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作者:墨香铜臭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六章 冤罪加身 2

死定了。是这个女人。是秋海棠!
还有旁边那些不都是修仙之人吗哪这么多爱看八卦的,都散了散了滚滚滚!
她脸色陡变:“谁知道,就在当晚,他凶相毕露,居然丧心病狂,将我哥哥和数名家仆一并杀死,横尸府中,连夜跟着那修士逃遁出城!
大姐我哪敢看你啊?你是来要我的命的!
巧合完美契合堆积,人们便不会把它再当做巧合。
沈清秋心中“卧槽擦擦擦×n”地刷过了满屏惊涛骇浪的弹幕,那边秋海棠横剑于胸前,一副大不了杀了他再自刎的架势:“我在问你话!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忽然,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来。秦婉约终于忍不住,要为心上人说话了:“那小女子斗胆问一句岳掌门,命令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直面迎战拥有百年功力、身穿毒刺铠甲的魔族长老,这算不算迫害残害?”
“我家经此一变,我一个弱女子,无力支撑,偌大家业,就这么散了。我苦苦寻了这仇人多少年,一直不得踪迹。当年收他为徒的那名修士,早就死于非命,从此更是断了线索……如果不是今天到金兰城来了一遭,恐怕我这辈子都不知道,这个忘恩负义手刃恩人的小人,居然一路往上爬,爬到了天下第一大派的峰主之一的位置!虽然他跟以往已大不相同……可这张脸、这张脸就算化为灰烬我也绝不会认错!那名唆使他行凶的修士我也不怕说出名字,就是在通缉榜上挂了数年、手上人命无数的无厌子!”
沈清秋实在不知道该看哪儿,该说什么,于是平视前方,尽量让面部表情淡漠疏离。
老宫主道:“公审之期,就定在一个月之后,诸位意下如何?”
刹那间,整个广场上方,仿佛撒下一张无形巨网,网内的灵力波动如海潮般卷涌不息。
在场诸派众人为之绝倒。
秋海棠满面凄艳:“我就说,怪不得,怪不得我找了这许多年,也再没见过你。原来,原来你早就飞上枝头,成了高高在上的清静峰主人。哈哈,好风光啊!”
她说的略难听,齐清萋柳眉倒竖:“注意你的用词!”
你好捆仙索;再见捆仙索[手动拜拜]
沈清秋心中泪流满面:大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她说个透彻明白我才虐啊。真是不怕做过亏心事,就怕厉鬼敲错门!
没办法,沈清秋的确对不起秋海棠,但那是原装沈清秋!他才不想背这个黑锅!他宁可日后在别的方面好好补偿秋海棠。他没杀柳清歌,没猥亵宁婴婴,怎样也不至于百丈高楼一夜塌,混到人人喊打的地步。
尚清华惊讶道:“咦?此话当真?怎么从未听沈师兄提到过?”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
坏就坏在,她和沈清秋曾经有过一腿。
老宫主道:“若是道听途说,那自然不敢轻信。只不过,这话正是从贵派门人之中流传开来的。”他环顾四周,继续说道:“诸位应知,各派弟子们私底下交好,和_图_书也是常事,难免有些流言蜚语入耳。单单是沈峰主刻意打压残害座下弟子一事,就担不起‘品行高洁’一词。”
今天难道注定是天要亡我?!
昭华寺专业和事佬,一位方丈提议道:“那不如十天?”
“依我看,暂时把沈仙师安置在幻花宫,等查明真相再做定夺,如何?”
残害座下弟子?
她眼中开始泛起泪花涟涟:“我兄长十九岁那年,城中来了一名云游修士,看中此地灵气养人,在城门设立法坛,十八岁以下的青年男女都可以前去试灵,他要挑一名天资出众者收作弟子。那修士身怀仙术,城中人无一不惊叹赞服,沈九也去了试灵坛,他资质不错,被那修士相中,他欢天喜地跑回来,要离开我家。”
人群之中,洛冰河凝视着沈清秋,目光定定。沈清秋歪了歪头,展开折扇,居然有心思对之报以一笑。虽然可能看起来只是嘲讽挑衅似的勾了勾嘴角。
沈清秋烦透了他这阴阳怪气的调调:“他不愿意回来,我也没办法。来则安之,去则由之,随他好了。宫主若是想说什么,请直说。”
玄肃剑只出鞘了一寸,就让众人忽然有些明白了。
沈清秋转向岳清源深深一礼。说起来,给这位掌门师兄添的麻烦不可谓不多,实在汗颜。
这老宫主就跟个老糊涂蛋似的死咬他不放,再加上撒种人和秋海棠二连击,被关是板上钉钉的事,反正原著里本来也有这么一出,本来以为闪避了,没料到还是绕回剧情固定路线。又何必害苍穹山和幻花宫两派撕破脸皮。沈清秋坚持道:“多说无益。自证为上。”
秋海棠虽然已经不是青春少女,但脸蛋白皙如玉兰,妆容艳丽,加之身量苗条胸部丰满,姿色实在不俗。既然姿色不俗,那么自然也不能逃过成为洛冰河后宫一员的宿命。
半晌,岳清源终于收剑。空气中,仿佛被撤去了一张无形巨网。
柳清歌道:“五天。”
秋海棠此刻俨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她激动得脸色泛出潮红,挺起胸膛,大声道:“我秋海棠以下所说之话,如果有半句虚言,叫我受魔族毒箭万箭穿心、不得好死!”她直直指着沈清秋,眼中怒火中烧道:“此人现在是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声名远扬的修雅剑。可有谁知道,他曾经是一个什么东西!”
