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3章 勤劳的覃晓雨

第二天早上,巫俊还没起床,就听见外面传来隐隐的嗡嗡声。
其实巫俊也喜欢晴天,因为晴天割草比较舒服,不会弄一身水。
巫俊以为它要咬人,匆忙赶上去一看,只见被茉莉抱着的是一大早来跑步的覃晓雨。
一个小姑娘,用得着这么拼吗?
“你在咖啡馆多少钱一个月?”
把割草机推过来充电时,覃晓雨这才发现巫俊,立即笑着向他打招呼。巫俊见她头发上都是草屑,脸红扑扑的,额头上都是汗水。
谁知覃晓雨这丫头比较有责任心,一日三餐都是准时送到,早上跑步的时候还带它们去遛弯,现在茉莉见了她就像见了亲人似的。
回到家门口,本来好好的心情一下就没了,院子里的草已经足够让他心烦,现在凉棚下又多了一大堆家具等着处理。
见她这么高兴,巫俊觉得请她的决定是对的。
结果刚一出门,茉莉就扑到一个女孩子的身上。
不过巫俊觉得女孩子的事情,还是少问为好。
所以只要她愿意,巫俊也乐意成全她挣点外快。
于是她马上答应下来:“行,谢谢大师,我明天一早就来上班!”
“你有事吗?”
这感觉让他觉得浑身都凉飕飕的,但随着某些东西被刮掉,他像是甩掉了一些多余的累赘,身体变得更加轻m•hetushu•com盈,仿佛随着这风就能飞起来。
“不累,”覃晓雨爽朗一笑,这姑娘的优点就是永远都活力十足,带着笑容,看了就心情好,“和跑步差不多。”
“大师,早上好啊!”
不过回来的时候,还没到大门口,茉莉就像风一样冲了出去,巫俊抬眼一看,覃晓雨站在他家大门口干什么?
“大师,你回来了。”
巫俊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去找个做饭的人?
巫俊知道这比跑步累多了,不过按照她这个速度,一个星期只需要来五天就可以了,剩下两天就可以休息一下。
“那我给你两千块一个月,你看行不行?”
整理完毕了再来一看,怎么说呢,突然有了点家的味道,以前他的那些摆设,顶多算是个带厨卫的单身宿舍。
卧室里再加一个衣柜、电脑桌,又布置了一个客厅和一间客房,剩下的就搬到楼上,按照功能摆好。
“大师,这么早准备去哪里啊?”
对此巫俊还曾诟病过一番,说什么大开方便之门,结果还是从钱眼里看人。
不过人家找上门来问,他也不好直接拒绝,便问:“你有时间吗?”
当天果然没人来问,到望子山来的人都是游客,没人到这里来找工作的。
比起用割草机割草,这才是真正hetushu.com累人的地方,需要一直弯着腰。巫俊以为她很快就会累得停下来休息,结果还是小看了她,直到把草屑清理完毕,她都没有停下休息一次,最多站直了擦一下汗水,然后又马上继续。
看来是时候到山顶上试一试了。
看来以后要多去吹吹风了。
雏形完成后,自然就该下刀子了,这就是第二层,而这风,就是要雕刻他的刀子。
“如果只是割院子里这些,我想我有时间,”覃晓雨很认真地说道,看得出她很想得到这份工作,“割草也能锻炼身体嘛,我早上就不跑步了,这样就能省出一个多小时。”
他以前给覃晓雨算过命,知道她家里的情况并不好,在农村里都属于中下水平。再加上她又没多少文化,为人又实诚,想找个高工资的工作挺难的。
巫俊感觉这个淬体术,和泥塑有些相似。
这姑娘人挺实诚,也挺勤快,正好又在附近上班,而且她说的也没错,割草同样能锻炼身体。
在山顶享受了两个多小时大自然的刻刀,太阳出来风就变小了,巫俊这才恋恋不舍地往山下走。
就连一向高冷如冰的大黑,看到她时的眼神,也从以往的不屑,变成了普通的高傲,这很不容易了。
等所有草屑收拾完毕,正好到了她去咖啡馆上和*图*书班的时间。
“不用那么急,”巫俊说到,“反正能保持前院基本整洁就行了,时间你自由安排。”
今年冬天不知怎么回事,天气特别好,几乎天天都是晴天,和往年“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的日子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知道了大师!”
