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7章 来者是客

在半空中的邹海眼睛一闭,好吧,老子认命还不行吗?
一时间白色的水蒸气开始弥漫,遮挡住了视线,范彭和邹海这才感觉压力稍微松了一点。
“岂止是知道,”邹海道,“司马先生在省城一共有37处产业,158套房产,这么大名鼎鼎的人物,我怎么能不知道?”
“大黑接住!”
范彭拽着邹海,头也不回地朝角落里撞了过去。
办公室很宽敞,范彭进去之后就指着一张大桌子说道:“吉位在这里,跳上去!”
老头先用手机打了个电话给他的助理,让人把外面那些鱼人怪物清理掉,这才对着邹海他们说道:“你们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司马千里。”
砰砰砰——
“快,上楼!”
这下怎么整?
“行了,现在这个房间都是吉位。”
“那你应该知道外面是些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才对。”
两人连滚带爬从大锅里爬了出来,三个鱼人就一拥而至,范彭眼明手快,一脚踹开了旁边的一个阀门。
因为他实在跑不动了。
他这辈子活了三十多岁,还从来没有这么刺激过。
珍爱生命,远离范彭!
明明这个车间就是制药厂的最边缘,制药破窗而出,很快就能逃到外面,结果范彭又说上楼?
就算没有被误伤,这好几米高呢,就算只是把脚崴了,那也等于完蛋了啊!
范彭说着一头冲进了办公楼。
这是刚才那个独眼龙小头领,不知何时已经追到了外和图书面,拦截了他们的去路。
“这是你的制药厂吗?”邹海问。
邹海实在无力吐槽了,你们家的吉位是兔子变的吗?怎么跑得这么快?
不过范彭这次没有要跳楼的意思,而是径直爬上了三楼,一头冲进那个亮着灯的办公室。
所以虽然知道这么个人,但邹海却是连照片都没有见过。
邹海今天简直服气了。
“呵呵,别这么看着我,”老头见大黑冲了进来,非但没有惊讶,还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来者是客,你们都请坐。”
邹海本来就没什么力气了,被范彭用力一推,直接就从栏杆上翻了下去。
司马千里这次反而露出惊喜的表情:“你就是邹海?”
“快走,吉位又要变了!”
以后他坚决不要跟范彭一起出任务了。
随便被误伤一下,小命就没了好不好?
范彭说着拽着邹海就蹬蹬蹬爬上楼梯,上去之后邹海就傻眼了,楼上到处堆放着杂物,别说跑了,走路都碍事。
一进来它就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头,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它,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邹海呵呵一笑。
呲——
“跳!”
呼——
邹海和大黑对视一眼,不知道这老头是什么来路,又想干什么。
“这边!”范彭瞅了一眼罗盘,飞快地朝旁边跑去。
轰——
这个司马千里,难道就是这次事情的背后主谋?
可如果不是坏人,他为什么又会有风芪的精神力?
砰——
邹海本以为和图书这一下会被撞得天昏地暗,但没想到到了尽头时,才发现角落居然有个狭小的通道。
独眼龙哪里会放他们跑路,脚下一蹬就追了上来。
这时剩下的鱼人才从车间里追了出来,还有人抄了近路,围追截堵。
“快点,吉位就要变了!”
如果刚才没有躺在人家办公桌上大喘气,他还是当得起这个评价的。
“谁在外面?”
“是不是该出去了?”邹海问。
范彭这货是真不靠谱啊,直接就把他们带到大Boss跟前来了!
独眼龙闷哼一声,反手就是一拳,大黑却早就踩着他的后背凌空跳起,继续追着邹海两人而去。
大黑在空中一个翻滚,同时伸出一根长长的爪子,插进独眼龙的耳朵里。
“昨天才知道的,”司马千里道,“邹先生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器宇轩昂,人中龙凤。”
邹海眼睛一眯,他知道这个人。
他发誓,就算外面冲进来一百个鱼人,他都坚决不动了。
“司马先生也知道我?”
范彭淡定的看了一眼罗盘,此时的罗盘已经慢了下来。
他的速度极快,十多米的距离转瞬即至,锋利的爪子已经够到了邹海的后颈。
邹海:……我信了你的邪!这是屁的吉位,这分明是火锅!
