:“我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你爱我吗,不,你不爱,你只是觉得亏欠。算了吧,我不是当年的我了,徐福贵也不再是当年的徐福贵,只有你还没变,你该为自己而活了。”
“你妈妈没事,睡一觉就好了。”王旭安慰一句,可惜秋霞根本就不信,冲上来挥舞起拳头,大声道:“坏人m.hetushu.com,放开我妈妈,你这个坏人!”
现在,徐福贵奉命驻守天津,成为了天津一代的最高军事长官,赫赫有名的抗战新星。在这种情况下,徐福贵还是不来找许家珍,这就说明他不会再回来了,就像戏文里唱的铡美案一样,又是一个为了富贵,不惜抛弃妻子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到了晚上的时候,许家珍才从昏睡中醒来。
“你想让我说什么?”王旭微微抬头,只见许家珍挣扎了爬了起来,摇头道:“什么也不用说。”
“明天的报纸,你可以买一份看看。”
王旭不答反问,问道:“你平时看报纸吗?”
虽然她也听过这个徐福贵,却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因为那太不合实际了。
“好点了吗,之前你晕过去了。”听到王旭的话,许家珍在衣服的扣子上摸了摸,发现扣子是系着的才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知道,我家富贵不会回来了?”许家珍眼圈微红,目光中带着质疑。
十几分钟之后,许家珍慢慢睁开眼睛,毫无情感地说道:“我想去找富贵,可是我不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