这事不用别人帮忙,虽然这些家具都是正儿八经的实木,但他仍然能够轻松地搬来搬去。
“我是来问问大师,这个,割草的事,”覃晓雨指了指那个纸条,“不知道我行不行?”
第二天巫俊仍旧去山顶上吹了吹风,但茉莉看起来有点遗憾,因为今天没有碰到覃晓雨。
进望峰寺是要收费的,门票每人五十块,如果是西林市人,凭身份证购票只要十块钱。
不过比起真正的家,还是缺少了很多东西,比如说亲人,比如说女朋友。
泥塑要先把泥巴一层层压结实,有了大概的雏形,然后晾干水分,这就像淬体术的第一层。
“两千吧。”
但工资怎么给呢?
女朋友这事不急,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也没人催他。
巫俊想了想,觉得可以让她试试。
……
覃晓雨到了大门口,就折回去上班了。巫俊也没有进望峰寺,他绕过大片的寺院,来到望子山的最高点。
覃晓雨走了之后,大黑带着满http://www.hetushu.com身草屑的茉莉跑了过来,看样子玩了一早上,它们这是饿了。
所以有机会让她多赚点钱,感觉也没什么不好的。
他觉得自己应该考虑一下苏昊然的意见,去请个人来帮他割草,要不他真的没心思做别的事情。
“好吧。”
“嗯,我打算去跑跑步。”
山顶的感觉果然不一样,冷风嗖嗖地刮着,恨不得把人脸上的皮肤割开。
于是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写了个纸条贴在门外。
有个美女陪着跑步,自然是让人愉悦的事情,不过巫俊发现覃晓雨的脸色比起以前好像多了些苍白之色,跑起步来也缺少了青春的活力。
去红河那边的几天,巫俊曾拜托覃晓雨帮忙照看一下两只狗,偶尔送点吃的过来就行了。
覃晓雨喜出望外,每天只工作一个多小时,就能挣两千块,这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
既然割草的事情有了着落,接下来就该解决家具的问题了。
别说被风这么吹了一会儿,他觉得轻了好几斤,整个人都灵活了不少。
在巫俊看来,覃晓雨虽然看起来挺能干的,但割草可是个体力活,而且她现在还有别的工作。
至于后面两层,不知道会不会打上釉,再用火烧一烧。
顺着平坦的水泥道路,两人很快就来到望峰寺门口。
果然命运这个东西,每m.hetushu.com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他起来一看,果然是覃晓雨在用割草机,茉莉也在她旁边打滚。
但做饭这种事情还要请人来做,那就是纯粹的懒了。
他连最喜欢的雕刻术,都好久没用过了。
这姑娘也太早了吧,现在天刚蒙蒙亮,她是起来多早?
但关键是蜀地的冬天,冬日里一旦天晴就没什么风啊,这让他淬体术的第二层到现在都没什么进展。
他站在寒风里,能量开始在皮肤下慢慢汇集,融入浑身的血液里,然后像无数把细小的刀子,所过之处都要被它们刮掉一层。
“请人割草,待遇面议。”
巫俊远远地看着她用割草机,那熟练度比他还高,而且她看起来很有计划,直到把割草机用到没电,这才开始收集草屑。
不过他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请人来割草还勉强说得过去,毕竟那会占用他太多时间,让他无暇他顾。
想到就做,这一直是巫俊良好的习惯,于是他换上运动套装,对着大黑和茉莉招了招手,就准备出门了。
这工资够低的,放苏昊然哪儿也就一天的零花钱吧。
“这么巧啊,要不要我们一起?”
“早上好,累不累?”
茉莉一见要准备出门,高兴得一溜烟就跑掉了,这狗现在已经和大黑一般大小了,每天都像有发泄不完的精力,已经在草地山刨了好几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