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
大仙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阳神自在仙

第五百四十八章 人头

这纸条毫无疑问是镰青留下来的,而上面也只写这一行字。
那镰青搞这么神秘,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万一真的有什么要紧事情,自己错过了怎么办?
楚弦点头:“姜大人说的有道理。”
这里是一个风景绝佳之地,绿柳潭不大,旁边有三条小瀑落下,汇入潭中,潭便有柳树林,白天看去,潭水那是一片墨绿,如同绿色的水晶一般,赏心悦目,因而得名。
没交情,也没交集,对方还以如此隐秘的方式来约自己,意欲何为?
楚弦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去,自己时间那么宝贵,不是什么人用这种法子都能叫过去的,所以是将这纸条丢在一旁。
想了想,楚弦还是决定去一趟。
顺着人头滴落的鲜血,已经是将下面一小片水潭染红,夜色当中,看上去是那么的恐怖诡异。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改日,咱们找个地方喝一杯,再讨论治理之道。”姜衡公这时候也是起身道。
血腥味。
这让从中调剂的瑞成文还有何长贵都是时不时冒个冷汗,他们还真怕这两位一言不合打起来,真打起来,你说他们怎么可能拉的住?
等到完全入夜,正在翻看术法典籍的楚弦有些心神不宁。
这也是阳神锻金诀的玄妙之处。
楚弦有些想不明白。
要说楚弦是极为能言善辩的,他在超会上都与众多官员辩论过,不过这时候,居然是在治理州地上,被姜衡公压过一筹。
楚弦愣住了。
在这几个人里,这www.hetushu.com位算是官级最低的,估摸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对谁都是十分客气。最后一位官员叫廉青,三十多岁,也只是比楚弦稍大一些,神色冷峻少言寡语,据说是京州一位军卫都统。
楚弦一笑:“姜大人说的有道理,这一次,楚弦自叹不如。”
以楚弦的能力,要发现对方临走时动作的含义并不难,神海书库可以将当时的情况详细回放。
朝着血腥味放心飞去,楚弦同时也在注意周围的情况,四周静悄悄,除了小瀑布流水的声响,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响动,也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
那边镰青一声不吭,仿佛这事情和他就没什么关系一样。
刚才这两位争论的时候,那是吹胡子瞪眼睛,声音一个比一个大,就差动手了,此刻能歇战,那是再好不过。
看了看时辰,距离子时还有一段时间,楚弦打定主意,当下是念头通畅,开始仔细研究术法,居然是比之前要更有效率。
绿柳潭楚弦知道,是内院中的一个地方,白天或许还有人过去,但晚上,绝对没有人会去那个地方,因为太过偏僻。
而且楚弦一眼就认出,这个人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约自己来这里的镰青。
真起了冲突,他估摸都能吓瘫过去。
毕竟,对方的资历太老,经验丰富,而且治理的还是极州这种更加凶险之地,所以道理上,还是真的能找出不少。
楚弦走过去查看,然后从刚才廉青的http://m.hetushu.com石凳下面,摸出来一个纸条。
从一开始,这位镰青都是少言寡语,对方临走的时候突然做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这四位官员来访,楚弦当然不能再窝在屋子里修炼,所以是出来,陪着四位说话,瑞成文道:“这姜大人,何大人还有廉大人,我们几个平日里算是走的近的,所以这一次知道楚大人你进入内院,就结伴过来认识一下,将来无论是在书院,还是在官场,咱们几人都得互相照应啊,毕竟,咱们也算是有同窗之谊了。”
楚弦发现,这镰青的手指,实际上是在指向刚才他们坐的地方。
在书院之内,楚弦还真不怕有人害自己,更何况,自己现在的修为和手段,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加害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是遇到自己不敌的高手,自己还有黑发护腕,所以也不应该有什么顾虑。
当下瑞成文道:“对啊,时候不早了,打扰了楚大人,如今天色渐暗,咱们不如就此告辞,改日再谈。”
楚弦治理州地,重经济,而姜衡公治理州地,重防御。
唯一的可能是,这镰青是有事情和自己说,而且,只能是挑这种没人的时候去。
“今夜子时绿柳潭!”
可对方能和自己说什么?
在此之前,楚弦压根儿不认识这个镰青,而且对方是来自京州,但楚弦在京州也算是待过一段日子,也从没有听说过还有镰青这么一号人。
在这漆黑的深夜,偏僻的水潭之处,怎会有血气?和_图_书
初看这一个纸条,显然是想要约自己在今天子时去绿柳潭,问题是,这又不是佳人有约,一个男人约另外一个男人半夜三更去偏僻的地方,做什么?
