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4章 红线

就算再痴迷许悠,他也容不下她了!
许悠有点惊慌地点点头,不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
最后她专门花时间去了一趟望子山,想请大师指点。
而这一切后果,居然是因为她想吃一条鱼开始。
看了看网上的各种新闻,他便关上了手机。
这次的投资肯定完蛋了,恒星影视也跟着奕均倒霉,弄不好还要被调查。
“你什么你?马上给老子滚!”
但是现在苏昊然的绳子却多出了一些红色和黑色,纠缠交错在一起。
但自从接受了那位大师的指点之后,他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局外人。
要是十几年前,他有大把的办法把这事摆平。
结果刚到门口,就看见苏昊然戴着一顶大帽子,脸上挂着黑墨镜,长风衣的衣领竖了起来,像个大侦探似的走了出来,钻进了一辆出租车。
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但谁想到这才一年多,就又被人翻出来。
不过他当然不会相信奕均会那么蠢,肯定是被人搞了。
哎,果然是红颜祸水,早知如此,他就不……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得赶紧想办法打点才是正事。
……
要说没人在背后搞鬼,他死也不信!
小女生身上穿着华丽的演出服,正是以前介绍过马苗工作的一位小女星,江子萤。
后来她便来到了江子萤身边,经过一段时间的近距离接触,她发现江和_图_书子萤和她的名字一样,是混沌和黑暗中的一点纯洁的萤火。
以后她没有可能再出现在任何屏幕上,而且还会沦为人们的笑柄,甚至被人骂成表子。
而她的公司,几个小时之前就发了申明,与她撇清了关系。
这些绳子分别伸向不同方向,而且随着他们的移动,还不停地改变着方向。
许悠也是满脸惶恐,这事对她的影响极大,她现在连微博评论都不敢开,因为一开,就会被成千上万的人骂得狗血淋头。
奕山河脸色一黑,反手就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嗯,以后可以过三爸节了。
但现在网络的发展,让各种信息能以极快的速度流传,芝麻大的事情,只要有心人炒作,就是全民皆知。
这个臭女人,要不是她在哪里矫情做作,一会儿要吃什么鱼,一会儿又看上人家的狗,一会儿又不去拍戏,哪里会出这些破事情?
而且讽刺的是,这次是奕均自己爆了自己的料。
马苗那条细线已经消失了,或者说已经淡化到他看不见的程度。
大师说:再黑暗的地方都会有光明。
……
“老公,你……”
奕山河听到消息后,不由双手发抖。
以前他身在局中,可能还会着急一下,担心自己的事业受到影响。
系统:“宿主请注意,这意味着苏昊然最近会发生一些事情。”
hetushu.com但正因为这样,和那些老江湖相比,江子萤还非常稚嫩和清纯。
马苗剪短了头发,精神十足给一位可爱小女生的脸上描着眉线。
那些华丽、光鲜的舞台,走到哪里都被人捧着的明星生涯,将从此画上一个冰冷的句号。
……
马苗对此非常感激。
苏昊然这是去步行街一个咖啡厅,他老妈在那里和一个男子见面。
要是奕均没被抓到,他还能想办法先送出国躲一躲。
但现在知道又能怎样?
公众舆论的力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
其实钱对他来说都是小事。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样,他这个做父亲的说了也没用,刚说两句女儿就不耐烦起来。
……
“宿主请自行调查。”
方恒的绳子最粗,就像拔河专用。
早知道是这样,她还吃什么鱼啊!
老老实实拍戏有什么不好的?
许悠浑身冰凉,两脚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她知道她彻底完了。
老子给你那么多好处,让你从籍籍无名到现在的当红明星,结果你就这么回报的?
为了奕均在国外那件事,他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才能打通无数关节,千辛万苦才把人弄回来。
让可操作空间,被压缩到了极其狭窄、甚至没有的程度。
不过如果章怡真的要再嫁人,那苏昊然又要有个爸爸。
巫俊放下手里的西瓜刀,觉得有点hetushu•com意思。
“系统,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被抓了?”
