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
大仙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阴河鬼船渡

第二百七十九章 楚弦的上上策

手下去了,但廉貉心中依旧有些没底,不过想想,大殿府君和三殿府君都想上位地皇,带领阴府与圣朝平起平坐,想要脱离圣朝从属,所以这一次堂会审判,就是一次“交锋”。
如果真的是那样,等于是加深了圣朝和阴府的对立。
“好!”楚弦这时候道:“今日,我便以巡查御史的身份查办阴府判官廉貉之罪行。”
等走到堂会之地时,廉貉已经是恢复了正常,这时候楚弦也是注意到廉貉的变化,显然,能坐到判官位置上的都不是善茬,楚弦也能猜出廉貉的底气何在。
就算是判官,只要不是过分靠近,楚弦也能瞒过他们。
可以说,这就是上上之策。
这是整个计划里最凶险的部分,好在楚弦应付过去了。
有了巡查御史的身份,有了地狗这个人证,有鬼器铜镜做物证,而且是在阴府堂会上,拉拢其他判官给廉貉定罪,如此一来,圣朝和阴府都有了面子,更不会因为这件事而闹翻。
所以听到楚弦询问,两人是开口道:“六殿府君大人说,按规矩办,已经是说明了阴府态度,楚大人既为圣朝巡查御史,那自然是有权监管阴府之官。”
众判官反应过来,当下叫来牢头,显然,之前抓楚弦回来,是因为对方灭杀了捕头,可现在地狗压根没有被灭魂,所以之前的罪名根本就不成立。
在黑山坊市内遇到了这地狗之后,楚弦就想到了这个法子,地狗只是一个和-图-书棋子,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廉貉。
楚弦说完,那边郑昆阳已经是开口道:“还不将牢门打开,请楚大人出来?”
这肯定不行。
如果楚弦真的这么蛮干,那以后仕途之路也就走到尽头了,就算真的最后将廉貉抓起来斩魂,也会被上层认为是办事不利。
最妙的便是,都不需楚弦动手,其他判官已经是开始对廉貉出手,这便是借势而为,光是手段的境界,就不知道要高出那廉貉多少。
至于这关键时刻,圣朝的任命,那是楚弦在被抓时,偷偷传音给牧旭,让对方跑去报信,这信,最后会传递到萧禹中书大人那边。
他是人官,而且肉身尚在,所以乃是元神之体,若是像其他阴官一样,肉身死亡,没了阳寿,那么就只能是魂体。
若是阴府那些府君真的要反,那么楚弦元神留在这里,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地狗紧跟在后面。
反不反,这是最后的机会,错过这一次,想反都难了。
如此,再将楚弦收押,那就不行了。
他名义上投靠三殿府君,但实际上却是大殿府君的人,所以只要关键时候,大殿府君能为他说话,那他就还有机会。
他之前做府令,只是从六品,而现在做巡查御史,就是正六品,而且巡查御史之职虽然不是什么高官,但这个职位极为特殊。
牢门打开,楚弦迈步而出。
阴府的府君,判官,互相之间的关系,楚弦都是和_图_书了然于胸,如此该拉拢哪个,该防备哪个,楚弦也早就有谱。
元神与魂体有差别。
鬼牢的牢头此刻是哆哆嗦嗦上前将牢门打开,刚才的情况,他是听到的,早已经是吓的神魂不稳,这位楚先生当真神人也,被抓入鬼牢,非但是没事,最后居然是还变出了一个地狗出来,更是逆袭,看样子廉貉判官是要倒霉了。
楚弦摇头:“亏你还是阴府之官,怎么连阴府官律都没仔细看,难道你不知道,判官若是犯错,堂会可直接定罪,最后交由府君大人审议,更何况,还有我这巡查御史在旁监察,所以要定你的罪,无需打扰诸位府君大人。”
楚弦此举,是在为圣朝尽忠,是一种极为崇高的“奉献”,毫无疑问,无论成功与否,楚弦身上的功劳都不会少,不过对于楚弦来说,当然是希望阴府不反。
如此,那廉貉又如何能斗得过自己?
