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至此终年

作者:墨宝非宝
至此终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二 还你的幸福

在这首歌的歌词里,有这么一句话,被反复地重复。
她听得哭笑不得,摇头不去解释。
她刻意讲了一些节目里的有趣事情,大多是年纪小的观众来电,或是那些痴男怨女不知所云的话。说到最后,忍不住自己都笑起来。
“没你这么高调”童言把稿子扔给她,“我可不想让老同学听到我主持节目,都能想象的出,他们边听节目边爆笑的样子。”
“知足吧,那是为你骄傲呢。”
导播也马上被调动起了情绪,让她以清唱,再渐入原唱来收尾。
幸好,顾平凡很快就要返回美国,正式进入医院实习。
“年轻就要奋斗啊,”童言把奶奶的手放到棉被了,轻声说,“不说了,睡觉睡觉。”
所以这样的条件,很快,他就接受了。
她记挂的孙女会很好,无论如何,仍旧有人当作宝贝来宠。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那个小中介笑起来:“这房子据说是因为风水好,卖的价钱真不错,如果再加一些,能买到非常不错的。童小姐如果想要再买,我现在手里就有。”
她去签协议的那天,天气燥热,偏偏还碰巧得了热伤风,她把那个烂熟于心的银行帐号写下来,不愿意再去银行。买房的人倒也好脾气,跟着中介去了银行转账。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过去,紧紧抱住奶奶,低声安抚。
老人家又握住她的手,絮叨地嘱咐:“这几天啊,我觉得精神好多了,都说心情好,癌症自然就好了。千万别让小顾回来,要回来,也要健健康康了再回来。”
奶奶竟然趁着护工和父亲没留意时,只穿着短衣短裤,跑出了病房。
怕吵醒同房的人,童言说话的声音始终很小。
那个晚上,她也像是疯www•hetushu.com了一样,拽着父亲的手臂,硬是把他赶出了医院。
顾先生你一定忘了,赠与属于单方法律行为,无需征得你的同意。
“Did you know it would take me the rest of my life。”
平凡始终在和她沟通各种的协议,她一面要认真避开顾平生给她挖的“陷阱”,一面要掩饰自己长期陪床的精神状态。
最后的十几天,是父亲和她轮流负责守夜。
那段时间,她请了自工作以来最长的假期,整整一周,料理奶奶的后世。
“When you told me you loved me,
那个联名账户取款有上限,存款却完全不受限制,她看着存折上的数字,忽然就有一种暴发户似的满足感。
据中介吹嘘,这真的是风水非常好的房子,看童言也不着急脱手,就慢慢地找合适的买家,尽量抬高价钱。可只是一个月,就有人直接付了全款。
可是如果让老人家知道自己和他分开,恐怕才是致命的打击。幸好奶奶早已对他的病心知肚明,经过上次五个月的分离,这样的八九个月,也好应付。
她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谎话能拖多久。
连导播都乐起来,在耳机里不停说:“自爆了,自爆了。”
杰西卡·辛普森的一首2001年的老歌,《when you told me you loved me》。
开始渐入音乐,缓慢的旋律,越来越清晰的唱腔。
后来她没再回家住过,反倒是和同事合租了房子。那个家,是顾平生当初急着回国,匆匆买来给她和奶奶住的,也是分手http://www•hetushu.com时,他坚持留给自己的。她拒绝了所有,惟独这房子像是帮了她一个忙,给了奶奶一个善意的谎言。
“你让我叫你小可,还真是不习惯,”艾米和她提前进入演播室,坐在转椅上,忍不住笑,“为什么不用真名?我觉得你的名字,特别好记,而且根本就不像普通人能起的名字,你要说它是艺名,决对不会有人怀疑。”
“慢慢就好了,”艾米语重心长拍着她的肩膀,“当年我主持节目,我妈还特意存下来网络视频,刻盘给所有亲戚人手一份别提多窘了。”
不过短短三年,艾米已经因为主持话题访谈节目,成了个非常令人看好的地方台主持。甚至到北京的这个交通台来做节目,也有不少观众提早打来电话,表达自己的兴奋。
她从电梯间走出来,正看到几个护士都拦不住有些神经错乱的奶奶,围观的人不停低声说着老太太估计是癌细胞扩散到脑子,有些疯了。父亲站在大门口束手无策,不停地掉着眼泪喊妈这样的画面,让她瞬间就没了理智。
她轻声哼着旋律,很快录音师就听出了是什么。
为了平安夜策划的节目,她特意请来艾米。
回到病房的时候,所有怜悯的,同情的,感同身受,或是漠然旁观的目光,都被她拉上的帘子挡了开。硬是拔下来的针头,弄肿了本就已经很难扎入的手背,她轻轻给奶奶揉着,始终笑著说:“怎么这么不听话啊,您真是的,越老越小孩儿了。”
她和年纪较小的那个房产中介留在房子里,无所事事,索性绕着屋子慢慢走了一圈。
“哇欧~”艾米眯起眼睛,羡慕的快疯了。
和顾平生分开的那年冬天,奶奶癌症复发。
http://m.hetushu.com被胁迫的难以招架,忽然就想起了,那段日子,和顾平生最初分开的时候她整夜整夜循环的一首歌。旋律很熟悉,她也知道,这里的录音师肯定备份了这首歌。
“言言,”奶奶指着自己的头,哑着声音说,“奶奶这里都清楚,不糊涂。”
小中介不知道,还以为她刚才掉了什么东西:“童小姐在找什么?”她不好意思笑笑:“什么都没找,就是舍不得。”
她鼻子瞬间发酸,险些就掉出眼泪。
当谎言的目的结束,她根本就不敢自己去住这么大的房子。因为早间路况直播节目和晚间的节目同时做,白天又要开策划会议,她把房子全权委托给了中介。本以为北京这两年购房政策严苛,房子不会那么快脱手。
这里,那里的仔细看着。
后来,就再没有后来了。
清淡的背景音乐,都是欧美的老曲子。
童言点点头。她知道奶奶不会计较,计较一个生病的人不来看望。
她说完这句话,似乎心情也是大好,很自然地把话题转了开。只不过接下来的所有来电,都成了当年如何在平安夜约会,甚至有人会对她很兴奋地说,初吻也是在电影院什么的,她才觉得自己真是惹了麻烦。
只能努力笑著说:“都十二点了,还不睡?”
