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章 邹海的选择

此时的邹海双目紧闭,眉头紧皱,大颗的汗珠冒了出来,看起来像是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邹瑶赶紧点头,只要哥哥身体好了,花点钱又算什么。
对一般人来说,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多活半年。只有像他这样,无限接近过死亡的人才会知道,直面死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他不由愣在当场。
“我……没事。”
两人说笑着走出了客厅,外面的邹瑶和刘庆顿时都傻眼了。
巫俊点头道:“真的,但有些事情我必须提前说清楚。”
邹海眼里露出失望之色,果然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吗?
邹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还是依言扶着他坐了起来。
“那是当然,你到了世外,我又怎么能找到你?”
情急之下,邹瑶把那块平安符压在他的胸口,希望它能起到哪怕一丝的作用也好。
“望峰寺的事情,马上就会有人去彻底调查,”邹海说道,“他们利用大师的平安符牟取的暴利,我认为应该还给大师才对。还有那个骗取老百姓钱财的和尚,和其他共同参与了这次事件的人,都会受到严厉的惩处。”
巫俊点点头,取来白玉和-图-书葫芦,到了小半碗无根水让邹海喝下。
“邹瑶,给这位……大师先拿十万块现金来。”
司机刘庆紧急赶到,就要准备背着邹海上车,送去医院。
巫俊眼明手快地将他扶住。
“小哥,真的很感谢你,”邹海诚恳地说道,“你果然是高人!”
这时邹海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
刘庆借着没锁车门,一个人溜到了大门外,立即打通了林哥的电话。
这个算命的,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
巫俊回头一看,发现是覃晓雨已经在做午饭了,空气中都是奇香果的味道。
“林哥,不好了!”
巫俊耸了耸肩膀,笑道:“世内的。”
“还有一件事情,请大师务必要同意。”
如果再多活半年,他每天都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住,在死亡来到之前就会疯掉。
“哥,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这是什么情况?
啪——
多活一天,就意味着多一天的恐惧。
他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眼神始终很平静,正是这份平静,让他显得秘密莫测。
为什么你还要挣扎,不乖乖地去死呢m.hetushu.com
刚才谁还说不怪别人来着?
邹海只感到一阵无比的清凉,从胃部开始向全身扩散,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痛楚,就像流水那般快速地消退着。
特别是他刚才昏迷时,是那样的贴近死亡,已经能够闻到死神的气息。
这种恐惧是他前所未有的体验,仿佛一座巨山压在他的胸口,让他无法呼吸。
“我治不了你的病。”巫俊说道。
“有多厉害?”
“不一定,但我会去想。”
“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
看来他的病情真的很严重,已经到了晚期,一旦发作起来浑身都会疼痛,出血,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痛苦。
但让她失望的是,邹海并没有马上好起来,脸上的血色越来越苍白,浑身开始微微发抖。
……
“什么事?”
确保他们离开了一定的距离,听不清他们的说话之后,巫俊这才说道:“虽然没办法根治你的病,但我能让你多活一段时间,并且在这段时间里,你不用承受病痛的折磨。”
邹海说完拿起自己的电话走到一边,十几分钟后,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
巫俊又对邹瑶说道:“你们两个出去m.hetushu•com一下吧,我想单独跟你哥说几句。”
“小哥请讲。”
“小哥,”邹海忍着疼痛,慢慢对巫俊说道,“我知道你是高人,如果你有办法,我希望你能出手帮我一次,要什么条件,你尽管开口就是。”
而他的脖子上,有的地方出现了皮下出血的症状。
于是他笑着说道:“可以,但是只有这次。”
“别急,先让他躺下,你赶紧叫打电话叫车。”
邹海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
刘庆闷闷地挂了电话,看着一片翠绿的大院子,心情万分复杂。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邹海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道,“让我再活半年吧,哪怕最后还是要面对死亡,我还可以趁这段时间再做点事情。”
邹海的茶杯突然掉在地上,身体一斜就朝地上倒去。
“刚才邹海发病都晕倒了,”刘庆压着声音说道,“可是那个算命的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一转眼,真的就是一转眼,就让邹海完全好了!还有说有笑的,这时候正在吃馒头呢!”
邹海摸了摸她的头,笑着点了点头。
邹海刚才明明一副都要挂掉的样子,怎么瞬间又活了?
“不用,”邹海hetushu.com艰难地说道,“扶我坐起来。”
“哥,你怎么了?”邹瑶吓得六神无主,“哥你别吓我啊!”
不,比那时候还要更健康,更有活力,就像是十八岁的身体啊!
“算命先生?”林哥不由感到好笑,“邹海真是越来越活回头了,现在连江湖骗子的话也开始信了。”
于是他轻声问道:“你会想出办法的,对吗?”
良久之后他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巫俊。
“对了,护身符!”
“不是的林哥,”刘庆急忙说道,“这个算命的真的很厉害啊。”
邹瑶打完电话就冲了进来,抱着邹海的头,眼泪簌簌地往下流淌,“哥你坚持住,刘庆马上就到了!”
邹海忽然觉得,自己所有的人生都已被他看透,这种感觉非常强烈,这个人能够让他摆脱死神的纠缠,是他最后的希望。
没想这邹海一旦正经起来,果然有几分上位者的风范,办事雷厉风行。
“好吧。”
邹瑶双手发抖地摸出电话,打给司机刘庆,巫俊则把邹海抱进客厅的沙发上。
而且还谈笑风声,难道是走错片场了吗哥?
林哥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他多半马上要去医院复查,你多留几个心http://www.hetushu.com眼,最好能搞到报告的复印件,我们到时候再说。”
“林哥,千真万确啊,我亲眼看到的!”
“不是和尚,是个算命先生!”
如果不是亲身体会,他永远也不会相信,天下会有这么神奇的药水。
林哥:“……有这么神奇的事?”
“什么事?”
“我有一种药水,你每天喝一口,能够让你免受痛苦。但这种药水只能维持你半年的生命,如果到时候我没有想出别的办法,你仍旧逃不过一死。所以现在你自己决定吧,是按照命运的安排顺其自然,还是再……多活半年?”
就算他刚才已经相信巫俊的话,但却没有想到,他这药的效果来得如此之快。
“什么事这么慌里慌张的?”林哥的声音仍旧是那么懒洋洋的,“难道那个和尚真的是活佛在世,治好了邹海的病吗?”
“真的?”邹海眼里再次升起一丝希望,殷切地看着巫俊。
他用力地拍了拍胸口,又掀开衣袖看着那些已经逐渐消退的血斑,最后站起来走了好几步,感觉又回到了健康的时候。
“哥,你好了?”
邹海说道:“今天我们可不可以在你这儿吃午饭,我闻到了一股好香的味道?”
“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