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作者:墨香铜臭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四章 鬼畜如斯

他靠得极近,轻声慢语道:“多年未见,金风玉露一相逢,师尊却不停地叫着别人的名字,弟子实在是有点伤心了。”
还看?
有锤上锤!两千万字的大长篇后面满满都是他要的锤子。岂止杀人放火屠城戮国,鸡犬不留用来形容洛冰河干的事已经失去其夸张手法的意义了……
逃跑完全是下意识驱使。多年装B养成的习惯,让他坚持就算是逃跑,也要跑得潇洒飘逸。落地之后稳稳当当,脚底一点,身如飞雁掠了出去。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就拿到的保命道具、高级装备,他怎么就一直给忘了,怀里揣着个金饭碗讨饭,系统你总算是提醒对了一件事!
是不会死,但是会生不如死啊!
可他好死不死忘了,现在正是无可解毒性发作期间!
沈清秋还以为他是在用象征比喻手法抒发自己当年给他留下的心灵创伤,谁知头皮一痛,被硬生生扯起脖子,洛冰河的手送到嘴唇边来,一股血腥味往嘴里涌去。
洛冰河咬牙:“不。应该说是对我深恶痛绝。”
他抓起折扇,一个利落的翻身,从木窗翻了出去。
沈清秋自动理解为是回来找他清算陈年老账的。
洛冰河微笑道:“一码归一码,既然是师尊挑起的头,那就自己咽下苦果。师尊留下的伤口,就自己好好补偿。”
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碰撞,洛冰河像觉察到自己过于焦躁了,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睁开。
他口口声声说着伤心难过,可唇带笑意眼带杀气,怎么看也是睁眼说瞎话!
系统:【温馨提示:本道具使用只限一次,最高可消耗洛冰河怒气值5000.】
洛冰河的声音又逼近了,这次就没那么温和了,而是带了冷笑:“柳师叔正与人缠斗,恐怕是没空闲来了。师尊你若有吩咐,不如和我说说?”
沈清秋悬崖勒马:“打住——!!!”
沈清m•hetushu•com秋直接叉掉了弹出的对话框。
洛冰河看着他,口气怜惜地道:“师尊,那也要别人肯相信你。”
原作沈清秋有两大渣点:1,试图染指多名少女与妇女;2,残杀多名同门与非同门。
与洛冰河一问一答,居然还算和谐,沈清秋说话也渐渐肥了胆子,不动声色,手指移到剑柄上:“只为杀我?那金兰城中的瘟疫算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城里居民,都‘待你好’?”
洛冰河似乎缓和了颜色,道:“师尊这只手,倒也多灾多难。”
洛冰河眼光闪动,道:“师尊是关心这个,还是担心这个?”
他本来都做好了修雅剑报废的心理准备,谁知洛冰河像忽然看到什么,怔了一下,猛地撤去了掌间魔气,直接用手截住了剑锋。
我擦来了!
沈清秋觉得他这话挺有意思的。“关心”和“担心”,用在这里有什么区别吗?
沈清秋:“闭嘴好吗。你不用提醒我这个事实谢谢。”
他们俩居然想到一块儿去了。沈清秋看着自己光洁如初的手背,越发搞不清楚洛冰河的脑回路。照目前看来,也许是睹手思旧情,想起这只手当初也帮他挡过毒铠甲上的倒刺,勾起了他的几分顾念?
洛冰河现在这个状态怒气值才100点?!你逗我呢吧?!100点就如此邪魅狂狷那他怒气值5000点的时候该是什么样子的画面简直太美我不敢想象!重点是——用最高可以消5000的道具应对只有100的情况,而且从此失去使用机会,就算现在性命攸关,沈清秋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心疼和纠结!
总不会是觉得分别了几年,要把没看够的补回来吧?
我擦,洛冰河他养母留下的唯一遗物假玉观音!
洛冰河猛地朝他逼近一步,沈清秋神色猛地警惕起来,也跟着后退一步。背后是墙,退无可和*图*书退。
洛冰河再逼近一步,沈清秋只得挺剑迎击。
他忽然脸色阴沉下来,眉间戾气横生,猛地出手喝道:“虚伪至极!”
