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
大仙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阳神自在仙

第五百三十六章 燃血解毒术

声音有些冷。
楚弦有他自己的想法,改良术法对他来说,可能更难,倒不如创新一个,而且他打听过,学术评奖,创新术法的加分要更高,所以他才做出这个决定。
“好!”岩师兄哈哈一笑,狠狠亲了对方一口,然后才道:“赵麟所依仗的是她姐姐,但是最近我可是知道,她姐姐在内院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一个不好,怕是自身难保,所以现在正是机会对付赵麟。”
所以楚弦开始讲解。
问题问完了,按理说赵麟得告辞离开了,但她显然有些意犹未尽,想要找借口多和楚弦待一会儿,这时候,她没话找话道:“听说楚学长参加了几天后的学术评奖?”
袁紫山一看岩师兄似乎生气了,急忙是道:“我做,不就是给她下药,这件事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楚弦后来琢磨,估摸肯定是纪语声暗中说自己坏话来着,不然那些先生为何见了自己都绕道走?
因为同样的一个问题,就在不久之前她还去请教过身在内院的姐姐赵怡,所以赵麟是可以评判出来的。
赵麟急忙取出一本书籍,然后道:“都说楚学长学识高见识广,我在修炼时遇到一些问题,所以冒昧想要请教一下学长。”
光是从这一次的讲解来看,赵麟突然冒出了一个她觉得不切实际,甚至是有些震惊的事情。
听到这话,岩师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和鄙夷,但还是微笑道:“紫山啊,你跟了我和-图-书,不会让你吃亏的,不过你也知道,我对赵麟是有一些恨意的,追求她可是花了我不少功夫,我咽不下这一口气啊,紫山,这件事你的帮我。”
“是,报了名,多亏有纪语声先生的举荐,不然,还参加不了呢,本来我也不想参加,但纪先生执意举荐,没法子,为了不让纪先生失望,我也只能是去试试。”楚弦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瞎话。
将赵麟请进去,便问赵麟问题所在,赵麟显然早有准备,找了一个颇有难度的功法总篇,就说这个她看不懂,领悟不到器宗精髓。
袁紫山欣喜道:“岩师兄,你放心,我既然跟了你,就是你的人,一定帮你,说实话,我虽然与赵麟是密友姐妹,但我也看不惯她的那种假清高,你要怎么做,我都会帮你。”
这几日来请教的人有很多,楚弦倒也没嫌烦,对方能来,说明是信任自己,而且自己这几日还真没什么事情,所以替他们解答一下疑惑也没什么。
“这是什么?”袁紫山愣了愣,岩师兄笑道:“赵麟对我爱答不理,对你也是充满了优越感,你就愿意这么一直被她压着,就愿意一直看她的冷脸?”
想想就知道,在危急时刻,若是突然身中剧毒,又没有解药的情况下,施展这一门术法就可以立刻让你焕然一新,谁不愿意?
……
赵麟这时候很是局促,看得出她十分紧张。
绝对是一个借口http://m•hetushu•com,这一点赵麟自己心知肚明,她哪里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知道这段日子有不少学生都跑去请教楚弦,所以她一时安奈不住,也来了。
至于要创新什么术法,楚弦也是经过考量的。
赵麟急忙正色听讲,看着近在咫尺的楚弦,她一开始甚至都没注意楚弦讲什么,不过她听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是神色凝重。
楚弦倒是没想那么多,这段日子,跑来拜访自己的学生有很多,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是习以为常。
而且这么一来,至少自己和楚弦就可以认识,不像之前,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真的?”袁紫山也是大喜。
敲门声中,楚弦睁开眼睛,然后起身整理衣衫,开门。
楚弦,是不是比姐姐还厉害?
这是理由。
“楚学长,我是东林学院赵麟,今日冒昧来访,是有所求。”赵麟开口说道,她平日里在别人面前,那是潇洒冷峻,但现在到了楚弦面前,却是极为紧张。
袁紫山被激起了火气,然后道:“岩师兄,你要我怎么做?”
楚弦哈哈一笑,隔空一抓,将旁边桌子上他写好的燃血解毒术取来,丢给赵麟:“就是这本,你若是想看,可以翻阅。”
“燃血解毒术!”