现在已经晚了,那就只能移民到国外,靠这些年挣来的钱,找个老实人嫁了,然后过点安稳日子。
他要赶紧修炼,系统说修为高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不用随时看到这些绳子了。
事业没了,现在她挣的那些钱,可能也要没了。
原本这些线、绳子,都是淡灰色,略带一点微光。
虽然不知道这点萤火会在何时被湮灭,但她觉得至少应该守护到它最后一刻。
于是对着他使用了天机眼,更新了他的影像。
苏昊然整天忙着工作,到现在也没有结婚让她抱孙子的打算,章怡可能是觉得无聊,想要找个老伴。
他想起大师给他的警语:洁身自好,自能平淡。
害恒星影视亏钱,失去了奕山河这个金主,再也没人出钱帮她公关。
既然这样,那就去看看吧。
苏昊然可能是发现了这件事,但作为儿子,他可能不好直接询问,便偷偷摸摸地去“侦察”了。
“请问是许悠吗?”
“现在有人实名举报,你曾在八十多起商业活动中有不法行为,现在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听说了马苗的事情后,她便打电话给了马苗,让她来担任自己的化妆师。
“再不滚老子揍死你!”
奕山河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一口气差点缓不过来。
但奕均www.hetushu•com这次,铁证如山,面对的可是至少十年的牢狱之灾!
现在只要他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这些绳子在他身边动来动去,真的是够了。
许悠脸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情绪沮丧地离开了奕山河的家里。
而且她也是个很温和的人,对马苗和其他助理都很好。
在接到江子萤电话的时候,马苗也曾犹豫不决。
她知道,她的演艺事业算是彻底完了。
虽然没能见到大师的面,不过大师的弟子转告了她一句话,这句话她一辈子都会牢记在心。
以局外人看待这些事情,感悟自然又是不同。
他用西瓜刀劈开一段甘蔗,再切成小块放进嘴里,胡乱嚼了两下就吞了下去。
这还是因为事发后第一时间就控制住了伤者以及家人,没让事情扩散,网上有点爆料也及时删了,不然断不可能这么简单。
让他们去闹吧,他过点平平淡淡的日子,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张德银坐在舒适的摇椅上,看着已经上初中的女儿戴着耳机,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写作业,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公……”
看来他对他老妈还是挺关心的。
这事和他没有太大关系,毕竟那是苏昊然的家事,只要确定苏昊然最近没什么危险就好。
但让他恼火的是,他身上又多了好几条绳子,覃晓雨、邹海、魏东海方恒。
人家古代的神医,都是悬丝和_图_书诊脉。
要不是识海里浮现出他的卡片,巫俊还差点没认出来。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才几分钟时间,居然就被抓住了!
虽然这件事情他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不过不要紧。
“什么事?”
她从包里掏出钥匙,正想按开车门,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出现在她面前。
虽然江子萤这个长得甜甜的小姑娘,是通过选秀出道,目前还没有太大的名气。
一段甘蔗还没有吃完,他突然发现,苏昊然的绳子颜色,突然发生了变化。
不过孩子的教育很重要,所以他决定新年之前不再接工作了,多陪伴一下家人,争取能和女儿的关系舒缓一点。
不过这让他非常好奇,这家伙弄得神神秘秘的,到底在搞什么鬼?
就算事后他想办法,最少也要蹲好几年。
看到这里,巫俊明白了。
索性他就不说了。
青春可贵,人有几个几年可以去坐牢啊!
他现在能飞绳索命……算命,倒也是个不错的功能。
她看着昏暗的天空,有些凄楚地想到,我到底做了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
“老公,到底怎么回事啊?”
章怡今年才五十岁,谈个恋爱挺正常的,连夕阳恋都还算不上呢。
他关掉了影像,没有再继续往下看。
“怎么回事?”
巫俊坐在草庐里,手里拿着一把西瓜刀。
于是他骑着电瓶车,来到苏昊然的老窝——昊然火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