沈清秋:“用用用!”他一个喉结已经快被掐成两个了!
他正这么猜测,突然,小腹被人捣上一拳。
沈清秋眼睛已经憋到发绿:“还有关键道具?!要多少B格来买,你说吧!”
洛冰河清亮亮的声音穿透力极强,带着凉飕飕的笑意传到他耳边:“白日见师尊待公仪萧亲近温柔,晚间又掌灯剪烛,等候柳师叔直至深夜,情意拳拳,怎么轮到弟子这里,就这般疏离了呢?”
下一刻,喉咙被猛地卡住,后背重重撞上冷硬的石墙壁,撞得从皮肉疼到脊髓,脑袋里嗡嗡作响。
沈清秋没想到真的会刺到他。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就这么一愣的功夫,洛冰河在他腕上一砍,沈清秋吃痛手掌顿松,长剑坠地,被洛冰河弹指荡飞。
沈清秋心底咯噔一声。
沈清秋深吸一口气,心想不管怎样先找个帮手来说,从丹田发声喝道:“柳清歌!”
你看,你这不是挺懂吗……啥啥啥?沈清秋有口难言:我可没这么说!
终于撕下了白天那副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伪装,暴露本性来找他算账了!
没有啦其实。
洛冰河已近在咫尺。
沈清秋只能保持沉默。
虽然他早知道,从无间深渊那种地方出来后,洛冰河会性情大变,可没想到真的翻天覆地变到这种地步。说喜怒无常都轻了。
沈清秋手臂上零散地分布着几点小小红斑,比白天时稍有增加。
追不上个屁。是谁刚才那么好整以暇一口气都不带喘的紧跟在后面玩了半天猫捉老鼠?
不用猜了,我赌五毛最多一次!沈清秋心中倍感凄凉。
洛冰河叹道:“师尊刚才跑那么快做什么?弟子险些就追不上了。”
系统:【不客气。本次解答不收hetushu.com取B格值。】
可沈清秋自问,自从用了这个壳子后,绝对没有继承原主这些爱好与志向。洛冰河还能让他声名威望社会地位都毁尽吗?
他这才醒悟,洛冰河指的“伤口”,是自己刚才用修雅剑在他手上留下的伤口!
系统:【主角爽度+50.】
卧槽泥煤——不能喝不能喝这玩意儿绝对不能喝!
卧槽每说一句距离感就拉近一倍这速度不科学!
洛冰河一只手紧紧攥着沈清秋手腕,掌心有鲜血流出,浸透了沈清秋的袖子,血一直在流啊流啊流的,让他无端端心里堵得慌。正云里雾里间,洛冰河把他的手翻了过来:“受染了?”
沈清秋猝然睁大双眼。
果然,对洛冰河而言,这点小东西根本构不成威胁。
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一瞬间沈清秋全身血液都像是凝结了,身体突然一沉。
系统:【权限激活。是否启用关键道具保持生存状态?】
月华流照,越发显得洛冰河轮廓仿佛冰雕玉琢,俊美无俦。
他猛地拍开那只手,低头要把咽下去几口的鲜血呕出来,被洛冰河强行拎起,继续灌血。
系统:【友情解答:当然能。】
他揉了揉喉咙,站了一会,发现洛冰河居然就这么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他,没有要继续动手的意思。
这个对话框可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之前那个就像XP系统的错误信息提示框,现在则是低调奢华有内涵……重点是内容!系统提示:【是否接受系统温馨提示以解决眼下贵方面临的小困扰?】
就在沈清秋狠下心肠准备咬牙使用保命道具时,颈间骤然一松。
沈清秋心知柳清歌多半被洛冰河使什么法子拖住了,指望不上,当下把全身灵力往下盘灌去,指望爆一爆速度。
如果他手头有一本《狂傲仙魔途》的实体版,估计早就一巴掌把书拍他脸上去了。
洛冰河见状,慢m.hetushu.com慢举起一手,让沈清秋看清掌间滚滚翻腾流转的紫黑魔息,慢条斯理道:“师尊。你猜,如果修雅剑被我抓住了,要几次才会被侵蚀殆尽?”