这里面,瑞成文与那何长贵都是属于圆滑之人,能说会道,调剂气氛都是一把好手,相对来说,楚弦和姜衡公官位和影响力最高,所以话题也都是围绕他们两人,唯独廉青,仿佛有些不合群,只是站在一旁听着,偶尔点头回应,却不参与讨论。
去看看,晚上也能心安了。
姜衡公哈哈一笑:“楚大人,你这是在让着我,我知道治理州地,不可太过极端,但有的时候,不极端不行啊,只有时刻紧绷弓弦,敌人来时才能立刻做出反击,毕竟你我都是镇守边疆州地,稍有闪失,那就等于给异族打开了入侵的大门。”
官员在一起,聊的自然是官场上的事情,楚弦也是从他们嘴里了解到目前圣朝各州的情况。
快到子时的时候,楚弦动身。
军卫都统在京州以及各州都有设立,官品也从七品到六品不等,算是武官的一种,不过京州之内,那应该是正六品。
打开一看,楚弦脸上疑惑更多。
到了地方之后,楚弦第一个感觉不是感慨这里的景色,而是立刻眉头一皱,因为楚弦五感敏锐,到了地方,已经是嗅到了一股特别的味道。
上山入谷,楚弦到了绿柳潭所在。
楚弦当然是有防人之心,所以他一路都是用阴阳幻神鲤游走在周身,再加上用了一些其他http://www.hetushu.com的隐匿术法,可以说这一路都没有人察觉到楚弦的存在,哪怕是到了地方,楚弦也是依旧处于相对的隐身状态,更是无人能看到他。
这一下就引起了楚弦的好奇和注意。
也就是说,自己对其是一无所知。
所以只能是尽力调剂。
居然是认输了。
崔焕之求的是这门术法的刚猛霸道,楚弦另辟捷径,修的是一个巧夺天工。
这话说的倒也不假,同在书院求学修炼,虽然年纪不一,但的确算是同窗。
这时候,楚弦才发现,他们已经是争论了两个多时辰,如今天色居然已经昏暗,姜衡公也发现,所以是起身告辞,瑞成文与何长贵早就是后心湿透。
“对,对,对,改日再谈,毕竟今后学院的日子长着呢,不在于这一朝一夕的。”何长贵现在额头还有汗,这是刚才吓的,在场的几位,论修为,看官位,他都是最差的那个,所以谁都得罪不起。
出了学舍,楚弦一路朝着绿柳潭方向而去,因为是深夜,所以路上无人,内院之内也是极为寂静。
终于,楚弦看到了血腥味的源头。
这什么意思?
不过这也符合对方的性格,军卫都统,就是有军士的作风,若是能言会道,那反倒不正常了。
当然,此处也仅仅就是一个供人游览之地,除了景色宜人,再没什么特殊之处。
当然,互相有长处是要相互学习的,但也有意见不合的地方,这一老一小居然也是争的面红耳赤,谁都不让睡。
好在楚弦和姜衡公的和图书争论也只是在互相的见解和理念上,并不涉及个人,争论之下,谁能说服谁,谁说的更有理,那自然就听谁的。
楚弦立刻是打起精神,运转术法,因为修炼了阳神锻金诀,所以楚弦在衣衫和鞋履当中加入了金属细线,因为可以随意操控,所以柔时便和真正的布料没什么区别,但只要需要,立刻可以防御一般攻击,还可随意飞行。
这纸条,是黏在石凳下面的,不仔细根本摸不到。
只有这七个字。
这学舍当中虽有五十个学生,但都是地阶九品和八品,这种修为,楚弦要出入,绝对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更何况楚弦还有阴阳幻神鲤,就算是走在外面,只要放出阴阳幻神鲤游走在自己周围,那么只要不是修为超过自己太多的高手,都不可能发现,即便是迎面走过,也看不到自己。
送这四位出去的时候,也是按照官位走的,姜衡公走在最前面,其他三人在后面,不过这时候,最后一个出去的镰青扭头看了楚弦一眼,然后伸手指了指,随后快速转身离去。
廉青见到楚弦,也只是简单行礼,仅此而已,别人说话,他就站在一旁,可能是性格使然,倒也不是故意装样子。
只是一眼,即便是见多识广的楚弦也是禁不住心头一跳,就在水潭正中央之上约莫一丈距离,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悬在那边。
而在州地如何治理方面,楚弦和姜衡公自然是最有发言权,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聊的也是越来越起劲。
楚弦点头,起身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