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我的1979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千骑卷平冈

第0231章 一死一生临老头

李和叹口气,跑到堂屋,眼泪婆娑的给大姐和李隆等人拨了电话。
李和看着心花怒放的老太太,心道如果人人都有他老子这嘴皮子功夫,个个不愁找不到媳妇。
李兆坤道,“你妈傻里吧唧的,别让人给骗了,你们看着点。”
王玉兰一边翻身下床,一边道,“等着啊,去给你弄点吃的,一会都不肯消停。”
重新回到前屋,李兆坤依然在那躺着,眼睛眯缝着,没有一句话,好像在打盹。
李兆坤没有既没有向往常一样反驳,也没有向往常一样发脾气,只是笑着道,“我晓得你会给我盖的,你对我最好了。”
“爸,你哪里难受不?”李梅的眼泪水哗啦啦的下来了。
段梅道,“你们俩在外面吧,人多吵吵,我进去看看。”
他忍住眼泪。
李兆坤还是一动不动。
王玉兰高兴地的道,“你爸今晚作妖,非要跟我东扯扯西扯扯,这不就陪他唠到现在嘛,也没说出个东南西北,尽说些过去m.hetushu.com没用的事。”
突然,王玉兰感觉到攥着自己的那只手一松,她意识到什么,嚎啕大哭。
王玉兰道,“别躺着了,起来吃吧。”
李梅擦擦眼泪,勉强的笑着,温声道,“妈喊我来陪你喝酒呢。”
刚躺下,正准备关灯,在轰隆的雷声中依稀感觉有人在喊他。
李兆坤好像睡着了似得,好半晌又没反应。
李兆坤道,“想好了啊,跟儿子过,老胳膊老腿,别给自己不快活,去享儿子福。”
李梅道,“爸,你该骂我们就骂。”
李兆坤道,“喝醉了,不喝。”
李和道,“天气预报说后天停雨,先让他下吧,反正这几天也没事做,再说现在路修的好,下雨也不耽误去哪里。”
闪电不见后,天空漆黑如墨,只有耳边还有阵阵的轰隆声。
李兆坤道,“你龟儿子给老子涨脸,搞的不丑。”
李和道,“我们大门大户,谁敢惹我们,你别操那么多心。”
前屋老m.hetushu.com娘的屋里灯还亮着,按照老俩口平常的习惯,此刻已然关灯睡觉了,他感觉好奇,但是一阵风吃过浑身发冷,没有去多问,赶忙回到屋里,往身上拽了个被单。
李和给拉了个板凳,让她把东西置在上面。
李兆坤道,“说什么说,老子跟你们说不到一块。”
李和停住脚道,“赶紧睡觉吧,不能喝别喝,警醒一点,别拿身体不当回事。”
远远的传来了狗吠声,李和打开大门,拿着手电筒,早早的迎了上去,对走过来的李隆道,“小点声,还要看情况。”
没人喊他,他刚才出现了错觉。
空气凝重起来,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李兆坤不行了。
看到李和进来,王玉兰道,“你还不睡啊?”
她的手被另一只冰凉的手攥着。
李庄的狗吠的更加响亮了。
李兆坤道,“我就说你妈,你们要好好孝顺她,别让她哭。”
王玉兰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那……”在轰隆声中,李hetushu.com兆坤喃喃道,“圩田好种,梅雨难过。小满不满,黄梅不管。”
他披上衬衫,走到门口,老俩口屋里的灯还是那么亮着,安静的很。
王玉兰端一碗泡饭,一盘热腾腾的西红柿炒蛋进来。
老俩口老夫老妻,你情我浓,看的我不自在,转身要走人,却又听见李兆坤道,“想喝点酒,好长时间没喝了,一顿不喝都难受。”
他分明看见李兆坤想做个摆手的动作,但是食指动了动后,又无力的放下了。
“爸,你没事吧。”一瞬间,李和有不好的预感,“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李和道,“有我们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们老俩口,放心吧。”
李和问,“你们俩怎么也不睡?都九点多了。”
李兆坤醒来的时候,发现屋里突然占满了人,嘟哝道,“不过年不过节的,来干啥啊。”
李和道,“这些不用你说的,我们连你都孝顺着呢。”
他自己老子他了解,向来hetushu.com不肯这么和声细语的同老娘说话的,平常要么是骂骂咧咧,要么是大嗓门。
王玉兰看她没反应,从拐角拿出来一瓶白酒,笑着道,“是不是没胃口啊,那允你喝一盅,可别多喝了。”
想了一想,还是冒雨冲进了院子,三两下跑到前门,虽然速度够快,可是密集的大雨不是他能躲的开的,在门口拿毛巾随意擦了擦,推门走进了老俩口的屋子。
李隆站在屋檐底下,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猛抽几口后,又看了看哥哥,丢给他一根,兄弟俩在那唉声叹气。
李兆坤道,“你们陪不倒老子,论喝酒,你们都不是个,少给老子丢人。”
李和看着他老子的表情,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哪怕是笑,好像也需要使很大的力气。
李和指了指窗户道,“没醒,等会再说吧。”
李兆坤做完无谓的努力后,一动不动,安静的躺着。风雨大作,雷声隆隆。风声雨声涛声交织成一片。
李梅低声问,“什么情况。”
李兆坤点点和*图*书头,脸上的皱纹堆了出来。
半个小时左右,李梅一家人也到了。
令李和诧异的是,老俩口居然在那窃窃私语。
他的声音太小了,李和把耳朵帖到跟前才能勉强听的到,明白意思后,笑着道,“刚才不是说了嘛,过两天雨就停了,你啊,好好睡觉,甭操这些心。”
王玉兰拉着他的手,笑着道,“那你跟俺说,俺俩说一块。”
李兆坤道,“冷。”
王玉兰把被单铺在他身上,从脖子掩到脚上,不停的埋怨道,“刚才还问你冷不冷呢,现在知道了,瞎逞能。”
王玉兰柔声细语的问道,“是不是饿了?看你晚上没吃东西,那么半勺饭没吃完,没招。”
王玉兰道,“又不傻,当然享儿子福,赖他们家以后不走。”
李兆坤躺在床上,听见动静,眼皮子都没抬,喃喃道,“还在下啊。”
她多么的希望爸爸再多说几句话。
李兆坤道,“我睡一觉。”
说着去了厨房。
“哪里不舒服吗,你尽管说。”李和的心悬着了。