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蜜汁炖鱿鱼

作者:墨宝非宝
蜜汁炖鱿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新年糖豆

他带着一堆要闹洞房的来到洞房外,喝得上头的他,掏出门卡,在进门钱嘱咐着:“头疼,闹一会儿就撤,听到没有?”
他活动着肩膀,被西装裹着不舒服,最后在佟年面前半蹲下来:“上来。”
锁骨上,温热的她的鼻息有了变化,她醒了。
“合法的。”她抗议着,搂他的腰,往后摸。
??
佟年心跳得头直晕。
“老韩悠着点儿啊,还要洞房呢。”
“对,对,对”亚亚附和,“solo战队一出马,全部后辈靠边站,我坚信现在也没有比他们更棒的!”
Lolicat:你会临时不来吗?
“不行,楼梯太窄了,更不方便,万一你没跟上去,一用力大家全摔了,亚亚帮着把裙摆提着,你先上去,趴他背上,我们再把婚纱给你。”
韩商言觉得太阳穴再跳,头疼得更厉害了。
韩商言刚想骂一句“滚。”脚下险些没踩到楼梯,换来佟年一声惊呼,身后三个伴娘还以为真摔了,此起彼伏叫了好几声。
直接结果就是,这位伴娘从窗口看着一身西装http://www.hetushu•com笔挺的新娘带着三个伴郎走人家门,震惊地回头:“你老公的伴郎,哥哥都很帅啊。”
“韩商言?!”艾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solo在前头还特地拍了不少照片,一边拍着一边欣赏:“一会儿全放婚礼前幻灯片里,给你们K&K队员看看。”
“米邵飞也没用,今天全没用,”蓝莓替亚亚回答,“红包。”
蓝莓和亚亚一人一句,还在为韩商言吹嘘,新郎已经顺着楼梯上来了。
清晨,韩商言被电话叫醒。
“你行吗?”佟年望了望楼梯下。
拍门声想起:“亚亚,我是米邵飞。”
“十点。”
Gn:你早嫁给我了,今天就是走过场,忐忑什么?
两个人都在床上睡的。
Lolicat:嗯,有道理。
全是佟年从小玩到大最好的几个朋友,给多点儿,应该的,当是感谢人家多年照顾了。
新婚之夜。
门内,几个伴娘起先还在数:“一个,两个……”最后只剩下惊呼了,外边一群老男人就是不一样m.hetushu.com,多半个字的废话都没有,直接塞进来六十多个红包。
满室安静着。
酒店赠送婚宴新人的豪华套房内,摆放着蛋糕,鲜花。换上了大红色中式婚服的艾情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她一抬头看到韩商言一惊。
这才稳稳地往下走着,顺便用眼神狠狠飞了solo一刀,都是来拆台的,他算明白了。
“够了,够了。”蓝莓马上说,“我老公说了,绝不能为难他偶像!”
嗯?
“谁敢耽误您洞房啊?gun神?”solo笑着接过他的门卡,替他开门。
坏了。
门拉开的瞬间,佟年看到了还在塞红包的两个男人闪开,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韩商言走入房内,两人目光交汇的一瞬,她听到自己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着。
“不懂?没人给你讲过?”
“吃豆腐上瘾了?”
“知道啦,看给你急的,恨嫁啊。”亚亚打开门锁。
红包不算什么,一辈子结一次婚。
满地都是红包,三个伴娘像捡金子一样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佟年在房间里溜达和_图_书,从凌晨三点溜达到五点,亚亚和蓝莓两个半年开玩笑安抚她,最后一人一个哈欠,打着打着,抱在一起睡着了。
婚礼很顺利,顺利到韩商言总觉得会出点什么乱子。
下一分钟,韩商言发来一张照片,俩人的结婚证摆在窗台上。他房间的窗台上,还有一半的月色,是他别墅外的月色。
佟年身上还穿着婚纱,本来是亢奋地睡不着提前试一试,可看到两个闺蜜都睡着了,自己脱也不方便,躺床上睡又担心会压皱。最后,从墙角端了一个小凳子,在书桌前,把裙摆散在凳子的四周理顺了,头枕着书桌边沿,也补觉去了。
嗯,今晚有的搞了。
“改签明天吧,头疼。”他回。
婚礼当天。
化妆师要六点到,所以房间静悄悄的,她坐在窗边,给他发微信。
Gn:……
“就是,慢慢来啊,慢慢背着,我们去给你们准备鞭炮。”
韩商言强压着性子,听完全部的尖叫:“没事儿……”
“快开门吧,”佟年压低声音催促,“快。”
“啊,对,新郎要把新娘背出家门http://www•hetushu•com,脚不能落地,”蓝莓这个伴娘终于记起了自己的职责,跑上来,帮着整理裙摆,“我在你们身后提着吧。”
接亲的伴郎团是solo战队的兄弟,除了艾情今日在另一边也等着Dt接亲,余下的人都来了。而伴娘呢,除了蓝莓和亚亚,就是高中最好的一个朋友,也只有这个闺蜜没见过韩商言的一众兄弟。
“够不够?”韩商言看着佟年,却在对几个伴娘说,“不够还有。”
事实证明,佟年的酒量真不错,轻易能喝到high,想醉倒很难。K&K众人醉倒,七七八八,全在婚房的沙发,地毯上盖着衣服,衣柜里多的被套,甚至是洗手间里的浴巾都拿来做被子,睡倒了一片。
大忽悠说的没错,早结婚了,走个过场,不慌不慌。
新郎太太太大方了!
佟年搂着他的脖子,喘气都不敢太重,伴娘们也在帮忙着,只有三个伴郎在一旁看热闹。
“中午飞机,别忘了。”
她“嗯”了声,借着宿醉的倦意,往他怀里钻,手还不安分地吧他腰带上方的衬衣纽扣解了,手伸进去和_图_书,触到他的皮肤。热的。
他弯腰,捡起她的婚纱大大的裙摆,汇聚在一起,塞到佟年的怀里。
大家的指挥下,佟年被韩商言背了起来,两手拽住自己的婚纱裙摆。
“几点了?”
她不心疼钱,她是想尽快看到他。
Lolicat:忐忑。
韩商言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和Dt拿错房卡了。
电话挂断,翻个身,把还穿着嫁衣的小身子搂到了怀里,抱紧了,继续睡。
“摸什么呢?”
“明天走,”他把想起床的她按住,“改签了。”
一如当年,在深夜网吧柜台后抬头看到他的那一秒。
“嗯。”她又笑。
直到——
“这么晚了?”
亚亚马上冲过去,检查一遍早就锁好的门。
这是什么规矩?她摇头。
韩商言一笑,走向佟年。
Gn:……
“废话。”背不走老婆,他也别混了。
门一推开。
“那当然,”蓝莓理所当然地给佟年拿捧花,“我老公最爱的战队,能不帅吗?”
门外,solo半蹲下身子,按照韩商言的吩咐,吧一叠红包一个个塞进去。
“看你这样,比我还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