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穿越时空再续情缘

作者:枫之幻想
穿越时空再续情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章 黑暗中被重新点燃的复仇之炎(1)

“怎么样了?”
找到茶水一饮而尽后立即返回床上,捏拿着茵茵的下巴拉到正面,也顾不上茵茵反抗、推打了,空闲的手紧紧揽着茵茵不让她逃开,再口对口的将茶水送到她的嘴里……
他的吻是那样的温柔,温柔的可以让人陶醉,可身下的动作确实那么的粗暴,粗暴到让人难以忍受,背部多处都被茵茵抓伤,血流不止,但他能够忍受、甚至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继续着他的欲望……
茵茵也才想起来她是在可被袭击的范围之内,拼命的想要挣脱,结果还是一样,在周延那强而有力的臂膀之下,她那手无缚鸡之力实在难有作为,一怒之下,茵茵在周延的肩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以此想要挣脱他的臂膀……
睁开双眼就发现被人压着。
茵茵拼命的想用双手将他从身上推开。
茵茵打从小就不碰酒,虽说她本出生富贵之家,商业交际酒是必不可少的,好在她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差到极点,极少出席什么宴会,所以更加不会喝酒,来到古代之后每次喝酒的时候总会以茶代酒,周延也是知道的,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会真的拿酒喂她?
【啪——】。
“爱妃放心,我会让你亲身体会到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到底多深刻,我对你的爱究竟有多深、有多和_图_书难忘!!”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就在怀中的人儿没有丝毫动静的时候,周延先有了动静,拉开距离,看着茵茵,再一次的亲吻她的双唇,舌头入侵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头相交,虽然也有尝到血腥味,不过他知道那是他的血,那是她咬伤他的血,所以他不嫌脏……
再数声调整咳嗽的声音后,咳嗽已经停止了,虽然喉咙里还是感觉很火热……
身下的动作从未停止过。
可无奈的是仅凭她那么点的力气别说将他从身上推开了,就连推动都做不到……
既然要惩罚当然就要让她本人在清醒的情况下处罚才有意义茵茵又怎么会有闲暇去猜测周延的想法。
不留任何一片不属于他的地方。
因为他要将她完完全全变为自己所有。
转瞬间,周延身上的衣物已除干净,又再向茵茵俯身而来……
“爱妃醒了吗?看来爱妃不太喜欢番邦的贡酒呢?”
随之而来的剧烈反应再怎么朦胧的她也完全的清醒口被周延紧紧的封住。
茵茵失去了意识。
可以呼吸让茵茵的意识又逐渐拉回。
“唔!!咳咳——”
还是不希望她因一时间无法换气而昏死过去。
见茵茵咳半天还停不下来,周延的心稍稍紧到一块m•hetushu.com,刚用手碰到茵茵身体的瞬间,手就被茵茵打开了,也许是没穿衣服比较敏感吧,不过茵茵已经顾不上了,喉咙有种说不出的难受,这也许跟她体虚有些关系,呼吸十分急促,就差没把心给咳出来,身体也越来越无力……
身下剧烈的反应令茵茵难以忍受。
“你这禽兽——”
身体也被他紧紧的压住。
“咳咳——”
“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别以为我放纵你,你就可以妄想要逃离我的身边,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想要逃离我的下场会怎么样!!”
呼吸逐渐困难。
话音一落,周延首先用口封住茵茵的嘴,身下也已挺近、顺利的进入茵茵的身体,感觉到被入侵的茵茵犹如被雷电击中般,任凭想要如何的摆脱和反抗,在口不能言、力不如他人的情况下,她能怎么做?
在黑暗中,也许早已习惯了黑暗,茵茵那在黑暗中怒火熊熊燃烧的双眼,那充满愤怒和仇恨的目光……
在清凉的液体流入喉咙后,喉咙就不那么难受了,虽然还有些小咳……
茵茵睁开双眼,猛的坐起来,剧咳声随之而来……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黑夜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即使面对茵茵突然其来的奇袭,周延也没有感到多意外,只是摸hetushu.com了摸被打的脸,再转回头望着茵茵……
口被周延封住却忘了撕咬。
因为就算周延怎么让茵茵得到喘息时间也改变不了茵茵原本身体虚弱的事实,遭到长时间的折磨自会导致她全身的力气用尽直至昏死……
反反复复都只是头部才有动作。
起初周延的身体的确做出了稍松懈的反应,不过紧接着力道不但没有松懈反而更加用力的紧抱着她,就像是任凭着茵茵狠咬?
