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瓜马车灰姑娘

作者:墨宝非宝
南瓜马车灰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尾声

“你想问谁?”城城笑着反问。
米易一愣,没反应过来。
城城手撑着头,笑了笑,没说话。
城城和她对视着。
“你后来还见过谁吗?”菲菲问。
“手机给我。”城城忽然说。
米易和她要手机号,倒让她意外了,从米易给她酒,陪她在卡座里干坐着,到后来去洗手间的路上,从洗手间出来,有很多机会要。城城也做好了准备,说什么话回绝。这么多单独相处的时机,小姑娘都没好意思开口。
“姑娘,她是直的,”haku笑着替城城解释,“就是来当冤大头,陪我们喝酒聊天的,手机号码什么的,就别要了。”
……
“那个……喜http://m•hetushu•com欢你的大学生,脸嘟嘟圆的那个。”
“你……有手机吗?”米易过于紧张,导致语无伦次,最后一咬牙,鼓足勇气问出来,“我是想说,你能给我手机号吗?”
“背带裤。”
城城快速输入了一串号码,还给米易。在众人起哄的声音里,她从身后推了下米易的后背,让小姑娘快回同学堆里去。
菲菲其实是在帮米易化解这段尴尬。她们喝酒,米易可以趁机离开,保全面子。然而米易还是固执地站在原地,听着她们寒暄喝酒。
在你离开那年——
怎么反倒对着一卡座的陌生人,忽然敢说了?
www.hetushu.com“一样,”城城接了酒杯,和菲菲一碰,“听说你好久了。”
那晚,米易追上她,其实城城从始至终都知道。
米易立刻从背带裤的前兜,掏出手机,双手递给城城。
城城笑,手撑着头,点点头。
她再遇到菲菲,是在茂名路附近,思南公馆那边。
米易跑回去,穿过两个卡座的过程中,还险些撞上人。
菲菲在和两个漂亮女孩吃饭,菲菲在看到她时,她也看到了菲菲。两个人默契地,相视一笑。菲菲交待女孩两句,走到她这里,坐下,看着她笑:“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说的不是号码,是手机。”城城又说。
两人聊和-图-书了会儿,自然会说到旧人。
菲菲认真劝告米易:“这种事,可不是用来玩的。”
在座人全和城城打过交道,一见这场面,全都笑了。
菲菲让人倒了两杯酒,要和城城喝酒:“久仰大名,北京城来的城城。”
后来,那晚城城都没回到自己的卡座,一直陪麦子和菲菲玩骰子。
米易脸涨得通红,滚滚烫。
“对,haku一直叫她背带裤。你俩后来有联系吗?她真是挺喜欢你的。”
忽然一笑,手伸到米易手臂左侧,拉起滑落的肩带,给她重新穿好背带裤。这下子,米易不镇定了,脸一下红了:“你……少喝点儿。再见,下次见。”
见到旧人,hetushu.com所有的记忆都会被牵引出来。
那年,是哪年来着?我好像忘了,是真忘了。
那晚,大家都喝了不少,喝到后头,全high了。但城城还记得,那个穿着背带裤的小姑娘是何时走的,走得时候,在同学堆里,往这里张望了两次。
……
“假的,不用打了。”她耳语。
—— 全文完 ——
刚才放下手包的菲菲,看到这一幕笑了:“麦子,这就是你不对了。不要把这种事当开玩笑,把直的掰弯是要负责一辈子的,要不然就是在坑人。”
幸好,这里人互相都是朋友,毫不计较,还让小姑娘当心点儿,别摔了。
“你可以努力一下,”麦子最爱看热闹,在一旁撺www•hetushu.com掇这个小姑娘,“多少人想把她掰弯,都没成功,你可以试试运气。”
她是玩骰子的好手,斗无不胜。
米易说想回去看看的那间酒吧,她也忘记了如何走,地址在哪里。米易是个心细的人,如果她还在,应该会记得。
回到上海后,她很少接近中山公园那个地方。
后来,又摇了摇头:“好久没联系了。”很多年了。
米易听懂了,目光闪烁着,在舞池照过来的灯光下,不甘心地看着城城。
我是这么想的,你看,人活一辈子,反正挺短的。忘记这辈子的终点,自然就连到下辈子了。像没有离开过,多好。多好。
再后来,人们越来越习惯,在大白天,坐在某个酒吧门外,喝上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