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诛仙之为爱成神

作者:踏海寻天
诛仙之为爱成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轮回

第六章 竹园村

张小凡微微感到有些拘束,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仿佛自己是什么怪物似的。
张小凡回首点了点头,眼光却是落到了大牛手中提着的包裹上,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竹园村……”张小凡口中轻轻念着这三个字,脑中却是忽然浮现了另外三个字——草庙村。夕阳的余晖照在他的身上,在地上拉出一个长长的影子来……
小环:“……”
黯淡的星光下,两道人影缓缓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一前一后,前面一个体型稍大,看上去有几分熟悉,想必便是大牛了。后面一个身子看起来稍微瘦小,却是从未见过。
张小凡看着这一群嬉戏追赶的孩子,眼中尽是柔和之色。温暖的阳光照在孩子们的身上,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容。
村子十分的安静,时不时传来一两声鸡鸣,清脆而又和谐。不远处是一个低低的石台,石台旁边长着一簇翠竹,张小凡看着那簇翠竹,心间忽然无比的清明,便在那石台上坐了下来。清晨的风徐徐吹来,携着几丝泥土的清香,让人神清气爽。张小凡放眼望去,村子里见不着半个人影,但那些附近房屋的门竟然都是开着的。
“那是自然……不知阁下想问什么?”
他现在安全了,自己也应该去找万年神树了……
夜色渐渐浓了,天际之上,有几颗星星已经开始睁开眼来俯瞰下面的世界。平时本应一片沉寂的村子,此时却传来嚷嚷的人声。夜色中,有如流萤一般的火光闪闪烁烁,远远看去,若有若无。村子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他们,竟然都是白天里从树林中逃回来的村民。
两人一行,在日光下,向着柳洲的中心——新月之城缓缓而去。村口,一个略显单薄的青衣身影静静而立,遥望着远处的两人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视野之中……
“也好,那就麻烦大牛兄弟了……”张小凡拍了拍和*图*书肩上的小灰,轻声道,“小灰,我们走吧……”
不知是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村民们顿时安静下来了。漆黑的夜色下,大牛身后的不远处,确实有一个模糊的身影,黯淡的星光下,那个模糊的身影周身似乎都焕着神秘的色彩。
大牛话还未说完,一个青衣身影却是已经扑到了自己怀中。
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一个人过来。
“那除了算命之外,可还有其他本事?”年轻男子微微笑道,伸手入怀,拿出一绽银子来,轻轻地放在桌上。周一仙一见,顿时两眼放光,那一绽银子,少说也有七八十两。
忽然,一个清丽的白色身影悄然浮现心头,张小凡的身子微微一震。
“爷爷,我还是不明白,那位神秘师父最后的话?”河阳城中,小环手中握着一串冰糖葫芦,放到嘴边却又移了开去。
“站住,你别跑……”
有多久没有像他们那样地笑过呢?
两个人影向着周一仙这边缓缓走来,正是金瓶儿和野狗道人,金瓶儿的眼光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个渐渐走远的身影,忽然觉得那个背影似是在哪见过,然而一时半会却又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快来追我啊,快来追我啊……”
“爷爷的话那可是……”周一仙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住了,一双眼睛突然大放光芒,紧紧地看着前方,整个人看上去比刚才精神多了。只见他正了正身子,道:“仙人指路啊,百算百灵啊……”
张小凡心中微微一愣,片刻后,似是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周一仙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似是若有所思。
那笑容不知是真心的,还是装出来的?
那年轻男子闻言,脸上看不出没有半点变化,只是缓缓起身,转头向着远处走去。
“瓶儿姐姐,你回来了……”
“有什么事吗?”
“张兄弟,今天天气不错,不如我们今天就起和图书程去新月之城吧……”
张小凡微一沉吟,点了点头,心中却是猜出了几分,想必是这位大牛兄弟见自己急着赶去新月之城,才会这般做吧。想到这,张小凡的心里微微一暖,对这大牛兄弟又多了几分亲切。
张小凡犹自处在回忆之中,一个憨厚的声音突然闯入耳中,正是那个叫大牛的汉子。
周一仙脸上带着几分思索之色,但一看到桌上的银两,顿时整个人神情为之一变。
“大牛是我们村子最强的勇士,我就说过他一定会回来的……”
“张兄弟是不是要去找那万年神树?”
笑?笑是什么?
“自然是准……”周一仙手捋胡须,俨然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那鬼先生的鬼话,有什么可信的?爷爷的话可比他可信多了……”周一仙随口答道,眼睛却是看也不看一眼身旁的小环,一门心思都是放在身旁走过的行人身上,“仙人指路啊,十两银子一次,走过路过莫错过啊……”
张小凡轻轻点了点头,那大牛一见,顿时呵呵笑道:“过两天我也要去新月之城一趟,张兄弟不如先在这村子里住上两晚,到时一起前去,也好有个召应……”
“丫头,你不是说今天财运当头吗?怎么到现在一个看相的都没有?”周一仙无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翻着白眼,无力地说道。
“我想知道……”年轻男子说完这四字,忽然神秘一笑,凑到周一仙的耳旁轻声地低语了两句,周一仙听完,顿时脸色大变。一旁的小环见周一仙这般异状,心中却是不知道那年轻男子到底说了些什么。
