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穿越时空再续情缘

作者:枫之幻想
穿越时空再续情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章 政变(1)

与张仁谈话周丞也没有任何迟疑或拐弯抹角,直接进入话题,一直以来他虽只是抱着观视的态度在一旁看着,不少大臣也包括那些平日也算英明的重臣们都有各种各样的进言,但几乎都是支持出兵的居多,唯独张仁对此事由始至终都未有任何建议,本来打算利用今次的机会试探张仁的想法,可从开始到结束,张仁一句话、甚至一个字都没有说过,就好像他测试群臣时一样,张仁一直保持着观视如同旁观者般,这叫周丞很是在意,既然张仁主动独自留下,周丞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嗯,我非常赞同丞相的说法,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外敌固然麻烦,但最为麻烦的还是内有奸臣,赵王虽然骁勇善战也有治国之才,但唯独对于手足之情太过于放纵,以致对方更加肆意妄为,我也有弟弟,所以我也很了解他的这种顾念亲情而放纵一个将会导致国家灭亡的弟弟人。”
张仁留下来了,周丞随即退去了其他人。
“皇上能有此考虑已足矣,其实现今的失态主因并不在赵国和-图-书,赵国只是陷入了内乱之中,然而却有人利用了这场内乱引起纷争,原本以为赵王死里逃生回到赵国可以平定内乱,可惜如今的赵王并非如战场般,对内乱的主导人未给出应有的制裁,虽然我很欣赏他所顾及的手足之情,但这么做也有失一国之君的徇私枉法,不过他也用自己的能力镇压了内乱的扩大,无奈在这最不适当的时候发生他国侵略,而最让人想不到的是赵王竟然主动前往边境加入战斗,这无意给之前造成内乱、蓄意某朝篡位的人大好机会,尽管赵王镇压了侵略,只要内乱的主谋不得到应有的制裁,赵国就会依旧处于不稳定状态,甚至很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政变,如此一来,赵国定会走向毁灭——”
“对不起,虽然派出那么多人,但还是只找到一种灵药——”
这场对话,从始至终周丞也没有在张仁面前摆出一副君王的态度,尽管他平时也一般很少会在和张仁独处的时候摆出君王的架子,而张仁则谨守本分的对周丞保持着君臣有别的距hetushu•com离,只有最后这句话,似乎不是用臣子的口吻说出的,而是作为一个曾教导过周丞的导师。
“我相信你的判断,无论你作出何种选择,我都会支持你,所以请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话到最后张仁不禁用了尊称,可见他真的非常感谢周丞,张仁爱女之心人人皆知,当初也曾因为周丞拒绝茵茵、后又将茵茵逼落悬崖以致生死不明对他恨之入骨,可作为朝臣他也有着令人无比的敬畏,他公私分明、不会因为茵茵的事而对身为一国之君的周丞有着任何不轨之心,但私下也不会因为周丞是一国之君而忘记自己爱女之事进而对他冷淡无比。
时隔多年,更是自从茵茵死里逃生后出现在他面前时,周丞对茵茵的态度完全改变,哪是连他也无法得知的感情,他不顾众人的眼光在大婚之日亲自抱着茵茵前去自己的寝宫,也不惜自己的重伤在身对茵茵呵护备至,不惜为茵茵对有着手足之情的周延进而反目成仇,甚至倾尽所能的为挽救茵茵而不顾群臣的阻挠或反和_图_书对,这一切的一切张仁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周丞是真心爱着茵茵的,茵茵曾把一切都献给了周丞也终于有了回应,然而他并不知道在茵茵身上发生过的事,更不知道茵茵已经并非他的亲生女儿……
周丞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沉默进而现行开口。
半年多来,周丞无一日不思念着茵茵,茵茵因为‘火魂玉’的关系才得以在极寒的冰窖内进入沉眠,身边更是有着名医时刻守着,虽然不久前找到了其中的一种草药,却因为失去另一种而无法有所作为,这种心情比两种都没找到还要沉重,也就是说仍只能看着,什么也无法去做,什么也做不了。
“皇上是想问对赵国是否继续保持友好关系?”
“皇上真的成长了很多啊——”
提到茵茵的时候,张仁肩膀微微一怔但并未开口说什么。
张仁的解说正中周丞所想,周丞也从张仁的话中找到其含义,尽管知道赵子恒心有顾忌,可手足之情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说割舍就能割舍的,想当初他也曾因为周延不惜与赵国开战,好在没有和图书真的开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此看来,他和赵子恒都属那种特别看重手足之情的人。
从各方面来说,周丞十分的尊敬张仁,同时也十分敬佩,张仁是先皇、也就是周丞的父王一手提拔的,取代前丞相时他的年龄仅三十出头,凭借睿智的头脑和灵活的思维很快获得了认可,如今他也算当代享负盛名的贤臣良相之一,周丞也是自小就接受到了张仁的指导,所以对他来说张仁也是他的导师。
就如今情势而言,周丞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他也很想听到的这位被天下人所敬重的周国贤明丞相张仁的意见。
“该说的都说了、该达到的目的也都达到了,皇上是想让臣说哪方面的呢?”
谈话进入了末端,双反却突然沉默了起来,突然而来的沉默让人有种压抑的感觉,可当事人们似乎都各怀心事?
“嗯,谢谢你——”
“如果想要出兵征讨他国,那么就会与先祖当年和赵国订下和平的盟约,赵国也会一马当先的对我大周发动攻击,联合他国而攻打我们自会对我们十分不利,本王并非不想m.hetushu.com一统天下、造福百姓,可也不想破坏先祖与赵国订下的盟约——”
“是啊,我很理解他的立场,但是此事攸关甚大,若他再不快点做出选择,不止是赵国,天下必然会进入混乱当中,到时候会有更多无辜生命因此而丧身——”
赵子恒的能力虽然被认可了,但真正要让周丞接受的还是他的选择,看来赵子恒的选择不但是牵系赵国,同样也牵系着周国接下来的行动。
“皇上说的没错,赵王念及手足之气固然值得赞赏,可也不能与国家的存亡联系到一起,若然他再不作出行动,迟早赵国都会毁在他的仁义之下。”
“丞相过奖了,本王还想听听丞相大人的见解呢。”
“当然是有关赵国一事!”
会议散去。
“茵茵她——”
张仁摇摇头道:。“已经够了,你为茵茵所做的已经够多了,自从茵茵进入昏睡过后,你不但没有放弃她,还派了众多士兵去往各地寻找传说中的灵药,更不顾群臣的反对将茵茵送进历代君王的陵墓中已保她的生命得以延续,我和夫人都非常感谢您为茵茵所做的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