这次,沈清秋可不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干听着了。
柳清歌冷笑道:“说够了?”
沈清秋道:“我可从没把他逐出师门过。他既然还肯叫我一声师尊,想必是愿意承认的。”
岳清源道:“七天。不能再拖。”
他这句话,纯粹是抱着膈应一下洛冰河的心态说出来的,结果好像没膈应到,洛冰河目光闪动,不知是否错觉,居然眼神稍霁。
剑鸣之声仿佛就在耳朵里嗡鸣不止,较为年轻的弟子为数不少都不自觉捂住了耳朵,心脏狂跳不止。
沈清秋暗暗翻个白眼http://m•hetushu.com。说起来他这也算是被当面NTR了,为何他一点不快感都没有!
你明明是洛冰河的妻!快醒醒!
一群掌门在那里讨价还价,恍惚间如置身菜市场,沈清秋自有考虑,忙道:“不必多说。听宫主安排。一个月。”
沈清秋猛地一阵干咳,咳得齐清萋不得不停下来瞪着他。
岳清源低声道:“师弟!”
柳清歌虽不情不愿,但若说非要听一个人的话,他只服气岳清源,勉强把手从剑柄上撤开。
他不咸不淡地道:“这算不算,我不知道。可我知道的是,如果做师尊的在毒刺铠甲之前,把徒弟拍了出去,自己挡在身前,这大约不能算迫害。你觉得呢,洛冰河?”
老宫主道:“摆阵!”
岳清源不动声色:“所以宫主的意思是?”
他说完没看岳清源表情如何,而是扫了一眼洛冰河。
沈清秋就站在这里,被迫和上千个人一起听“自己”的黑历史,心中千言万语,尽皆化作含泪无语。
沈清秋一听头都大了。
秋海棠现在是个杂门小派的什么什么堂主,被苍穹山这种巨头组织首脑之一一斥责,下意识倒退了一步。老宫主却道:“齐峰主何必动气,就让这位姑娘说下去,有何不可?总不能堵住人嘴。”
岳清源肃然道:“既然知道是流言蜚语,又岂能不知多说无益?我师弟平素固然不喜对弟子嘘寒问暖,但要说残害,却也太过了。”
光是你以礼相待有什么用。看看现场幻花宫众弟子的眼神,个个恨不得生吃了他,毕竟当初仙盟大会死伤最惨的就是幻花宫了,可有得罪受了。
谁都知道,这个“处置”,究竟是什么意思。
破罐子破摔,沈清秋干脆挑开了明问:“洛冰河,你现在究竟是算清静峰的弟子,还是算幻花宫的门人?”
这是要迎战的节奏?魔族都还没打过来呢,人倒先自己斗起来了。沈清秋见势不对,忙摘下佩剑,往前一扔。修雅剑直直插到了幻花宫宫主身前。
忽然,有个娇媚的女声道:“沈九?……你是不是沈九?”
一听到这个名字,沈清秋脸上的云淡风轻险些裂成东非大裂谷。
简而言之,幻花宫水牢,就是修真界的公共监狱。
“我哥哥当然不同意。在他眼里,修仙之事,纯属渺茫,况且他已与我订下婚约之事,怎可忽然弃家离去?他和我哥哥大吵一架,当时郁郁寡欢,我们只当他一时想不开,等想明白后,自然就接受了。”
老宫主笑了笑:“我想说什么,沈峰主自己心中清楚,在场但凡心思清明的,也都能领会。这些魔族撒种人固然该受烈火焚噬,可如果有幕后指使、推波助澜之人,也绝不应该放过。无论如何,总要给整座金兰城一个交待。”
能坐在穹顶殿的最高处,绝不是只要温和沉稳就行的!