洛冰河修长的手指在上面若有若无掠过,那几点红斑在他指尖淡墨入水般的溃散。
洛冰河刚刚差点把他活活掐死,现在又笑眯眯地过来扶他,一如以往扶他下马车或者送点心时的表情。沈清秋一时居然忘了挣脱,只觉得这精分一般的行为举止让人毛骨悚然。
他已经很久没手动拔剑了,从前多半是用剑诀召唤,现在没了灵力只能人工操作。没办法,他不能束手就擒,至少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这真是天大的失策。原本以为洛冰河要练足五年,才会从无间深渊爬上来,谁知道他挂开得越发大,硬是把时间提前了一半。而算算日子,沈清秋作为保命王牌圈养着的日月露华芝,还没养到能够起作用的时候。
预知书中结果是一回事,可看着一个曾经很熟悉的人变成这样,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这结果基本可以算他一手造成的。
沈清秋早有防备,这时急急后退,险险避过。回头一看,刚才背靠的墙壁已粉碎了一片。
你把这个叫做“小困扰”?!
半晌,沈清秋道:“你回来,究竟是想做什么?”
“师尊是不是真的觉得,杀人放火屠城戮国这些事情,只因为我身体里那一半血统,迟早都会做尽?”
手指倒是能勉强结成剑诀,可他现在灵力滞涩,结了也是白结,成诀再标准也召不动修雅剑。
那可不敢当!
这样下去,不是窒息身亡,就是喉骨粉碎而死。
洛冰河见沈清秋敛眸垂睫,一语不发,就当他默认了,冷笑道:“既然如此,当初又为什么要说要我不要看重种族之见、世间无人天地不容这种冠冕堂皇的话?”
他忍不住问:“你莫非觉得,我不会告诉和-图-书别人?”
刹那间,沈清秋如同脑浆沸腾,呼的一下烧了起来。
沈清秋被他单手掼到墙上,后脑勺咚的一下撞晕了,视线半晌才清明重叠起来。
系统:【道具已在您的装备之中。是否使用“假玉观音”道具,消耗洛冰河100点怒气值?】
沈清秋在意识里声嘶力竭咆哮:“来!还有没有简单模式!求简单模式!”
跑也跑不掉,只好继续装B。沈清秋撑了一把墙壁,勉强站定,总算是没当场扑通一声跪下。
他这意思,是打算像原作那样,先让自己身败名裂,然后再慢慢一步一步、逼上绝路、慢慢玩死?
沈清秋只觉得喉咙仿佛被一只铁箍被掐住,喉头艰难滚动,咽气都困难,何况开口说话。
洛冰河道:“无非想念师尊待我的好,回来看看罢了。”
沈清秋喘了几口气,缓缓开口,声音有点发哑:“你胆子不小。堂而皇之地回来,不怕别人发现你真实身份?”
沈清秋:“你升了级,怎么连加分理由都省略掉了?回头别说我刷分。我什么都没干,哪来的爽度值加。还有你能暂时别出现吗?”
突然,沈清秋眼前一亮,一个巨大的对话框弹了出来。
洛冰河讥讽道:“师尊对魔族果真是深恶痛绝。”语气中有一丝强压怒气的痕迹。
洛冰河好像本来也没想真的要击中他,暴击一次发泄过后,消了些气,一侧头,伸手似乎要去捉他。沈清秋猛地拔出修雅剑。
洛冰河把自己手上伤口撕裂开了,温热的血液滚滚不绝,他反而像是越发开心的模样:“师尊,别吐啊,天魔之血虽然污秽,但喝了也不一定会死的,对吧?”
谁知,这句话一出来,不知触到了洛冰河哪片逆鳞,他眼中刹那间仿佛寒星陨落,刚若有若无散开的一丝笑意也消失无踪。
这特么就是活活的午夜凶铃上演在跟前!
而且,洛冰河的手正在渐渐用力,缓缓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