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
大仙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阳神自在仙

第五百八十三章 尸剑客的真相

下面村民虽面有难色,却也是没人敢说话,显然都是默认了。
接下来楚弦又弹出一枚石子,石子直接落在百丈开外,发出了剩下,尸剑客立刻是冲了过去。
只是楚弦一开始因为肥鸟吃了金珠子,肯定会发生什么变化,例如实力增强,或者体型变大,可惜,什么都没有,这家伙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副肥胖欠扁的模样。
总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
村民立刻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呢,谁欺负你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说翠儿她妈,你就认命吧,这都是命,你们娘俩命苦,怨不得别人啊。”
这么做,楚弦是为了尸剑客好,免得到时候自己迫不得已斩杀对方。
眨眼之间,就过去了一个多月。
道士笑了笑,正取出一个罐子,这时候那边有哭声传来,随后一个妇人疯了一般冲来,不过却是被几个村民拉住。
尸剑客拎着剑,从旁边走了过去,这家伙日夜不停歇,而这一个月的观察,楚弦早就将尸剑客的情况了解的清清楚楚。
那道士念完周围,然后站定,开口道:“神明重现,尔等凡人只能俯首陈臣,尊崇神明,神明会给你们恩赐,亵渎神明,必然入无间地狱。如今河神需十个童男童女,尔等献上,可保一年风调雨顺,不受江河之患的影响,若是不上供,河水决堤,到时一片汪洋,怕是你们都得被淹死。”
此外,楚弦也基本上确定了尸剑客的弱点。和*图*书
“嘘,小声点,别让神使听到,不然就算是对神明的不敬。”
下面的男女老少都不敢大声说话,但窃窃私语却是挡不住。
“别说了,你没看到河神发怒的样子吗?一旦这一条河肆虐,咱们整个村子都得遭殃。”
可楚弦自己知道,自己能有这种速度,全靠的是机缘,无论是吸收寒冰真气,还是借助阴阳调和时吸干一个宗师级别高手的全身修为,还是最后吞吃血莲,依靠血莲的药力突破武圣瓶颈。
“可是为了平息河神,要献出十个童男童女,这也太……”
只是依旧找不到出去的路。
楚弦小声交待了肥鸟,因为知道肥鸟能听的懂自己说什么,肥鸟是连连点头,这家伙胆子极大,而且贪吃猥琐,连巨灵神身上的金珠子都敢吃。
楚弦自从进入迷宫,就一直是在拼杀奔波,要么玩了命的逃亡,要么是拼了命了追杀别人,反正没有一颗停歇,现在是能歇歇了。
只是就在楚弦以为接下来的日子会和这肥鸟甲虫一起过的时候,一阵波动传来,楚弦起身一看,却是看到前面凭空出现了一道金色门户。
楚弦急忙喝止,这甲虫奇妙,让肥鸟吃了就太可惜了。
这打破了楚弦之前的认知,最开始,楚弦认为尸剑客是一个绝世高手修炼邪功,结果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妇人面色挣扎,显然她也知道当地官府根本不会管这种事情,甚至从www.hetushu•com她记事儿开始,这边的情况便是如此了。
接下来的时间,楚弦想法子将这里全部探查了一遍,果然是没有任何出口,四周全部是封闭的,那种硬化的骨质仿佛岩石一般,坚硬无比。
这地方该怎么离开?