只是因为光线太暗,很难发现。
这时走廊里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说时迟那时快,邹海本来以为这一下栽下去,必定九死一生,可没想到还没到地面,就被大黑一把hetushu•com挽住,然后用力朝旁边扔了出去。
邹海心里发苦,这家伙该不会又要故技重施,跑到楼上再跳下来吧?
范彭见他不动,几个鱼人又呼啦啦地从楼梯追了上来,便从栏杆上收回脚,一把将邹海推了过去。
邹海根本来不及多想,他到现在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了,几乎是滚到桌子上的。
“哦?你知道我?”
邹海捂着胸口,感觉心跳都要停了。
不过它一直担心邹海两人的安全,也没有恋战,飞快地追了上去。
老头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不由问道。
沿着这个通道跑了十多米,又转了两个弯,两人已经跑进了另外一个大车间里。
“现在呢?吉位在哪里?”
“你要干什么?”邹海实在忍不住了,这家伙是想跳楼吗?
这车间的确有二层,但只在车间两边,中间是中空的。说实话就那么一溜溜地方,上去了岂不是死路一条?
没想一道黑影突然从里面冲了出来,结结实实地和他撞在了一起。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可是四层搂啊,跳下来几条小命都不够!
“快跳,相信我!”
不过他们还是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你们……”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办公桌后面响起,“如果累了的话,那边有沙发。”
邹海定了定神,大脑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运转,在心里稍微分析了一下局势后,也是跟着笑着说道:“原来是司马先生,真是久仰大名。”
和-图-书到有人说话,邹海猛地坐了起来,才发现他们现在的位置,是一张很大的办公桌。
车间尽头的角落,光线昏暗。
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在这样的场合下相见,而且还是这么诡异的形势。
砰——
“我叫邹海。”
大黑一路且战且退,现在还能追上来的鱼人,也就剩下几个了。
可话音未落,一个低沉的声音就在一边响起:“想出去没那么容易!”
邹海只感到眼前景物一变,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扔进了一口大锅里。
但是范彭根本不在意这些,瞅了一眼罗盘之后,迅速越过几个障碍物,抬脚就要跨上栏杆。
邹海忍不住想爆粗口了,跳你祖师爷爷啊,此时大黑和那些怪人正在下面打得火热,你要从这里跳下去,岂不是正好落进他们的战场?
晃眼一看,这是一个老式的制药车间,没有那种不锈钢罐子,中间有两排双层铁锅,不知道是用来熬制中草药,还是用来熬制蔗糖的。
但他在蜀地做了很多慈善,比一般的大企业家做得都多,可也不自己出面。
不对,如果这老头是坏的,那么他为什么把外面那些鱼人放倒了?
他在省城有很多产业,但这人非常低调,从来不出席任何聚会之类,必须要去的时候,也都是派助理去。
老头不解地看了看他,一股冰冷的精神力突然从他身上释放出来,走廊上的打斗瞬间就停了下来。
邹海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留在楼上说不定还能多活几秒http://www.hetushu.com钟。
“对,绝对的吉位!”
“是。”
大黑也趁机划破几个鱼人的眼睛,面对包裹在盔甲中的鱼人,只有这一招最实用。
这个老头,是坏人!
不过因为对方人数太多,身上的盔甲又很坚硬,大黑能拖延的时间也不会太多。
邹海的意思很明显,我了解你的底细。
不,不,以后走路都不能跟他走一块儿!
这一次范彭没有带着邹海路走偏锋了,而是直接冲出了车间,外面冰冷的空气让两人精神一振。
邹海被范彭砸得胸口发闷,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也是吉位?”
司马千里?
说着他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好像根本就不担心这个老头突然发难。
此时通道里,大黑正努力拖延那些鱼人,为他们争取逃跑的时间。
这老头没有第一时间攻击他们,说明他还有话要说。
本来以为司马千里会变得谨慎,却没想他却是呵呵笑了起来:“你说得没错,我在省城好像的确有这么多东西,看来你也不是简单的角色,还不知高姓大名?”
“在这儿呢!”
就在这时,范彭也被大黑扔了过来,重重地砸在他的身上,砸得他差点眼冒金星。
而此时一个老头,正坐在办公桌后面,脸色古怪地看着他们。
大黑感觉到这股冰冷的精神力,全身的黑毛都炸了起来,根本顾不得眼前几个鱼人,转身就冲进了办公室。
高温的蒸汽陡然喷了出来,三个鱼人被烫得吱哇乱叫。
这种精神力它以前见过,是风芪的精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