这是楚弦柔和了武功,术法和医道,三术合一而创立的术法,说是临时想到的,那也不是,楚弦实际上自己早就有了类似的一个概念,而且hetushu.com也有了相对成熟的想法,这一次,只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将这门术法真正创造出来罢了。
无论是什么毒,都可化解,算得上是一门了不得的术法。
不过越是这样,反倒是越惹人注目,尤其是东林的学子,更是忐忑当中带着一丝兴奋。
对于楚弦来说,外面的各种传言根本影响不到他,现在的他在外院,根本就是特立独行,别说学生,就是外院的先生,也都是尽量躲着它。
楚弦不做杀伐之术,毕竟杀气太重,可能会被书院觉得不合适而毙掉,所以稳妥起见,应该是结合医术的术法。
心中有疑惑,不过眼下楚弦的讲解,她却是牢牢记住,一开始,她的确是找了一个借口,但她发现楚弦讲解的法子可能更好时,她就打算按照楚弦所教授的方法去试试。
“有什么事?”楚弦问道。
最重要的是,楚弦所讲,要更加精炼,也要更加深入。
“简单!”岩师兄将手里这一包粉末塞到袁紫山手里,然后道:“你只需找一个她独处的机会,让她喝下带着这一包药的水便可,到时候我保证她以后再也高傲不起来。”
甚至于,比她姐姐讲的还要好,还要更加透彻。
这不是赵麟胡思乱想,而是真的这么觉得,可她又觉得不可能,姐姐那可是天之骄女,很早就踏入内院,而且如今已是内院天阶七品,这可是要比外院天阶一品都要厉害得多得多,楚弦怎么http://m.hetushu.com可能比姐姐还厉害?
“岩师兄,你可是一定要对我负责。”袁紫山喃喃说了一句,此刻,她身下那男子正是岩师兄。
而刚好,楚弦自己本身就精通武道,术法和医术,因而创立这一门术法并不难,不过三天时间,这一门燃血解毒术已经是趋于成熟,而且楚弦更是有时间提笔,将这一门功法写了出来。
门外的是赵麟。
说完,赵麟偷偷四下看看,突然,她看到桌子上摆着一本明显是刚刚书写好的功法。
因为楚弦讲的的确是好。
她心里早就对赵麟嫉妒无比,嫉妒对方的出身,嫉妒对方的修为,嫉妒对方的相貌,所以岩师兄对她稍微示意,她就立刻靠了过来。这么做,一来是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毕竟岩师兄据说也是有靠山后台,跟着他不吃亏,二来也是潜意识里想要和赵麟争一争。
“那,可有成果?”赵麟试探性的问道。
一个偏僻的小屋,袁紫山正懒洋洋的趴在一个男子赤裸的胸膛上,当然,袁紫山也是一丝不挂,从散落在地上的衣衫和床铺上的凌乱可以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袁紫山脸上带着忐忑,带着期待又带着一丝得意,此刻正用手在那男子的胸膛上划来划去。
术法的魅力就在于此,同样一篇功法,不同的人看,不同的人去修炼,结果可能就截然不同,这一方面是每一个人的天资问题,另外一方面,便是对功法的理解。
这日楚弦正在研究他和*图*书的“创新”术法。
这门术法最奥妙的是,无需修炼武道,也不需了解医术,只要修为达到出窍境界之上,就可以修炼,效果是可以几息之间,化解体内毒素。
敲门的时候,她还在犹豫,不过现在,她反倒是打定主意,自己追求自己的幸福又有什么不可以?
岩师兄这时候准备加一把火,继续道:“怎么,你不敢?如果不敢的话,那就算了。”
这术法的价值,那也是相当巨大。
这时候岩师兄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样东西,那是一包粉末。
实际上楚弦的睡觉,就是在神游天外,放松心情。
这日楚弦正在午睡,因为距离学术评奖还有五六天的时间,而楚弦又因为早就弄好了他参加的自创术法,所以闲着无聊,每天倒是可以睡一会儿。
楚弦想来想去,选定了一个。
“你这个问题,倒也不难。”楚弦只是粗略一看,就知道赵麟问的是什么,而且也知道这一篇功法的这个地方,的确是一个难点,若是领悟能力稍差的学生,的确可能是看不懂。
岩师兄眼中深处闪过一丝鄙夷,但依旧是哄着她,将她搂在怀里,然后重新压在身下。
袁紫山似乎是猜到了什么,显得有些犹豫,毕竟这种事情她也是头一次做。
不过这时候,有客来访。
楚弦觉得,自己这一门术法,在学术评奖当中有所斩获,应该是手到擒来。
赵麟当下是听的入迷,越听越是点头,然后是沉浸其中,揣摩当中的奥妙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