凡人有阴阳之说,人死成鬼,鬼死化花,乃是天道规则。
越想,廉貉越觉得底气十足,因为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审案,这可是关系到未来大势。
这时候廉貉似乎还有最后一个底牌,他这时候道:“我乃阴府判官,就算是要给我定罪,也得府君大人点头才可。”
只抓一个地狗,这不是楚弦的目的,而且如果真的将地狗抓回去,楚弦几乎可以肯定,圣朝有些官员肯定会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放过廉貉,而是将地狗http://www.hetushu.com当做主凶来处置。
所以,楚弦不会选择这种下下策,他要选,就选上策。
说完,带头走出鬼牢。
所以哪怕是为了稳定独立一派的军心,两位府君大人也不会看着自己被定罪。
倘若自己不知道阴府后来的走向,说不定还真奈何不得这个廉貉,但问题是,楚弦对未来阴府走势那是了若指掌。
那意思就是让对方赶紧去找大殿府君报信。
阴府捕头的实力不差,但还看不出阴阳幻神鲤的幻术,毕竟这些年,阴阳幻神鲤的神通也是提升了很多。
而刚好,萧禹中书就在云龙山地界,所以楚弦才有了这个便利,唯一可能存在的纰漏,就是中书大人不给自己这个官位。
律法不会同意,被害死的百姓不会同意,就是楚弦自己也不会同意。
想到这里,廉貉也是精神一振。
所以,楚弦在抓住地狗之后,实际上是故意走的很慢,他在等其他捕头来,然后借用阴阳幻神鲤的幻术神通,瞒天过海。
为什么仙人不怕阴府?
正因为如此,楚弦每一次见判官,都是坐在牢房最里面,就是在刻意的拉开距离,生怕被判官看穿幻术。
当下廉貉调整情绪,整了整衣衫,迈步走出鬼牢,而在外门,他偷偷给外门候着的一个手下打了手势。
所以,今天谁也救不了这廉貉。
对啊。
这是下下策。
前世,阴府乱过几年,因为这件事着实是死了不少人,但最后,圣朝还是和*图*书圣朝,而且是完全掌控阴府。
如此,又立功,还能活。
他只能是点头,咬牙道:“可管!”
这就是。
其他判官一听,也只能是点头。
这时候,几个判官已经是叫来了一队阴兵鬼卒,将地狗控制住,还有几个,将廉貉围了起来。
大殿府君和三殿府君若是还想拜托圣朝从属,想要独立,这次就不会任由自己被定罪,否则独立一派必然是军心不稳。
但楚弦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萧禹中书肯定会查证自己是否已入阴府,如果查证之后,十有八九会帮自己谋取巡查御史这个官职。
这一路谋划,楚弦在黑山坊市的时候,就在想,如何能让廉貉这种恶人伏法,对方藏在阴府之内,人官就算是能调遣千军万马,那也不可能进入阴府抓一位判官。
不过楚弦在别人眼中是在冒险,可实际上,早已经洞悉未来的楚弦知道,这一步险棋,那只是有惊无险。
这看似是一场定罪,但因为有了圣朝人官的介入,所以就成了一场交锋,一场博弈,如果自己这代表独立一派的人给楚弦这圣朝人官给定了罪,那阴府还谈什么独立?谈什么自立朝廷?
而仙,不再其列。
自己查的案子,萧禹中书知情,所以楚弦主动讨要巡查御史官职,萧禹中书肯定也会同意。
廉貉这时候能说什么?
这算是楚弦借用这一次事件,主动给自己升官。
如果那些持有反心的府君真的要反,那无论如何都要给廉貉开和-图-书脱,自然,这个风险楚弦也考虑到了。
唯一的一个风险,就是这一场审讯定罪,会被看成是圣朝和阴府之间的一次“对决”,一次交手,倘若阴府真的要反,就不会给廉貉定罪,因为这会被看成是臣服。
这一点,萧禹中书,乃至整个圣朝的仙官都知道,也都清楚,所以这更是体现出楚弦的“难能可贵”,因为这恰恰是对阴府的一次“试探”,就等于是在逼着对方摊牌。
“其它判官大人呢,什么意见?”楚弦抬头环视一圈,郑昆阳和包亭公此刻早已经是心服口服,暗道这楚弦果然是非同凡响,居然是将廉貉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且廉貉是丁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借用这个借口,楚弦主动被“抓”进阴府,如此一来,对于阴府的了解,此刻就派上了大用场。
魂体无阳气,元神有,所以楚弦身上有淡淡柔光,和周围的阴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廉貉傻在原地,他此刻有一种冲动,想要直接出手灭杀楚弦,但他知道,若真的那么做,不说能不能灭掉楚弦,就算是灭掉了,自己也完了。
后者眼神闪烁,显然还在想脱罪之策,只是眼下,已经不是阴谋诡计就能翻盘的情况了,楚弦谋划这么久,大势已成,廉貉已经失了先手,而且是步步落后,又如何能翻盘?
总之,楚弦“得逞”了。
什么叫做高手?
以楚弦所料,阴府那些府君若是不逼,他们反而会觉得有机会,但这么一逼,绝对不敢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