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5章 贪婪是一种原罪

“我知道,要交税嘛,”文建飞淡定地回道,“这个是应该的。”
一切费用都是邹海自己掏了腰包,相当于他给贫困山区的学校捐了三万块。
“这是越盾。”律师解释道,“根据现在的汇率,一亿越盾能够换取29312.12元人民币,其实算起来您只亏了几百块钱,但你却为贫困山区的学校做出了贡献,我替山区的孩子感谢您。”
所以这事才耽误了好几天。
“稳定,”邹海说道,“没突然好起来,也没有恶化。”
文建飞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一切都没有问题。
他脑子一轰响,急忙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一叠钞票。
不过坐在这里感觉真的很好,继续再坐一会儿。
从她忙碌的身影能看出来,她此时的心情非常高兴和满足。
文建飞眼睛都要瞪爆炸了:“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们这帮骗子!”文建飞突然暴跳起来,“我要报警!你们是骗子!”
文建飞看着那个小盒子,这特么一双鞋都装不下啊。
“是的,而且必须是在接受遗产之前,你至少要向贫困山区的学校,捐赠三万元以上的资金或者物品。”
一个亿就这么到手,感觉太不真实了,太玄幻http://m•hetushu•com了。
巫俊点了点头,这是他预料中的结果,所以并没有丝毫意外。
钱装在口袋里总感觉戳蛋蛋,不拿出来嚯嚯掉不舒服。
“如果我不捐会怎样?”
“文先生,”一个律师拿出一份文件,说道,“你现在还不能直接拿到这笔遗产。”
又不是没见过钱,不能在这些律师和搬运工面前表现得太激动,那样有失身份。
“文先生果然是宅心仁厚,”律师说着拿出了另外一份文件,“这是捐赠委托书,我们已经替你准备好了,你只要签了字,把钱给我们,你马上就能得到一个亿的巨额财富。”
他觉得其实像覃晓雨这样的最好,脚踏实地地种点小菜,养点小鸡小鸭,首先自给自足了,多出来的再拿去卖钱,这才是生活之道。
“是现金吗?”
文建飞先确认了这个律师事务所的真实性,查看了律师牌照没有问题。
“是,就在楼下。”
“文林南先生生前是越国人,留下来的自然是越盾。”
文建飞顿时都要崩溃了,这特么是什么钱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真的变成现实了!
这种事情他不想评论,因为评论再多也没什么卵用,该投资的还是在投http://m•hetushu•com资,该网贷的还是在网贷,该炒房的还是在炒房,该被骗的还是要被骗。
委托文件也没有问题,上面写得很清楚,只要他捐款,就能得到文林南留下来的遗产。
文建飞突然警觉起来,这看起来怎么像是个骗局呢?
巫俊和邹海坐在凉棚下,旁边是已经进入忘我之境的静林老和尚。
“你最近身体怎样?”
“为什么是越盾?”
很快一个小纸盒送到他面前:“文先生,这是您的一个亿。”
“恭喜文先生,您现可以接收您的一个亿了!”律师装好所有文件后,道,“您看是不是现在就送上来?”
文建飞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说关于他二大爷的事情。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有点不受控制,快要从脑门上飘出来了。
“对,这里面就是现金。”
“不是交税的问题,”律师正色说道,“根据文林南先生的遗嘱规定,如果你想得到他的遗产,必须做一次慈善。”
“可以的。”
就这?
“好,我捐,马上就捐。”
“好。”
“谢谢大师了,”邹海把无根水收下,说道,“我马上给你转账。”
“那是你。”巫俊笑道,“文建飞不一样,他太想要钱,太过贪婪,和_图_书他做的各种投资就能看一二。所以当这种天大的好事突然掉在他头上的时候,会被冲昏了头脑是很正常的。”
律师一招手,立即有人送上来各种资料。
于是他拿出最后的存款,转账,签署了委托书。
这也算是佛祖对他的惩罚吧,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阿弥陀佛,贪婪是一种原罪。”静林大师突然说道,他突然想起,前几天自己也是因为贪图这里的宁静,一坐坐了一天一夜,浑身的老毛病都坐出来了。
“不不,稍微等一下。”
“遗嘱里没有这样的条款,而且您也没有问。”
文建飞松了一口气,三万块,还以为多少呢。
在文建飞提出了他要一个亿的愿望之后,他就开始着手安排这事了。
文建飞皱起了眉头,这二大爷的花样还不少,这年头还做什么慈善啊。
这种从天堂瞬间坠入地狱般的感觉,让他生无可恋。
……
“其实我有点不明白,”邹海说道,“你说他真就这么轻易就相信了,换了是我绝对不会信的。”
这样他就放心了。
再怎么说,老子现在是有一个亿的人了!
“事情已经办妥了。”邹海看了看手机后说道,“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总算是顺利完成。
他二大爷十和图书几岁就被抓了壮丁,后来就去向不明。有人说他早就死了,有人说可能去了呆弯,有人说可能去了南亚。
“稳定就好。”巫俊说着从屋里拿了一瓶无根水,“继续喝吧,自己斟酌用量。”
淡定,淡定。
钞票上面,印着“500000”的数字,和一个留着长胡须的老爷爷,非常慈祥地看着他。
“文先生请不要徒劳了,”律师说道,“遗嘱是真实的,我们的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如果您要报警,我们悉听尊便。”
文建飞:……
巫俊知道邹海这一趟越国之行,所有费用都是他自己出的,所以这无根水的钱,这次就给他免了吧。
这叫我情何以堪啊,哈哈哈!
望子山巫俊的院子里,覃晓雨正忙着指挥几个工人搬运木头,准备在后院搭建一排小房子,给那些新买回来的小鸡小鸭安个新家。
但全部像静林老和尚这样佛性,就想着坐一坐的也不好,那样大家都等着喝西北风吧。
从文建飞的影像中,他知道他有一个年轻时就失联的二大爷,就让邹海帮忙,亲自到越国去找了一位临死的老人,给了些好处,写下了遗嘱,委托给省城一家律师事务所。
“唉,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经常听到有人被骗得倾家http://m.hetushu.com荡产,甚至有些人还不惜挪用公款,”邹海颇有感慨,“而且现在的骗子,真的是无孔不入。”
巫俊只是随意地笑了笑。
三万就三万吧,就算是假的,反正老子已经穷途末路,就算是以小搏大那也值了。
一个亿到底有多少,文建飞不是很清楚,但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小盒子能装下的。
“做慈善?”
律师说道:“如果文先生不想接受这些遗产,那我们会代表文林南先生,把这笔钱捐赠给贫困山区的学校。”
这事邹海办得很漂亮,换了他自己去,要做现这个效果,肯定要费些周折,哪像邹海那么轻松写意。
比起一个亿,三万块就是个渣渣啊!
呆呆地看着一群律师离开,文建飞感觉自己要死了。
“不是说好的是现金吗?”
骗子,全世界的人都是骗子!
他也曾经幻想过,有一天二大爷荣归故里,然后给他带来一个巨大的红包。
“我要看你们的证件、委托书、遗嘱原件……”
总之他是听着二大爷的传说长大的。
“不用了,”巫俊摆了摆手,“这次的事情你帮了大忙,还专门跑了一趟越国,这就算是给你的酬劳吧。”
再看遗嘱原件,是用钢笔手写的,虽然二大爷的字写得歪歪扭扭,但却是说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