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
大仙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阳神自在仙

第四百二十四章 对战陆江

进入鬼域,这里的一切都和原本的宅子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或者说,是浓浓的鲜血当中。
那陆江显然对楚弦的黑发护腕记忆犹新,上一次在破庙,他的分身就是瞬间被黑发当中放出的贺随心鬼奴斩掉了脑袋。
黑发护腕在楚弦的催动之下,直接化作漫天发丝,随后是划出道道寒光,斩向陆江。
与此同时,在鬼域某处,陆江面带惊恐的看着对面他原本熟悉的身影。
是陆江自己变了,还是说,是有什么原因让他性格发生了变化。此刻,陆江说完,那脚步声越发的快速,楚弦知道,他不能再耽误时间,必须速战速决,否则纪纹那边绝对抵挡不住。
他几乎是刹那之间,挪移了位置。
现在陆江给楚弦的感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这世上最了解某个人的,可能未必是这个人的朋友,反而是他的敌人。
因为,脚步声从刚才,就没停过。
好在楚弦不是一般人,如果是一般人,这时候不被吓死,也被憋死了,楚弦早就掌握了闭气不出的神通,憋着一口气,活动几个时辰都不在话下。
一声巨响,贺随心撞在上面,身体四分五裂,这让陆江松了口气,不过下一刻,他就又倒吸一口气。
所以鬼域的强弱,和施术者本身的修为境界有很大关系。
他森森一笑,脚下仿佛持出现了一个血池,整个人沉入期中,黑发斩了一个空。
此刻的www.hetushu.com贺随心,与之前在大殿之内的样子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双目茫然,手里握着一把短剑。
“随心,你被那楚弦炼成鬼奴,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他,我一定为你报仇。”陆江这时候说道。
楚弦回头看了看,身后什么都没有,但楚弦记得,自己只不过是走出剑阵几步的距离,居然就仿佛已不在一处,可见陆江这鬼域,已经有混淆乾坤的效果。
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一些术修和武者,如果是被太过强大的毒雾腐蚀,也会立刻身死魂灭。
他的修为,可以抵挡一下,但那边纪纹不行。
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武道,什么拳法,包括术法,统统都没用,或者说,是用处不大,在阳间鬼域之内,楚弦对付陆江最有效的手段,只有黑发护腕。
陆江肯定知道,自己会做足防备,也知道自己身边有仙人护卫,所以对方实际上早就做好了打算。
“楚弦,你终于是出来了,我本以为,你会看着纪纹那丫头去死,没想到,你居然也有心软的时候,不过没关系,音杀之术我会继续施展,就看是你先死,还是她先死。”
陆江此刻眼瞳一缩,心中的恐惧达到了顶峰。
楚弦和陆江的情况,也是类似。
这么做,就是逼迫自己出去,与他一战。
所以楚弦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一根跟着陆江的发丝上。
正所谓杀敌和图书一千自损八百,基本上就是这个道理。
但刚才跟入血池的那一根发丝,在楚弦眼里,却是他这一次能否致胜的关键。
想到这里,楚弦再不犹豫,立刻是迈步而出,走出剑阵,进入鬼域之内,纪纹想拦都拦不住。
不过这些水鬼刚靠近,就被黑发护腕撕碎,所以对于楚弦而言,眼下的情况并不危机。
所以楚弦出手就是王牌。
陆江这人,谈不上光明磊落,但也是有一些底线的,但是数年之后这再次相见,楚弦从一开始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脚步声,依旧在响动,楚弦现在追踪不到陆江位置,只能是想法子往回跑,看能不能返回纪纹身边,看看她现在怎么样。
身体破碎的贺随心化作一根发丝,随后,重新变化出来,仿佛根本没有任何损伤。
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随后一个人影由远至近,慢慢走过来,伴随而来的,还有那恐怖的脚步声。
但楚弦刚跑两步,脚下便是一空。
这次陆江明显是早有防备。
这段日子,楚弦也是将一些隐秘的典籍翻阅了一番,尤其是关于三千年前张瑞仙的阳间鬼域,可以说了解了不少的东西。
这让楚弦眉头一皱。
毕竟,陆江是陆江,他还不是张瑞仙这种级别的大修。
嘭!
也就是说,离开剑阵的范围,陆江必然会出现。
“坏了!”
只是这件事,实际上也是楚弦希望的,如果陆江躲在鬼域之内不出,http://m•hetushu.com想要在其中找到陆江,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鬼……鬼域!”
