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
大仙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原在彼岸天

第七百七十六章 你最适合

接连说了两个可能性最大的候选者都被萧禹太师给否定了,那难道说,萧禹太师所想的人选是礼部尚书?
不过任命尚书令这种事,就算是萧禹太师也不可能说什么是什么,可别忘了,以楚弦在首辅阁的人缘,还有萧禹太师在首辅阁的影响力,要通过对楚弦尚书令的任命,并非难事。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王神龄他们这段时间争的太过分了,萧禹太师他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若是就以他们目前的手段来看,一来是有些太过撕破脸皮,无所不用其极,二来从侧面上说,这么长时间,他们当中都没有一个能对其他人造成绝对的优势,或者说的更直白简单一些,你撕破脸皮都没有将对手搞下去,结果是势均力敌,这是不是无能的表现?
显然,萧禹太师已有决断,所以才会找来自己,一来是听听自己的看法,二来也是告知自己上层的决定。
楚弦傻眼了。
按照正常情况,要从侍郎上到尚书令,没有五六十年那是想都别想,更何况还有像是刘季温这样的户部侍郎,在这个位置上待了数十年,将来要晋升,难度极大,或者说,以后都很难再有机会上位。
这一点楚弦也只能是暗暗的替王神龄可惜一下了,而实际上,萧禹太师说的是没错的,王神龄的问题就是那样,对方担任尚书令这种级别的高官,的确是不太让人放心。
而为了确保楚弦可以出现上任,据说明天连上尊教和-图-书主这种平日里不会出息首辅阁会议的人物,明天也会到场。
毕竟上尊教主也是有至关重要的一票。
虽然的确有一些其他的心思,但实际上,若没有这个前提,楚弦也绝对不会支持王神龄,毕竟相对来说,王神龄是要比户部尚书和礼部尚书等竞争者,要有一些上位者该有的“果断”和“霸气”。
那意思就是说,再让我说,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还有其他的候选者,但其他人,还比不过王神龄和户部尚书,所以让我认同,不好意思,没法子认同其他人。
可做官,不是做资历,尤其是首辅阁级别的高层,更是如此。
这一点别说他们,就是楚弦自己也没想过。
倘若换成楚弦和他们争,以楚弦的手段,这么长时间,必然可以一枝独秀,这一点,萧禹太师还是很有自信的,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人。
这种情况也是一抓一大把。
反倒是自己这边,居然是以退为进,避开了最为凶险的争斗,甚至还成为各方拉拢的目标,结果最后成了赢家。
楚弦这一下就不太明白萧禹太师是要做什么了。
楚弦现在的情况是原本没想着上位,没想着争夺,只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因为其他几个竞争者太过不择手段,而且没有分出胜负,这才让上层有了其他的考虑,才会将自己列为候选,或者说,从一开始,自己就是萧禹太师的候选,只不过那个时候萧禹太和_图_书师也在犹豫,想着其他人可能会更加适合,所以说,不是没有给过王神龄他们机会,只不过他们没有把握住而已。
“和我想的一样,的确,就以资历来说,楚弦的确是差了很多,也很难服众,可换一个想法,楚弦所行之事,贵在效率,还是以变革之法来说,一年之效,可抵得上他人十年之功,若是此来看,楚弦资历之高,无论王神龄还是户部尚书等人,都难以企及,如此,又为何不能上位?且楚弦体内巫咒未解,以他的资质,三年修为丝毫未进,就足以说明,之前折损的寿元,算起来也有两百年了吧?加上这些年份,谁又能说他资历不够?”
楚弦离开紫霄阁的时候,心中依旧有些“激动”。
楚弦这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便是诚恳道:“萧太师,楚弦愿听太师所荐。”
这话一出,楚弦已经明白萧禹太师为何今天会特别的召见自己。
这,的确是让人有些吃惊,所以楚弦一下子还不知道该说什么,愣在那里,而萧禹太师这个时候道:“你说说吧,这个人行不行?做尚书令,他够不够格?”
既然如此,那便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评测一下自己这个人,有没有资格做尚书令。
他终于知道,为何两次会议,王神龄都没有通过半数支持,原来根源是在萧禹太师身上,萧禹太师不认可的人,这个人能上位的机会就相当渺茫了。
要做尚www.hetushu.com书令,他们这几个争来争去都分不出胜负的,又指望他们能做出什么成绩?
