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
大仙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原在彼岸天

第七百八十二章 诸葛家事

因为首辅阁空了一个位子,所以如今京州的官场,那是表面宁静,实则暗潮汹涌,热闹非凡。
诸葛炎山这个时候显然要焦急的多,对比于诸葛洪的沉稳,那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不得不说,诸葛炎山这么大岁数,除了岁数之外,各方面都远不及诸葛洪。
这在诸葛炎山看来,根本就是“不思进取”“自暴自弃”。
诸葛家里的那些废物背着他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些诸葛洪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只是在装糊涂而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有的时候,诸葛家的人已经是习惯于索取,更是对当年那一点点的小恩小惠常提嘴边。
“诸葛洪,此事你不可一意孤行,要知道现在你身上系的不光是你个人荣辱,还有整个诸葛家的利益,更何况,这些年你升官发财,所依仗的不也是我们诸葛家的底蕴,不然,你怎能坐到今日高位?”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难以忍受。
他也只能是压着性子,开口道:“关系到首辅阁一级官员的更替,类似这种病急乱投医的拜访便是毫无作用,有的时候可能还会起到反作用,首辅阁一级考量的是远见和沉稳,若是为了利益而丧失本性,到处求人,那必然是选不上的。”
这一下动作明显是让诸葛家上下震动。
不过显然,他低估了他这个私生子儿子,或者说,从一开始,他的能力就不可能算计得了诸葛洪。
诸葛洪心中越发厌和_图_书恶。
倒是诸葛炎山这个时候表现出和蔼,道:“你洪弟他也是不想咱们破费,不过说实话,该走动的,该运作的,还是得做,这些天,首辅阁那几位大佬的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这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一个首辅阁位置么,有的事情,你不做,就会落后人一步,如此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当然,若是你不愿意,这些事情,爹我可以帮你去做。”
各方有能力争夺这个位子的,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是在想尽法子上位。
而且不同的人看,寓意也不同。
诸葛洪,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今天诸葛洪也送来贺礼,更是亲自前来,只不过没有参加宴席,这是懂得进退的表现,毕竟这个时候若是表现的太过着急,反倒是不智,但也不能不表示,所以诸葛洪送来的贺礼当中,就有仙人骑鹤,展翅飞翔,一跃冲天之图,明显是出自名家之笔,符合官场送礼的定律,不是特别名贵,但要有寓意。
虽说这有些拍马屁的意思,但不得不说,诸葛洪这个人还是很有意思的,最重要的是有分寸,已经符合首辅阁官员的境界。
诸葛洪显然不想忍了。
诸葛炎山说完,旁边一个看上去和诸葛洪年纪相差无几的人也是着急道:“是啊,洪弟,这件事你可得上心抓紧啊,我可是听说了,古家,还有柳家现在可是上蹿下跳,大有势必要争夺到户部左侍郎官http://www.hetushu.com位的姿态,你比他们不差,年纪要更小,但若是不争取,那也不行啊。”
“洪儿,你看看现在,那么多不如你的人都在想尽法子去上下打点,你这么聪明,怎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刻无动于衷?难道说,你不想更进一步?我已经是准备好礼物了,咱们一会儿就去拜访杨真卿,他们杨家毕竟和咱们诸葛家是世交,咱们这般低姿态去求他,他多少也得给个面子,只要他愿意替你说几句话,你上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你还不住口!”诸葛炎山忍不住训斥道,见到他爹发火,那嫡长子才停下,但依旧是有些气愤不过:“爹,这个诸葛洪也太不识抬举了,咱们这么做不也是为了帮他上位,他居然是不识好歹,我怎么说也是他大哥,训他几句又怎么了?”
