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作者:玖月晞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 5

他瞅一眼来人,一脚就踹出去了。陈念瞪大眼睛,她分不清他是为了什么打架,是为他,还是为了她。
“怕你……会……”陈念抿一下嘴,竭力没有重复那个“会”字,顺道,“被,打。”
陈念随便指一道题,小米歪头看了一会儿,道:“可以这么解呀,你看。”
陈念看一眼吵嚷的那女生,是别班的,周围一群女生跟着抱怨表达不满。但也没办法,不能把门踹开。
“一般。”
陈念抿抿嘴唇,算是笑了。
陈念做完化学卷时,曾好起身了。曾好成绩很好,但陈念没料到这次她解题速度如此快,都检查完了么就提前交卷。
李想也不隐瞒:“我当然不希望到时一个高中同学都没有,周末找人聚餐都不行。说真的,北京多好,别留在本省,没意思。”
三人不是对手,一会儿被打败。
陈念低垂的脑袋轻轻摇了摇,又抬起,眸光澄澈望住他:“我觉得……很好。”
理综是陈念的强项,不到一小时,她就做完了物理卷最后一个大题。她回头把选择题检查一遍,开始涂答题卡。
陈念迅速在答题纸上勾选A。
她僵在原地。
回到教室,小米问:“去厕所了么?也不叫我一起。”
只一瞬,她收回思绪。
陈念检查了几遍。渐渐有人交卷,她也不起身,在草稿纸上练字。字写得好,作文印象分会高。
陈念坐好了,松开他的肩膀。
同学们早不会像上学期那样怨声载道。成绩差的已放弃,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成绩好的权当检验,也给两月后的最后一考涨点底气。
李想:“一定会的。到时咱们相约北京。”
好学生和差学生的提前交卷性质截然不同,她这一起身,不少人心头有了压力,接二http://m.hetushu.com连三从卷子里抬头看。
北野甩甩手,没了在这儿吃饭的兴致,走到陈念身边把头盔和钥匙拿来,重新跨上摩托车插了钥匙套上头盔,边系着下巴上的绳子,边侧眼瞧她:“留这儿看戏呢。”
回教室的路上,两个监考老师经过,议论说:“曾好交卷匆忙了,有个很大意的错误没检查出来。”
夏天的衣衫那么薄,两人隔得太近,没逃出汗味的距离;陈念有些窘迫,屁股小心翼翼往后挪,但她坐在座椅斜坡上,背后还有个大盒子,收效甚微。
对视太久,她低下头,也低了声音:“你——很会打架?”
上课铃响,李想回自己座位去了。
陈念:“……”
“嗯?”
“你刚才很吃惊。”
陈念盯着他看。
“哎,怎么回事儿啊!谁在里边,待那么久不出来!你便秘就先别拉了行吗?那么多人等着呢。”
头盔很紧,陈念费力地戴好,双手笨拙地系下巴上的绳扣。
陈念走过学校院墙转角,耳边传来一声口哨,摩托车刹车。扭头,北野黑T恤牛仔裤,背着一个黑色的吉他盒,骑一辆红黑色的摩托车,连人带车都在闪光,是一副画面。
小米凑过来:“李想,我看你是自己保送去了北京就开始拉阵营。”
两人不同路,出校门口就挥手告别了。
陈念刚要上。
曾好抬着下巴一脸平静地走出教室,没走远,在栏杆边看天空。
系好了,他把吉他盒取下来,挂在她身上。陈念晃了一下,木盒子还有点儿沉。
他保持着朝后扭头的姿势,目光越过肩膀看她;虽然知道她想说什么,但也居然十分有耐性地等她把一整句话说话,“见到的时……候,www•hetushu•com你……被打,了。”
行到一个路口,遇上红灯。她在惯性作用下往前滑,和他贴紧了,像两张热锅上的烙饼。
陈念想了半刻,最终继续做自己的题。
眼前人影一晃,李想坐到她面前,带着阳光灿烂的笑,他真的很喜欢笑:“陈念,考得怎么样?”
陈念踩着踏板爬上摩托车,他脚撑着地,车身轻微晃一下,她赶紧抓住他的肩膀,T恤下硬硬的骨头透着热气。
“这几次考试你成绩都很稳定,600没问题。”
快下课时,陈念走出教室。廊上空空荡荡,整栋楼都很安静,只有远处操场上隐约的篮球声。
厕所在走廊尽头,静悄悄的,水滴从未拧紧的水龙头里滴出来,砸在瓷砖上摔成好几瓣。
绿灯,他左转弯。
她平缓地起身,把纸巾捡起来扔进垃圾桶,走到门口又折返,把桶里的垃圾全倒在最里间的门口。
陈念扭头看她。
北野把陈念拨开,奇怪地笑了一下,把钥匙抛过去:“给我拿着。”
是自习课,陈念把上月做过的错题分析一遍,无意间抬头,曾好的座位仍是空的。
最里边那扇门关得严实。
里边没回应。
很快有人起身交卷子,教室里有不小的骚动。魏莱她们几个回回考试都提前交卷出去玩,老师也不管,低声警告她们动静小点儿,别影响其他同学。
小米蹬她:“不可能,除非你缺考。”
李想开心极了,憧憬着异乡的大学生活:“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没。”陈念说,“有个题目……不会,找老师。”
陈念没应,看向窗外。
她想起那晚他给她的深吻。
夕阳西照,红灯时间一秒一秒后退,从153变成59,他终于回头看她一眼,撞上和-图-书她的视线,就没移开。
北野带陈念去吃晚饭,到路边停下,她翻身下来没站稳,后退几步,不小心撞上身后的路人,把对方踩了一脚,盒子还掺和着打了人。
那天买包子找假钱之后,她把知道的事情告诉了曾好。在那之后,两人就再没讲过话了。
“你说,是不是因为魏莱?”