不过说实话,在楚弦看来,礼部尚书比之前两位是有些不足的,虽然资历足够,但在楚弦看来,对方唯一所能依仗的,也就是资历了。
明天的首辅阁会议上,就会进行推举,到时候萧禹太师会去安排,而且按照萧禹太师的意思,他已经是和大司徒大司马,两位上将军都通了气,之前对于人选,这几位首辅阁的大佬意见都不统一,可当将楚弦推出去的时候,那意见就非常的统一了。
他的确没想到,萧禹太师说的那个最中意的人选,居然是自己?
按照萧禹太师的意思,明天若无意外,楚弦上位几乎是十拿九稳的。所以楚弦很是感慨,别人拼了全力想要得到的,自己居然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抢了过来。
萧禹太师这个时候道:“你要听我所荐之人?好,在我心里,的确有一个人最适合做这个尚书令,所以才会突发奇想,将你召来,想听听你的高见。”
楚弦一听,倒吸口气。
即便如此,楚弦都没有投这位户部尚书的票,就是因为在果断性上,对方还差了一点,要当尚书令,有的时候,就必须要果断决然。
“那,户部尚书他应该是一个好人选,户部尚书他做事稳重,坚持观点,这一点绝对是表率。”楚弦这个时候想了想,开口道。
胸怀大家都有,但有的时候,遇到事情不可犹m.hetushu.com豫不决,如此来看,户部尚书就有这个毛病,所以虽然现在户部尚书是楚弦的直属上官,而且对方还曾经明确的告诉楚弦,若是他上位,那就会举荐楚弦成为下一任户部尚书。
楚弦急忙躬身道:“楚弦洗耳恭听。”
这一点上,王神龄未必有多好,但至少比起其他的竞争者来说,是要好了不少,所以楚弦两次首辅阁级会议推举的都是王神龄。
萧禹太师道:“我所中意的这个人选,姓楚,名弦!”
说好,那是有些自夸,说不好,又会被人说成自谦,反正无论说好还是不好,都不太好,这就是最难的一点。
这种事情,换做是谁都会激动,都会兴奋,毕竟对于楚弦来说,能直接跨两级,上到尚书令这个官位,绝对称得上是巨大的飞跃。
至于王神龄和户部尚书他们会不会因此而迁怒甚至怨恨自己,楚弦不知道,或许会,或许不会,毕竟都是首辅阁高层,这一点胸怀和气度还应该是有的,更何况,自己的确是没有争抢,是你们分不出胜负,得不到半数支持,若是能,之前两次首辅阁会议就已经定出人选了。
楚弦说完了,他是尽量的简单直接,以旁观者的视角道出所言,当然任何的评价都不可能“中立”,绝对都会带有主观评价,所以说,楚弦没有自谦,而是自夸,毕竟这个时候若都在自谦,那反倒是不诚实了。
谁料萧禹太师继续摇头:“他,过于稳重了,虽然坚持观点,有和_图_书骨气,有毅力,也有能力,可他少了一种霸气和冲劲,说白了,他做户部尚书是称职的,但要做尚书令,还不行。”
所以楚弦将心中的欢喜、犹豫、顾虑等等一切的情绪抛开,就像是自己不是自己,是另外一个人,站在别人的角度来评价自己。
可楚弦也清楚,萧禹太师不会没事儿干找自己来消遣,既然人家都这么郑重的说出来心中的想法,那自己就应该严肃对待,不应该有任何情绪影响。
那就是同意。
那边萧禹太师听完,居然是哈哈一笑。
这是楚弦的真实想法。
“太师既然要我说,那我就实话实说。楚弦这个人,他能力尚有,资历却浅,若登尚书令之位,旁人必然不服,有闲言碎语,而且就以楚弦这个人,若上位必然继续推行变革,而变必动,动得易生乱,若圣朝要的是稳,切不可提拔楚弦。至于学识、胸怀和远见,楚弦之力,不输另外几位大人。”
这或许才是让萧禹太师他们“痛下决心”最主要的原因。
萧禹太师一听,点头道:“你说的这些,倒也是事实,王神龄有优点,可缺点也是相当的明显,他有的时候做事果断,却是胸怀不够,而且过于倔强,说实话,行事稍有鲁莽,这不符合他的年纪该有的沉稳,所以他做尚书令,至少我这边是通不过的。”
楚弦现在是打起了一百个精神,萧禹太师这一次是要听自己对自己的判断和期望,这种事情,实际上是最难做的,最难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