除此之外,如果有危害人界嫌疑的修士,暂时需要一个地方收押待审,也会被遣http://m•hetushu.com送到此,等待四派联合公审,再作发落。
沈清秋道:“师兄,不用再多说,清者自清。清秋愿意受缚。”
沈清秋眯眼道:“苍穹山清静峰传人品性究竟如何,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要别派靠道听途说来下定论了。”
洛冰河道:“师尊嫉恶如仇,之于魔族只恨不能手刃之而后快,又怎会与之勾结?”
在场众修士,有些听到这个名字,脸现诧异之色。这其中又以苍穹山派为多。有些原本见到这张脸只是怀疑的,比如齐清萋,现在也震惊了。至于某个刚进金兰城和洛冰河打了个照面就差点直接跪了的后勤一把手,一颗心脏经历雨打风吹过后,现在反而淡定了。
原作之中,秋海棠的出现,只标志着一件事。那就是沈清秋的彻底身败名裂。
恭喜!跟一篇种马文男主的两个老婆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原装沈清秋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他内心其实隐隐怀疑。秋海棠叙述的这段经历,乍一听跌宕起伏,可也不是没有漏洞。并不是沈清秋歧视原装货,而是原著从来就致力于表现沈清秋不讨人喜欢的个性,臭硬,心眼小,不会说话,不会讨好,高冷,装B。这样的性格,很难让人相信,少年时期的沈清秋会可爱到让毫无血缘关系者把他当亲人看待。
秋海棠仍啜泣不止。秦婉约走过她时,安慰道:“秋姑娘,无论事情如何,三派总会给你一个交待。”她说成三派,直接省略了苍穹山,表明立场。秋海棠神情激动,两眼含泪,抬头道谢,见洛冰河伫立一旁,双颊不由生晕。
这段给他刷人渣值仇恨值的狗血内容是谁编的啊还好意思在那边看戏!
说他一点儿也不生气,那是鬼扯。沈清秋固然时时顾虑到自己小命,总对洛冰河想法颇多,可那时候帮洛冰河挡了一击,却是自发而动。虽然洛冰河可能并不需要别人来帮他化解危机。怎么想,三场比斗坑得最狠的那个人就是他,这件事居然也能用来泼脏水,沈清秋怒了。
捆仙索五花大绑一上身,沈清秋就觉得身体沉重了不少。之前无可解毒性发作断断续续,只会感觉到灵流堵塞,就像接触不良,摔摔砸砸遥控器勉强也还能支撑一下。捆仙索一旦上身,那就是彻底阻隔灵力,直接被贬成肉体凡胎。
那边秋海棠又凄然道:“旧识?岂止是旧识……我与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自幼青梅竹马……我是他的妻!”
他腰间那柄通体墨黑的长剑,突然从鞘中弹出一寸雪白刺眼的锋芒
日了鬼了!
以公仪萧为首的几名幻花宫弟子走上前来,手里拿的东西十分眼熟。
弃剑等同于投降,服从判决。老宫主立即收了他上缴的佩剑,摆手让门人归位。
可想而知,这一定就是当初在读者评论又轰轰烈烈开起了第二栋“求阉沈清秋!不阉弃文!”高楼的渊源。
不是!
据说,苍穹山穹顶峰主人岳清源自接任以来,只和图书拔过两次剑。一次是接任仪式,一次是迎战天魔血统后裔(洛冰河他爹)。
秋海棠看了看他,一咬牙,眼中恨意盖过了惧意,声音又高了起来:“他十二岁时,不过是我家从外地人贩子手里买来的一个小奴,因为是第九个,就叫小九,我父母看他被人贩子虐待,很是可怜,就带回家中,教他念书识字,供他吃穿用度,饱暖无忧。我兄弟也带他极为亲厚,长到十五岁,父母去世,我哥哥当家作主,给他脱了奴籍,还认作义弟。而我,因为同他一起长大,受了他的蒙骗……居然真的以为……我们是两情相悦……因而订下了婚约。”
他一句话,成功挑起了在场金兰城幸存者的仇恨之火。刚刚渡过一场大灾,他们的此刻的心情本来就惶恐憋屈,恨不得有活靶子来集中火力,发泄一番,不少人跟着叫嚣起来。
秋海棠冷笑道:“他这人衣冠禽兽斯文败类,自然不敢提亏心之事。”
岳清源道:“柳师弟退下。”
老宫主冷笑道:“事到如今,沈峰主又肯认这徒弟了?”
沈清秋泪洒心田。师兄……别问了……
沈清秋真想对她作揖。他有预感接下来绝对又会听到“失魂落魄”这个词,妈蛋他一点都不想再听到这个词了!一阵鸡皮疙瘩,让洛冰河听了还不笑裂那张标准男主脸!
老宫主阴魂不散道:“正是这一点,叫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明明没死的,却非要说是死了?而为何明明可以回去,却不愿回去?”
沈清秋朝他扯扯嘴角,送个假笑:能别火上浇油吗?