“小顾这次的病,是不是很严重?”老人家本已经闭上了眼睛,又想起了他,“上次也是走了小半年这次,应该快有九个月了?”
几乎每天来,奶奶都是红肿着双眼。她以为是父亲又做了什么事,起先还是避开旁人劝父亲如果想要钱,就等奶奶熬过这场大病。后来有一天,她半夜下了节目赶来,正好碰到病房门口的吵闹场面。
只想着,多一天是一天。
“有,那天晚和*图*书上,是我们第一次接吻,很俗的,是在电影院里。”
“我这么做,就是想让你爸爸愧疚,对我们愧疚,”奶奶拍了拍她的手,“我怕我等不到他幡然醒悟最后受苦的,只剩了你。”
两个人无视导播的挑衅,继续低声聊着天。
顾太太的合同法考分可是91。即便是自己去世了,这部分的财产也不会和父亲有关,完完全全都属于他。
今晚是特别开的专场,有知名女主播艾米和小可主持的谈话节目。两个声线极好的女人闲聊着,偶尔会接听来电,大多数都是点歌,或是穿着着回忆,曾经渡过的平安夜。
到临近圣诞节的时候,“有我陪着你”俨然已经成了情感专线,甚至根据领导指示,偶尔还可以根据节目需要,为观众点歌,烘托气氛。
因为这半年的早晚班,她瘦了很多,本来就小小的身子,更显得单薄。她因为是电台的DJ,并不需要露脸,穿的也非常随意,仍旧像学生。
“我和小可是老同学,”艾米递过去一个眼神,“当年她曾经在大学谈过一场非常轰动的恋爱,我敢说,每天晚上都会有女生在宿舍扎小人诅咒她,能得到那么好的爱情。告诉我,你有没有和大众情人渡过非常浪漫的平安夜?”
你可知道,它将占据我余下的所有生命。
请熟人来的坏处,就是无时无刻地想要爆料你的往事。到节目快结束的时候,童言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艾米仍旧不依不饶,暴露她曾经是校园歌手大赛的第三名,最擅长就是唱高难度的外文歌。
直到十点整,马上就恢复了专业的声音,切入工作状态。
“不是很严重,就是需要复健,”她的语气有些心疼,“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走的时候反复叮嘱我不要让您知道http://m•hetushu•com您现在住在这里,我也不敢让他知道,否则他肯定会想办法回国”
因为长时间不能进食,奶奶走的时候已经是瘦骨嶙峋,彻底脱了人形。
童言抿嘴笑笑:“所以您要好好养病,否则他回来,肯定饶不了我。我呢,就负责拼命赚钱,让你们两个过得好一些,再好一些,”她停了停,又说,“我们领导问我,要不要去早间交通路况节目代班,原来的主持人刚好要生产了,要休息几个月。这样,我又有机会加工资了,起码奖金肯定会加。”
“早间节目?你现在的是九点开始,又要往医院跑”
这首歌的前调出乎意料忧伤,可却总能让她想起,那个晚上,头次见到他竟然也会没有了主意,站在火树银花的新天地里,不知道接下来去做什么,不知道该如何约会。
她怕耽误平凡的工作,终于签下赡养费的协议,唯一条件是要全部打入和平凡的联名账户里。顾平生当初让平凡办这个联名账户,就是因为怕她被父亲的债务拖垮,为她留些不能被近亲占有的积蓄。
甚至有护士上前,都被她挥手打了开。
如此漂亮的女孩,可以独自卖出这样的房子,甚至看上去没有什么家人约束。小中介自然想的多了些,更觉有生意做。
到第二年春天,奶奶的癌细胞终于扩散到身体各处,在医院撑了一个多月,就离开了人世。她记得那天晚上,是凌晨两点四十三分。
“两位,”导播打个哈欠,“一看就是大龄剩女啊,平安夜就顾着老同学聊天了,一个电话都没接?节目结束没有约会?”
当你告诉我,你爱着我,
“对对,”老人家急着拍了拍她的手背,“你们还年轻,他身体这么不好,要紧着他自己的治疗来,没关系,奶奶明白。”
童言嗯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