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岳独尊

作者:雾外江山
道岳独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麒麟少年

第0054章 不得第一,就吃了你!

天虚宗上下,无比的热闹,等待宗门大比的开始。
“那老祖宗,什么是剑心通神,剑心通天,剑心通元?”
凝元大比,自成一处,所有天虚宗凝元弟子,无论内门外门,都得参加。
张岳看向对方,说道:“认不认输?”
这是清净阁第一凝元修士李青玄,在外门颇有名声。
足足十六个擂台,每个擂台都有三十丈方圆,裁判位于擂台之外,遥控指挥。
张岳三天之中,不在修炼,好好休息,恢复精气神,等待一战。
这剑光似龙非龙,似蛟非蛟,轻翔灵动,惑乱天下,翻江倒海,剑气磅礴!
这个大比,虽然号称一年一次,其实真正意义上,是三年一次。
这几天,天虚宗无比的热闹,因为又到了一年一次大比之时。
在他身后,好几个师弟大声呼喊:
所以你现在一剑斩出,三种变化,三三不绝,无穷无尽!
这都是达到金丹境界的金丹真人,在他们身上,无数异象重生,这是金丹异象!
申药子,天锋子,毒心子,藏南子,寻意子,幽冥子,方道子,吴道仁。
离水蛟獬说道:“剑心通玄,剑修境界之一,剑术达到一定程度,举一反三,知一通十,自己领悟剑理,这就是剑术通玄。
他忍不住问道:“老祖宗,什和-图-书么剑意?”
剑光一闪,停在青玄的眉心之上,只要向前三寸,那修士就是死亡。
噗通一声,离水蛟獬回归湖水,消失不见。
先天境界,道台境界的大比,另有场地。
张岳立刻走向哪里,登上擂台。
在他眼中诞生无尽的光明,我一定要剑心通明,这个感觉太好了!
众人在此,庄严肃穆,默默等待!
张岳彻底惊呆,想不到自己的紫虬闹海剑,已经超越了原创者,另行开辟一个高峰,处于意料之外。
“我是蛟獬,又不是剑修,我那里知道哪些!小麻雀,记住了,这次大比,你得不到第一,我就吃了你!”
天虚宗泊霞山中,传来“当当当”的钟声,一共八十一响,随着这钟声,那大地之上,无数天虚宗掌控的城市乡镇都是敲响钟声,响彻方圆万里之地!
他又是问道:“老祖宗,那剑心通明之上,还有什么境界?”
“青玄师兄必胜!”
坐在高台之上首位的正是天虚宗宗主陈秋水,他已经达到金丹境界大圆满,这是麒麟世界,最高境界的修仙者!
张岳轻声说道:“对不起,你挡了我的路!”
这时,练武场上已聚集满了人,人们按照着身份,自觉的站成了几队,静立守候。
离水蛟獬剑和图书虽然也是玄阶神剑,但是在阳刃法的加持下,立刻摧枯拉朽,斩断同为玄阶的三玄归心盾!
这叫做三玄归心盾,乃是玄阶法器,三盾合一,组成盾阵,相辅相成,号称先天不破,可以挡住先天境界修士的进攻。
陈秋水开始主持大典,在他的带领下,焚香设坛,祝告天地之后,敬拜祖师之后,天虚宗大比,立刻开始!
天虚宗一共拥有十一金丹,有两人没有到场,九大金丹真人,站在那里,自有着一股让人不敢轻视的气势。
剑心通明,无惊惧,无障碍,无过去,无未来。
这些擂台,同时举行比武,而且有的比赛十分迅速,一些弱小弟子,上台之后,就是认输下台。
无数天虚宗弟子,将在这一天起,尽情展露出他们多年修炼而来的实力,为自己争取一个好名次。
最关键的是,今年胜出的凝元弟子,天虚宗除了宗主之位的十大金丹真人,会有人打开门墙,收他们为弟子,一步登天。
对面李青玄,是一个凝元大圆满境界的修士,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眉宇之间,颇有一种藐视众生的气概,气度昂扬。
如果再继续修炼,剑理通透,领悟剑意,彻底掌握,实打实的精通,那就是剑心通明。
