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1章 求人不如求己

“不接受,”杨龙军道,“三天之后,如果我找不到那个骑摩托车的人,我会拿八万块钱出来赔偿他们的。”
“你别笑,”店长笑道,“一看你就是刚进城不久,没听说过大师的威名。”
“好了,别说了,”警员道,“杨河,你真不愿意签字?不愿意接受这个调解结果?”
但店老板既然这么说,他便拿出手机,别说这一搜索,一下就跳出来好多类似的新闻。
“扶了有奖励,但谁要是遇到了不扶,一旦被公司知道,马上开除!”
“放心吧,三天之后,我会回来的。”
他同情那个老太太,但他不能让自己背这个黑锅,更不能放过那个撞了他的人,让真相被隐藏,让正义得不到伸张。
这个西之林的老板,让他感觉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真正的善良存在,还是有人在默默地支持着正义。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啊,”妇女说着就开始嚎啕大哭,“可怜我的婆婆啊,一大把年纪身体本来就弱啊,现在被人撞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撑得过去呢……”
其实他刚才也想过,干脆一走了之算了。
“可以走了,”警员道,“不过在事情处理完之前,你最好不要离开西林市,并且保证随时能联系上。”
一是自己去找证据,但警察都没找到,所以他觉得希望不大。
这给他三天时间,难道他还真要自己去调查?
“你说不会跑就不会跑?”妇女家属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的鼻子说道,“警察同志,你可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他这明明就是想耍赖啊!”
“知道为什么吗?”店长笑问。
“你和图书自己上网搜一搜就知道了,”店长道,“现在遇到这种情况,帮忙打个电话报警,已经算是很有善心的人了。”
而且以他的能力,谁还能抓住他?
不是应该第一时间送医院才对吗?
这个公司却反其道而行,还真是与众不同。
算命先生?
打电话报警是没错,但当时老太太受伤了,疼得厉害,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她痛?
“给我三天时间。”
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他还是回到了早上出事的地方,到那些店铺里询问了一番。
按理说这事要么接受调解,赔钱,要么不接受,然后走司法程序。
杨龙军更奇怪了,刚才他看那些新闻,大家的评论基本上都是不敢扶了,除非家里有矿。
他最多换个地方,再换个身份。
“兄弟啊,”店长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如果你真是冤枉的,但又找不到证据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
杨龙军不由一声苦笑。
第二是他就这么认了,赔偿这家人八万块钱。
听这个老板的意思,他今天遇到的事,好像还挺常见的?
甚至还有一些人以此为职业,专业碰瓷,甚至连警察都敢碰!
一个算命的,是个集团公司的老板?
“好,你说吧。”
为什么?
“年轻人啊,你这是家里有矿吗?”
“不,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店长笑道,“不过你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去不去。”
虽然现在没有,但他觉得如果全力以赴,多去搬点砖头,赚八万块钱也就是几个月的事。
“大不了我们法庭上见!”
这世道,好像变得越来越奇怪了http://www.hetushu.com啊。
但是,他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关口。
在他接受的教育里,算命那是封建迷信,不能信!
“什么意思?”
算命先生怎么帮他,难道给他算一卦,说不是他撞的,警察就信了?
离开了警局,杨龙军骑着电瓶车穿梭在炎热的街道上。
所以为什么要讹人?
杨龙军脑子里乱糟糟的,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警员是个叫他。
但这样的话,是非就不分明了,他不能让自己背这个黑锅。
“为什么不敢?”杨龙军有点不理解地问,“我是一片好心,又不真是我撞的。”
“没钱?你还真想赖账啊!”妇女一听就差点跳了起来,“警察同志,你看这怎么整?”
杨龙军沉声说道:“我没钱。”
店长说的话,让他感触很深。
所以第三种方法,就是把那个骑摩托车的家伙找出来,让他承认自己的错误。
杨龙军不信。
杨龙军茫然地摇摇头,心里却是更加奇怪。
这让他的心稍微放了一点下来。
“西之林?”
那些拿不出证据的,都被判了赔偿。
警员也有点为难了,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为什么那些肇事者要逃避责任?
“西之林你都不知道?”
但如果不跑路,就只剩下的,就只有三条路供他选择。
情况和他今天非常相似,但有几起最后查到证据,证明是真的有人在做好事,结果被讹。
“现在有人遇到你今天这种情况,都是不敢去扶的,但这在我们西之林例外。”
这年轻人有点意思,可能也是因为真的没钱吧。
m.hetushu.com大恶之人,往往都是从很小的坏事开始做起,总想着这点小事不算什么,然后一步步走向深渊。
“但如果你不是的话,我劝你就别去了,因为大师嫉恶如仇,到时候就不是赔点钱这么简单了。”
“我们西之林是个做餐饮的集团公司,”店长继续说道,“我们的老板告诉我们,遇到这种事就四个字,去扶,别怂!
