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作者:墨宝非宝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一醉到白头

“你堂兄刚才和他老婆在说什么?”南北小声问。
“我在夸他吗?”程牧阳摸着南北的小耳垂,低声说,“我是在控诉,没有他做甩手掌柜出家十年,我也不会从比利时和你分开,分身乏术,无法立刻找到你。”
程牧云放松地活动着肩膀,走向角落里的这一桌。
他笑:“哦?你忽然对俄语无师自通了?”
那是他按照家中长辈交代的,给程牧云接风洗尘,烧掉一切过去的衣物,在老宅子大门口烧了一盆火,等他跨过去。他没跨,绕过去了,没想到蹲了这么久监狱出来,他最后还是没脱离走私这个行当,甚至更深入了一步,和边境线上最大规模的走私集团组织的核心人之一订了婚。那个走私集团没有任何底线,什么坑脏的东西都碰,这让家中长辈很不高兴,断绝了程牧云的关系。
温寒想起和他初遇,曾因为这种话而感到羞耻,忍耐着,恐惧像从蜘蛛网般的神经渗入五脏六腑……
那只是短暂的停留。他记得大家庭中有个小妹妹程伽亦很可爱,和程牧阳也最投脾气,但也交流不多。等他离开莫斯科回到中国,仍旧记得那个满身戾气的堂兄。
这是,故乡呵。
很庆幸,人生没有另一种可能。
“温寒。”他在叫她。
南北轻笑。
“千真万确。”他十分坦然。
后来没几年,程牧云在监狱里立了大功,提前出狱。
这世间事,怎么会是非黑即白,又何曾非此即彼。
“这是哪儿来的没教养的女人。”
他们初次相http://www.hetushu.com见在某个黄昏。
女人蹙眉看着白衣黑裤的男人:“程牧阳,你足不足教了我什么奇怪的话?”程牧阳打了个响指,要来酒:“有吗?我教你的明明是很有教养的话。”南北还是觉得有点怪,不过算了。
哀号刺耳,在邻桌的几个人诧异望来的目光里,有个穿着白衬衫和黑色长裤的男人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北北。”
他这么一问,还真是有。
既算不清谁欠了谁,既怀中还有烈酒,倒不妨就此,如蚕作茧,奔波流离,一醉到白头。
“嗯。”她也笑。
少年目光偏移,把湿冷的半截烟头塞进小男孩冻得发抖的嘴唇间:“欢迎来到莫斯科,我亲爱的——堂弟。”
十分钟,前半生。
那时他只有十五岁,面对着二十岁的程牧云,仍旧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还算冷静地问他,准备什么时候赎罪完出狱,程牧云似乎对他这个问题很不在意:“十年?大概。”
温寒低头坐着,看自己的脚趾。
南北听得有些动容,小声说:“这是我第一次听你夸一个人。”
接下来,每一句都是在骂人。
“流氓。”仍旧十分蹩脚。
温寒脸红地看了眼不懂俄语的南北,还有装着没有听到的他的堂弟,用俄语小声问:“你见到他们了?”那些他昔日的兄弟。
温寒看南北的样子,很羡慕,好像这个女人一开始就和他们是一个世界到底,笑容温柔,却也恣意。
“需要我给你送点什么东西进来和图书吗?”
在那个年轻的莫斯科男人伸出手,将将要碰到她光裸的膝盖时, 有人按住了他。是个从未见过的女人,好美,尤其是嘴唇,微微翘起来的上唇和嘴角,在笑,可一开口就是非常蹩脚的一句:“浑蛋。”
“很庆幸,你没留下心理阴影,”唇上有湿意,眼前的所有真是都被程牧云遮挡住,“我可不想在尼泊尔旅店因为你的惧怕,错过你。”温寒打了个愣,靠上他:“你真的不抽烟喝酒?”
起初,程牧云就是给他这个印象,戾气深重。
可十四岁的一次意外被绑架经历,让他改变了主意,当程牧阳第二次到莫斯科,程牧云已经进了监狱服刑。这让他很意外,那个堂兄据说还是自己举报了自己,心甘情愿进去的。
“没有。”程牧云的手从她薄肩上滑下去,沿着她手臂的弧度,握住她的手腕,“他们的世界不需要我。”
在这一回合走私集团的战斗中,莫斯科行动组胜,虽然这只是阶段性的胜利,黑暗仍存在。可至少能让程牧云喘口气,带温寒回来见一见她的养父母。虽然为了两个老人家的安全,他们并不能真正露面,就这么远看着,也算圆了她这几年的心愿。
脸被滚烫的掌心覆住,他在出租车飞驰而过是,低头,亲吻她的上唇:“你小女孩的时候,有没有经过这种酒吧,走过是怕不怕这些醉汉?”