闻言,洛冰河眉头狂跳。
老宫主道:“岳掌门,处理这种事,徇私可要不得。否则传出去苍穹山派泱泱大派包庇一个劣迹斑斑之人,怎能服众?”
洛冰河缓缓道:“师尊以身相护之恩,永不敢忘。”
可是,对于旁人而言,他们才捕捉不到这种细节。
无尘大师和苍穹山三人相处一段时间,受沈清秋照料过,对他颇有好感,刚才苍穹山派与幻花宫争执,没能插上话,这时开口道:“阿弥陀佛,这位女施主若有什么话,大可好好说,说个透彻明白,一味指责,却不能叫人信服。”
耐着性子听了这么久的废话,他心里早就窝火了,反手握住背后乘鸾剑,一副开打的架势。对面幻花宫弟子也纷纷挺剑而出,怒目相对。
这话听似为沈清秋开脱,可在场的也只有他能领会,那句“之于魔族只恨不能手刃之而后快”里包含的真实意味。
一时间,两大阵营对立分明,空气中仿佛火花碰撞,充满剑拔弩张的味道。至于一开始引发这场战争的撒种人,倒被遗忘在一旁,没人关心该怎么处置了。
见他退了回去,岳清源点头道:“这种指控,可不是说说就能算的。”
在幻花宫行宫坐落之处的地底,有一座水牢。地形复杂,辅以幻花宫迷阵,这个压箱底的阵法可跟那种只用来挡挡非修真人士的护宫阵法不是一个等级和-图-书的。水牢内部更是戒备森严,刑堂设备齐全,专业无比。关押其中的,无一不是修真界罪大恶极、双手染血、或者触犯禁例的修士。
能拖久一点,反而对露芝成长有利。他眼角瞥向一旁尚清华,动了动眉毛。尚清华心领神会,双手在身前下垂,暗暗比了个“没问题,交给我”的手势。
因沈清秋以前时常责罚洛冰河,岳清源也见过他几次,可那也只是在洛冰河年纪尚幼的时候。后来沈清秋开始重用洛冰河,他便常常被派下清静峰处理各种事宜,更难见面。仙盟大会里,倒是在晶石镜里看过洛冰河的脸,可只有短短一瞬,而且镜面不算清晰,是以刚才一路,竟没认出幻花宫宫主身旁这个丰神俊朗的青年居然就是当年沈清秋“爱徒”。此前,岳清源听说宫主最器重的是他大弟子,于是一直把洛冰河当成了公仪萧。这时沈清秋挑明,也是愕然。
众人都在窃窃私语。岳清源低声道:“清秋,这位姑娘与你……真是旧识?”
坏就坏在所有所有若无的污点都聚在了一起。撒种人指控在前,老宫主引导在后,现在秋海棠的控诉,完全可以作为他人品不端的佐证,始乱终弃的渣男+勾结魔族的内奸+通缉逃犯的徒弟,简直锦上添花标准配置。
这倒真是大实话。光是在洛冰河正值发育的时期,沈清秋对他百般虐待、当成童工用等这些光辉往迹都能单独写一本苦情小说。其余因为资质上佳而被沈清秋刁难甚至逐出师门的弟子也可以组一个体操团了。只不过,动手残害的不是他,是原装货啊!
这无厌子可谓是臭名昭著案底无数,突然爆出来十二峰首之一竟然是他的徒弟,不由得众人不悚然。可在大片大片的唏嘘抽气声中,沈清秋反而冷静下来了。
他脸上看不出喜怒,稳立原地,和四周捂耳眩晕的修士们形成鲜明对比。
公仪萧语带歉意道:“沈前辈,得罪了。晚辈定当以礼相待,事情水落石出前,决不让前辈受半分怠慢。”
沈清秋点头,只说了两个字:“有劳。”
只不过,但愿他真的能在洛冰河一手遮天的幻花宫里,撑过这一个月!
至少在沈垣看过的所有种马文里,是再找不出第二个的!
原先,沈清秋忌惮是忌惮这一段剧情,可也不是非常忌惮。这种陈年旧事,有没有确切证据,单凭秋海棠,只要他死咬不认,让秋海棠以为自己认错了人,无非是在沈清秋此人人品履历上抹一个若有若无的污点。
岳清源令柳清歌退下,原来是要自己上阵啊?!真是毁三观!
在水牢里关得越久,零碎苦头吃得越多,柳清歌说五天,那就是把公审一切预备流程压缩到最短。老宫主当然不肯妥协:“如此仓促,恐怕多有疏漏。”
齐清萋不可置信道:“真是你?沈清秋,你不是说他死了吗?”她又看着洛冰河:“既然活着,为何不回清静峰来?你知不知道,你师尊因为你失……”
玄肃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