松了口,茵茵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被自己咬伤的伤口,清清楚楚、血迹斑斑的齿痕,咬下去的时候仿佛像是把那一块肉要给活活的撕咬下来,一想到这里,茵茵整个人都愣住了!
“求求你、不要——”
从下往上、从上往下。
是想让茵茵能够喘口气吧。
“不要?”
意识好像快要被剥夺。
亲昵混浊着绝对残酷的语气在茵茵耳边响起。
茵茵感觉到喉咙里好像有液体流进,不过这种液体很苦?瞬间喉咙感觉如火般燃烧,她的意识再一次清醒……
仿佛就像就是等待茵茵醒来的样子,周延的语气中充满了愤怒和欲望,越是看到茵茵惊吓的看着自己,就越是激起周延心底的欲望之火!!
粗暴的吻着她的双唇、用舌头撬开她的双齿与她的舌头相交这样剧烈的侵略,就算www.hetushu.com茵茵再怎么吃药沉睡也有所反应,被身上的重物和被侵蚀快被窒息的感觉,令她从沉睡中惊醒,如果知道即将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或许她宁愿自己永远都不要清醒过来……
而就在茵茵大口大口喘气的时候他又吻着茵茵的敏感之处令她喘息也变得不是那么容易好不容易喘息好口又被马上堵住。
在吻过一段时间之后周延总会放开一次。
疯狂的舔食和吸吮着茵茵身体的每个地方。
又或是只是单纯的希望茵茵在清醒的状况下体会这一切若按照周延的性格来讲应该是第三种吧。
是不想让茵茵出声才给她足够的喘息时间。
“不、不要——”
周延双手肘俯撑、与茵茵的距离就在咫尺。
下个瞬间,周延已经将茵茵放倒,只用一只手就将茵茵完全止住,另一只手则将本来就只是披在身上的衣物去除,眼睁睁的看着周延的举止、也知道他接下来的举动,偏偏被他封住了口也无力挣脱令茵茵有口难言、有苦难诉,紧接着她的身体再一次的被入侵……
“咳、咳咳——”
一看到茵茵的眼睛,周延就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痛,一把将茵茵紧拥在怀里!
慢慢的全身的力气就好像被抽空般。
茵茵被刚刚的咳嗽大半的力气已经折磨的差不多了,现在就连说话hetushu.com都感觉好像十分吃力?不过她是不是忘了她还是赤。裸的坐在周延的怀里?
双手愤怒的紧抓着周延的臂膀,力道之重只知她的指甲已穿破他的皮肤……
看着茵茵的脸色比之前更苍白,周延也吓到了,急忙找来茶水……
她只想着要如何才能挣脱开。
茵茵的反应并未让周延意外,周延不知何时从哪里找来了酒?而且就坐在茵茵身旁?好像穿上了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周延主动与她拉开的距离……
周延的心思谁能明白?更何况茵茵也完全没有打算明白,从他亲手将赵子恒逼落悬崖的那一刻开始,茵茵就没想过要去了解这个杀人凶手,只是,嘴里逐渐传来血的味道,这才让她停了口……
刚还愣住的茵茵被周延再一次的侵袭很快又回过神来想要反抗,谁知周延一手紧将她揽住,一手乘机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揉捏着她敏感之处,也用舌头四处舔食她身体的敏感处,令她不禁发出了娇滴的呻吟,在她发出声音的同时周延再一次用口封住了她的嘴,就像是不想让她的声音被别人听见一样?
“爱妃说这话是不是太见怪了?名义上你已是我的妃子了,就算我想做什么应该也是天经地义,寻欢作乐更是再也平常不过的事了,爱妃你说是不是?”
“怎么?真的很不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