楚弦拿起那一把剑的时候,就知道这剑怕是比自己手里的刀都要厉害,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报官?去啊,让她去,看看官府会不会来管。”道士冷笑了一声,态度极为嚣张。
这等于是被困死在了这里。
楚弦发现,操控尸剑客的,居然是一只甲虫,也就是说,尸剑客那恐怖无比,天下无双的剑术,居然是来自这一只甲虫。
但高回报附带高风险。
借着这个空当,楚弦抓起肥鸟,然后施展轻功,悄无声息的落在另外一边,远离尸剑客。
老道身后摆着供桌,上面满是贡品,旁边便是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
只不过甲虫体型不小,要钻入脑部,最快的就是从眼睛里,所以尸剑客才会是瞎子。
这一切任何一个,放在一般的武者身上,那都是天大的机缘,而楚弦居然是连续三次遇到,也正是因为如此,武圣之路才会如此的平坦。
最后,妇人吼道。
“翠儿她妈,你就别闹了,选谁家的孩子,那是村里抓阄决定的,这你也是同意的。”一个村民说道。
至于别人畏之如虎的尸剑客,只要摸清楚对方的规律,可以轻易避开,哪怕是同处一http://m.hetushu.com室也不怕。
这便是机缘,仔细算算,离开书院到现在,也不到一个月,楚弦居然已经是成就武圣,这种速度说出去,怕是能吓死人。
或许是之前与巨灵神战斗时受到的创伤太大,这天,尸剑客倒在地上不动了,那身上泛着一丝紫光的甲虫无奈爬了出来,肥鸟一见,立刻是拍翅膀飞过去,仿佛是看到了什么美味。
甲虫请求楚弦将尸剑客的剑收起来,按照肥鸟传达过来的意思,这剑是甲虫的命根子。
楚弦是没法子和一只甲虫沟通的,对方也听不懂自己的话,但肥鸟居然可以,几天相处,有些自闭的甲虫成了肥鸟的小跟班,通过肥鸟这个“桥梁”,楚弦也能与甲虫沟通了。
楚弦有些着急。
道士冷笑,没有说话,拦着妇人的村民已经开始劝阻。
当然,唯一的变化好像是这鸟,比之前更胖了。
肥鸟也听话,主要是这甲虫外壳极为坚硬,它也吃不了,干着急没办法。
而接下来几天,肥鸟给了楚弦一个大大的惊喜,尸剑客的尸体受重创,已经彻底完蛋,甲虫便和肥鸟待在一起,时间长了,居然是形影不离,玩的十分开心。
没有眼珠,仿佛骷髅一般,但眼眶里面有东西。
楚弦连番大战,真气虽然可以慢慢恢复,但身体还是得调理休息,也亏得楚弦是修成武圣,否则换做宗师的修为,怕是早死了。
“还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妇人拼了命的叫m.hetushu•com喊,想要冲过去,显然她的孩子就在这十个孩子当中。
老道士像模像样,踏着某种步法,挥舞手中的木剑,嘴里也是念念有词,似是在念诵经文。
楚弦总觉得,这尸剑客没有那么坏,再说人家帮了自己,能留一条活路就留一条活路吧。
楚弦花费了几天时间终于搞清楚了,那是一只甲虫。
此处不见日月,楚弦是估算的时间,大体上会有出入,但出入不会太大。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楚弦是日夜修炼,武圣修为已经是极为稳固,而且实力还有精进。
对方已经是死了。
就仿佛是一面悬空的镜子。
妇人立刻吼道:“你们胡说,什么抓阄,那为何找的都是一些死了爹妈的孩子,你们若不是看我死了夫君,所以才合起伙儿来欺负我们。”
可惜,自己不怎么用剑。
行走的是尸,但可能因为修炼过某种功法,所以体内真气运转不熄,虽然没有灵智,但生前掌握的剑法和武功却是没有忘记。
没有了铃铛,尸剑客经常会撞到墙壁。
村民前面,站着十个四五岁大的孩子,五个男孩五个女孩,此刻都是面带惊恐,却又不敢乱动。
楚弦开始四处查看,虽说也搜刮到了一系好东西,可依旧找不到出去的路。
“好了,又不是自家的孩子,先熬过这一次再说了。”
河面足足有三十丈,哪怕是天色渐暗,也是河流湍急。
一边说,几个村民是死死拦着她,那妇人显然是挣脱不开,但她和图书却不愿意这么放弃。
神使横行,官府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不少官府中的差人,也都是这些神使的信徒。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楚弦是彻底没招了。
“这一次真的能行吗?”
脚步声动,楚弦看都不需要看,便知道是尸剑客走过来了,就是趴在楚弦肩膀上打瞌睡的肥鸟,此刻也是不耐烦的翻了个身。
尸剑客失去了铃铛,成天拎着剑四处游荡,基本上不需要去关注它。
而且此人死前,必然知道他死后的情况,所以之前才准备好铃铛,用来听音辨位。
除此之外,通过肥鸟,楚弦也知道这甲虫的本事,只要有尸体,甲虫便可钻入其脑部操控尸体,也就是说,只要有尸体,便可以让“尸剑客”复生。
“我要去报官!”
楚弦先是一愣,随后大喜,显然,这应该就是出路,很像是进来时候的金门,当下楚弦抓起肥鸟和甲虫,立刻是狂奔过去,钻入这金色门户。
楚弦没事干的时候,就看着肥鸟和甲虫在那玩,这两个家伙没心没肺,成天是无忧无虑,楚弦却是发愁。
……
一处山村之内,此刻全村的男女老少都集结在这里,数百人密密麻麻,此刻正看着一个老道做法。
对方的弱点,应该是在用油布蒙住的双眼上,这一个月来,尸剑客因为没了铃铛,所以经常会撞在墙上,再加上它脸上的油布本就有些腐朽,摩擦之下,居然是脱落,这也让楚弦看到了尸剑客的眼睛。
“可那些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