身边,放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箱,那箱子外被磨破的痕迹,仿佛在提醒着过往看客,它曾经历过很多。
和-图-书来——
挥挥手,身边人拽走了那个莫斯科男人。
“你知道,你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亲爱的,”男人用最欠揍的表情,在说着廉价且自以为吸引人的情话,“你令我神魂颠倒。”
告别都没有。
大概又过了两三年,程牧云联手未婚妻的亲弟弟,一举捣毁了走私集团的核心。身份逆转得让人吃惊。程牧云这个人总有这种本事,在他立下大功卸去卧底身份,返回莫斯科途中却遭遇了更大的逆转。
不过没关系,无论有多少伪装,她都有时间去揭破。
莫斯科,某地下酒吧。
温寒想。
南北狐疑,盯了程牧阳几秒,突然捏住他的下巴:“小流氓。”
“女人吗?”程牧云在开玩笑,“不用。有酒吗?”
年轻男人愣了 : “这位迷人的小姐,你在说什么?”
“你好,我是程牧阳,”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个银色的小酒瓶,拧开, “我想趁着这十分钟,我们可以了解一下彼此,当然,如果你想了解我堂兄的过去,我也很乐意提供帮助。毕竟我相信,他永远不会自己开口告诉你。”
温寒闻到熟悉的味道,熏香,这种熏香是最近她常用的,混杂着皮衣独有的香气,擦过她脸颊:“我情爱的女孩,你愿意今晚带我去找个小旅馆厮混整夜吗?”他在用最性感的俄语和她调情,口鼻呼出来的热气擦在她脸颊上。
温寒想到刚刚他堂弟描述的场景,眼睛里,有着怀疑的光在闪烁。他低声笑:“你应该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
一个和_图_书年轻的莫斯科男人走过来,也没打招呼,落座,想从温寒手里捞过来那个小骰子,温寒抬了眼皮,奇怪看他。
也没想过再去。
那夜,是程牧云最难忘记的夜晚。
偏开口的人那么坦然。
脑海中有什么在重叠着。
程牧阳摸摸南北的手背,笑得很是平静:“回去告诉你。”
莫斯科这个最古老广场上,路人稀少。
他一路从地狱走来,行过刀山火海,才能站在那里。遇见她。
耳边是呼呼的夜风,吹得温寒耳根生疼。
反正她一辈子也学不会俄语。
半小时前,他亲眼看着付一铭合上死刑犯的档案册。
所以,他们的的第二次见面,是在探监的小房间里。
程牧阳从身上摸出方形的小酒壶,从桌上推过去给他,出了这个房间不能喝,这里,尽情享用。
如果他晚一些赶到,或许这个堂兄就死了,如果他早一些赶到,或许就是他陪着程牧云共赴黄泉。
这一定是个很有趣的讲述过程。
温寒被程牧云牵着手,从地下酒吧走上来,室外竟下起了雪。莫斯科,冰凉的触感,随着夜风撞到她的鼻梁,脸颊和嘴唇上。明天就要离开莫斯科,像从未回来过。
像是梦。十几岁经过这种地方,遇到任何一个恶棍酒鬼都会吓得逃走。却在尼泊尔遇到了他这样一个恶棍,倘若没有那趟旅行,她现在是不是还会经过这种地方就害怕,躲避,绕开?
男人跳起来,伸手要推,却被女人伸出掌心挡住,攥住。
他也不喜欢莫斯科过于寒冷的天气。
她说这话的和-图-书时候,他们话题中的人已经到了。
程牧云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丢给程牧阳,车钥匙落在程牧阳掌心,他单指一勾,打了个圈儿后,扣在了玻璃桌上,眼看着那个男人带着他的小妻子走了,和任何一个拎着破旧行李箱的异国游客似的,转身而去,头也不回。
昔日的少年,手腕上挂着一串凤眼菩提,简单,菩提串子上再没有多余东西,剃着光头,眯眼打量着他:“欢迎回来莫斯科。”
一切都结束了。
在两分钟后,温寒清楚了,这个男人就是程牧云曾说过的那个喜欢喝烈酒的堂弟。
他喝酒,还喜欢喝烈酒。
十五岁的程牧云坐在莫斯科红场的东南角,一口口抽着烟,少年脸孔,颈细,黑色的瞳孔。
那个故事里的男人沿着台阶,错开醉酒的男男女女,就踏上石砖地面的时候,引得身旁人回头看了两眼。
南北皱了下鼻尖,白他一眼。
他始终沉默,直到有人将—个面孔发白的小男孩推上前。
总之,或许因为他前半辈子吃斋,加上程牧云后半辈子皈依,那晚他幸运地把程牧云从鬼门关捡了回来。满身是血的程牧云在血肉模糊的所以尸体前,弯了膝盖,悄无声息地跪下,用脸一个个地贴过那些因为保护他而死的昔日地下行动组的兄弟们……
“你哥哥还不来。”南北抬腕看表。
她回忆:“读中学的时候,有过,有个醉汉堵在路口。”她挣扎着,丢了当时最贵的一件羽绒大衣,瑟缩着跑回家。怕养父母担心,没说实情,就说衣服是在学校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