刚说完,他大哥就急了:“什么自有打算,这几日你根本就是什么都没干,这官场上的事情,那得有人照应,否则只是闷头苦干,谁会记得你?我看,不光是要去拜访杨真卿,那边大司徒大司马,也得去拜见,还有,户部尚书,也得去,而且要送上厚礼。”
这话明显有些不客气了,更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训斥。
这话他说的已经是尽量含蓄了,就是告诉诸葛炎山和他这位大哥,他们说的这法子,根本行不通。
自然,图中的仙人,自然就是指楚弦。
显然,到了这一辈,除了诸http://m.hetushu.com葛洪之外,诸葛炎山的儿子女儿,没有一个能有出息的,最多也就是六品五品的样子,这都是只有寥寥几个,所以说诸葛家,现在都是在靠着诸葛洪这个之前不被重视的私生子撑着。
此刻诸葛炎山一幅我为你好的姿态,让诸葛洪心中郁闷难消,这个时候,他也是有些忍不住,声音有些严肃:“这些我都知晓,不过此事,还是那句话,我自有打算,父亲大哥切勿乱来,不然只会是适得其反,对诸葛家也毫无益处。”
接下来的几天,还算是风平浪静,楚弦是正式上任尚书令,而原本的户部左侍郎的位子就空了下来。
诸葛炎山一听就知道不好,他虽然无能,但对这两个儿子的性格却是知道一些,嫡长子不用说,那是从小娇生惯养,脾气都惯坏了,觉得处处高人一等,还认为诸葛家依旧是那个京州最顶级的家族,而自己这个私生子诸葛洪,显然不一样。诸葛洪,不是那种会被家族枷锁控制的人,毕竟,在大部分时间里诸葛家没有带给对方任何帮助,反倒是诸葛家在没落的过程中,得到了诸葛洪的帮助,不然,现在诸葛家在京州的地位更惨。
可能是他习惯了,所以觉得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正常,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此刻他道:“父亲,大哥,此事我自有打算。”
诸葛洪对诸葛家不喜,但这些年也在撑着这个逐渐腐朽的贵族,一来因为血缘关系,二和_图_书来诸葛家在他刚刚来京州的时候,的确是提供了不少帮助。
诸葛洪心中有些厌恶自己的父亲和大哥,但他也不好表现出来,要知道圣朝讲究的是忠孝二字,虽说诸葛家对自己并不怎么样,诸葛炎山也从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责任,可自己毕竟是姓诸葛,所以不可做出不孝和忤逆之事。
不过他虽然含蓄,但还是让诸葛炎山和其嫡长子很不高兴。
他当天就搬出了诸葛家族,不光是他搬出去了,他的妻妾子嗣,奴仆下人,甚至养的猫猫狗狗一个不剩,全部搬走,毕竟以诸葛洪的官位,在外面也是有府邸的。
说话的是诸葛炎山的嫡子,年纪要比诸葛洪都要大了二十岁,不过可能因为修为不差,所以看上去也就是五十岁出头的样子。
眼下自己的嫡长子冲动之下说出这番话,诸葛炎山就知道不妙,诸葛洪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这么做,绝对会适得其反。
但说实话,这些年,该还的都已经还清了。
在楚弦看来,诸葛洪就是在用这个图来进行自荐,可以说是相当高明和文雅了,那就是告诉楚弦,他自己只是那个仙人座下的仙鹤,无论飞的多高,都得在仙人掌控之下。
诸葛炎山叹了口气:“他自幼不是在家中长大,心中难免有些怨恨,而且眼下你应该很清楚咱们诸葛家是需要依仗他的,你怎么连这个也忘了?记住,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不可再拿言语刺激他。不过说实话,对于这一hetushu.com次户部的侍郎位子,他的把握的确不大,一来这一次是楚弦上位,上次我在朝会上算是顶撞了楚弦,对方又怎会善罢甘休,如此连带诸葛洪要上位也是千难万难,所以说,他说的倒也对,就算是去求人,人家也未必会帮助咱们。”
知道这一点,所以诸葛炎山实际上只能以亲情来拴住诸葛洪,当然不敢和自己这个私生子闹翻,虽然,他自己从没有喜欢过这个儿子。
旁边,诸葛炎山也是连连点头,显然对于他这个嫡长子的话很是认同。
“你也知道咱们风光不在,所以才说,虎落平阳被犬欺,没法子,现在只能低调行事,只能是继续等待机会,或者说,好好再培养下一代,看能不能重振诸葛家族的荣光。”诸葛炎山这个时候说道。
“诸葛洪,我和父亲这是为你好,你居然还敢教训起我们来了,我们花了那么多银子置办礼物,难道还有错了?我们是为了我么自己么?还不是为了你。”诸葛炎山的嫡长子此刻忍不住,开口训斥。
嫡长子一听颇为不服:“那楚弦是风光,但咱们诸葛家也不含糊,当年家族全盛时,楚弦又算个什么东西?”
这话已经是说的很重了,诸葛炎山此刻面色有些不好看,但也是忍住没说话,不过他那位嫡长子就有些忍不住了。
不然,连现在的荣光都维持不住。
果然,诸葛洪接下来是面色一沉,没有再多说,拂袖离去。自己那位嫡长子依旧是数落不停,似乎还不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