离水蛟獬缓缓说道:hetushu.com“所谓剑意,就是修剑之人,将剑法炼至精粹,知道手中之剑到底是什么,什么是剑,以剑感悟天地,最后得到的超强剑威之力。想不到我随便糊弄陈老狗,搞出的紫虬闹海剑,原来它的本质竟然是乱,混乱,迷乱,心乱,意乱!竟然可以诞生乱剑意,我真是一个天才!”
他长出一口气,猛的大吼道:
离水蛟獬说道:“据说剑心通明之上,还有剑心通神,剑心通天,剑心通元等等。”
在他身边,还有八人!
就为了这个好处,很多这两年,可以晋升先天的修士,如钱鸿冥、莫北航、陆天正等等,都是压制境界,苦苦不晋升先天境界,就为了凝元大比。
那时,只要一剑,只有一剑,就是够了,心之所指,剑之所向。”
但是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惊喜。
然后就是一挥手,剑光升起,那紫虬剑光一动,咔嚓咔嚓,三玄归心盾,就是一分为二,如同切开豆腐一样,变成六块,掉落地面之上。
“凝元大比,我来了,我一定是第一名,谁挡我路,就吃我一剑!”
张岳有些无语,乱字剑意,他记在心中,然后又是问道:“什么是剑心通玄?”
今年就轮到了,这次奖励丰厚,其中第一,一颗先天丹,可以完美晋升先天境和图书界,纯化血脉,诞生仙骨神通,还有一千灵石,三颗精元丹,一次宗门选法机会。
陈秋水头戴蓝玉君子冠,身穿祭典大礼袍,内着紧扣文士衫,修眉凤眼,长须黑亮,看起来就颇有威严的大儒先生。
“乱、乱、乱!剑心通玄!剑心通明!”
但是这次大比,真正最关键的比试,乃是凝元境界的大比。
张岳微笑,眉心一动,那金鳞化剑,一道剑光,在他手中出现。
在往下,就是各大长老的位置,他们没有座位,只能站着,都是道台真修。剩下就是天虚宗各脉弟子,最外围的就是外门弟子,诸多修士,在此足足三四千人。
见时辰已到,天虚宗宗主陈秋水缓缓的站了起来,他扫了一眼台下,那淡淡却带着威严的目光,让不少人都不敢正视。
这次大比,将会决定未来一年,月华树的排名位置,决定宗门弟子的未来。
初次扬剑,就是发威,小胜一场!
这钟声响起,意味着天虚宗的大比,即将开始。
你在我的紫虬闹海剑基础上,精进一步,就是剑心通玄。
仔细看去,甚么光气也瞧不到,但是视线一转开,马上就可以从眼尾的感应中察觉到那种比深海还蓝的湛湛流光,腾滚窜飞的错觉。
很快张岳就是看到七号擂台之上,出现自己的和-图-书名字:张岳对李青玄!
张岳行礼离开,一边走着,一边念叨:
这一天,戊寅年七月一日,此时正是七月,天气炎热,初升的阳光,照耀天地,清风徐徐吹来,带着少许凉爽,令人心中一爽。
钟声响毕,张岳带着白素、方世杰,缓缓走出了住所,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练武场之上。
“我们清景阁无敌,无敌,青玄师兄必入内门!”
不过除了这些,如果再仔细一点观察,就会发现这位先生正谨的袍服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隐隐约约地觉得在他的体内,有一股又一股,沉蓝至极的无形光气,在不停地上下周身流转个不停的样子。
本来这位先生的仪服派式,端谨肃严,庄重之风不言而露,已经是足以让人一见之下,敬慕之心自然而起。
顿时擂台裁判喊道:“张岳胜!”
李青玄立刻吓得使劲的点头,说道:“认输,认输!”
张岳不住的点头,说道:“剑心通玄!剑心通明!”
李青玄看到张岳,轻蔑地说道:“凝元九重?不是我的对手,你下去吧!”
但是记住,这只是玄,玄者虚也,雾中看花,不是实。
看到这一剑,对面李青玄,立刻色变,但是他还是不甘心一伸手在他身前,三个圆盾出现,飘浮身前,乃是法器,护住他的全身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