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5章 我要出院

苏昊然松了一口气,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
他来不及有任何想法,只能潜意识地猛打方向。
一时间,瘫痪、半身不遂等诸多词汇浮现在苏昊然的脑海中,让他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恐惧。
如果六道平安符都不能保住苏昊然的小命,那也只能说明他命该如此。
但这东西的效果太神奇了。
苏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后,差点一口气背过去,回过神之后,一巴掌扇在宋强的脸上。
不,一定不是这样,绝对不能这样!
那个大师能做出那么神奇的平安符,一定是厉害角色,他有没有办法能救救苏昊然?
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外,宋强看着不停有护士出来,让苏妈妈签什么同意书,病危通知书,他就感到一阵害怕。
……
“我先替然哥感谢你,等然哥醒了,自然会再感谢大师的。”
“头痛。”苏昊然虚弱无比地回道,“医生,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我的脚?是不是没了?”
他突然想到了巫俊。
没有平安符的加持,跑车一头撞在路边的大树上,然后一阵猛烈的http://m.hetushu.com翻滚。
巫俊从口袋里摸出五道平安符:“想办法把这个送到手术室里,放在他身上。”
到了医院,巫俊熟门熟路地来到手术室门口。
十一道平安符啊,居然都没能保住他。
如果让他后半辈子躺在床上,或者坐轮椅度过,他宁可死了算了。
抱着侥幸的心理,他从苏昊然手机里找到了巫俊的电话号码。
巫俊听了大概情况之后,也是一阵无语。
“还没呢。”护士戴着口罩,看不清她的脸,不过从她犹如一汪清水般的眼眸中,透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医生说你运气好,换一般人早死几遍了。”
看着躺在手术车上不知死活的苏昊然,宋强也是后悔不及。
“不,我现在……必须要见她。”
他是这次手术的主刀,为了把苏昊然的小命抢救回来,昨晚熬了一个通宵。期间有好几次,苏昊然的一脚都踏进了鬼门关,结果都幸运地挺了过来。
“你感觉怎么样?”
现在想起来,上次他自己用的时候,都有些太莽撞了http://m•hetushu•com
第一医院的骨科他太熟悉了,前不久才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
最后宋强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大师,我知道您是高人,一定有办法救然哥的,对不对?求你想点办法,要不然他真的就要死了!”
“你妈妈就在门外,”胡医生说到,“而且你现在需要休息,等你好好睡一觉,就能见到她了。”
“你们在哪里?”
胡医生迟疑片刻,按道理现在还不符合探视条件。但规矩不外乎人情,对苏昊然这种有钱人来说更是这样,而且这是医院,不是监狱。
苏昊然再次以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我要出院!”
“不需要,这些平安符本来就应该是他的。”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他这辈子见过运气最好的年轻人之一,另外一个当然就是前不久出院的巫俊。
他的心理哀怨不已。
苏昊然嘴角挂着笑意,正想一口气冲过终点时,旁边的小路上,一辆电瓶车毫无征兆地冲了出来。
“医生,我以后还能走路吗?”
难道他从小以来的霉运,www.hetushu•com真的永远无法摆脱?
当章怡来到苏昊然的病床旁时,早已忍不住轻声哽咽起来:“孩子,你感觉怎么样啊?痛不痛啊?你放心,你很快就会好的,很快就能回家……”
“第一医院,骨科手术室。”
“我马上到。”
苏昊然被卡在驾驶座上,随着气囊渐渐瘪了下去,他的脑袋也跟着耷拉下来。
他能做出那么神奇的平安符,一定有办法治好他的伤势。趁现在还来得及,他要去找那位大师!
“我要出院。”
他现在已经后悔了,等这次出院之后,飙车、蹦极或者跳伞之类的事,他发誓想都不去想了。
看来苏昊然这次多半要死了,但自己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吗?
“可以。”
苏家在西林市有头有脸,这点小小的要求,自然可以满足她。
无根水他每天都有一葫芦,可以分一点给他。
好在后来蒙混过关,没造成太大影响。
一是不知道它的效果那么快,二是在床上困了一个多月,他实在迫不及待了。
停下来的时候,整个车头都毁掉了,玻璃尽碎hetushu.com,车身几乎全部瘪掉了。
为什么有平安符,还是摆脱不了霉运?
……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
“都说了没有事的,你只要好好休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要是他能阻止苏昊然,别这么疯,就不会出这事了。
十一张平安符,居然都保不住他飚一趟车?
“我死了吗?”
砰——
苏昊然敏锐地捕捉到胡医生眼里一闪而过的犹豫。
这果然是自己要作死,神仙都难救啊!
巫俊见平安符送了进去,便转身离开了医院。
他心念电转,瞬间想到了巫俊。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美丽的白衣天使站在身边。
可如果在胡医生的眼皮子底下,再弄个医学奇迹出来,那就不好说了。
可惜他当时也太相信平安符了,怎么都没想到,苏昊然一段路跑下来,三十九个弯都漂亮地过了,却在接近终点的直道上,为了躲避一辆电瓶车出了事。
宋强看到他来了,像见到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拽住了他:“大师,求你快点吧,已经下了五次病危通知书了!”
苏昊然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http://m.hetushu.com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至于要不要用无根水帮他完全康复,要等苏昊然醒了之后,看看具体情况再说,当然还要看苏昊然自己怎么决定。
等这次出院,一定要去好好问一问大师,在彻底昏迷之前,他万分不甘地想到。
“好,好,妈妈答应……你说什么?”
胡医生接到通知后,火速地赶了过来。
也就是说,苏昊然有非常大的可能性,下半身无感,相当于瘫痪了,说不定大小便都无法自己控制。
苏昊然很快就被送进了医院,经过初步诊断,颈椎断了,颈髓神经肯定受损,但损坏了多少,不清楚,但看起来很严重。
“行!”宋强想了想,“我还有一个,要不要一起放进去?”
宋强拿着平安符去找苏妈妈,这时她几乎都快绝望了,也顾不得什么合理不合理,直接敲开了手术室的门,非要护士把平安符拿进去。
“别乱想,你的脚好好的,”胡医生心里叹息,看来受损的颈髓神经,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完全修复,“现在只是麻醉了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我要……我要见我妈!”
他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