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在暴雪时分

作者:墨宝非宝
在暴雪时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尾声

她的靴子不停在一层新雪上踩下新鲜的脚印,跟着林亦扬的脚步,他慢慢地走着,等着她。她呵了一口白气,偏过头,对他笑:“明天去法拉盛吧?”
这一晃多少年了。
殷果把咖啡塞给林亦扬,跑过去想给女儿抹掉眼泪,被女儿用手挡开了。某方面,她是真像爸爸……闷不吭声用毛衣袖子擦着眼泪,又拖着球杆走回去,带着哭腔说:“再来一局。”
……
因为纽约公寓在这里,所以林亦扬最后也把这间小球房也盘下来了。
这些年冬天来了几次,好像总有这种印象,他会喜欢在小路上把自己拽一下。每次她都觉得奇怪,但每次一晃就过去了,没深琢磨,也没特地问过。
室内热火朝天,还在有人在大声叫着,要冰镇啤酒。
林亦扬正拿着一个巧粉,抹着球杆杆头:“你信吗?”
林亦扬搂着她往出走。
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自己亲生的……但实在是——每天都要哭,已经麻木了。
殷果望了一眼公寓底下满是雪的台阶,终于又解开了一个多年的谜团。
练球方便。
林亦扬一笑,算是http://www.hetushu.com默认了。
林亦扬指公寓楼下一个个斜向下的楼梯:“怕你摔进去。”
这个男人,还真是,不问就不说,能闷一辈子。
那天,俩人还在聊,殷果是哪国人,怎么认识的。
“不信就对了。”他笑。
大门外,雪大片在往下落,人来人往,行色匆匆。
在纽约公寓附近的那个小球房里,正是最热闹的夜晚。
男孩子无奈地望了她一眼。
他把球杆放到架子上,把羽绒服给殷果披上:“带你去吃晚饭。”
小球房的包房里,有一个五岁的女孩和一个六七岁模样的男孩子在吵架。
小女孩红着眼,闷着想了几秒:“不信。”
那个人不太有所谓:“闹着玩儿呢。”
殷果险些被呛到,不厚道地先笑了。
突然,门被一下子拉开。
“又吵架了?”她把羽绒服脱下,放在台球椅上。
殷果懵懵地看着门,回头看林亦扬:“你小时候也这样吗?”
那天,也在下着雪。
江杨退役当天,东新城就被林亦扬还回去了。
林亦扬坐在台球椅上和-图-书,在看着表,在琢磨着要不要回去公寓看一看,怎么她还没醒。这念头刚冒出来,就看到门口有个小身影,沿着台阶跑下来,满身都是雪,帽子上也是。她怕自己身上的雪蹭到别人身上,一路走一路让着,摘下帽子。
……
林亦扬没有一点留恋,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当初是在救火,责无旁贷。
她进来没多久,孙洲就冲了热咖啡送过来,殷果刚接到手里,就听到一声大哭。
他俯身,右手一用力,冲开了刚被摆好的一个菱形。
屋子内的小女孩拖着球杆,满眼、满脸都是泪地走出来:“爸……他说你从小就打不过他爸,所以我才打不过他……是不是真的?”
每隔几天就要大吵一架,吵不过就要切磋,每逢切磋必输,大哭一场。
“你以为是什么?”
心结打开,重回赛场,兄弟团聚,那两年真是发生了许多的事。
开球一杆,就赢了第一局。
“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女孩眼睛圆溜溜的,白嫩嫩的小手拍着球台边沿,“是中国台球队的队长,东新城的负责人。”
天天看这俩吵http://www.hetushu.com架是一个不错的消遣。
“我去叫他们出来。”殷果要去叫孩子们。
在法拉盛,第一次他这么做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强迫症。
他赢了这一局,看向被女儿冷落,郁闷坐在台球椅上抱着咖啡在喝的殷果,低声用英语问老人家:“我老婆漂亮吗?”
“为什么每次你走小路,都要把我拉到这边?”又没有车,也不危险。
男孩子看女孩这么较真,也没办法,走出去,挑了一根看上去还算趁手的杆子回来。想着一会儿被打输了,又要哭,于是把包房里的那扇门给关上了。
两只手插到林亦扬的运动上衣口袋里,被他自然地握住了手。
跑过来的同时,习惯性看那个小包房,果然门又关上了。
他把殷果的帽子给她戴上,用左臂将她搂到了怀里,和她走入了风雪里。漫天的雪里,路灯一盏盏绵延向远方,照得整个夜空都是昏黄的颜色。
有个人坐在九球的球台旁,在陪着一个白发苍苍的外国老头打球,两人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去看看你的女儿?”老人问。
……
小孩子吃饭早,刚和-图-书给俩人吃了披萨和意面,正好喂饱了在球室玩,省心。
林亦扬点头:“好,去法拉盛。”
说完,主动把门给撞上了。把自己亲妈给关在了门外。
包房外。
一切都始于那里,那间华人球房。就是在那里,她才见到了一个真实的林亦扬。
怎么被他追上的?太神奇了。
啪地一声撞开了满桌彩球。不间断落袋的声,一桌球只剩了三颗,最后连九球也滚到了老人家面前的球袋,应声而落。
所以每次都要他来打第一杆。
殷果走到一条人行小路上,被林亦扬拉到了右侧。
随即环顾球室,在看到林亦扬时,笑了。
但说到底,他还是喜欢闲云野鹤的闲散生活,打打世排比赛,教教爱好者们打球,培养培养一些新人,开开不盈利的小球社。这才是他追求的生活。
林亦扬自从被江杨套牢在东新城后,用了七年时间将东新城带入了一个新轨道,等运行顺利,刚好江杨宣布退役。
林亦扬心情愉快,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半块没吃完的黑巧克力,没几口,巧克力吃完了,纸攥成团,丢到了角落的垃圾桶里。
如同,当年江杨和_图_书来到纽约和他见面的那一局。
“过去的,你爸已经卸任了,”男孩拍着小女孩的脑袋,毫不留情地再次重复一个残酷的事实,“东新城是我爸一手壮大的,告诉你很多次了。”
小女孩一瘪嘴,跑出去,没多会儿,抱进来了一个小凳子。
孙洲跟着搬到纽约这里,华盛顿球房交给了另外的人。
老人家点头,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女孩子才五岁,力气不够大,单独打一个球没问题,想要冲开一桌球没戏。
远近的道路旁都堆积了厚厚的白色积雪,林亦扬看到有流浪汉在门口避风雪,笑着递出一包烟,指了指球室门内,说了句进去避。
林亦扬点头。
她放下,摆好,又跑出去,没多会儿,再拖进来了一根公共球杆。她爬到凳子上,将球杆搬上球台,凶巴巴地说:“你开球!”
“原来你是怕我摔进去?”
“他们刚吃完。”他说。
自己还在想,要不要下个表情包,用来和她聊天……
外边是暴雪来袭。
都成了固定游戏了。
老师离世,江杨伤病,他临时插手顶上。
九号球直接落袋。
她开心地笑了,那个地方对自己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