神树之实可重塑肉身,只是自己又不懂得这塑身之法,到哪去寻懂得这等秘法的高人呢?江湖上自然是没有,就是不知这神域之中,是否还有人懂得这等奇法?忽然,张小凡心中一怔,醒悟道:“传说源于此处,想必这神域之中,定然便有可http://www•hetushu.com以让碧瑶复生的人,我又何须担心,等寻到了那神树之实,再来想此事也不迟……”抬眼窗外,天色已近迫晓,东方云霞满天,颇为亮丽,看样子将会是风清气爽的一天。
“傻姑娘,我不是说过我会回来吗?快别哭了……”大牛本想向大家介绍自己身旁这位张兄弟的,不料自己的妹妹突然扑了过来,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显是在这冷风中受了不少苦,大牛顿觉心头一热,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轻轻将自己的妹妹拥入怀中。
……
当初就是这个身影在自己即将掉入死灵渊的前一刻拉住了自己的手,他清晰地看见她脸上的冰冷消逝了,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像悄然绽放的雪莲,盛放在黑暗里。
不知她过得好不好?
小灰只是吱吱叫了两声,便再无动静。张小凡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忧,轻轻叹道:“死猴子,怎么死气沉沉的?”话一出口,方觉不妥,自己骂小灰是死猴子,当然是死气沉沉呢!心中顿觉好笑,但对小灰的担忧却是又多了一重。
“不跑才是傻子呢?……”
“我回来了……”大牛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冲着远处的村民挥了挥手。他身后的张小凡淡淡一笑,却是停下了脚步。
“这位是张兄弟……”
一旁的青衣女子轻咬着牙齿,却是静静站着,没有说话。
一个看上去年纪稍小的青衣女孩蹲在地上,手中拿着半截树枝,不知在地上画着什么。旁边,一个看上去有几分儒雅的白衣中年人士高举着火把遥望着树林的方向,正是小村的村长。
村子门口,村民们见大牛安然回来,顿时大声欢呼起来。
宛如隔世的梦魇,青衣女孩的脸上带着泪珠,竟是哭了出来。火光摇曳下,不远处的地面上竟是显现出一幅画来,张小凡一眼望去,画上的似乎是一只巨大的棕熊,只是那只棕熊的巨大身子和_图_书却是躺倒在地上,一个人影重重地将棕熊踩在脚下,似是极为威武。那画上的人影,竟是与大牛有几分相像。
“大牛,你回来了……”白衣中年人脸上带着几分如释重负的笑,拍了拍大牛的肩膀,目光却是落到了他身旁的张小凡身上。不只是他,周围的村民也早已把目光集聚在张小凡的身上。
“我要在这等我哥回来。”那被唤作小敏的青衣女孩倔强地说道,却是并未抬头,继续在地上画着什么。火光明灭不定,根本看不清地上画着什么。
“哦,我们村叫竹园村,因为村里生长着许多竹子所以才取这名字的……”
“张兄弟……”
张小凡刚转过身去,大牛便似是发现了一般,急忙叫住了他。
“咦,大牛旁边那个小子是谁?……”
“张兄弟……”
天色微亮,张小凡便起来了,一旁的小灰蜷着身子,睡相极为可爱,张小凡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忍不住伸出手去,想去抚摸一下这只可爱的家伙,想了想又收了回来,心道:“小灰这一路跟着我受了不少的苦,还是不要打扰它的好。”几丝淡淡的光照进房间,张小凡轻轻打开房间的门,缓缓走了出去。
周一仙仔细地看了年轻男子一眼,似是想将他看透一般。然而年轻男子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极为坦然,只是那脸上的笑意让人隐隐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雪琪……
“大牛,你们住的那个村子,有名字吗?”走在路上,张小凡突然问道。
天色渐渐亮了,村民们的身影陆续出现在村子里。这种时候,最先待不住的往往是那些年幼的孩子。村东头几个小孩在吵闹着互相追赶,略带稚气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小敏,你已经在这等了一下午了,夜里风凉,要不你先回去吧?”白衣中年人转头看着蹲在地上的青衣女孩,眼中带着几分怜爱。
雨后宁静的夜晚和_图_书,张小凡躺在木床之上,辗转着难以入睡。神树就在新月之城,只是那神树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万年神树呢?如果不是,该如何是好?倘若真的就是,那依周一仙前辈所言,乃是五百年开花,五百年结果,自己来的如果不是时候,岂不是要在这柳洲待上几百年?如果运气再背些,自己在这待一辈子恐怕都不一定能等到神树开花结果。到那时,又拿什么救碧瑶呢?
一旁的小环看到周一仙这般模样,转头往前看去,一个高高瘦瘦,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向着自己这边缓缓走了过来。
记忆的轮回里,早已记不清时日,只隐约记得,青云山上那一剑斩下来的时候,自己就再没有了笑容。每当看着石台上那个静静躺着的绿影总会觉得揪心的疼……
……
“那是,想当初那样的情形他都逃了出来,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
一旁的小环“噗”的一声吐出一颗冰糖葫芦的核,漫不经心地看了周一仙一眼,方道:“切,估计是爷爷你的话不可信,才没人来的……”
张小凡的心中升起一丝羡慕。
张小凡微一沉吟,心道:“也好,自己初来此地,对什么都不熟悉,路上多了这位大牛兄弟,或许也可免去不少麻烦。神树既然已经有了着落,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小灰的状况也是让人担心,停下来歇息一晚或许会有些好处。”
白衣中年人没有再说话,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树林。
“万物讲求天道,此物本非世间所有,从天而降,自然是有违天道。逆天之物,自然不是寻常之物。这个答案,不知阁下可是满意?”
“老人家,不知你这算命算得准不准……”那年轻男子在周一仙身前的桌子旁缓缓坐了下来,一张脸上带着几丝若有若无的笑,缓缓地道。
“哥……”
张小凡这样想着,就欲转身离去。
张小凡回过头来,看着那个憨厚的面孔,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