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穿越时空再续情缘

作者:枫之幻想
穿越时空再续情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回到过去(6)

风静怡一惊,这算什么答案?她非常不解,甚至想破脑袋也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而云梦的话,刚好被正准备进来的茵茵听见,她顿住了脚步,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可还是能在这黑暗中从她那明亮的眼眸发现异样的色彩,很淡,却是真真切切的哀伤。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风静怡之所以对云梦没有好感和不信赖是因为他们曾经相识,而茵茵和云梦只是第一次见面而言,所以她看的或许比风静怡更为透彻:首先,她并不相信云梦会真的想要杀鬼煞,相反鬼煞反而很可能会杀了云梦;其次,也就是茵茵从云梦身上感觉到她对鬼煞似乎存有一种微妙的感情,并非亲情、更非师门之情,而是懵懂暧昧不明的感情,因为无法看到云梦全和图书部的表情,所以这也只是茵茵的猜测而已。
只是让鬼煞饮下两口自己的血液后,不顾手腕的伤口,云梦很快从怀中取出几个大小不一、颜色不同药瓶,麻利进行调和再给鬼煞伤患处上药,动作没有丝毫怠慢,仿佛稍迟了些便救不回鬼煞,而云梦也并未因此而失去冷静和乱了方寸,相反比任何时候都要谨慎和冷静;纵使风静怡对云梦向来没好感,也没见过她认真或其他什么样子,但她看得出来,此刻的云梦极近忘我的在专心给鬼煞疗伤,她已经越来越不明白了,不明白这样的云梦为什么还要杀鬼煞呢?
终于,风静怡还是按耐不住了,所以她开口打破了沉默,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做了那么多事无非就是为了引他和-图-书出来,既然想要杀他,为什么还要救他?”
离开了鬼煞的唇,云梦再次用嘴覆在自己手腕的伤口处,实则是在吸自己的血,然后又一次将含在口中的血送进鬼煞的口中,直至鬼煞将其吞下。
其实,对于云梦和鬼煞之间的事风静怡也是半知半解,她只知道两人的关系一向不太好,后来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人便反目成仇;云梦找鬼煞,用尽一切办法逼他现身,可鬼煞似乎有所顾虑一直避而不见,但风静怡知道,鬼煞对云梦恨之入骨,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回避;因此,这一次云梦对鬼煞下毒手风静怡丝毫不觉得奇怪,奇怪的是既然已经对鬼煞下毒,为什么还要出手救他呢?
对于善于用毒的云梦来说,她知道时间已经不允许她再继续hetushu.com迟疑了,在茵茵、单臻和风静怡三人惊异的目光中,云梦俯下身用唇覆在了鬼煞那旧患与新伤的衔接处,深深的吸允着,然后抬头吐出口中的毒血,然后再吸允、再吐出,不断重复着,云梦采用的竟然是最原始的方法?把毒素吸出来,会有用吗?或许有、或许没有,可云梦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虽然因为风静怡拖延了些时间,但毕竟不是很久,还不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已经喂下自己剑上毒的解药了,至于旧患处的毒一时半会儿是解不了的,但并没什么大碍,相比眼下的情况来说,所以当务之急是排除第三种毒素更多的融进鬼煞的体内,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第三种毒素吸出来。
云梦唇角勾起一抹极淡的苦笑,抿了抿干涩的唇,道。“为了回到hetushu.com过去。”
夜里,某个被遗弃的村庄里,某间农舍的卧间里,鬼煞躺在踏上仍昏迷不醒,云梦就在一旁双眼不离的盯着,站在一旁算是盯防云梦的风静怡则已经注意两人很久了,却始终看不出什么。
看着云梦周而复始的举动,茵茵等三人都静默了,若说茵茵和单臻不解是情有可原的,可风静怡不一样,她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云梦直接说鬼煞没救了,风静怡肯定会让云梦一同陪葬,但看着云梦如此不顾一切的挽救鬼煞,她又能说什么呢?风静怡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云梦要杀鬼煞却又要救他呢?从她的反应中看不出一丝的虚假,是全心全意的想要救鬼煞的,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杀鬼煞呢?
就算情况再怎么特殊和让人措手不及,单臻也已经反和-图-书映过来了,云梦在喂鬼煞饮下自己的血,可为什么这么做呢?在这一问题上,单臻和茵茵同样感到不解;唯有恍然间反映过来的风静怡,睁大着双眼看着云梦,唇在噏动着,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一个话音都发不出来。
距离最近的茵茵,发现了蹊跷,因为她看见在云梦与鬼煞双唇的缝隙中渗出了红色的液体,鬼煞的血液因中毒已呈黑色,那么红色液体可想而知,从云梦手腕的伤口便知,那红色的液体是云梦的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云梦给鬼煞的解药起到作用和她周而复始的将毒素吸出来的缘故,鬼煞的脸色稍稍有了起色;就在鬼煞脸色稍有起色之后,云梦接下来的举动再次让人震撼,只见云梦咬破自己的手腕,再覆上鬼煞的唇,这个举动让三人为之震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