人非生而圣贤,也非生而恶魔。
“谢谢,我会考虑的。”杨龙军道。
父母和老师一直在教育他,做人要本分守纪,要正直善良,要勇敢勤劳,要助人为乐,要热爱祖国、热爱人民。
“你没钱关我们什么事啊?又不是我们让你没钱的,”妇女不依不饶,“你没钱很可怜,但我们就活该吗?我们才是真正的受害人啊!”
看看时间,距离他和警局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个小时。
“闭嘴。”警员皱着眉头看了那位妇女一眼,“现在他不接受调解,我们也不能逼着他拿钱出来,如果你们觉得不满意,可以现在就提起诉讼。”
“你知不知道望子山有个算命大师?”店长道,“如果你真是冤枉的,你可以试着去找找他,他一定有办法帮你澄清真相的。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接受这次调解了?”
他现在拍屁股走人,事后警察肯定找到杨河家里去,但杨河在外省,根本不需要为此事负责任。
因为如果什么事都去找他帮忙的话,就算再善良的人,即便嘴上不说,心里也会觉得麻烦。
烧烤店要在外面摆摊,所以外面也有监控。
于是他又在附近走访了两天,终于在前面两个路口,又http://m.hetushu.com有一家西之林的烧烤店,愿意提供给他一段视频。
所谓求人不如求己,尽量不要去麻烦别人,特别是这种还能保持善良和正义感的人。
还有这样的事?
他的隔房侄子叫杨河。
不过经过几番思量,他决定还是先靠自己的力量,去找找那个骑摩托车的家伙。
在他的记忆里,早上开门的就一家早餐店,两家杂货店和一家卖电瓶车的。
他作为当年保送大学的优秀青年,让他用这种封建迷信的方法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听起来真的有点好笑。
只要有这些资料,那就好办了,只要把他找出来,就能真相大白。
别开玩笑了。
杨龙军接下了名片,然后离开了早餐店。
“为什么?”
……
“这都什么年代了,老太太你也敢扶?”
从这段视频里,他找到了那个骑摩托车的人,不仅看清了他的车牌号,还看清了他的脸。
见杨龙军闷不做声,警员和两个家属都有点不耐烦了。
他本来以为这个世界日新月异,变得如此美好,人们应该比他们那个时候更加善良、更加替他人着想才对。
“因为我们有个好老板啊,”店长道,“老板说了,如果谁被讹了,他绝对有办法帮我们查出真相。”
“所以我才让你去找大师啊,他就是我们老板。”
“我说给我三天时间,我会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结果,”杨龙军沉了一口气,道,“放心,我不会跑的。”
“什么办法?”
杨龙军愣了愣,半天才反应过来。
早餐店的店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这时店里已经没有客人,所以有时间坐下来跟他闲聊几句。
www.hetushu.com杨龙军真的无法理解了。
“所以你放心去吧,我们老板人很好的,”店长道,“这样,我给你一张名片,你拿着去找他,成功的几率会大一点。”
足够了。
“不行啊警官,他肯定是想跑……”
“怎么样,你到底签不签?”
“难道你把我婆婆撞成那样,八万块都不想赔了?”妇女丝毫都不客气地说道,“还是你看我们太好说话了?我告诉你,今天这八万块,一分钱都别想再少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们的员工。”
“哎,我说你是不是穿越过来的人啊,”店长道,“这种事难道还少了吗,你难道都没听说过?”
店长有点惊讶,这可是在西林市,西之林的发源地啊,有两千多家店铺了,看来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从山里来的。
他在做身份证的时候就调查清楚了,杨河现在在外省打工,所以他才会留在比较熟悉的西林市。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杨龙军不去理会她的哭闹,问道。
“我真没钱。”杨龙军再次说道。
如果他现在就这么跑了,那还谈什么正直?
警员心里其实还是比较偏向于杨龙军的,但也只能在心里偏向。
这在他那个时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所以他不能让自己迈出这为恶的第一步。
因为大家都不缺钱了,都丰衣足食了,都有保险了啊!
杂货店和电瓶车店的老板说虽然开着门,但人在屋里什么都没看见,而早餐店的店长和店员,虽然很同情他的遭遇,但那时正是忙的时候,也什么都没看到。
他不由想起很小的时候,妈妈经常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小时候偷针,长大了偷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