陈念收回目光,落在一道题上:“老鹰捕食野兔和蛇,当一个生态系统内野兔数量锐减,蛇被捕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不好?”
陈念赶紧接住,攥在手心 。
放学了,陈念和小米一起出教室,魏莱她们从身边经过。小米看一眼那趾高气昂的身影,忽然说:“念,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陈念眼见对方恼了,挡在北野跟前道歉:“对……对不……”
陈念摇头。
他看一眼,打开她的手,揪住带子一扯,陈念一个趔趄撞到他跟前。他垂着眼皮,手指飞快弄几下,绳扣拉紧。
陈念走过去,站在马路牙子边。
北野摘下头盔,从摩托车上下来:“你脑袋后长眼睛。”
“去北京吧。”李想眼睛亮亮的,“天子脚下,有历史,有文化,现在都叫北京‘帝都’,多大气。”
“看分数。”
同学们在教室外聊天笑闹,陈念回座位上出神。前边胡小蝶的位置空着,陈念再次想起那具白色的颤抖的身体。
他握住车头,背影动也不动。
而另一人看着北野,琢磨半刻忽然占上风一般讥笑,“这不那谁的儿子,北野,他妈是个婊子,他爸是个强——”
“等等。”他扔给她一个头盔,和他的一样,黑底,白色数字涂鸦。
敲铃了,考试结束。
厕所里很拥挤。
过了很久,曾好都没出现。
陈念赶紧上前爬上摩托车。
陈念立刻回头:和*图*书“对……不起。”
陈念悄声走过去,门锁上显示红色,她拿一张纸巾铺在地上,很轻地跪下,伏低身子,脑袋快贴在地板上,从门缝底下往里看。
到了下半学期,每月中都有一次模拟考。
“29.在海洋里,小丑鱼因绚丽的体色,常成为捕猎者的目标。海葵颜色缤纷,十分美丽,触手却有剧毒,海洋动物不敢靠近它。可小丑鱼体表有特殊黏液,能不受毒液影响安全生活在海葵身边。当小丑鱼遇到危险,海葵用自己的身体将它包裹,使它免受其他鱼类攻击。而行动不便的海葵借助小丑鱼做诱饵,吸引鱼类靠近,进行捕食。小丑鱼也会把自己的食物与海葵分享。
“找到了?”
“哦。”陈念说,捧着脑袋上的头盔,点点头。
陈念没做声。
他下巴往身后摆了摆:“上来。”
陈念抿紧嘴唇,她家是直走。
陈念这次检查了好几遍,感觉考得很好,估计能有610分。每次考完,她都隐隐期盼,早点考试离开这里,去更大更远的地方,去北方。
女生上厕所就是麻烦,得排队。大家叽叽喳喳议论着题目和答案,等得久了,有人不耐烦,叩最里间的一扇门:
“那天……”陈念说,“第一次……”
铅笔芯刷在条形码上,漆黑,微亮,闪着金属的光芒,像夜色里那个少年的眼睛。
这时,魏莱她们走进教室,目光撞见,魏莱冷冷白她一眼,却也没别的情绪。
陈念背后一股力,暗道只怕拦不住了。
他却没什么表情,盯着她看一会儿,转过头去了。陈念也沉默。
李想看着她:“你想考去哪个城市啊?”
北野看她半晌,说:“你看着挺笨的。”
陈念平淡道:“或许……考不上……”
“我看看。”
“自然界中,这www.hetushu.com类物种间关系称为( )”
“李想,听说你姑姑是师大附中的老师。”小米说,“省城重点,我们这小城市没法比。能不能帮忙把他们的会考卷子拿来给我们学习学习呀。”
小米哈哈笑:“放心吧,我和陈念都想去北京呢。是吧陈念。”她推推陈念的胳膊。
陈念有时也会提前交卷,表情淡然地走向讲台,把无形的压力扔给他人。
摩托车呼啸而去,少年在晚风里飞驰。
是三个男孩中的一个:“没长眼睛啊。”
“有几次课堂和课间,魏莱故意找胡小蝶的岔,感觉小蝶很受影响。”小米没等到陈念的搭话,自已又摇摇头,“应该不会。谁会因为这种事自杀呀?老师说了不要乱说话,所以我都没和别人议论过这事儿。”
她看到了两只脚,流淌着红色的液体。
“是对还是对不起啊。”对方火大,“是真结巴还是不想道歉啊。”
“你觉得我会输?”他挑眉冷笑,薄薄的嘴唇勾着。
是崭新的。
考试完,老师忙着阅卷,自习是自愿的。不上课的人都有自觉,也不在教室附近喧闹,都去操场上玩。
“那天生病发烧。他们人多。”他多少有些傲脾气,又问,“不懂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
陈念低头继续做题,做完生物卷看看手表,还有四十分钟。往窗外看一眼,栏杆边空空的,曾好不在了。
陈念不言,隐隐感到危险。
战火点燃,路边摊的椅子都操上了。
哪有影响,教室前半部分的学生没一个抬头搭理,全埋头做题,不屑一顾。后半部分的学生则蠢蠢欲动,也想出去。
得第一个,第二个就没意思了。
他弓着背,扭头看着她,手指轻敲着摩托车手柄,看了一会儿,见她杵在原地没反应,直起身来,眉心微皱:“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