变成鬼奴的贺随心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最恐怖的就是比鬼魅还要快的速度,简直和闪电一般。上一次在破庙,陆江分身就是在刹那之间,被鬼奴状态下的贺随心斩掉了脑袋,此刻,她一言不发,又来了。
楚弦这时候意识到既然陆江可以随意改变鬼域的地形,帮助他逃走,那同样也可以改变地形,来对付自己。
要知道,陆江这一次来的是本体,因为他知道,要灭杀楚弦,只能是本体前来才有希望。
不过显然,这里并不是只有血海那么简单。
盯着那个人影,想着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而且那脚步声再次响起,这么一来,留给楚弦的时间就不多了。
最大的不对劲,就是陆江的变化太大了。
陆江的话,显然是丝毫不能影响现在的贺随心,下一刻,她就冲了过来,速度之快,即便是陆江,也看不真切。
首先这阳间鬼域,自成乾坤,之内的天地规则也是与正常环境之内的大不相同,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同。
想到这里,楚弦直接催动黑发护腕。
在鬼域之内,创造鬼域之人可在一定条件下变更这种天地规则,例如,加持一种腐蚀毒雾,只要是在鬼域之内,就会受到影响。
即便如此,他好不容易修成的鬼体上,一条手臂也是空空荡荡,显然是被贺随心斩落,刚才他如果动作m.hetushu.com再慢上半分,那么,被斩落的就不是一条手臂,而是他的脑袋。
楚弦只能是施展手段应对。
这世上,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无敌之术,鬼域的弊端在于,施术者,也就是鬼域的创造者必须也在其中,而且本身也得受到鬼域之内所有的负面术法的影响。
现在陆江是打定主意要先弄死纪纹,如果对方藏匿不出,那的确是麻烦。
就如同刚才那古怪的脚步声,对楚弦和纪纹攻击的同时,陆江这个施术者,也会受到同样的术法攻击。
此刻陆江立刻是改变了鬼域的地形。
刹那之间,楚弦感觉自己掉入水中。
但陆江要对付的,也不是轩月谷,他只需要用鬼域混淆轩月谷,引走对方即可,这样一来,陆江就可以专心的对付自己。
虽然之前楚弦和陆江也说不上是什么熟人,但多少是打过交道,甚至也是交过手的。
对于这种脚步声,就算是剑阵,也没法子防御。
现在看到对面那个人影,楚弦反应了过来。
这种神通,才是鬼域之所以恐怖的地方。
下一刻,一根发丝闪电一般飞出,直接冲入下面的血池,在血池消失之前,没入其中。
血水当中,还有各种水鬼,此刻都是齐齐向楚弦这边攻来。
不过黑发护腕的能力显然并不是这么简单。
这一刻,陆江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至少在楚弦看来,陆江的鬼域,对付仙人境之下,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对付仙人,也得看看是什么级m.hetushu.com别的,如果是最最普通的道仙,说不定还有法子,但如果对付诸如轩月谷这种级别的仙军卫,陆江必然是极为困难。
这时候,楚弦跑过来,四下查看,周围没有陆江任何踪迹,也没有刚才的血池,可想而知,陆江在其制造的鬼域之内,是可以随意改变地形,甚至能瞬息挪移到鬼域的任何一处。
入眼所见,一片血红,向上游,仿佛根本没有头一样,又像是此刻,置身在血海深处。
入眼所讲,只有一篇黑暗,只有脚下周围几丈范围,可以看到,而且,也都是一些让人不适的血肉。
那就是分而破之,先引走轩月谷,然后再用这种古怪诡异的脚步声,对自己身边人下手,因为陆江知道,这种术法,对自己效用是有,但不至于致命,可对其他人就不同了。
站在他对面的,正是那一根发丝所化的贺随心。
“陆江!”
楚弦只是担心纪纹。
此刻,周围鬼域和上次在破庙当中的也是不一样,上次在破庙之内,楚弦感觉是周身被一股力量禁锢,脚下血肉有困足之效,眼下便没有。
“楚弦,你是不是很心急?是不是怕那纪纹香消玉殒?我就是要你这么痛苦,这就是你破坏我的计划,逼死随心的后果。”陆江的声音带着一种病态戏谑,这种语气和语调,在楚弦听去,和他记忆中的陆江很不一样。
他面前,出现了无数血丝荆棘,仿佛一面巨大无比的墙壁,将他隔开。
但同样,鬼域不是无敌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